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有龙有田有点闲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3章 火速救援

有龙有田有点闲 懒狮子 2473 2018.12.09 22:22

  “荒狼?喂喂,这家伙是荒狼没错吧?”

  “没错。去年冬天时不是有两头窜进南镇找食吗?我们整队人马去驱逐还伤了不少人。这头丫的比那时的还大,公子居然能单枪匹马摆平它?!”

  “正中前额,一枪毙命哦?乖乖,要不回头我也找把鸟铳来练练手?”

  “得了吧,那些玩鸟铳玩到把手炸伤的猎户不少,可也没见他们打到过荒狼啊?公子是夏尔菲家子孙,天生就流着高贵的血脉,可不是普通人能比得了的。”

  围着地上那硕大狼骸,侍卫们以热烈语气赞叹着主君的武勇,让当事人听得倒有些汗颜。其实也不怪侍卫们大惊小怪,毕竟眼前的丛林荒狼在巨杉岭这块可算得上最顶级的捕食者,哪怕四名精锐老兵并肩围攻,要想拿下来也不是易事。

  “伏狼者!对,就叫伏狼者!”旁边咬着笔头冥思苦想的夏纳姆突然喊了出来,看来他已想好下篇新闻稿的标题了。“快快把狼皮剥下来!难得老爷露一手,这样完整的狼皮正好剥下来带回去当老爷武威的见证!”

  “哦哦!说得对!”

  “这块头可够威风的了!值不少钱呢!”

  侍卫们热烈响应着夏纳姆的建议,抽出雪亮短刀进行着熟练的解体作业。旁边李察虽然没想打断侍卫们的兴头,却不禁朝南方记者投去困惑的视线。

  “伏狼者是什么鬼?你别给我随便取名号啦。”

  “嘿嘿,只是收集素材,不一定会登出来。”夏纳姆收起纸笔,略兴奋地向李察报告着。“其实总社那边传来消息,说是‘风暴领主’那篇报道的读者反响相当不错,因而打算给绿穗领开设一处专栏,介绍绿穗领的领主领民和风土人情,我得多累积些素材才行。”

  “哦,听起来倒是不错。”李察欣然点头,随即指示着记者。“领主的新闻可以少写点,尽量多报道些绿穗领的风土名胜。假如真吸引到大批人潮来观光旅行的话,我就姑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你到处拐骗本领姑娘的事。”

  “老、老爷您真是明察秋毫。”夏纳姆狼狈地低下头。

  “别做过火哦。要不然惹到阿德蕾的话,我可没法帮你。”

  朝苦恼的南方记者摆摆手,李察转身朝着阿德蕾那边走去。容貌端丽、家务万能的侍女长此刻展现出护理师的手腕,照料着先前李察救出的马尾少女,其胳膊和腿上的擦伤等都得到了谨慎处理。

  这时候注意到走过来的李察,马尾少女的脸色瞬间僵硬。

  “你的名字是梅尔格林,没错吧?”李察看向少女,嘴角拉出微扬的弧线。“不用那么紧张。我说过你离我的守备范围差太多吧?就算天崩地裂,我也绝对不会想对你出手的。”

  李察的话引起阿德蕾的惊讶注目,而被如此断言的少女梅尔,其脸色仿佛受到格外沉重的打击,咬着嘴唇发出唔唔唔的痛哼。只见那双马尾不甘愿地摇晃着,瞪着李察的怨念眼神就好像不小心放跑了很有希望的金龟婿。

  “说明下吧,你是什么人?到绿穗领做什么?”

  李察的话让梅尔重重哼了一声并朝旁边用力偏过头。看来小姑娘对先前的狼藉际遇似乎依旧耿耿于怀,不过当李察摆出领主架势再次询问的时候,他还是得到了想要的答案。

  “我们是‘渡鸦’,自由的渡鸦。”小姑娘骄傲地挺起胸膛。

  “渡鸦?”李察愣了下。“你是说那些不接受领主管辖、满世界乱窜的闲人?”

  “你才闲人!你全家都是闲人!”梅尔狠狠瞪向出言不逊的领主。“渡鸦是伟大的探险家!探索天穹的边界,绘制未有的地图,发掘失落的珍宝,拯救迷途的旅者,才不是那些满身铜臭味的‘斑鸠’能比的!”

  看来就算同是骑空士,渡鸦(探险家)和斑鸠(贸易商)间也会彼此嫌弃呢,不过倒也不难理解。李察若有所悟的点点头,把话题继续了下去。“那么这位渡鸦小姐,你是从哪儿来的?连吉亚领吗?”

  “……我和爷爷是从司登伯爵领出发的。本来我们受伯爵委托前去搜索失踪的客轮,但搜索途中突然遇上了暴风雨。西风号的舵轮被闪电摧坏,又被吹偏航道漂流了两三天,不得已勉强迫降到你们这里的。”梅尔不甘愿地说着。

  “司登伯爵领?”李察愕然道。梅尔讲述的内容基本和李察的推测相符,然而司登伯爵领的名字却让李察砰然心动。

  和连吉亚子爵领类似,司登伯爵领亦是帝国南部的一处繁荣领邦。不过李察记忆中绿穗领并没有与司登伯爵领联结的航道,而倘若梅尔所言不虚,那么他们误打误撞从司登领漂流到绿穗领的背后,就很可能蕴藏着一条前所未有的新航道!

  李察和旁边阿德蕾交换着激动的视线,难掩兴奋地确认着。

  “你的祖父呢?他没和你一起吗?”

  “爷爷的话,他在……啊!”

  梅尔就像想起什么似的发出惊呼,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你确认是在前面吗?那边不像是有路的样子!”

  “你这是在质疑渡鸦的方向感吗?!”

  深沉的夜幕笼罩着巨杉岭,锤头鸟的肉掌踏破了夜的寂静。侍卫们举着火把警惕着夜幕中的兽影,李察则向旁边和侍女长同乘的小渡鸦确认方向,然而却被轻蔑为外行人的浮躁。

  “喂喂,身陷麻烦的可是你祖父哦?”

  “我知道啊!所以不是在拼命赶路吗?!”

  梅尔的声音也带上几分焦躁。按照小姑娘的说法,其祖父梅兹才是那艘“西风号”的船长,不久前让西风号强行迫降绿穗领时,梅兹右腿被意外塌下来的桅杆给砸中,结果陷入动弹不得的状态。单靠梅尔力气实在无法帮祖父从桅杆底下摆脱出来,于是不得不冒险前往周围找人救援。

  遇到李察的时候,梅尔已在巨杉领跋涉了两天,身上差不多弹尽粮绝。至于被独自留在浮空艇那里的老梅兹是否安然无恙,却还是未知数。考虑到情况紧迫,李察不得不下令冒险连夜赶路。

  锤头鸟的脚程远远胜过徒步跋涉,在小渡鸦那堪比超级罗盘的方向感指引下,两个时辰后众人便奇迹般的抵达了浮空艇坠落的现场。

  “这就是……”

  当看到那艘宛如巨鲸般侧卧在林间的黝黑大船时,众人仿佛被震憾般的说不出话来。梅尔不等锤头鸟停稳便跳下马去,边叫着爷爷边快步跑向浮空艇。

  “在周围拉起警戒线,乔恩,别让野兽靠近这里。”

  跳下锤头鸟的李察,回头朝侍卫们下达着封锁现场的指令。

  “是,老爷。”额前留疤的帝国老兵利落点头。

  乔恩是领主近侍中擅长用枪的高手,据闻帝国军中服役时曾有过以刚枪击倒狮鹫兽的记录。虽然其他三人也都有着不逊色于乔恩的身手,但相比起浮空艇的庞大体积来说,仅仅四名侍卫要彻底封锁还是很困难。李察脑海里转着扩充领主卫队的事宜,当然那是在今次风波过后。

  “夏纳姆,阿德蕾,你们跟着我。”

  李察招呼剩下两人跟他前进。被招呼的侍女长保侍着向来的默然,而同行的南方记者却满脸兴奋,似乎为抓到绝佳的新闻素材而雀跃不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