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有龙有田有点闲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1章 以家名起誓

有龙有田有点闲 懒狮子 2107 2018.12.30 23:30

  两辆装饰着银边的厢车在四只锤头鸟的牵引下沿着本城街道前行,前后数名羽骑兵的护卫令伯爵领民们纷纷侧目望来,猜测两辆厢车里是不是载着什么大人物。

  他们的猜测有半数命中事实。因为前一辆厢车里确实乘坐着两位身份尊贵的女性,即琉贝克公爵公女葛蕾丝和司登伯爵公女艾瑟儿——自打那次在帝都某场慈善宴会上结识以来,两位公女便在此后数年间结下深厚友谊。葛蕾丝每月都会写信寄到司登领,而艾瑟儿也时常前往帝都的琉贝克公馆拜访。

  和李察的邂逅似乎成为两人进一步加深了解的契机。当得知李察居然是琉贝克公爵家的表亲时,艾瑟儿不禁惊讶到不行。

  “夏尔菲公子,是你的表弟?”

  帝国边陲的乡下领主和帝国中枢的六柱间居然还有这样的关系,着实让艾瑟儿吓了一跳。在好奇心驱使下,她从葛蕾丝那里听闻了更多有关李察身世的细节。

  原来李察的母亲莉诺安公女是现任琉贝克公爵的妹妹,也是曾被誉为“帝都之霞”的高贵淑女。当初她在宫庭舞会上结识了刚因战功受封的男爵罗察德,而后便决定委身下嫁的事件,曾经让帝国的半个社交界都为之惊诧。

  因双方身份差距太过悬殊,这事儿要是搁在别的家族是绝对不可能的,然而琉贝克家自初代先祖起便以自由奔放的家风而闻名。而面对父亲兄长的规劝,莉诺安公女不惜以和琉贝克家断绝关系为威胁,终究如愿以偿地成了夏尔菲男爵夫人。

  据闻为此伤心欲绝、从社交圈隐退的贵公子足足超过一个排的数量。当时的琉贝克公爵也被这门婚事给气得大病一场,甚至强硬表示绝不再和夏尔菲家来往——不过等到外孙李察出生时公爵便立即改变了立场,好说歹说地劝女儿带着外孙回娘家探亲,甚至还派出领府舰队前往迎接。

  因为这样的因缘,李察的童年有相当一段时间是在公爵府度过的,那时候两家维持着相当热络的交往,葛蕾丝和李察也算得上半个青梅竹马。

  只可惜,这样的光景只持继到莉诺安公女病逝为止。

  “姑母过世后,祖父本打算把李察迎回琉贝克家,但姑父怎么说都不肯答应,两人大吵一架后便不再往来。在那以后李察被送往格兰特学院研修机工学,有好长一段时间都没再见面……”葛蕾丝认真回忆着。

  后来男爵罗察德也因空难出事,按照帝国习惯法,唯一继承者的李察不得不中断学业匆匆回去继承爵位。当时本是琉贝克家与夏尔菲家重启亲缘的绝佳机会,然而却因诸般纠葛而未能派出亲睦使臣,结果后面更没了拜访绿穗领的理由,只得眼睁睁看着双方渐行渐远。

  不过谁没料到李察居然开拓出了到伯爵领的新航线,而且还在厢车事故里救下葛蕾丝,说起来简直就是命运的安排。为避免节外生枝,葛蕾丝原本打算披露会结束就返回公爵领,但此刻这念头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李察并没什么坏心眼,那番话原本也是说给坎贝尔公子听的,所以亚瑟儿你就不要怪他啦!就当看在我的份上,好不好?”随着厢车徐徐前进,葛蕾丝替表弟说情着。

  “我并没有怪他,只是想弄清楚他说的是真是假而已。”亚瑟儿有些困窘地看向窗外。先前听闻夏尔菲男爵夫妇业已过世的事实时,亚瑟儿私心底里早已不再嗔怪李察的失礼,此刻前往别馆拜访更多是想确认那时候李察说的东西。

  “说出那些听起来像模像样的话,还叫我刻意把新船模型带过去。这样折腾下来如果只是得到胡编乱造的结果,那我可不原谅他。”艾瑟儿假装嗔怒地看向后面的厢车。

  “那,如果不是胡编乱造的呢?”葛蕾丝没啥底气地问着。

  “不是胡编乱造的话……”艾瑟儿脑海里陡然浮现出早餐时伯爵说的那番话,不禁稍稍愣了下。随即伯爵千金用力挥散心飘出的古怪念头,把视线移向前方街道的中古洋馆,认真说着。

  “那样的话,我会想和他做朋友。”

  在秘书官及水兵们持继多日的勤勉攻略下,因诅咒流言而被荒废漫长时光的苍魔馆,总算摆脱了暴虐自然的支配而得到某种程度的新生。尽管论格调论派头还远不足以和伯爵府相媲美,但作为乡下领邦的使馆据点已绰绰有余了。

  别馆中庭以造价昂贵的石板作铺垫,被清理出来后倒是相当宽敞。艾瑟儿搭乘的厢车开进别馆中庭停泊,不过伯爵公女下车时却意外看到两张不该出现在此地的脸孔。

  “雷克斯?阿塞尔?为什么你们在这里?”

  “什么?他们不是你邀请来见证的吗?”

  半拍后李察亦露出错愕神情,与艾瑟儿对视数秒,视线随即移往两位公子处。被注目的雷克斯抬头望着别馆屋角吹起了口哨,而阿塞尔则是满脸羞愧地低下头。

  “非、非常抱歉,因为我实在好奇那个升力体效应,所以硬跟了过来……”

  “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岂有此理!为防止发生不该发生的事情,身为朋友,我们有义务在场当好安全阀的角色!”

  “安全阀你妹!这件事到底谁惹出来的别说你忘了!”李察愤然一脚朝某炼金学士踹了过去。然而被踹的坎贝尔公子有着不输给战士的体魄,结果反而是李察被震得退后好几步。

  “嘿嘿,一码归一码,那次口误就算我欠你的人情好了。”

  雷克斯笑嘻嘻地许诺着,而李察狠狠瞪了他几眼,怀疑坎贝尔公子的廉价人情到底有多少价值。不过看在旁边少年研修生求知若渴的份上,李察终究还是没有做出把两人请出别馆的事情。

  “算了,反正也需要打杂的助手,你们俩去搬那个。”李察指了指那边正由仆人们小心翼翼搬下厢车的新船模型,随即目光扫过众人,语调转为慎重。

  “接下来我会带你们进到我的私人工作室,但在那以前你们必须以自家家名起誓。起誓不管你们在工作室里看到或听到什么,都不可以透露给任何人,否则便请留在客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