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有龙有田有点闲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5章 空难对策

有龙有田有点闲 懒狮子 2201 2018.12.10 20:58

  “喂喂,为什么浮空艇会自己浮起来?”

  “不、不知道啊?明明有缆绳固定的,好像突然都断掉了!”

  “等等哦,我们该不会就这样直接飘上寒域吧!?”

  被浮空艇拖拽着冉冉上升的众人,看着下方急速稀薄的陆地而纷纷陷入不知所以的慌乱境地。无人知晓浮空艇为何会突然恢复浮力,故而也无法得知该如何处置。在众人手足无措的时刻,浮空艇已飘浮到距离本岛数百米的空中,随即艇身猛然震颤了下,转而被风推挤着朝前方飘去。

  “被浮岛环流捕到了吗……”紧拽着绳索的梅尔,见状发出虚脱般的叹息。

  “浮岛环流?”李察皱眉,隐约记得在领主室的航海志上曾读到过。

  记得没错的话,浮岛环流是一股环绕浮岛流转不息的大气环流。环流以绿穗领的本岛为核心,推动周围细小卫岛如众星拱月般的绕着本岛徐徐转动。除了卫岛以外,环流轨道上也时常能见着船骸碎片等人造物的轮廊。

  被扯进浮岛环流的浮空艇,此刻正被环流推动着沿轨道绕本岛徐徐飘行。当然这样的状况并不稳定,随时可能因气流扰动而改变,然而对惊魂晋定的众人来说则是总算有了定下来整理状况的余裕。

  “看来应该能稳定一段时间。”

  浮空艇甲板上,李察抬头看看头顶被风刮得噗噗作响的气囊,随即把视线移到梅尔身上。作为船上唯一的航海士,小渡鸦无疑是现场最具权威的人物,因而众人亦像期待答案般的看着她。

  然而那些期待似乎对当事人构成莫大压力,小渡鸦的脸因紧张而僵硬。

  “这种事情很常见吗?”李察喘了口气,稍稍调整了下情绪。“我是说,浮空艇突然飘起来的情形。”

  “怎么可能?我从来没听说过浮囊会突然恢复浮力的!?”梅尔猛烈地摇着头。“明明着陆时已经排空了蜃气,煌炉也都熄灭掉了,浮囊到底是靠什么充填起来的?简直撞邪了!”

  梅尔的话让众人听得面面相觑,而李察则悄然露出牙痛般的神情。

  果然么。

  虽然小渡鸦嚷着撞邪了,但李察心里却多少还是有些数。

  前次空港崩塌也好,今次浮空艇坠落也好,神秘的周报预言赋予他逆转命运之轮的力量。然而这股逆命之力似乎也会带来同样程度的反动,

  如果说前次那场笼罩绿穗领的猛烈风暴是他弥消空港崩塌招致的反动,那今次他拯救梅尔梅兹的罹难命运,当然也会有相应的反动存在——事实上,相比起一场违逆季节的怪异风暴来,浮空艇突然间无故飘浮可不算什么稀奇事。

  世间诸物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试图逆转命运必然会招致相应的反动,这点李察不是不能理解。然而逆命之力更改因果的反动既无法预测也无法解释,李察唯一能做的,大概也就只有见招拆招。

  “公子,我们得向本岛求救。”

  旁边的阿德蕾低声建议着,李察下意识地望向船舷外的本岛。

  此刻他们正漂浮在巨杉岭附近,巨杉岭本身是人迹罕至的荒地,再加上那一棵棵宛如遮天蔽日屏障般耸立着的巨杉,除非南镇那边派出人手沿岛搜索,否则他们被发现的机率很小。而且就算被发现,以绿穗领目前堪称空白的航海业,能指望的帮助也实在相当有限。

  “……不能太指望肖恩他们帮忙,我们最好自己想办法脱困。”李察摇摇头,视线依次扫过众人。“目前情况大概就是这样,大家有什么想法尽管提出来,我们集思广议来想办法。”

  年轻领主的声音压倒了风的喧嚣,在众人耳中清晰响起。虽然此刻身处失控浮艇、被环流牵扯的情形再怎么都说不上安泰,然而众人望着他们的领主,心情却不可思议的稳定了下来。一如那次暴风肆虐的雨夜,那顶耸立在山坡上的小小帐篷,确实成为支撑众人心灵的道标。

  记者、侍女长和侍卫等互相张望着,在和此前截然不同的沉稳氛围中,有人先开口了。此后数刻钟,浮空艇甲板化成众人热烈讨论的现场。

  浮空艇船头,侍卫莫顿用力抡着手里的缆绳。

  缆绳末端栓着沉重的铁铊,莫顿以挥使战锤锻练出的自傲臂力,拖着铁锭转起了圈。莫顿额前青筋浮现,铁锭被缆绳拽着在甲板上划圈,并划过空气发出可怕呼啸声。铁锭有如风车般越转越快,最后在一声暴喝中脱手飞出,以斜角抛物线朝远处浮岛飞去。

  那沉重铁铊扯着缆绳呼啸着划过天穹,飞出七八十米远,随即便因势竭而朝着浮岛下方的云海落去。

  “呼……呼……”喘着气的莫顿以懊恼眼神看着落向云海的铁铊。他的臂力在侍卫中无人能及,然而想要把铁铊抛到本岛至少还要四五倍的力量。

  “早说靠人力不可能抛那么远啦,用炮射还差不多……可惜船上没炮装。”背后传来夏纳姆无奈的声音。只见南方记者拖着不知从哪里找来的铁桶,走过来占据了先不太敢靠近的舰头平台。

  铁桶里面放着干草木柴等燃烧物,夏纳姆熟练地以火柴点燃干草,随即又覆盖上杂物令其变成闷烧状态。闷烧的干草生起滚滚浓烟,形成一股浓黑烟柱在船头冉冉腾起。

  “你看,这样要发现我们就容易多……”

  夏纳姆的话还未说完,一股劲风迎面吹来,刚刚成形的烟柱顿时被吹得分崩离析,股股浓烟朝着后方甲板涌去,把始作蛹者呛得一阵猛烈咳嗽。

  “咳咳!咳!谁、谁在放火?”

  同样呛到的还有后舱走来的梅尔等人。先前小渡鸦和乔恩等人去尝试修复风暴中损坏的舵轮,然而从他们此刻的沮丧神色来看,实际成果大概很难乐观。

  “没办法的,坏成那样,单靠船上材料根本不可能修好。”

  梅尔颓然坐倒在甲板,环顾着同样脸色戚然的众人,兀然皱紧眉头。

  “这样下去环流会把我们吹得离本岛越飘越远……如果没遇到救援的话,西风号会变成浮行的棺材,我们会跟船骸一起被风暴大漩涡吞噬掉……”

  小渡鸦的不详预言让众人脸色齐变,梅尔也似乎察觉到自己失言,慌慌张张地掩着嘴,随即想起什么似的朝周围张望着。“说起来,你们领主呢?”

  “老爷的话,刚刚好像和赛希女士去底舱找材料了。”莫顿回答着。

  “找材料?”梅尔愣了下。“他们想干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