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有龙有田有点闲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3章 别馆的意外收藏

有龙有田有点闲 懒狮子 2190 2018.12.26 22:54

  “这幢别馆,请务必交给我打理!”

  从那双浅蓝眸子中射出蕴含强烈意志的视线,而紧握的双拳亦腾起猛烈激昂的斗志——虽然此刻已转职为了领主的秘书官,然而眼前百废待兴的硕大洋馆却强烈刺激着前侍女长的洁癖,阿德蕾以不由分说的态度朝主君请愿着。

  “哦……哦,拜托你了。”

  被阿德蕾气势压倒的李察,除了点头外也说不出拒绝的话来。于是安顿好行李后,阿德蕾便带着两名从侍女组中抽调出的精英,开始执行起重整废弃洋馆的史诗任务来。

  “希望在日落前把楼上卧室扫除完毕,因此请暂时不要上来。”

  前侍女长把主君等人赶到一楼会客室,随即便带着两侍女匆匆奔向二楼。听着楼上传来的砰砰动静,会客室里的男人面面相觑,随即仿佛达成默契般的点点头,一致决定不去管秘书官的闲事。

  “寻找别馆的事情辛苦了。”

  李察看向夏纳姆。“你的述职手续办好了吗?”

  “办好了。我会继续以派驻记者的名义在绿穗领呆上两年。托老爷的福,连勤务津贴也提高了。”夏纳姆相当高兴地说着,殷勤地替年轻领主拉过座椅。

  “是吗?那很好。”李察举手示意夏纳姆也入座,微笑着说道。“你不在期间绿穗领发生了不少事情,狮鹫也好飞隼也好,回去后可有你写的素材。”

  “我听总管说了,真可惜当时没在场。”夏纳姆略亢奋地搓着手,心里则多少感到惊奇。明明只是几句再平常不过的对话,为何会让自己莫名舒畅呢?身为服务国家的自由民,“忠诚心”这样的概念应该是和他无缘的才对。

  “有事情要拜托你。看看能不能找到这个。”

  李察的声音唤起夏纳姆的注意,年轻领主从衬衣口袋里取出一张便签递给夏纳姆。夏纳姆接过便签打量,发现便签上以临摹手法绘着一奇妙图案——那图案看上去像是以盖缇娅古代文写的签名,还带着特殊变形,夏纳姆花了点时间才认出那签名是“莱顿”字样。

  “这是什么?”夏纳姆疑惑望向李察。

  “一名叫莱顿的炼金学士。我不确定他是哪时代的人,但他的作品上应该有着像这样的签名。”李察以食指沾水在桌上绘出字样。“我对他的研究很感兴趣,你能帮我找找有关他的线索吗?炼金器物也好,著作书籍也好,只要能找到的都尽量给我带过来。要尽快。”

  “……明白了。”夏纳姆再看了眼签名,把那张便签慎重收进口袋。

  虽然只有签名这点多少会带来麻烦,但盖缇娅里有所成就的炼金学士本就不多,而留名青史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调查起来也不会太困难。夏纳姆在心里草拟着几项调查方案,随即又望向李察,因为觉得年轻领主似乎还有事情交代。

  “另外还有件事要向你打听下。”李察朝机敏的记者投出赞赏的视线。“据我所知,司登伯爵领的造船业非常发达,南部领邦的许多浮空艇都出自这里……如果我想整修西风号的话,需要跟谁联系?”

  “整修西风号?”夏纳姆愣了下。想着先前空港时西风号看起来状况甚佳,怎么就要进厂整修了?不过年轻领主的行事风格往往出人意料,夏纳姆也不敢乱猜。

  “据我所知,造船厂的实际运营都由伯爵家亲自掌控。不管是建造新船还是修理旧船,都得先跟伯爵家提出申请才行。”想想后,夏纳姆再追加了一句。“前阵子听玛丹娜讲起,司登伯爵家最近似乎都把精力集中在新型舰的开发上,会不会受理旧船整修……唔,很难说。”

  当小渡鸦和水兵长晚些时候赶到别馆时,洋馆的客厅已被清理了出来。因苍魔馆原本就是富商不惜成本建造的奢华私宅,故而稍加整理后甚至看起来比领主庄还要气派,非常适合用作绿穗领开僻业务的据点。

  “只要二十万里恩?”

  当小渡鸦听闻苍魔馆的低廉售价,不禁瞪圆眼睛朝南方记者投去见了鬼的视线。因年轻领主有言在先,故而夏纳姆也只是耸耸肩膀,摆出“山人自有妙法”的架势。

  这时候阿德蕾告诉梅尔说也有帮她在别馆准备房间,并想朝西风号借用人手来清理洋馆及中庭的堆积物。小渡鸦当然爽快答应,而水兵长亦为有宽敞中庭可操练手下而欣喜着。

  就这样,绿穗别馆在秘书官的推进下快速摆脱着昔日阴霾,而李察则把拜访伯爵家给提上了日程——

  新开拓的航线令绿穗领与伯爵领紧密相联,为确保两邦联系能顺畅运转,夏尔菲家与司登家间最好也能建立起私人友谊。除此以外,整修西风号是李察今次拜访伯爵领的重点,而这也必须得到司登家的允诺才行。

  虽然任务紧迫,但拜访时机却非常重要。

  毕竟相比起坐拥帝国重镇的司登家来,来自帝国边陲的夏尔菲家至多也只算乡下贵族,想得到隆重礼遇是不可能的。再说李察并非那种长袖善舞的社交英才,对所谓的贵族礼仪也生疏得可以,为不留下糟蹋印象,在选择拜访时机上必须慎之又慎才行。

  “应该把肖恩带来的……”

  李察叹息着。倘若老管家在的话,这类社交事务自然可以交给他来安排,不过此刻肖恩正以首席家臣的身份督导着绿穗领的领务,根本抽不开身。在找到合适时机前,李察也只有耐心等待着。

  “给我把腰挺起来!你们这群蛀虫!做这点活计就不行了?田里的畜牲都比你们更能派上用场,要知耻啊知耻!”

  “是!长官!”

  这天一大早,李察便被窗外的雄猛号子声给吓到,探头望去,发现是海勒正指挥着水手们在收拾别馆的中庭——

  被长期闲置的洋馆中庭长满了比人还高的杂草及灌木,俯视望去俨然和丛林无异。海勒及水手们挥舞着镰刀及短剑,以猪突猛进的气势将一茬茬灌木给割倒,迅速取回着被自然侵占的地盘。原本栖息丛林的小兽禽鸟等被水兵们的气势震吓,纷纷从中庭惊惶四散,让李察看得摇头苦笑。

  “……辛苦了。”

  李察关上窗户把嘈杂隔绝在门外,随即坐回书桌处。

  这间位于别馆二楼的书房直到昨天才收拾出来,缺乏实用性的奢侈装饰和塞满两大壁柜的书籍是其最大特征。而相比起前者,后者更引起李察的强烈兴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