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有龙有田有点闲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4章 逆命之力

有龙有田有点闲 懒狮子 2639 2018.12.10 20:57

  “爷爷!你在哪儿?回答我,爷爷!?”

  梅尔焦急呼唤着祖父。在浮空艇的桅杆倒塌处并不见老梅兹的踪影,但也没有搏斗撕杀的痕迹。看起来老梅兹不知用什么手段把桅杆弄开而挣脱了出来,只是那并不能视为其此刻平安无事的证明。

  “爷爷,您到底去哪儿了……”

  未得回应的小渡鸦颓然坐倒甲板,看来有些撑不住了。

  毕竟小姑娘在巨杉岭跋涉了整整两日,又连夜骑鸟赶回来,哪怕成年人也都差不多该抵达体力的极限,可以说纯粹靠着精神支撑才没倒下去。李察示意阿德蕾去照顾梅尔,然后叫上夏纳姆去搜索船舱。

  底下警戒的四名侍卫也都被李察派出去附近林地搜索,挥舞的火把和嘈杂的呼喊扰乱了山岭的寂静,也引来林中野兽阵阵不满的咆吼。然而直到东方天穹射出曙光为止,无论舱内还是舱外,都没找到老梅兹的踪影。

  “浮空艇附近没发现有人的足迹,老爷。”彻夜搜索的乔恩,以满脸倦容朝李察报告着。“我敢肯定,如果那位船长真是自行离开的,那他一定不是用走的。”

  “辛苦了,先暂停搜索,下去休息吧。”

  李察苦笑着点点头,让侍卫们暂时休息。四名退役老兵也有精通侦察的人物,既然连他们都无法发现老梅兹的踪迹,那派再多人来搜索也是徒劳。

  往好处想,既没发现行踪也没发现撕杀痕迹,那就说明老梅兹有很大可能幸存了下来。包括其孙女梅尔在内,报纸上预言的那起空难算是被拯救了回来。

  “总算没出意外……”

  李察呼出口气,抬头望向横卧不远处的浮空艇,信步走了过去。

  这艘叫“西风号”的浮空艇,是载重量莫约两百吨上下的快船,其块头虽然比不得连吉亚领的红鲸号,但也有着两层甲板加尾舷船室的完整构造。李察攀着绳梯爬上浮空艇,沿微微倾斜的甲板边走边打量。

  西风号的转向舵在那场风暴中被摧坏,船腹亦在迫降时遭到小幅擦损,而除此以外的浮囊和船体等主体结构则保留完好。这样的话,既使以绿穗领那贫弱的加工业也能将其修复才对。

  李察伸手抚摸着船舷,脑海里描绘出这艘浮空艇重新飞起来的光景,心情不禁为之激昂。不久前连吉亚人五艘浮空艇停靠空港的威风光景,确实带给他相当的震撼,想拥有浮空艇的愿望也是那时萌芽的。

  当然,李察没有强取豪夺的打算,也没打算以拯救空难而居功自傲。

  渡鸦本来就是无所属的自由势力,此刻西风号坠落在偏僻的蛮荒野岭,无论搬移或修复都势必要借助绿穗领的帮助。单就这项来说,今后若就租售浮空艇一事进行商讨,应该会有相当的交涉余地才对。

  除此以外,还有着通向司登伯爵领的新航路的线索。一条新航路就意味着新的机偶和新的财富,其价值远远超过浮空艇本身,根本无从估量。

  虽然当初出发拯救空难时不是没考虑过这样的可能性,然而获得的报酬却远远超出李察的预想。修复浮空艇也好,开拓新航路也好,对被无尽云海阻断发展的绿穗领来说,眼前可谓出现一条充满可能的康庄大道!

  李察深吸口气,把被欲望烤得滚烫的情绪往下压了压。

  李察举目望向远方被徐徐镀上黄金的云海,心情舒畅之余,却冷不防瞥到船首桅杆上的人影。人影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标志性的双马尾在朝阳光辉下微幅摇晃着,一如其主人的迷惘。

  “梅尔?你在上面干什么?”

  李察攀着绳梯爬上桅杆处的眺望台。眺望台离地面约四五米,其头顶即是巨大浮囊。小渡鸦坐在眺望台的边缘,无神般的望向李察,其眼圈有着明显的浮肿痕迹——虽然李察昨晚让阿德蕾照顾着梅尔,但看来至亲失踪的事实还是带给她相当的打击。

  “不用想太多,你祖父应该没事。”李察伸手轻拍小渡鸦的肩头。“附近没有撕打的痕迹,他大概是被什么人救走了。回去后我会以领主名义发布搜索公告,只要你祖父还在绿穗领应该很快就能被找出来。”

  “谢、谢谢。”梅尔低声道谢着。

  “找到祖父前你可以暂住我家,阿德蕾会照顾你的,别哭啦。”

  “我、我才没哭呢!”察觉到自己流露出的软弱态度,梅尔以猛烈摇头来振作起精神。“身为渡鸦,冒险途中与同伴失散也是常有的事情,我才不会被这点区区困难给打败的!”

  “嘛,光看气势还是值得佩服的。”李察嘉许着。

  “笨、笨蛋!不要摆出施恩图报的得意脸孔啦!算上前次荒狼的份,我欠你的以后都会好好偿还的!”梅尔颇为硬气地瞪着李察,俄然间把注意力转移到他腰间的短铳上。“不过,你那把武器是什么?居然能一枪击倒丛林荒狼!”

  “这个?就是手铳而已,不过我稍稍改良了下。”李察从腰间抽出手铳,在小渡鸦面前晃了晃。

  “手铳?手铳能射那么快?你骗人!”梅尔满脸不信。

  “这个嘛,比起说还是眼睛看更快点。”李察耸耸肩膀没说话,视线落到二十步外的甲板处。甲板上方垂下数根粗长缆绳,缆绳上缠着几枚木轱辘。李察估摸了下距离,随即举手瞄准扣下扳机。

  铳口喷火的同时,那边木轱辘应声而碎。

  李察随即用大姆指顶开后膛,装弹上膛射击在抖手间一气呵成。

  砰砰枪声里,两枚木轱辘被接连射得粉碎,那不可思议的光景让小渡鸦看得口愣目呆——当前盖缇娅世界依旧是刀枪剑戟等冷兵器主宰着战场,离后膛枪出现至少还隔着好几世纪的时间。李察那把改良的速射铳虽然相当粗陋,但放到这时代绝对是堪称黑科技的存在。

  梅尔失魂落魄般的看着李察,李察欣然接受了小渡鸦的敬畏注目,甚至还慷慨把速射铳递给小渡鸦把玩。当然是没装弹药的。

  “哦哦,枪筒居然能扳开……从后面填装弹药吗,好厉害……”

  梅尔兴致勃勃地把玩着速射铳,两眼闪闪发光,嘴里惊呼连连。

  假若按照报纸新闻的预言,梅尔和其祖父应当随着浮空艇坠落而罹难的。而此刻尽管老梅兹还不知所踪,但至少梅尔的命运已被彻底扭转,要说李察不为此高兴那是骗人的。

  背靠栏杆,李察悠然注目着小渡鸦把玩短铳的光景,嘴角情不自禁地微微上扬。本想着要不要干脆装填上铳弹让梅尔试射一发,但下面却突然传出阵阵嘈杂的声响。

  “老爷!您、您没事吧?”

  “我们听到枪声!有野兽吗?”

  被枪声惊醒的侍卫们匆匆攀上浮空艇,手握刀剑紧张戒备着。

  “抱歉抱歉,我随便射着玩的。”

  李察摆摆手,朝稍后登上甲板的记者和侍女长投去歉意的视线。就在这时候,不知是否被众人登船的阵势所影响,浮空艇突然产生微幅摇晃。

  桅杆上的李察首先感觉到这股不稳,然而在不祥预感浮出潜意识前,猛然传出啪地闷响。下方临时固定浮空艇的数根缆绳被舰体扯得接连断裂,仿佛命运扬起的长鞭般爆出啪啪啪的刺耳声浪。

  李察和梅尔被那股瞬间腾起的猛烈力道给带撞向栏杆,甲板众人亦被摧得东倒四歪。这股猛烈而突然的摇颤持续了半分钟有余,而当李察好不容易站稳身子后,愕然发现视界内已不见巨杉林的影子。

  甲板边缘的夏纳姆发出惊呼,李察稍迟半瞬把视线移过去,随即亦露出难以呼吸的神情——只见这艘本应机能瘫痪的浮空艇,此刻不知何故陡然恢复了浮力,扯断固定缆绳并载着众人飘离浮岛,冉冉升向遥遥无尽的天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