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抗战烽火 抗日之威杀奇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卷、黑暗降临 第29章、独闯魔巢犹信步

抗日之威杀奇侠 金刚王宝剑 5518 2019.01.12 09:07

  第29章、独闯魔巢犹信步

  由于俄国人和日本人在大连多年经营,20世纪初的一些年,大连发展得非常迅速。它即是满洲地区最重要的港口城市,又是非常著名的商业城市。据记载,到20世纪20年代末,大连已经有上千家商社,而且带动了周围一些村镇的发展。这些商社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日本人开的,大都叫什么株式会社。

  从大连沿海岸线向西,不到六十公里,便是很有名的港口小城旅顺口,有日本海军在那里驻守。大连以东的山很高很险,山中林木茂密,地形复杂,山岭一直延伸到海边,在海与山之间,有很多小小的渔村。

  这天安平化了装,驾着汽车行驶在离海不远的一条公路上,一边走一边看路两边的风光。安平开得很慢,时速还不到四十公里。他心情特别好,一边驾车,嘴里还一边哼起了小曲儿。向西开到公路尽头,安平拐上一条很窄的土路,走出几百米后来到一片树林前。那树林长在一片背山面海的开阔地上,面积很大,树很密,大都是槐树,此时是初春,枝头虽然花苞初现,却已泛出银白色,空气中散满了浓浓的甜香。树林中间有一条路,很窄,车开不进去,安平只得下车步行。走出二百多米,拐了两个小弯儿,前面现出一个很大的院子,院子呈四方形,红砖围墙足有三米多高,越过砖墙,可以看到里面两座小楼上面的一截。

  正对着安平这边的南围墙长将近二百米,中间一道黑色大门,两扇门紧紧关着,门两边各有一个高大的石狮子,一个巨口大张,一个阔口紧闭,威风凛凛很有气势。安平没理那两个石狮子,沿着围墙右转,从院子东侧绕过,走了近二百米,来到院子北面。那里墙外也是树林,林间有很高的草。安平在墙下静静站了片刻,然后攀上离墙很近的一棵小树,再从树上一跃,抓住墙头上了墙。

  院子里很大很漂亮,两座别墅式小楼,一座三层,一座两层,小楼中间和四周是树墙和花坛。安平见墙下和附近没人,轻轻地从墙上跳下,然后从小楼后闪出,大摇大摆地在院子里到处走。安平很快看出一座小楼里所有房间都是各种各样的训练场。安平很快判断出另一座小楼应该是办公楼,进而判断出他要找的人和东西都应该在那座楼里。

  安平又把整个院子的形势看了一遍,然后朝办公楼走去。很快来到楼门前,仍然没遇到人,安平便推开楼门走进去。进门后是一个不太大的厅,中间一座石像,塑的竟然是手持大刀的关公。关公脸红如火,胡子又黑又长。关公身后是楼梯。

  安平沿楼梯很快到了二楼。二楼有五个房间,门大都开着,里面却没有人。安平站在走廊里认真感觉片刻,判断出走廊尽头处一个关着门的房间里肯定有人,便慢慢走到那个房间门前。安平在门上敲两下,里面喊了一声请进。安平突然把门推开,一闪身进到门里。

  房间很大,足有三十多平方米,中间一个巨大的办公桌,桌后坐着一个肥猪一样胖的男人。那人看上去四十左右岁,头上没有多少头发,头皮和脸都亮亮地闪着光,眼睛很小,似乎只是一条细细的缝,鼻子很大,嘴唇很厚,整张脸很像一个巨大的白面馒头,同时却又特别粗糙。办公桌两边一边站着一个人,都是男性,很年轻,大约二十五六岁,穿的都是黑色衣服,脸木木的冷冷的,没有任何表情。两个人的四只手都背在屁股后,身体柱子一般一动不动,眼光斜着向上,似乎根本没看到安平,或者说,根本不屑于看安平。胖男人正在看一份资料,目光没往安平这边转。

  安平说你是石老板吗?胖男人这时才终于抬头看了安平一眼,当他发现进来的人并不是他的哪个手下,而是一个陌生人时,立刻有些慌乱,说你……你是谁?安平说我是来参加培训的。胖男人说你是怎么进来的?参加什么培训?安平说这里不是保镖培训中心吗?当然是参加保镖培训。胖男人把安平上上下下打量一番,说你到底是什么人?想干什么?安平笑了笑,说我不是说过了吗,我是来参加培训的,你难道听不懂中国话?

  胖男人眼珠转了两下,不再说什么,肥肥的手朝桌子上的电话伸去。安平知道那电话有可能与报警器连接,只要胖男人拨动一下,大院里的人就有可能立刻会知道这里发生了意外。安平当然不想让更多人进来,飞快地冲到桌前,咔的一下把电话线扯成了两截。胖男人这时已经意识到来者不善,情绪反而镇定下来了,嘿嘿地笑两声,说你既然是来参加培训的,我收下你了,你想学哪个级别?安平说学最高级别。胖男人又笑两声,说凡是新来的,最多学第二个级别,你凭啥学最高级别?安平说当然是凭本事。胖男人说你有啥本事?安平说我功夫好,我敢保证你们这里没有一个人打得过我。胖男人眼里闪出凶光,说好一个癞蛤蟆,口气还挺大。安平说不信可以试试。胖男人盯着安平看片刻,然后向他右边那个人使了个眼色。

  那人很显然是个打手,而且是特别听话的专业打手。刚才安平和胖男人话说得已经很僵很有火药味,但胖男人对他没什么指令,他便没事儿一样一动不动,只是用鼻子孔对着安平。这时他得到胖男人的示意,便如同狗听到了主人的呼喝,立刻从办公桌一边飞快闪出,几步便到了安平面前。只见他左手摆拳击向安平右颊,右手成掌,插向安平小腹,动作即快又特别有力。然而安平比他快得多,只见他左划两步闪在一边,侧过身,飞起一脚踢向那人前胸,此时那人胸前正好门户大开,攻安平时用了全力,没法闪开,被安平踢了个正着。只听砰的一声大响,那人啊的一声大叫,偌大的身体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向后摔出,头咚的一声撞在墙上,落在地上后再也不动。

  没用胖男人吩咐,他左边那个打手已大叫一声扑向安平,在距安平还有两米时便已挥出左拳,目标是安平的头。不过他这一下是虚的,真正厉害的是脚上的招数,打过那一拳后两个人的距离已经不到一米,那打手两只脚闪电一般快,向安平的小腹连续猛踢。安平见他来得猛,而且招数有虚有实,后退两步闪过,一拳打出,直奔那人面门。那人出右臂架开,身体转动,左腿飞起,击向安平头部。安平低头让过,伸脚踢中了那人的支撑腿,趁那人摇摇晃晃欲要跌倒之际,安平又出一拳,重重地打中了那人的后脑。那人闷哼一声,烂泥一般倒在地上。

  胖男人见安平三拳两脚便把自己的两个打手打倒,拍了两下巴掌说好,很好,你功夫确实不错,可以学最高级别。安平走到办公桌前,站在胖男人对面,说谢谢,不过我还有一个特殊要求。胖男人说什么特殊要求?安平说我想要在你们这里培训过的所有保镖的资料。胖男人脸上变色,说你想做什么?一边说一边去拿桌子上的材料。安平把胖男人的手按住,说石老板,我看你还是老实点儿,不然我对你不客气。胖男人另一只手成拳,猛地击向安平太阳穴,安平偏头躲开,挥出一记勾拳,正中胖男人的下巴。

  胖男人坐在椅子上晕了过去,安平转过办公桌,把他推到旁边,坐在他的位置上搜看桌上桌下的东西。那些材料里并没有那份名单,安平大致看了看,扔在一边。在办公桌的一个抽屉里,找到一把勃郎宁1911和两个压满子弹的弹夹。安平把枪和弹都装进口袋,又继续寻找。这时第一个被打倒的打手从昏迷中醒了过来,手慢慢伸向腰间,安平从办公桌上的笔筒里拿起一枝钢笔,嗖的一下甩过去,很准确地打在那人的手腕上。那人一声惨叫,呆呆地看着安平,再也不敢乱动。安平走到那人跟前,从他腰上拔出一把手枪,也是勃郞宁1911。安平把手枪掂两下,说家伙不错,不知道用得怎么样。那打手不吱声。安平又来到另一个打手身边,从他身上也搜出一把同样的手枪,然后在他的人中处轻轻踢一下。那打手哼一声,慢慢醒了过来。

  安平把两把手枪都别在腰上,小声说听好了,你们两个给我守着门口,别让任何人进来,你们要是出去或放人进来,我就把你们两个和你们的石老板都杀掉。那两个人瞪着安平,眼里几乎要喷出火来,却不敢乱动。安平朝他们笑了笑,说用不着气成那样,你们打不过我,就必须听我的。

  安平拿起办公桌上的水杯,把大半杯水泼在胖男人脸上,胖男人渐渐醒了过来。安平说石老板,请把我要的东西给我吧。胖男人说你究竟想干什么?你知不知道,在整个大连,没有一个人敢对我石彪这样。安平说你这话根本就不对。石彪有些纳闷,说怎么不对?你可以去打听打听,好几年了,没有一个人敢跟我说一句不敬的话。安平说不用打听我也知道不对,我觉得至少有一个人敢对你这样。石彪说你说的是谁?安平说就是我啊,我现在不正对你这样吗?石彪气得脸上厚厚的肉直颤,小小的眼睛瞪得比玻璃球儿还圆。安平不在乎他气成什么样,笑了笑说好了,我没时间跟你磨,快给我吧。

  石彪说别看你有点儿本事,但你肯定斗不过我,你敢不敢把名报给我?安平说那有什么不敢,我叫张威武。石彪皱着眉头想了半天,说张威武?没听说过,你是干什么的?听你说话,应该不是大连人,为什么到我这里来捣乱,还要那份名单?安平信口胡编,说我是驱邪帮的。石彪说驱邪帮?也没听说过。安平说你以后会听说的,好了,少废话,赶紧把东西给我。石彪虽然一脸的不情愿,却也只得乖乖地点了两下头。

  石彪来到旁边的一个保险柜前,很快打开,从里面拿出一打纸,说这就是。安平把纸拿到手中,说你不会耍花样吧?如果耍花样,你这保镖培训中心就再也别想安宁了。石彪说你放心,我不耍花样,这笔账我先记着,以后会有机会跟你算的。安平说你千万记得清清楚楚的,我等着你找我算。石彪说我觉得你要这份名单,肯定是想对付里面的什么人,虽然你本事不赖,但要想对付这么多人,最后肯定不会有好下场。告诉你吧,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心狠手辣,都不是省油的灯。安平说以后的事不管怎样,都跟你没关系,你就少操那份儿心,留着力气长你的肥肉吧。

  就在这时,两个打手中的一个突然从腿上拔出一把手枪,举起来瞄向安平。安平用左手拉过石彪挡在身前,右手从腰间拔出手枪,闪电般地顶在石彪的太阳穴上。

  那打手不敢再动,把手枪扔在地上,乖乖地站到门边。安平放开石彪,用枪指向两个打手,走过去把地上的枪捡起来也装进口袋里。然后,安平又把枪口转向石彪,说石老板,对不起了,请你送我出去。石彪点了点头,说行,跟我走吧。

  石彪率先出房门,安平在门口处把石彪拉住,朝两个打手笑了两下,说两位,对不起,我出手重了些,让你们受苦了。你们要是不想让你们石老板死,自己也不想死,就一直乖乖地待在这里,要是活得不耐烦了,就做点儿什么事。两个保镖先是点了点头,接着立刻又摇了摇头。安平说声再见,说完推石彪一下,自己随后出门。楼梯上,安平把手枪退进袖子里,跟在石彪后面,和他保持了两米左右的距离。石彪知道自己只要振臂一呼,立刻就会有好多人赶来对付这个莫名其妙的闯入者,这个人就算再厉害,也没办法跑出这个大院。但石彪却不想也不敢那样做,因为他知道,凭了安平的身手,如果他想杀自己,不论多少人都救不了他石彪的命。石彪搞的是保镖培训,接触过好多身手了不起的人,自己也练过好多年武功,却从来没看到过有什么人动作比安平更快手脚上比安平更有力量。石彪恨得牙都要咬碎了,却什么办法也想不出来。

  很快来到大门前,那里一左一右站着两个壮汉,石彪让两个壮汉把门打开。一个壮汉说大哥,去哪?石彪狠狠地瞪他一眼,说没事儿少他妈说废话。那壮汉无端地被老板斥责了一句,顿时呆了。安平朝那壮汉笑了笑,说石老板心情不好,我带他出去寻点儿开心事儿。那壮汉用疑惑的目光看了看安平,说你是谁?安平说我是你们老板的朋友,最好的朋友。那壮汉说老板的朋友?我怎么没见过?你,你是怎么进来的?安平说刚才不是你放我进来的吗,怎么这么快就忘了?那壮汉说没,没有啊,我没看到你啊。

  石彪有些不耐烦,大声说好了,别罗嗦了,快开门。那壮汉再不敢说什么,乖乖地打开门。安平押着石彪出大门,穿过树林,不久便到了汽车旁边,安平打开车门坐上去,朝石彪招招手,笑着说声再见,然后把车发动起来开向公路。石彪呆呆地站在那里看了半天,才慢慢转身,朝大门走去。

  安平心情非常好,车开得比来时快了一些,仍然是一边开一边看两边的风光。他把车窗打开,让凉爽的海风吹到车里。走出几公里,安平从脸上扯下一块薄薄的塑胶面具,由一个四十左右岁的丑陋汉子变成了一个潇洒英俊的青年。

  安平对这次行动很满意,现在,他已经掌握了由石彪保镖培训中心训练出来的所有保镖的名单,可以选择一些对象进行调查了,安平坚信,这些人中肯定有人跟百合帮大连分部有联系。安平已经知道石彪保镖培训中心训练出来的保镖价格高得让人心惊肉跳,而且知道这些人在被高价买到各种各样的商行后大都充当了很重要的角色。

  安平不久回到家里,立刻跟齐小燕一起看那份名单。齐小燕说哥,这上面一共有二十四个人,用中文和日文很详细地记录了性别、年龄、身高、体重、购买的商行名称以及购买商行老板的姓名,还有照片。安平说好啊,我们挨个研究一下。

  齐小燕说这第一个叫马大林,男的,三十四岁,身高一米七八,体重八十四公斤,购买他的是正泰商行,老板叫李全明。第二个叫崔文胜,男的,二十七岁,身高一米八十,体重七十五公斤,购买他的是兴隆贸易商行,老板叫周伟。

  安平说小燕,你觉得这两个家伙和他们的老板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齐小燕说马大林和崔文胜有可能是日本人,李全明和周伟应该是中国人。安平点了点头。齐小燕继续翻看,说这个有点儿意思,徐英,女的,二十五岁,身高一米七十,体重六十公斤,购买她的是洁雅美容化妆品商行,老板从名字上看也是女的,叫齐美云。齐小燕拿了徐英的照片给安平,安平拿到手中认真看。齐小燕说怎么样?绝对称得上美女吧?安平说是,不过跟你比还差一些。齐小燕说得了吧,我可没有人家好看。安平说你比她好看多了。齐小燕说别胡说八道。

  两个人继续看名单。齐小燕说哥,我觉得这个人有点儿意思。安平说怎么有意思?齐小燕说这个人叫丁峰,三十岁,男的,身高一米八二,体重八十公斤,购买他的是柳林镇,老板一栏是邵彬。安平说柳林镇?一个镇怎么还雇了保镖?这个邵彬是什么人?齐小燕想了想,说哥,我觉得可以先从这个人入手。安平说好,明天我就去柳林镇。齐小燕说哥,让我跟你一起去吧,我一个人在家,特别没意思。安平摇了摇头,说肯定不行,你现在就是一心一意把功夫练好。齐小燕非常失望,却没再说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