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抗战烽火 抗日之威杀奇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卷、满洲烽火 第80章、诛却敌酋见繁星

抗日之威杀奇侠 金刚王宝剑 6072 2019.06.12 16:39

  终于,齐松林和孙艳又进来了,照例放开安平和坂井柔的腿,带他们到外面方便。他们去的是小房子旁边的树林,两人相距十几米。就在齐松林为安平解裤带时,安平突然把绳子挣开,挥拳打中了齐松林的下巴,齐松林没有任何防备,啊了一声踉踉跄跄地后退。安平又飞起一脚踢在齐松林的小腹上,齐松林又是一声惨叫,一屁股坐在地上。安平扑上去卡了齐松林的脖子把他打昏,从他身上搜出一把勃郎宁手枪两个弹夹,之后飞快地朝坂井柔那边冲去。这时坂井柔已经跟孙艳打在一起,孙艳长刀挥舞,逼得坂井柔连连后退。安平轻轻喊了一声不许动,孙艳很听话,长刀停了下来。安平过去用枪顶在孙艳腰间,缴了她的长刀,从她身上也搜出一把手枪和一些子弹。安平把那些东西递给坂井柔,一拳把孙艳打昏,带着坂井柔逃进密林。

  一口气跑出去近千米,两个人在林间停下。坂井柔说安平,干得太好了,接下来怎么办?安平说我们不能离他们太近,也不能离他们太远,得想办法对他们进行监视。坂井柔说可是他们人太多,一旦发现我们包围过来,我们根本没有突出去的可能。安平说没关系,山高林密,他们想包围我们没那么容易。

  之前两个人一直是向西,接着转而向北,又转而向东,最终来到了那个小湖北面的一面山坡上。让安平和坂井柔大惑不解的是,湖边小房子中间没有任何动静,仿佛没有任何事发生。二人隐蔽向前,渐渐接近那个小湖和那些小房子,直到离一间小房子只剩下二三百米时,仍然没发现那边有什么动静。坂井柔说太怪了,怎么一个人没有了?安平说那么多人不可能这么快走得一干二净,你看,那些车还停在那里呢。坂井柔说可是,他们肯定已经发现我们逃跑了,为什么不追我们?安平说我也不知道他们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安平和坂井柔在山坡上又观察半个多小时,小湖那边仍然死气沉沉没有一点儿动静。安平决定先离开这里找一个保险一些的地方躲起来,天黑之后再过来侦察。二人在密林中慢慢向北,一直认真观察着周围的动静。安平和坂井柔都认定事情肯定没有那么简单,不论从什么角度讲,那些人都不可能任由他们顺顺利利轻轻松松地跑出去。可是让他们特别不解的是,一直走出去好几公里,还是没发现有人追过来。

  第80章、诛却敌酋见繁星

  安平和坂井柔在山间寻到一个只有十几户人家的小村庄,在一户人家要了一些吃的,吃完之后就又进了山。安平知道,这里已经靠近满洲边境,再向北走几十公里,就是茫茫无际的大草原了。下午五点多钟时,两个人又慢慢往小湖那边走,走到小湖东面的一面小山坡上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二人慢慢下山,借着树木的掩护向小湖边接近。安平知道这样做非常危险,如果有人埋伏在四周,时刻都会有冷枪打过来,因而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在离湖东边一栋小房子只有一百多米时,安平终于感觉出不远处存有异常。安平拉着坂井柔伏在草丛里,静了心,耳朵贴在地上,想确定那到底是什么情况。很快,安平判断出左右两边都有人在慢慢朝他们这边移动。安平示意自己注意左边,坂井柔注意右边,坂井柔点了点头,慢慢把手枪的枪口转过去。

  很快,安平就看到一个东西正在向他这边慢慢移近。那是一个人,匍匐在地上,移动得很轻。这时那人离安平只有三十多米,安平如果开枪,那人无论如何难以在他枪下逃生。可是安平知道,如果自己开枪,目标也就彻底暴露了,如果别的方向还埋伏着人,自己和坂井柔就成了人家的靶子。自己和坂井柔只后面有一大片灌木丛,前面和左右都没有有效的遮挡,被人家打中也就不可避免。安平决定不跟对方死拚,而是探一下对方的虚实。安平仍然用枪瞄着那个人,大声说北边的弟兄,别动,你已经在我的枪口下了。那人果然不再动,却没发出声音。安平感觉出小房子那边有动静,情不自禁地出了一身冷汗。安平很是后悔,觉得自己太莽撞急躁了,以至于真的陷入到了对方的三面包围,而且地形对自己特别不利。

  不过安平觉得必须与对方进行有效的周旋,尽量把对方稳住使对方不开枪,以寻到脱身的机会。安平说弟兄们,我知道我们已经处在你们的包围中了,不过真打起来我们很难逃脱,你们也会有损失,我们谈一谈,怎么样?小房子那边一个人说没什么好谈的,你们把枪扔过来,投降。安平听出说话的是李志刚,大声说是李队长吧?那人说是我。安平说我们是一条船上的兄弟,投降这个词用得不恰当。一个女人说谁跟你个王八蛋是一条船上的兄弟?快按李队长说的做,不然把你们打成筛子。安平听出是孙艳的声音,大声说孙艳,你真是个小肚鸡肠的女人,那次比武的事一直没忘。你应该能想明白,那次我不伤你,你就会伤我。我们练武之人,对这样的事斤斤计较,太不应该了吧?孙艳用力哼了一声。安平说如果我不是看在我们是一条船上的兄弟的份上,昨天早晨就应该把你杀掉,可是我们没那样做啊。孙艳说呸,你是不敢杀我。安平说有啥不敢的?我真想跟你们作对,杀掉一个就削弱你们一份力量。

  李志刚说姓徐的,没必要说那么多废话,不想死,就赶紧按我说的出来投降。知道你们两个跑掉之后我们为什么没立刻派人去追吗?因为我知道你们肯定会回来。所以我们埋伏在这里等着你们上钩。安平说你怎么知道我们肯定回来?李志刚说我知道你们特别愚蠢,见我们不追,会产生很多疑问,就想过来把情况弄清。这就更说明你们肯定有特别的目的了,我们对想坏我们的事的人从来不会手软,再不投降,我们就不客气了。安平说看来我们只有打一仗了,虽然形势对我们很不利,我们也不能束手待毙。现在的形势是我们左右各有一个人,这两个人已经在我们的枪口之下,你和孙艳还躲在房子后面,暂时对我们构不成威胁,我们后边有隐蔽物,就算那边有人,暂时也打不到我们。也就是说,战斗一开始,我们就能马上干掉你们两个人,之后只要我们动起来,你们人虽然多,却也不见得能把我们怎么样。李志刚说如意算盘打得不错,好啊,我们现在就开始。

  李志刚话音刚落,安平和坂井柔同时看到自己正监视着的人有了动作。两个人不再犹豫,同时朝那两个家伙开了枪,之后二人飞身而起,一路向北狂奔。安平和坂井柔已经看好地形,那边有一片茂密的树林,林中有很多沟沟坎坎。几声枪响,安平和坂井柔听到子弹从身边飞过。二人速度极快,只转瞬间就进了树林,之后滚倒,在林中隐藏下来。安平说姐姐,没事吧?坂井柔说没事,你呢?安平说我也没事。坂井柔说真是险得很,他们要是用火力强大的冲锋枪,我们肯定成筛子了。安平说没错,他们只要有两支冲锋枪,我们肯定逃不过来。

  二人不再说话,很快静下心,认真监视四周的动静。很快,李志刚喊了起来,位置仍然是在那栋小房子旁边。李志刚说姓徐的,你们打死了我们的弟兄,我们已经是不共戴天的死敌了,我们一定会杀了你们,为我们的兄弟报仇。安平说李队长,不要不讲理好不好?是你无端地怀疑我们,把我们往死路上逼。我们总不能挺着脖子给你们当靶子打不反抗吧?李志刚说废话少说,总之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我就不信我们三十多人对付不了你们两个人。安平说那就来吧,我们手上还有四十发子弹,够把你们全都送上西天了。

  李志刚不再说话,过了好半天,安平没感觉出四周有什么动静。安平很是纳闷。对方是知道自己和坂井柔的藏身之处的,三十多人包围过来,自己和坂井柔就算再有本事,也很难脱身,可是周围为什么啥动静也没有呢?难道……安平忽然心下一惊,觉得自己有可能上了对方的当。安平说姐姐,我觉得不对。坂井柔说我也觉得很奇怪,攻我们的只有几个人。安平说难道那些人已经走了?跟我们打的是满洲大日株式会社保安队的人?坂井柔说有可能,李志刚带着人埋伏在这里,是想把我们拖住,那些却去了别的地方。安平说看来我们已经上了李志刚的当。坂井柔说那怎么办?

  安平想了片刻,大声说李队长,如果我没猜错,这里只剩下你们几个了,平田二郎已经带着人走了。李志刚说胡说八道,平田二郎带着他的人都在这里,他们已经把你们包围了,你们很快就要成为他们的枪下之鬼了。安平说看来我的判断没错,平田二郎确实带着他的人走了,能不能告诉我他们去了什么地方?李志刚说放心,他们真没走,这里是我们的基地,他们怎么会走呢?安平说李队长,你这简直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这样吧,我叫几个人的名字,如果他们答应,我们马上出去投降。李志刚不说什么。安平说李二喜,西村真力,你们在吗?没有人答应。安平说怎么样?他们不在这里吧?不过没关系,我们肯定能找到他们。他们三十多人在这山林里行动,不可能不留下痕迹,我们只要循着痕迹追,很快就能追上。你们在这里守着吧,我们不奉陪了。

  李志刚哈哈大笑,说你说对了,他们确实已经离开这里了。你们逃走没过十分钟,他们就走了。追上他们?那是不可能的,他们已经走二十多个小时了。安平说就算他们走一百个小时,我们一样能找到他们。我从小生活在大山里,最擅长在山林里追踪。

  李志刚又说了很多话,无非是让安平和坂井柔不要执迷不悟,要想活命,就赶快出去投降等等。安平一直没回话。几分钟后,李志刚终于不说了,山中恢复了宁静。安平和坂井柔轻轻离开原来的地方,在一片乱草中躲起来。很快,安平感觉出一个人过来了,动作极轻,在黑暗的树林里走得却极快。渐渐地,安平看到一个人影,从身形上,看出是孙艳。安平和坂井柔屏了呼吸,尽可能不发出一点儿声音。孙艳在林中绕了两圈儿,之后飞快地离开。

  坂井柔说安平,怎么办?安平说他们肯定认为我们已经走了,过一会儿我们过去,把他们收拾掉。坂井柔说行吗?安平说放心,肯定行。坂井柔说那三十多人怎么办?安平说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又等了半个小时,安平和坂井柔开始行动。他们出树林,很快到了一间小房子旁边,稍停一下,慢慢转到房前,隐在窗下听里面的动静。听了两分钟,判断出里面没有人。又到几幢小房子前,里面仍然没有人。这样一路听下去,终于,在一间小房子窗下,安平和坂井柔听到里面有人在说话。先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安平听出是孙艳。孙艳说队长,你说徐永强和他老婆真是抗联的人?李志刚说还不能确定。孙艳说他们真是抗联的人,那……那怎么办?李志刚说都怪你们两个脓包,让他们跑了,我恨不得现在就把你们杀掉。一个男人说话了,声音怯怯的,是齐松林。齐松林说队长,我……觉得,他们……不可能是抗联。李志刚说你知道个屁,我越来越觉得他们就是抗联。就算不是抗联,闹成这样,也不能留着他们了。孙艳说可是他们已经走了。李志刚说没关系,他们肯定会去找平田二郎他们,上面已经派人过去,会在路上把他们截下来杀掉。齐松林说上面……上面派的是什么人?李志刚没好气地说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听说是特别有名的杀手。

  安平这时的判断是此时这个基地只有李志刚和他的四个手下了,刚才自己和坂井柔打中的两个家伙,应该是刘力和杨立民。安平决定立刻发起进攻,干掉这三个家伙后马上去寻找那些神秘之人。房子里没点灯,但安平已经从三个人的话语中寻到他们的方位。安平突然间撞开门,循着方位连开六枪。随后坂井柔也闪到门口,朝里面打光了一个弹夹。屋子面积很小,十多枪打进去,安平和坂井柔都觉得那三个人就算不死,肯定也都受了伤。可是正当两个人想进屋时,猛然间一点白光闪动,一股凉凉的微风直扑安平面门,却是一把刀从黑暗中飞向他头颈之间。安平连忙仰身闪避,同时右脚向前蹬出。这一脚什么也没蹬到,同时却看到又一点亮光飞向仍然在门中间的坂井柔。安平把已经打光子弹的手枪扔向那点亮光,只听啪的一声,那把飞刀被手枪击中,一刀一枪同时落在地上。

  这时安平已经看出那把飞刀的来路,如果安平手里有枪或身上有飞刀,立刻便能取了那人的性命。遗憾的是,安平身上已经没有武器。安平怕那人连续发出飞刀或用枪,连忙不顾一切地向那人猛扑。转眼间到了近前,借着极微弱的光,安平看出两点光闪起,却是一个人两手各持一把短刀,正向他前胸刺到。安平飞起一脚正中那人胸腹之间,那人一声惨叫,咚的一声撞在墙上再也不动。安平站在那里屏息凝神,很快感觉出旁边仍然有东西在轻轻地动,同时有人在急促地呼吸。循着那声音,安平看出墙边有一个人。那人显然受了伤,却没死,手还能动。安平隐隐看出那人的手正在慢慢抬起,手上有一个黑黑的东西,似乎是手枪。安平不再犹豫,过去在那人头上猛踢一脚。

  屋里再也没有任何动静,坂井柔翻了片刻,找到火柴和蜡烛点起了灯。这时安平和坂井柔发现有三个人倒在地上,刚才被安平踢在胸腹之间的是孙艳,被踢中头部的是李志刚。齐松林之前就已经死了,前胸和头上都有被子弹击中的伤口。孙艳和李志刚身上也中了枪,孙艳是在腹部,李志刚是在右胸和肩头。

  坂井柔说这两个家伙应该是活不了了。安平说是啊,又死了好几个人。坂井柔说别想太多,这是没办法的事。安平摇了摇头,不再说什么。

  安平和坂井柔简单地在房间内搜索一番,把枪和子弹收起来,然后出门,寻着那些人留下的痕迹进入深山密林。那些人留下的痕迹很明显,二人寻得非常顺利。二人是一路向北,走了一天,仍然是在大山丛中,只遇到三四个很小的村庄。坂井柔说安平,知不知道这叫什么山?安平说不太清楚,可能叫燕山吧。坂井柔说才不是呢,燕山在北平以北。安平说燕山大得很,东西走向,有上千公里呢。坂井柔说我其实我是在考你呢,这些山属于大兴安岭。安平说原来这就是大兴安岭。坂井柔说是的。安平说姐姐,你说那些人跑到这大山里,到底想干什么?安平说不知道,不过你不用着急,谜底很快就能揭开了。

  夜幕降临之后,安平和坂井柔刚好遇到一个只有十几户人家的小村庄,二人说是过路的,在一户人家住了一夜。第二天继续前行,很快又找到了那三十多人留下的痕迹。正走之间,安平突然停下来,对着一棵松树上被折断的一个树枝认真看。坂井柔也停下,说是不是有什么发现?安平说我越来越觉得不对。坂井柔说我也觉得特别奇怪,那些人大都有武功,应该能做到所到之处不留痕迹,可是……安平说我敢确定,这些痕迹是他们特意留下来的。坂井柔说他们为什么这样做?是想吸引我们,把我们引向歧途?安平说说不好,不过我敢肯定,这里面一定有文章。坂井柔说那我们还追不追?安平说当然得追,那些人都是穷凶极恶之徒,弄清他们去了哪里想干什么十分重要。不过我们得分析一下形势,不能这样简单地往前追了。坂井柔说说说你的想法。

  安平想了片刻,说我觉得是这样,他们来到那个小湖边的基地,本来是一个绝对不能泄露的秘密,可是后来,我们却从他们手上逃脱了,这就对他们造成了巨大的威胁。在没有十足的把握抓到我们的情况下,他们就来了个引蛇出洞,同时那些人还转移了。可是他们怕李志刚他们不是我们的对手,为了让我们不至于出山把消息泄露出去,他们就留下痕迹吸引我们。李志刚说过,他们还会有人过来,那么后过来的人就极有可能在我们追踪的路线上埋伏,一旦发现我们,就把我们干掉。坂井柔说如此说来,我们时刻都有可能跟那些人遇到,一旦遇到了,我们只有两个人,又没有装备,肯定特别危险。安平说是的,那样我们基本上没有取胜的可能。不过,还有一种可能。坂井柔说什么可能?安平说那种可能就是一些人本来就是要扔掉的棋子,他们有意暴露这些人的行踪,用这些人吸引我们的注意力,另一些人却在暗处实施他们的计划。坂井柔说不可能吧?这些人都很重要,怎么可能当弃子使用?安平说没什么不可能,他们图谋的事特别大,也就不在乎成本了。坂井柔说那我们是不是暂时不往前追了?安平说我觉得我们还是得继续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