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苍穹榜之星空海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宝物?战乌魍(求推荐收藏)

苍穹榜之星空海域 天下独我一人 5023 2020.11.10 13:57

  喝。

  ”森林之中响起一声低喝,一道身影犹如闪电,穿梭其中,金色的灵力幻影一般的闪烁,带着强横的波动,在密林之中爆响。

  半晌,洛尘天停下身形,脸上带着一抹难以掩饰的喜悦,虽然已经预料到帝诀的威力,但是此刻还是出乎了他本人的预料。

  虽然仅仅是动灵三星的修为,但是哪怕对上动灵八星的强者,他也有一战之力,帝灵力,果然不是一般灵力能够比拟的。

  晋级成功,让洛尘天心情格外高兴,站在河流旁边,看着里面那道身影,他不禁想到了在这片大陆之外的星域。

  用力的捏着拳头,洛尘天眼中射出坚定的光芒,用不了多久我便会回去的。

  前世,他狼狈的陨落在天劫之下,拼死抵抗,但是最终还是失败。

  这一世,有了帝诀和前世的记忆,他要变强,高调,傲然的回归。

  咦,怎么回事?”洛尘天突然转身,精神力透过森林,脸上带着一丝疑惑。

  在森林之外千米处,从四面八方不断有修真者往这边赶来,足有近百人。

  怎么会突然有这么多修真者来此?难道是我昨夜修炼造成的动静?

  与洛尘天所猜测的大致相同,这些人的确是因为他的修炼来此,但是却不是为他,而是为那虚无缥缈的宝藏。

  来鹰之森林历练的修真者大多都抱有天上掉馅饼的念头,此刻,这馅饼的香味已经传出去了,哪怕只有沫,他们也不会放弃。

  心头念头闪烁,洛尘天一拍腰间,从储物袋里拿出一个黑色斗篷戴在头上。

  身形一闪,没入森林深处,倚在一棵茂密的树干上,小心翼翼的隐匿身形。

  过了一会,逐渐有人来到了这片森林的外面。

  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的人抵达,这其中也包括于欢欢一行四人。

  至于洛家人,洛尘天却是没有发现。

  近百修真者,都是入灵境的阶段,没有一个动灵境的修真者,但是也是一个极为恐怖的数量,当然这近百入灵境修真者,对于洛尘天来讲也是举手杀之。

  他们来此到底是为了什么?众多修真者聚在在森林外面,一道道微弱的精神力在森林内扫来扫去。

  欢欢,这里难道真的有什么宝物出世吗?”于沙雕倨傲不屑的扫了一眼四周的散修,看着于欢欢殷勤的笑道。

  于欢欢眉头微皱,目光却是紧紧的盯着森林的上面,整片森林,林顶被齐齐的削去了半截。

  这一般的动灵境的修真者都无法办到,宝物出世难道会有如此表现?

  想到这里,于欢欢心头突然升起了一个让她骇然的念头。

  看到于欢欢不理会他,于沙雕悻悻,顺着于欢欢的目光看去,他先是一愣,旋即眼中便是露出贪婪之色。

  “森林竟然变成了这样,看来这里果然有宝物出世。”于沙雕激动的呢喃道。

  若是他得到了宝物,岂不是鲤鱼跃龙门,一飞冲天,那时候,于欢欢还不是手到擒来。

  想到未来的美好,于沙雕嘴角忍不住流下了口水。

  对于于沙雕的样子,于欢欢更是厌恶,身子往一边挪了挪,眼中却是浓浓的警惕,不断的扫视着四周。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中年人突然高声喊道:“诸位,想必大家都看到了森林的异状,宝物肯定就在这森林之内,我们只要冲进去,就能得到宝物。”

  宝藏出世,肯定有妖兽守护,或者有巨大的危险,你怎么不冲?”在场的修真者修为虽然低微,但是那个不是摸爬打滚,油的不能再油,中年人这话刚出,就有人冷笑道。

  似是早有预料,中年人继续道:“宝物出世,有危险是肯定的,天上是不会掉馅饼的,而且我们来到这里这么半天,森林内都没有任何动静。”

  若是有人比我们提前进去,那宝物……啧啧。”中年人突然话音一转,阴恻恻的笑了起来。

  此话一出,人群顿时沸腾了起来,一个个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大多数人都是蠢蠢欲动,想要冲进森林之中。

  看到这一幕,于沙雕有些担心了,这么多人,万一被其他人得到了宝物,那他岂不是没有任何希望了。不行,要阻止他们。

  想到这里,于沙雕一咬牙,一个闪身出现在人群前方,倨傲的喝道:“我是轩城于家的,想必诸位应该都清楚我于家的实力,这件宝物是我们于家的。”

  “滚,哪来的兔崽子,于家是什么东西?”

  兄弟们,我们上,弄死这个玩意,宝物就是我们的。”

  “对,冲啊,杀了于家人。”

  于沙雕话还没说完,便是被下面的破口大骂淹没,剑光,刀光,五颜六色的灵力光华瞬间山洞,轰向了于沙雕。

  于沙雕面色大变,冷汗刷的就流了下来,仓皇的奔向森林之内,这一个动作却是让众多修士凶性更盛。

  这些散修一个个都是历经生死,那里怕什么于家,光脚的不怕穿鞋的,铺天盖地的灵力疯狂的落在了逃窜的于沙雕身上。

  后者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变成了一堆血肉模糊的肉泥,灵魂都被直接绞杀。

  而那中年人却是躲在人群中偷乐。

  于欢欢三人却是瞠目结舌的看着于沙雕死去,而后脸色大变,心头更是把于沙雕骂了个狗血喷头。

  这混蛋,这下好了,他们成了所有人的目标。

  果然,众人杀了于沙雕之后,便是盯上了剩下的于家三人。

  那中年人贼眉鼠眼的笑着,大喊道:“大家上啊,杀了于家人剩下的这三个人,没有了他们大家族,我们一起冲进去得宝物。”

  这一声,让还在迟疑的众多修士再也把持不住宝物的诱惑,将于欢欢三人团团围住。

  于欢欢脸色苍白,咬着牙齿,心头恨不得将于沙雕弄活,在杀了。

  他倒好,死了,剩下他们几个。

  欢,欢欢姐,我们怎么办?”于正握着长剑,咽了口吐沫,哆哆嗦嗦的道。

  “是啊,这么多人,该死的于沙雕。”于欢欢苦涩的笑了,感到了一丝绝望,没想到她于家的大小姐今天竟是要死在这里吗?

  拼了,就是死也要杀几个。”于欢欢咬着牙齿,毅然决然的说道。

  身后两人无言以对,只是用力的握着手中的武器。

  围上来的修真者终于有一人忍不住冲了上来,锋利的剑光夹杂着赤红色的灵力波动,一剑扫向于欢欢,在其眼中还带着淫秽的光芒,这小妞太漂亮了,他还有些舍不得呢。

  有人带头,后面的修真者纷纷涌了上来,灵力狂涌,一时间,声势浩大,在中央被包围的三人看上去格外的凄凉。

  唰~~

  于欢欢一拍腰间,长鞭甩出‘啪’的一声狠狠的砸在第一个冲上来的修真者身上,后者一声惨叫,喷着鲜血倒在了地上,还未来得及挣扎,身后便是无数的修真者冲了上来,狠狠踩过。

  于欢欢三人艰难的抵挡着,然而不到片刻时间,身后的两人便是倒在血泊之中,于欢欢浑身也是布满了血痕,动作越来越慢。

  哈哈,小妞去死吧。”一个修真者趁着于欢欢一个失神,冲到跟前,锋利的剑光轰然扫过。

  于欢欢心头一颤,要死了吗?

  “找死。”

  动,动,动灵境修真者。”有人颤抖着身体,满脸恐惧的望着森林之内。

  在这恐怖的神识之下,地上响起‘噗通’‘噗通’倒地的声音,他们之中最强的不过入灵八九星而已,那里能抵挡的了动灵境后期的精神力。

  一些弱的,甚至已经昏迷了过去。;

  而在那人群中有一个人却是发出一声惊呼!打晕于欢欢后便抓起于欢欢向外飞去,奔袭了近一千米,警惕的看着周围的森林。

  身着斗篷的洛尘天从一颗树上轻轻地跃到了他的身前。

  “什么人?”乌魍心头骇然,看着同样笼罩在斗篷之中的黑色身影,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团迷雾,动灵境九星的他竟然完全看不透对方的修为。

  对方到底是什么修为?轩城除了洛阳,何时有如此强横的修真者?脸色格外难看的乌魍,缩着瞳孔,冷冷的道:“阁下是要管此事吗?”

  斗篷下的洛尘天在看到乌魍面容时,也是吃了一惊,不过他吃惊的不是对方的样貌,而是那块血色印记。

  在那印记之中,有一股让他感受到极度危险的气息若隐若现。

  对决动灵境,洛尘天心底可谓是没有绝对的把握,但是,到了此刻,他必须出手。

  洛尘天很清楚他自己的实力,虚灵境中期左右的精神力,动灵境初期的灵气,一旦真正的动手,对方用不了多久就会发现他的真正实力。

  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将对方吓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洛尘天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淡淡的道:“她是老夫的弟子,你说呢?”

  ......“什么?你的弟子?”

  乌魍张大了嘴巴,看着于欢欢的面容,心底泛起了无尽的疑惑。

  若这家伙真是这小妞的师尊,于家怎么没人知道?带着些许的疑惑以及忌惮,乌魍微眯着眸子冷笑道:可笑如果他是你的弟子于家怎么没人知道?

  “我不管她是不是你的弟子,今天我还就要带走她。”

  在话音落下的瞬间,于欢欢落在了远处,乌魍的身影已然消失不见。

  而在洛尘天的身后,一团血气悄然涌现,一只被血气覆盖的手掌悄无声息啊拍向他的后背,“帝邢变。”

  洛尘天面无表情的从口中发出一声低喝,与此同时,天地间蓦然吹起一股无形的灵力风暴,犹如浩瀚汪洋,无穷无尽。

  一柄金色小剑如闪电般的出现在洛尘天背后,轰上了乌魍袭来的血色手掌。

  在洛尘天的精神力风暴出现的瞬间,乌魍脸上的冷汗就是溢了出来,这般恐怖的精神力,怕是只有虚灵境的修真者才能拥有吧。

  在这刹那间,金色小剑已然与仓皇后退的乌魍碰撞,金色小剑犹如虚幻一般在碰撞的瞬间消散无踪。

  然而下一刻,乌魍却是身体一颤,喷出大口的鲜血,在极度的恐惧中,他一拍左脸的血色印记,再次喷出鲜血,无尽的血气蠕动。

  唰~~血色的遁光猛地自半空暴射而出,眨眼之间,乌魍已然消失在天际,他竟是被吓跑了。

  看到遁光消失,洛尘天却是无力的从天空落了下来,斗篷下,他的面孔有些苍白,汗水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

  帝邢变乃是一门高阶的的术法,然而仅仅是施展初级阶段,就让他的灵气消耗殆尽。

  此刻,哪怕是一个入灵境的修真者都能轻易杀了他,精神力的损耗,让洛尘天眼前有些眩晕,不过,现在可是晕倒的时候。

  咬着舌尖,洛尘天缓慢的从地上站了起来,一步一步的来到了于欢欢的旁边。

  看着于欢欢脸上缭绕的一丝血气,洛尘天眉头微皱,咬了咬牙齿,洛尘天双指闪电般的点在后者的额头。

  一息过后,洛尘天嘴角溢出一丝血丝,身体一晃,趴在了于欢欢的身上。

  触手的柔软,然而此刻洛尘天却是无福享受,再也坚持不下去,沉沉的昏迷了过去。

  而此时,于欢欢却是缓缓睁开了眼睛,湛蓝的天空,烈日高悬。这是哪?心里泛起一抹疑惑,于欢欢的俏脸却是骤然大变。“

  我要杀了你。”愤怒的嘶吼,于欢欢瞬间坐了起来,然而当她看到从自己身上滚到旁边的身影时,却是愣住了。

  怎么会是他?刚才的修真者呢?下一刻,于欢欢就看向四周,还是刚才的那个地方。

  难道说,是他救了我?于欢欢紧张的看着昏迷的洛尘天:“前辈,前辈?”

  然而,洛尘天没有任何反应,她看到地上留下的血痕,顿时明白了过来。看着被斗篷遮盖的身影,这个素不相识,却救了她的神秘人。

  于欢欢心底升起一丝莫名的情绪。

  扫了一眼四周,于欢欢一咬贝齿,一把抱着洛尘天,迅速的离开,轩城,于家。

  于欢欢抱着洛尘天从后门悄悄进去,似小偷一般的回到了她的宅院。回到宅院,于欢欢就长出了一口气,关好门后,她忙把洛尘天放到了屋里她的床上。

  看到洛尘天躺在床上,于欢欢突然皱起了眉头。现在该怎么办?为他疗伤?丹药?

  想到以洛尘天虚灵境的修为,于欢欢一下子苦恼了起来,丹药,家族的高级丹药她根本就无法拿到。“小姐,你在吗?”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侍女的喊声,于欢欢疑惑的走到院子里打开门道:“怎么了?”侍女道:“小姐,家主让你过去。”

  “父亲让我过去干嘛?”

  于欢欢不解的问道。“不知道。”侍女摇头。“我知道了,一会就过去,”于欢欢点点头道。

  看到侍女离去,于欢欢迅速回到房间,看着依然被斗篷遮掩的神秘人,心头突然有一种揭开斗篷的冲动,但是,刚伸出去的手就又停了下来。

  修真界,一些前辈的性格可是古怪的很,若是他醒来后……想到可能出现的后果,于欢欢就把好奇压了下去,在屋子里呆了片刻,就出了院子,向家族大厅走去。

  一路上带着疑惑,她来到了于家会客大厅的外面。

  “于家主,山击对欢欢倾心已久,这一次如果我们联姻,对于洛家和于家来说都是大喜啊。”

  “洛长老说的不错,只是不知道洛家主是什么意思?”刚走到外面,于欢欢就听到里面传来两个声音的对话,脑袋里‘嗡’的一声,直接呆立在了原地。

  父亲要将我嫁给洛山击?愤怒从心底瞬间滋生,于欢欢咬着牙齿打开了门,“我不愿意。”

  看着大厅里面的洛海,洛山击,还有坐在主位上的父亲,于欢欢坚决的道。

  于欢欢的突然到来让所有人都是一愣,然后洛海与洛山击却是格外的尴尬,他们在这里商量订亲,然而人家主角却是不同意。

  这让洛海不满的看了一眼于不悔,洛海的目光于不悔自然看到了,虽然心底对洛海也是有些厌恶。

  但是为了计划,他脸色一板,瞪着于欢欢道:“这里没你说话的份,不嫁你也得嫁。”

  于不悔的坚决让于欢欢露出了苦涩的笑容,她突然发现以前慈爱的父亲似乎只是伪装,一切都变的那么陌生,“我恨你。”

  一丝泪痕从脸颊滑落,于欢欢愤怒的看了一眼于不悔,转身跑了出去。

  看到女儿出去,于不悔知道这件事情已经尘埃落定,看向洛海淡淡的笑道:“洛长老,那就这样决定了,十天后。”

  “好,希望我们两家能够抛弃旧怨,和谐共存,”洛海站起身来,脸上露出一抹阴森的笑容,洛阳,再让你蹦跶最后十天。

  出了大厅的于欢欢,回到了院子里,苦涩,愤怒的情绪让她完全忘记了屋子里还有一个人。

  推开房门的瞬间,她一只脚停在半空,张大了嘴巴,呆呆的看着坐在床边的那个人说道:“你怎么在这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