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奇妙世界 锦上连连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四十七章 死而复生

锦上连连探 好运迟迟 1 23 22982021.08.10 17:52

  廖菲也是个女强人,大学毕业后就做了一名新闻记者,工作十几年,有房、有车、有事业,而且还有颜值。她和程玉强本是真心相爱,程玉强为了儿子不能和她结婚她也毫无怨言。工作之余,她就住在他们的小家里,为他洗衣、做饭。

  这么多年来,程玉强心里一直觉得亏欠廖菲,他尝试与儿子沟通过几次,换来的是越来越僵硬的父子关系。然而就在前两天,儿子给他打电话,说让他考虑一下自己的婚事。

  这说明,儿子终于想通了,能接受他再婚了。

  他高兴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可是正好那几天厂里在开新品发布会,他就想等过两天再当面告诉廖菲这个好消息。

  昨天晚上,他满怀欣喜地回到家,见到的却是那样悲惨的一幕。

  程安非常清楚他们之间的感情,也非常懂得他们心中的那份隐忍。这次去云依寨,当他心中有了真正喜欢的女孩,才开始理解爸爸。

  他重新接纳了爸爸,还在电话中向爸爸道歉,让爸爸原谅他以前的任性和不懂事。哪知爸爸高兴得像个孩子一样,还说他们是父子,哪儿有什么原谅不原谅的。

  爸爸特别想见到他,让他赶紧回家。

  “爸爸……”他已经醉倒了。

  井四和于锦凡把他扶到里面那张躺椅上。于锦凡让井四先照顾他一晚上,他回趟家。

  “罗尚林的未婚妻现在可能在殡仪馆,如果你想了解他的情况,可以……”

  于锦凡拍了拍井四的肩膀,对他说:“谢谢!”

  夜深,人不静。煦华市,还是一如既往地繁华、热闹。

  他因为喝酒了不能开车,但是那辆车停在门市外面又太过乍眼,他便听了井四的建议,把车开到离门市很近的一个停车场,然后打车回家了。

  “家?”他其实并不清楚现在回去干什么,可是不回去,又能干什么。如果这个时间去见李从蓉,问她罗尚林的死因,除了让她更难过之外,也没有太大的意义。

  他多希望这一切只是个梦,梦醒后又能回到从前。

  他真的睡着了,到长明公寓小区门口,司机叫醒了他。

  下车后,看着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他愣了几秒,然后才向里面走去。

  走到一片黑漆漆的地方,他四下看了看,发现这里有个路灯坏了。他不禁提高警惕,继续大步向前走去。

  还真有埋伏!

  那人从他身后猛地抓住他的肩膀,幸亏他早有防备,迅速转身将他推开,当他伸手抓住他的手腕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是我!”

  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穿着打扮像清洁工的人,会发出如此熟悉的声音。“怎么……这是怎么回事?”

  “清洁工”拉着他躲到旁边的清洁车后面。摘下头上的帽子,让他看清楚。

  “你……真的是你!”于锦凡看到的人居然是罗尚林。即使头发凌乱、胡子拉碴,也难以掩盖他眼中散发的坚定、凌厉的光芒。他双手扶住他的肩膀,好好将他看了看。

  “你没事?”他又小声问了一遍。

  “当然,我这不是好好的吗?”罗尚林笑着说。

  于锦凡很快就明白了,这又是他设的圈套,只不过次真的将他骗过去了。他一把推开他,将脸转向一边,不再看他。

  罗尚林有些惊讶于他的反应,在他看来,这是多么完美的计策,他还没来得及跟他说,他这个老搭档怎么就黑脸了!

  “‘你还活着’这件事都有谁知道?”于锦凡严肃地问道。

  “我们副局长、法医和我,最后一个就是你。”

  “所以,表姐也不知道对吧。你不可能告诉她,就让她为你伤心、为你变得消沉,你觉得你对得起她吗?”

  “我知道,可这只是暂时的,如果我不瞒着她,很容易就被能被人察觉。这点你应该理解……”

  “我理解有什么用?”于锦凡打断他,“身为一个女人,在这样的环境下,只能接受悲惨的命运吗?”

  “你怎么会说这些?”罗尚林也把头扭向一边,“我说了,这只是暂时的,为了让‘内鬼’有机可乘,我花了多大心思演这出戏?只有这样,‘内鬼’才能得到他上级的信任,进而有更大的动作。我知道这样很对不起蓉蓉,对不起父母,对不起那些信任我的战友,可我……”

  “行了!”于锦凡苦笑一声,“这些话你也不必对我说,或者你就不该那么信任我。”

  “你也‘行了’。”罗尚林放缓语气,“你以为我听不出来,你哪里是在为你表姐抱不平,你恐怕心里想着苏静言吧!她怎么了?受到伤害了吗?”

  “别转移话题!”于锦凡长长地吐了口气。

  罗尚林也笑了笑,问他:“东西呢?有没有什么价值?”

  “我拿到的只是实验记录的上半部分,下半部分恐怕在地下埋着呢!既然你没事,我过两天就去找刘铭阳,然后尽快确定埋那东西的位置。”

  “为什么‘过两天’再去,明天就去吧,我掩护你。”

  “我得先帮程安把他爸爸的案子查清楚。”于锦凡说,“你不会不知道程玉强的案子吧!”

  “我当然知道,案子归新区分局,卜峰本来对这案子不感兴趣,但是听说‘罪证确凿’时,他突然来了兴致,正在调查。”

  “那我去找他!”

  “找他干什么,你不相信他?”罗尚林一边说一边四下张望,“你应该透过现象看本质,程玉强的老婆二十四年前因为那场传染病死了,她是我们查到的第一例‘特殊病例’。因为据知情人透露,程玉强当时都没能见老婆最后一面,医院只给了他一个骨灰盒子,说怕传染。前期虽然有过这样的情况,但是当时已经是‘眼疾’出现的第二年了,虽然还没有特效药,却有别的药可以控制,死亡率已经大大降低,不让家属见的情况也很少了。”

  “所以你们想查一下第二年死亡的病例,顺着程安妈妈这条线查下去?”

  “没错。”罗尚林轻轻叹了口气,“作出这个决定也就是前两天的事。我们还没有和程玉强正式接触,他就出事了,然后我也‘出事了’。”

  “这么说,你已经知道谁是‘内鬼’了?”

  “知道,我现在正盯着他,看他下一步行动呢!”

  “‘特殊病例’应该不止这一例,有其他人的信息吗?”于锦凡的语气中透着一丝担心。

  “杨路他们正在查。对了,接下来有什么事情可以找杨路,我不在,他就是副组长。詹仰那边,这两天就会有人去找他问话,核实当年‘研发小组’的事情。既然他已经察觉,就没必要暗中调查,可以明目张胆地展开行动,并寻求更多的帮助。”罗尚林说话的语气和他的眼神一样坚定。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