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西游之龙游诸天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争斗

西游之龙游诸天 关山月下 2776 2019.12.29 20:00

  说话之人正是敖烈。

  “是。”

  在敖烈话音落后,众人只见那壮硕青年点头,声音干脆有力,便立即松开左手。

  却在这时,又听在金阿大身旁的段誉站起身来,朗声道:

  “赵兄弟,这位大爷,我们不要打架,俗话说,要以和为贵。”

  段誉虽然生性善良,未在人世历练,但也知道如今这状况,均是由无量剑东宗一方挑起,于是又对龚光杰道:

  “这位大爷,我平生最不爱瞧人打架。贵派既叫做无量剑宗,住在无量山中,自当有慈悲喜舍之心。

  佛经有云:‘无量有四:一慈、二悲、三喜、四舍。’这‘四无量’么,众位当然明白:与乐之心为慈,拔苦之心为悲,喜众生离苦获乐之心曰喜,于一切众生舍怨亲之念而平等一如曰舍。无量寿佛者,阿弥陀佛也。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说着说着,他竟唠唠叨叨地说起了佛经。

  他的话让众人面色怪异,不知道段誉是单纯还是真傻。

  敖烈听此,也是莞尔一笑。

  但龚光杰却丝毫没理会段誉,收回左手,揉了揉手腕,眼睛死死地瞪着金阿大,又看了一眼敖烈。

  旋即冷哼一声,眼中寒芒涌动,本来想出个风头,结果却被弄的颜面大失,以后行走江湖,定然会被人笑话。

  想到此,他内心越发愤怒,声音森然,怒喝道:

  “小子,看我怎么给你一个教训。”

  说完便转身朝着场中央走去,众中见此,目光又看向金阿大。

  左子穆见事已至此,虽然忌惮敖烈几人,但今日无量东宗颜面已经有所失,必然也要敖烈几人留一个交待。

  并且,师徒多年,他也了解龚光杰这个弟子,虽好出风头,做事却也稳重,敢出言邀战,想必心中定然也是有着几分把握。

  段誉似乎也是意识到自己的话没有作用,不由苦笑一声,呐呐的坐回原位。

  却看这时,金阿大已经站了起来,众人俱都眼眸一缩,更有人心中喝彩。

  好一个汉子!

  原本金阿大坐着,众人对其印象就是身形壮硕,结果其一站起来,身形竟有九尺有余!

  再加上其壮硕的体型,众人只感到一股压迫之感油然而生。

  金阿大也是大步走向场中,脚踏实地,一步一步,让人感觉犹如一只巡视领地的猛虎。

  龚光杰见金阿大也来至大厅中央,面上戾气浮现。

  虽然金阿大刚才把他制住,但是却不见其使用内力,他认为此人只因一身怪力惊人,才被那黑袍青年招为护卫。

  并且,看这壮硕小子年纪轻轻,不过二十左右,就算有内力,也应该不算深厚。

  而观自己,内力修为已经臻至二流高手之境,只要凭借着灵活步伐,避免与这小子接触,要打残这个小子,易如反掌!

  如此想着,心中大定,看着金阿大,狞声笑道:

  “该死的小子,现在你可没有机会再偷袭了,待会我会让你好好体会下痛苦的滋味。”

  “聒噪。”

  金阿大用铿锵的声音回道,他的话顿时让龚光杰面色青红交替,也不在废话,厉喝一声:

  “着。”

  内力涌现而出,包裹住长剑,同时脚尖一点,身形便向金阿大奔袭而去。

  两人距离本就不足十数步,因此电光火石间,龚光杰便来到金阿大的身前,握剑之手徒然扬起,对着金阿大劈头砍下。

  无量剑经,剑招第十五式劈岳!

  无量剑东西宗一些弟子认出龚光杰的招数,左子穆更是微微点头,显然对这个弟子出招比较满意,气势凛然。

  场中其他人见龚子杰一上来就出招狠辣,心中期待之色更浓,俱都想要看看金阿大怎么应对!

  但是当目光转移到金阿大身上,却见其好像吓傻了般,站在原地木讷不动。

  呼呼。

  以龚光杰的剑速,众人明白,不消片刻,青钢长剑便会劈在壮硕青年身肩膀上,那时,这壮硕青年的左臂必然会被只见砍下。

  而这只手臂,正是金阿大之前抓住他手腕的那只手。

  很多人想到这,面色微微凛然,显然明白龚光杰这是在报适才被抓手腕之仇。

  而且,竟然想砍下金阿大的左臂,实在是有些狠毒!

  “这位兄弟,快快躲开!”段誉喊道。

  一些嘉宾带来的年轻女性后辈中,更是有人闭上双眼,似乎是不想再看接下来的血腥场面。

  坐在上首的左子穆却是微微一笑,对龚光杰的做法颇为满意,冒犯无量剑东宗,就该受到狠辣惩罚,断其一臂倒是不错。

  想到这,他不由看向为首的锦袍少年,想看看其对此有何反应。

  只见那黑色锦袍少年依旧安然的坐在那,同样看着场中画面,虽然脸上较之前多了一丝感兴趣之色,然而却一点不见惊慌。

  似乎并不在乎手下的死活!

  没看到意料中的结果,左子穆心中冷哼一声,此时场中徒然响起一声脆响,之后便传来一声惨叫。

  原来就在左子穆观察敖烈这片刻间,原本在龚光杰剑下站立不动的金阿大,左手抬起,五指箕张,竟然主动朝龚光杰青钢长剑抓去。

  这一幕,众人的内心不由狠狠震动,心中感叹此人莫不是个疯子?

  敖烈却是眼角微动,当看到金阿大左手泛起的肉眼难见的一层淡淡金色光茫,心中微微点头:

  “不错,这几个月的药液却是没白费,阿大已经把江湖上随处可见铁布衫与金钟罩炼至绝顶,合二为一。甚至已经脱离原本范畴,可称之为金身功。”

  铛的一声!

  下一霎,一道宛如金铁交击的声音响起,众人只见壮硕青年的大手牢牢抓住龚光杰的青钢长剑。

  但其手却丝毫没有鲜血溅出!

  这一画面,冲击感十足,然后还不待众人反应过来。

  刷!

  龚光杰的长剑已然脱手而出,竟被那个壮硕青年握住剑刃生生夺去。

  嘭!

  身为当事人的龚光杰更是倍感惊骇,但下一霎只感到胸口传来一股巨力,身形便不由自主的飞了起来。

  噗呲。

  身形飞起的龚子杰,落在数丈外滚动几下,猛然吐出几口鲜血。

  好巧不巧的是,正好落在左子穆前,只有几步之遥。

  这一连串画面,顿时让场中气氛一窒,落针可闻。

  镗的一声。

  还没等众人回过神好,又见金阿大将手中长剑随手抛在地上,转身回到敖烈身旁,肃然而立,再次仿佛化身一尊雕像。

  敖烈见此,又是点点头,阿大出身军中,被敖烈选出来后,也只是遵命苦练硬功,并未练过其他武功。

  所以他的攻击之法保留着军中特色,直来直往,大开大合。这点从刚才他直接拿住龚光杰长剑,然后一掌把其击飞就可看出。

  若是混江湖,阿大这个短板很是致命,但敖烈对其的安排根本不在区区江湖之中,而是在沙场之上。

  他需要的是一个绝世猛将,而不是一个江湖绝顶高手。

  ......

  那边的左子穆看着不远处的龚光杰的惨状,面色阴沉的仿佛要滴出水来,只觉得今日之事倘若被传出,原本雄踞大理武林的无量剑东宗必然会成为笑柄。

  越想越怒,脑海中所有顾忌全都抛弃,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留下敖烈几人,严刑拷打,以示惩戒。

  但下一刻,他又听到那该死的黑袍少年的声音响起在厅中:

  “既然已经切磋过了,那便走吧。”

  敖烈说完,便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就向外走去。

  金阿大与李葵花两人听后,立即便跟在敖烈身后,并排而行,亦步亦趋。

  “赵兄弟,等等小弟。”

  段誉见状连忙出声道,说完立马向敖烈几人追去。

  他只觉得无量宫斗剑与刚才的比试都没意思透了,场中能让他看对眼的,只有这个之前在山下遇到的赵姓公子。

  这个姓赵的公子,似乎与他一样是个身份不俗之人,且看样子也都饱读诗书。

  虽然他的两个护卫凶狠了点,但若是他家四大护卫在此,情况估计也是如此,所以他对敖烈指使金阿大伤人,心中虽然有些不太认同,但也没多大感觉。

  而就在敖烈几人快走出大厅之时,却听左子穆那冰寒凶狠的声音响起:

  “等等,来我无量剑湖宫做客,诸位难道想就这么走了么?不留下点什么可不是做客之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