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西游之龙游诸天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准备

西游之龙游诸天 关山月下 2132 2020.01.21 22:56

  这一奏章批阅,引起汴梁官场一片波澜。

  老谋深算的大臣们都明白申王改封燕王,其意甚是明显。

  小皇帝这是要把燕云十六州提前分封给赵佖。

  当然,燕云十六州还需要燕王自己打下来。

  但即使打下来,也要面临大辽国的报复。

  独自抵御辽国,成为大宋屏障。

  这一举,既给了申王恩惠,又能让其陷于燕云战争泥潭,保卫大宋。

  可谓一举数得!帝王手段,另人叹服。

  申王府大堂。

  竹剑看着前来传旨意的宦官躬身缓缓退出去,蹙着柳眉,嘴巴微嘟:

  “这官家也太坏了,过河拆桥。

  殿下帮他做了那么多事,现在掌权了,

  直接将我家王爷打发到苦寒之地......”

  梅剑听到她的话,瞪了她一眼。

  却听敖烈轻笑道:

  “我看是你这个丫头不想和我一起去燕云边境。

  你看看你,现在都吃胖了多少?”

  “哪有,殿下去哪我就去哪。”

  竹剑眨了眨大眼睛。

  敖烈听此,不在说话,只是眼中闪过一丝戏谑:

  “或许,日后我也要来一个清君侧。”

  与此同时,端王府。

  赵佶额头上系个红色布带,正在和高俅玩蹴鞠。

  片刻后,二人停下。

  赵佶接过小丫鬟递上来的茶杯,喝了一口。

  高俅走上来,擦着汗笑道:

  “赵佖此次被官家打发至苦寒之地,殿下便可高枕无忧了。”

  赵佶听得此言,心中也是长舒一口气。

  自从敖烈抵御西夏而回,他就天天提心吊胆。

  深怕在睡梦中,被敖烈派人给一刀枭首。

  不怕不行,之前收为手下的左子穆等人带着百余禁军前去伏杀。

  结果全体被反杀,死状震撼,殊为诡异。

  “确实如此,不过赵佖此僚若是不死,我心难安啊。”

  赵佶肥肥的脸上闪过一丝怨毒。

  他与敖烈的仇恨,根本无法消除。

  “这。”

  高俅面露困顿,片刻后又道:

  “殿下,时机不至啊,现在申王羽翼已满。

  官家都忌他三分,如若不然,不会将其打发到燕云,无诏不得回京。”

  “不过申王此番不自量力,竟然想收复燕云十六州。

  这可是连太祖都是未完成的大业,只要待其兵败,便可落井下石。”

  赵佶听到这,讥讽一笑。

  显然也是认同高俅的话,却也没在说什么。

  除此之外,汴梁其他看敖烈不顺眼之人也都暗中幸灾乐祸。

  想看敖烈兵败笑话的更是不在少数。

  ......

  燕云十六州,坐落在燕山山脉上。

  分为以幽州为主导的山前七州,和以云州为重心的山后九州。

  自古以来,一直是中原王朝抵御南侵的重要防线。

  时光飞逝,距离敖烈离开汴京已过去数年。

  在敖烈的无双铁骑与调配的西军协调征战下,辽国势力终被驱离燕云十六洲。

  时至如今,燕云十六州已尽落入敖烈之手。

  这一壮举,震撼了整个大宋。

  他的威望,甚至稍稍盖过了汴梁那位颇有贤名的皇帝赵煦。

  引得后者心中忌惮,即便献俘也未下特诏准敖烈进京。

  燕王赵佖之名,在神州大地上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这一日,幽州燕京城内。

  敖烈与李葵花漫步在大道上。

  看着周围人来人往,车水马龙,李葵花忽然出声:

  “殿下手段让老奴佩服,不过年许间,这燕京城百姓便尽复我汉家风采。”

  敖烈听此言,笑了笑没有说话。

  他现在身为威压当世的燕王,天下美人、钱财任由取用。

  甚至明眼人都看的出来,只要久卧病榻的皇帝赵煦驾崩。

  大宋的皇位,若不出意外的,就会落到他这个燕王手中。

  可惜,梁园虽好但非久恋之乡。

  在一个低武世界称皇作帝、至尊至贵有什么意思。

  收复燕云十六与辽国对战,自始至终都是为获得命运点服务的。

  令敖烈心中满意的是,在夺取燕云而与辽国的几次大战下,命运点增长速度简直让他咂舌。

  这让他尝到甜头,甚至希望辽国再多派几次大军来攻取燕云十六州。

  但把辽国驱赶出燕云后,只经历了几番试探性的小规模战争。

  因为在敖烈指挥下,每战必胜。

  这也让辽国朝堂上下看出了敖烈所率的兵锋强横,几不可敌。

  那辽国皇帝耶律洪基,本也就是个昏庸之君,自然就下令停止攻取燕云了。

  所以,敖烈再想要轻易开启战争比较困难,师出无名。

  除非他能当上皇帝,才够资格发动国与国之间的战争。

  因此,敖烈的下一步就是夺取皇位。

  恰巧,赵煦也快因病支撑不住了。

  念头闪过,敖烈不由对李葵花问道:

  “汴梁的那位如何了?”

  李葵花闻言,脸上闪过一丝兴奋。

  殿下果然对那个位子有兴趣,终于是要下手了。

  收敛心神,连忙回道:

  “殿下,暗藏在皇宫的密探今日传来消息。

  御医诊断,官家只怕是挨不过这个月了。”

  “哦?”

  听到这个消息,敖烈眼中闪过一丝复杂。

  他刚开始对赵煦的印象其实还不错,但是为了自己的目的。

  即使有能力救他,他也不会去救。

  当然,他也没啥愧疚。

  毕竟赵煦当初把他一脚踢出汴梁,也是没心慈手软。

  “既然如此,你多多留意汴梁消息。

  一旦时机成熟,就可告知于我。”

  “是,殿下。”

  ......

  汴梁,皇宫。

  皇帝赵煦坐在病榻上,行动缓慢的批阅奏章。

  不一会,便身形颤抖,双眼一翻,昏倒在床上。

  侍立的宦官见此,连忙大声呼喊太医。

  一通手忙脚乱的治疗后。

  赵煦醒来,扫视了一眼围在自己床榻的一群人,眉头微皱。

  对他们挥了挥手,虚弱的道:

  “朕没事,你等都退下,章卿留下。”

  众人闻此,皆都称是躬身退去。

  同在人群中的赵佶深深的看了一眼赵煦,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见众人离去,赵煦看向章淳,低叹道:

  “章卿,朕的身体怕是不行了。”

  看着眼前面色苍白的赵煦,章淳的老眼隐有泪花浮现。

  见他如此模样,赵煦反倒笑了笑:

  “朕就爱章卿你这品性,从来不和朕说虚的,不像他人假言宽慰于我。”

  “老臣嘴笨,实在不知道和陛下说些什么。

  只想帮陛下多办点事,以报陛下知遇之恩。”

  章淳有些哽咽道。

  赵煦闻言,反倒看开了,画风突然一转:

  “朕即将去见太祖了,而朕又无太子,章卿以为这皇位该落于朕哪个兄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