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活动铠甲克夫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疾风骤雨 其七 汇合

活动铠甲克夫因 打字别带空格 1102 2019.07.10 22:48

  贤者之森里的雾更浓了,阴沉的天空中开始响起阵阵雷鸣,从林间扫过的微风变得更大了,却还是吹不散林间弥漫的雾气。

  “要下雨了。”自然学院的安娜贝尔院长突然抬头,睁开一直眯着的双眼看着阴沉的天空。

  安东尼院长心领神会,拍了拍手,呼唤在场院长、教授和教习准备避雨的措施。

  一根根法杖、短杖和长杖伸向压抑的天空,不用施法辅助工具的魔法师们则将双手伸向天空。

  不同颜色的魔力飞向天空,汇聚成一道半圆形的透明屏障,阻挡住了从阴云中落下的点点细雨。

  屏障把人们笼罩起来,以免被雨淋湿。

  “雾要散了。”范塞洛森校长就站在安娜贝尔院长身边,看着正在逐渐变大的雨势,担忧地说。

  而安娜贝尔院长只是报以常见的微笑,眯着眼睛,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人群还是在交谈着,议论着今年的围猎形势。

  ……

  此时,森林里的形势发生了较大的变化,约翰逊一行人的行动取得了不菲的成就,除了9个人以外,大多数的选手都被他们抓了起来。

  现在还在森林里活动的只有芙兰达、多米尼克、尚、彭佩三人、俄罗斯帝国的两人队和一位来自德国的选手。

  雾气开始因为小雨散去,而尚一行人左手中的真实之眼法阵终于开始发挥它应有的作用,让四人小队成功汇合。

  约翰逊等三人已经找到了贤者之森中那棵百米高的巨衫,但是却没能找到贤者之石。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没有?”这是约翰逊第一次成功接近这棵埋藏有贤者之石的大树,也是最后一次了,教习们一旦进入森林进行收尾工作,他做的一切就会暴露,更何况在那边,西奥多还看守着10个被抓住的选手。

  不用去计较后者的惩罚,光是用“化型水”潜入围猎活动,估计就已经够他死刑了。

  所以这次行动,在同意加文的计划起,就已经是有去无回了。

  他们手里现在有八分,这样高的分数足够三个名额了,但是现在名额已经是无用之物了。

  传说中的“贤者之石”才是此行的重点,但是传说毕竟是传说,不可靠的成分太多。

  比如现在,他们用魔法在杉树下挖了一大圈,却只有泥土、泥土和无用的泥土。

  “看来那位教授的情报出了问题,我们此行要有去无回了。”还是一向消极的西奥多,他一开口就是往最坏的方向想。

  加文用斗篷擦了一下脸上的雨水,反驳了西奥多的判断:“这个森林里并没有人工维持的法阵,不是么?”

  “那又怎样?”西奥多正看守着这些被捆缚术绑住的选手,心不在焉地回答。

  “你不是最优秀学生么,这点判断力都没有?”加文又是对西奥多摆出一张嘲笑的嘴脸。

  “是不是最优秀的,你可是亲自试一试。”西奥多忍让加文忍了一路,现在他真的有些要爆发的意思,反正已经无路可走,不如先把加文暴打一顿,甚至于把他杀了,然后给他冠以“主谋”的帽子,自己说不定还可以免于惩罚。

  西奥多为自己内心的阴暗想法感到惊讶,看来加文这个人真的有把人拖入阴暗面的能力。

  “没有人为维持的法阵,那这阵能阻隔选手的雾气是怎么来的?”加文说出了自己的判断,“反正利物浦学院的防御法阵每天都要专人维持,还要大量的魔法石结晶供能。”

  “对,这个森林里没有魔法石结晶,就必须有其它的能量来源。”约翰逊停下了手中维持的龙卷风魔法,大坑里也没有再飞出更多的泥土。

  约翰逊心中的绝望本来正随着天空的小雨,在一步步放大,现在经加文这么一提点,顿时又生出了希望。

  “最后的时刻,我还有最终手段可以使用。”约翰逊心里暗想,他还留有最后的手段,就是经由利物浦学院的众多魔法师一同施法,来暂时“封闭”贤者之森。

  这个“封闭”最多只能持续一个小时,是正真的最后一手。

  天空落下的雨,又开始渐渐变小,阴云散去了一些,随着穿过森林的风,在天空里翻滚,夕阳照射在云层里,留下金色的裙摆。

  被约翰逊一行人捕住的选手们开始骚动。

  ……

  “尚,终于见到你了,我们好担心你,你没被淘汰真的太好了。”特蕾西亚扑向尚,把他抱在怀里,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形象。

  “太好了,终于汇合了。”彭佩也走上前来,询问尚的情况,“魔力如何?体力怎样,还能继续围猎么?”他一向是团队里最冷静和理智的人。

  “嗯,我的问题不大,体力还充足,只是……”尚低头看了一下小挎包,又瞄了一眼右手的手表。

  红色的秒针指向了罗马数字八,目前克夫因还剩下三分之一的能量。

  “大概还能满负荷工作一个小时左右。”尚拿出挎包里的魔法石结晶,简单计算了一下克夫因防御法阵的消耗,回答到。

  “现在我们四个汇合了,就是森林里最强的战斗力了,完全可以直接结束这次围猎了。”特蕾西亚开心的说,在她看来,情况非常乐观。

  “雨变小了,雾又要起来了,我们接下来怎么行动?”妮娜伸出手,感受了一下落在掌心的雨滴,向其他人询问下一步的计划。

  “那当然是我们的节奏了,直接扫荡这片森林就行了。”特蕾西亚还是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完全忘记了自己之前的狼狈样。

  “尚,现在雾又开始出现了,我们要利用一下这个雾气的奇妙性质……”

  “什么奇妙性质?”尚疑惑地问到。

  “啊?你不知道么?”出现了让彭佩意想不到的状况。

  “不知道。”尚摇摇头,他活动前期很轻松,没有遇到任何选手,好不容易碰到了麋鹿,却更本抓不住,所以没有注意到森林里的性质。

  “诶,尚你这么聪明,居然什么也没发现么?”特蕾西亚捂着嘴笑了起来。

  “没有发现,我一直都是在独自行动,遇到过一次遭遇战,也是对方撤退了。”尚向彭佩询问到:“有什么样的奇妙性质呢?”

  这时,特蕾西亚却抢先回答到:“就是活动的人和静止的人被分隔在不同空间,而静止的人也会逐渐相遇。”

  “嗯?是这样么?”尚听完后,把双手抱在胸前,陷入了沉思。

  团队里最聪明的就是彭佩和尚两人,所以特蕾西亚没有去打扰他们的思考,而是转向妮娜,开始和她聊起天来。

  “我们现在有三分哦,已经保证了一个名额了呢,我看完全不用担心了。”特蕾西亚挽着妮娜的手,走到一边。

  “未必,要是我们被淘汰的话,情况就不一样了。”妮娜露出了少许担忧的神色,不过马上就消散了,现在,他们才是比赛的主导者。

  夕阳照耀着贤者之森,让每棵大树的尖端闪耀着金色的光芒,围猎一般会在太阳完全下山时结束,那时就要按照每个选手手中的分数决定加莱学院的名额了。

  经过十分钟左右的商议,尚和彭佩终于拿定了主意。

  “蕾,真的很早就有个三人队伍吗?”彭佩向正在树下休息的特蕾西亚走去。

  “是哦,围猎一开始他们就汇合了。”特蕾西亚说着,又想了一会,补充到:“都是英国学院的,他们的斗篷颜色我记得很清楚。”

  彭佩看向走来的尚,尚点了点头,继续说到:“看来,这场围猎中,除了我们之外,还有一个强队。”

  “那帮英国人?不可能,他们不可能是我们的对手。”特蕾西亚轻蔑地说到,完全没有给这个对手什么过高的评价。

  彭佩接着说到:“他们至少实力第二,甚至可能是第一,所以,我们……”

  “我们去找他们,把他们淘汰掉,那么我们四个的名额就都能保证了。”尚最终确定了计划。

  “好!我同意!”特蕾西亚早就想报一箭之仇,恨不得亲自把那些攻击他的英国人打得满地找牙。

  妮娜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赞同这个决定。

  他们现在状态都还不错,只要能把英国的三人淘汰掉,那么其他选手都不成问题。

  “那我们怎么找到他们呢?本”特蕾西亚问出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

  “不用,他们现在也应该在原地休息,等着与其他劳累的选手相遇。”彭佩接着说到:“我们也原地休息,以逸待劳就行。”

  他们也开始原地休息起来,等到着决定围猎走向的决战来临,可是他们没有意识到,英国队伍中的约翰逊,是一张相当强大的底牌。

  尚他们把休息的地点选在了一片树木环绕的林地间,克夫因笔直地站立在尚的身旁,而彭佩脱下了自己的披风,把它覆盖在湿漉漉的树根上,好让两位女士能坐着休息,他们在养精蓄锐,准备面对最强的对手。

  而约翰逊那边,已经离开了那棵巨衫,他们把捕捉到的选手们转移到一个地势较低的地方,方便居高临下的监视。

  “我们还是尝试继续淘汰其他选手,这是延长时间的唯一办法,而且现在雨也小了。”加文边想边叙述着下一步的战略,“我们原地休息,毕竟挖土花费了不少魔力。”

  约翰逊没有说话,这是他默认了计划的意思,“你们在这里看守,我去做最坏的准备。”说完,约翰逊向浓雾里走去,很快走出了两人的视野。

  一向悲观的西奥多没有询问原因,他们现在是真的穷途末路了,在太阳完全落山之时,就是森林外的庞大魔法师们涌入之时,也是他们面临审判之时。

  约翰逊确认了一下周围的情况,开始用魔杖在地上绘制一个巨大的法阵,这是用来释放那个“封闭”魔法的,他把一些魔力注入了法阵里,只要一动念,就能将其启动。约翰逊准备好了最后的一个小时时间。

  “你怕了吗?”在这种危急的时刻,加文还不忘去嘲弄一番西奥多。

  西奥多现在脑子里很乱,他被各种各样传说中的恐怖惩罚弄得心烦意乱,连反驳加文这个小人的心思也没有,他只是把头转过去,毕竟,眼不见,心不烦。

  “你和约翰逊教习不一样,你还有大好的前途,你和我也不一样,你是个天才,不像我是个疯子,能为一个模棱两可的传说献出生命。”加文没有停下的意思。

  “嘿,懦夫,西奥多,我给你出个主意吧?”加文看向十米外低坡下的选手们,扬了一下下巴。

  “你现在突然出手攻击我,最好能杀掉我,然后把那些选手都放了,再极力解释你是卧底,把罪责全部推给我们两个,不就行了?”加文又露出了那种阴暗的神色,用极富煽动性的话语侵蚀着西奥多的内心。

  西奥多虽然表面上背向加文而立,但是这些话他都听了进去,确实是个不错的主意,加文的谋略果然惊人,只要在教习们涌入森林时把约翰逊给杀了,他就安全了。

  西奥多转过身来,看到了指在自己脸上的魔杖,是加文的魔杖。

  对啊,加文的这个计划不仅是对他说的,也是加文对自己说的,西奥多大意了,而现在他要为自己的大意付出生命的代价。

  “那边有人来了,走!”可是加文却没有直接施放魔法,只是对他说了这么一句话。

  “把他们引开,不能让那些选手们被发现,而且约翰逊教习不在,我们要去找他汇合。”加文继续用魔杖指着西奥多说到。

  西奥多恍惚地回头,又看到了那副奇怪的铠甲,而那个矮子也发现了他们,矮子身后走来了一个金发男人,之后是一位红发女士和一位白发女士。

  是一个四人队,加文没有指着他,而是指着他身后的敌人。

  ……

  ……

  剩余的选手数:22

  剩余的分数:18

  剩余的名额:9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