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活动铠甲克夫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疾风骤雨 其十五 最后努力

活动铠甲克夫因 打字别带空格 4363 2019.07.18 22:52

  光柱冲天而起,加强了笼罩这个贤者之森的结界,森林里每位游荡着的选手都注意到了。

  芙兰达直到这时,还没有发现大英帝国三人组的踪迹,她终于意识到了,原来那个单纯到有点傻傻的尚,也会骗人。

  她不顾身体的疲劳,马上调转方向,往森林里的那棵举巨型杉树赶去。

  彭佩也醒了过来,他首先明白了传送魔法出了问题,他们几个人被分散了,然后脑中回想起与约翰逊最后的对话。

  “你可以试试……”

  “你们全都要死在这里……”

  这两句话很可疑,为什么约翰逊会知道森林被封闭的时间?还有,为什么他的实力如此强劲?他使用的奇怪魔法又是什么?为什么他的容貌会突然改变?

  这一切的一切,都把事实引向同一个答案——约翰逊是通过伪装进入贤者之森的,他参加这次围猎不是为了名额,而是另有所图。

  不管约翰逊想要什么,彭佩身为一个巴黎魔法学院的学生,身为一个爱国的法国人,都不会让一个英国人得逞。

  他深吸了几口气,由长长地吐出,感受了一下所剩无几的魔力,虽然他心中一直回荡着“有去无回”这几个字,但是他还是踏上了前往贤者之森中央那棵巨衫的路。

  阿尔伯特•冯•海因里希的三人小队在几个小时前遇到了约翰逊的小队,在第一轮的交手过后,他们被欺骗了,误以为敌人不过是囊中之物,然后贸然进攻,被那个一直没有出手的英国人打了个措手不及。

  在已经有一位队员伤势过重主动退出的情况下,队长把手中的分数全部交给了他,只留下一句:“坚持下去!虽然你在我看来只是个愚蠢的贵族,但是你也有义务为了你的国家,为了德意志帝国,为了威廉陛下的荣耀而战斗。”

  然后,那个有一头漂亮波浪金发的队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独自去阻击敌人,为他争取时间。

  本来他逃跑时就很愧疚,被一节平民所救这件事更让他感觉有损颜面。但是他还是跑了,因为他真的很想要这个名额。

  手中的三个分数,几乎可以保证一个名额,但是他却迟迟没有退出,贵族的骄傲让他幻想着抓住敌人的破绽,报个仇,或许就和这个平民两清了。

  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本来围猎的时间应该已经结束,他却还是无法离开贤者之森,硬币已经失去了效果。

  他突然担心起那个永远信心满满、无所畏惧的队长来,不知道她安全了没有。

  现在森林中心传来的侦查魔法,之后又是冲天而起的光柱,情况越来越匪夷所思,超出了他对魔法的理解范畴。

  阿尔伯特开始以森林中心那棵巨衫为目标,踏上了旅程。可能那里就是英国的三人组在搞鬼,也可能不是,但是不服输的心理想法让他现在很迫切地想证明自己。

  “不管是谁,不管他们在做什么,就让我阿尔伯特•冯•曼施坦因来击败你们!”来源于贵族的骄傲,让他伸出手,扔掉了那枚硬币,直直地向森林中心走去。

  “嗯……殿下?我们真的要去森林中心么?”伊凡面对这个“大人物”,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而妮娜刚刚把一整壶的伏特加直接灌倒肚子里,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她现在两颊红红的,头发也有些乱糟糟的,完全没有一个“大人物”该有的风范。

  听到伊凡的问题,她转过头来,怒目圆睁,大吼到:“我们当然要去!我的……我的……”

  要说出理由时,她却突然放低了声音,小声地说到:“我的……爱人应该……应该就在那里。”

  听完这些话,伊凡与玛利亚陷入了深深地震撼当中。

  “她是在学习彼得大帝么?”玛利亚小声地询问伊凡。

  “你是指哪些方面?隐姓埋名,流离海外?还是……”伊凡经玛利亚这么一提醒,突然觉得,妮娜殿下真的跟书中等等彼得大帝很像。

  “各种各样的方面,连情人都是一样,在海外结识。”玛利亚对这些宫廷秘闻很感兴趣。当年,就是因为彼得大帝在海外留学时,爱上了一个平民姑娘,搅得俄国皇室鸡犬不宁。

  现在这位妮娜殿下,义无反顾地向贤者之森里最诡异,最危险的中心进发,而且也是为了那个“爱人”,让玛利亚心中难安。

  “这不是我们该操心的,玛利亚,我们现在应该听从妮娜殿下的意思,就算她让我们直接退出,我们也不能犹豫半秒。”伊凡的家族世世代代服务于皇族,所以这种对皇室成员忠心耿耿的性格就植根在了他的脑海里。

  “对了!”有些神志不清的妮娜突然转过身来,说到:“你们两个,如果能帮我救下我的爱人,我就册封你们爵位!嗯……公侯伯子男,就册封公爵!”

  “这……妮娜殿下,不妥吧?”伊凡从妮娜喝过酒的表现就看出来了,妮娜殿下不善饮酒,现在她完完全全就是喝高了。

  对于没有爵位的平民,是不能直接册封正式爵位的,只能根据战场上的功勋,册封勋爵,其它爵位都应该是世袭的才对,看来妮娜殿下真的有些神志不清了。

  “感谢妮娜殿下!”玛利亚听到这话,却直接单膝跪地,低下头来,她也是一介草民,现在能直接册封为公爵,她没理由放弃这个机会。

  而妮娜看到了,也开开心心的把手放在玛利亚的肩膀上,断断续续地说着:“嗯……玛……玛……玛利亚,我以罗曼诺夫王朝的名义,正式赐予你公爵爵位!”

  “不是救出您的爱人之后么?”伊凡愈发觉得事情不对了,这位妮娜殿下晕晕乎乎的,都要倒在泥地里了,她现在说的话,真的能算数么?

  “万分感谢,妮娜殿下,我必然不辱使命!”玛利亚还跟玩似的,认真回答者妮娜的话。

  “诶,我说,玛利亚……”伊凡不想再把时间浪费在过家家一样的授爵仪式上,他也很关心森林中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硬币会失效?侦查魔法是谁使用的?光柱又是什么东西?总之,问题太多,信息太少。

  “放肆!”从地上站起来的玛利亚,却突然义正言辞的说到:“你怎么能直呼我的姓名?贱民!要叫我女公爵,玛利亚大人!”

  “你!”伊凡一时间有些窘迫,这个玛利亚还当真了。

  他站直了身子,挺直了脊背,正色说到:“晚上好!玛利亚大人,妮娜殿下,我们接下来该做什么?”

  妮娜首先开心地说到:“向着那棵大树!出发!”她指着森林里最高的那棵杉树。

  “听到了吗?开路!贱民!”玛利亚把妮娜搂在怀里,好似抓着了什么宝贝,反倒对一路同行的伊凡气指颐使起来。

  伊凡知道玛利亚这个姑娘喜欢开玩笑,他就是喜欢这样的性格,玛利亚心中一直有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梦想,所以她会不顾一介草民的身份,跑来上学,学习魔法,也会比学校任何人都努力,取得参与围猎的资格,现在她会更努力,在围猎中胜出,前往加莱学院学习。

  一行三人离巨衫只剩下莫约十分钟路程了。

  ……

  森林外,几位院长围绕着范塞洛森校长,正在急切地讨论当下的问题,而其它国家的领队们,都拉长了耳朵,想从这几个重要人物口中听到些风言风语。

  安东尼院长看懂了这些人的意图,清了清嗓子,正色到:“根据斯里巴加湾誓言,你们现在的这些行为,与自杀无异。”

  这句话所有人都听到了,每个魔法师都应该听过这个誓言的传说,每个魔法师都必须要知道这个誓言的重要性,所以有的人主动退开了,有的人却主动走上前来。其中就包括赛德斯宾教授和奥瑞金教授。

  安东尼院长把魔杖伸到半空中,晃了一下,用清晰地语气念了一道咒语:

  “以宙斯之圣盾,埃葵司,隔绝天地。”

  一道淡蓝色的光罩,从草坪上升起,笼罩了大约半径十米的范围,把巴黎学院的一些教授和几名外国的领队包裹了进去。

  他们这些人与篮圈外的人们,唯一的区别就是,他们都是加莱学院的毕业生。

  范塞洛森校长首先开口到:“情况不妙,贤者之石现在破土而出了。”

  奥瑞金教授都这种时候了,还不忘喝一口酒,然后说到:“在谁手里能知道么?”

  “一无所知。”校长摇了摇头,把眼镜收了起来,放到了口袋里。

  “是谁?本院?外国?”安东尼院长一针见血地问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不清楚。”范塞洛森校长还是不能提供一些有用的信息。

  “听那些被淘汰出来的选手说,大英帝国有个三人组,在围猎初期好像就汇合了,一直在捕猎其他人。”安娜贝尔院长捋了一下她那如水晶一般的长发,慢慢地说到。

  “肯定是他们,贤者之森的空间被特意扭曲过,能这么早就汇合,一定有问题。”赛德斯宾教授现在有些歇斯底里,他一口咬定了那几个英国人就是始作俑者。

  他的话语并没有迎来几人的赞同,毕竟,现在早就不是封建时代了,给别人定罪要讲究证据的,不是任何人可以信口雌黄的。

  “你现在有些……嗯……不稳定,赛德斯宾,围猎活动中又不是没有这样的先例。”切利亚院长的女儿特蕾西亚也在森林里,但是她还是一贯的女强人形象,没有提及有关于她的女儿半个字。

  “切利亚……院长……”但是安娜贝尔院长心里清楚,这个所谓的女强人,是个表面刚强,实则内心柔软的人,她亲自给自己的女儿开了后门,现在最担心森林里情况的应该就是她。

  巴黎国立魔法学院的主要学院的院长都在那个蓝圈里商谈,其他人根本不敢靠近,但是赛德斯宾教授那副愤怒的样子,还是让众人明白了现在情况不妙。

  那位站在中心的范塞洛森校长还是一脸冷静的样子。

  “你有听过一些魔法界的秘闻么?”圈外一位教习突然向另一位教习耳语到。

  “什么秘闻?”

  “我们现任的校长,其实研究出了能让人长寿的魔药。”

  “什么?你现在说这个干什么?”

  “他的简历上是72岁,但实际上估计有上百岁!”

  “那又怎么样?”

  “我的天哪,你还没想到么,他可能是魔法革命时期的魔法师,说不定已经杀了上百人,上千人!”

  “什么!真的么?”

  他们的耳语吸引来了周围的几个人,他们也低声谈论着关于这次突发事件的想法。

  “听说是贤者之森里埋藏的贤者之石出事了。”

  “很可能,贤者之石就在这个森林里的事情,各位想必早就有所耳闻。”

  “但是,当时的参与者几乎都死光了,就算是真的,谁又能确定呢?”

  “天哪,你没看到那个光柱么?那可不是光线,完完全全就是纯粹的魔力啊!”

  “范塞洛森校长肯定知道些什么,他可是15岁就进入了加莱学院,一直研究魔药学,直到五年前才被请来当校长呢。”

  “是啊,是啊,当时可没有什么围猎活动,想进加莱学院,必须靠实力和学识。”

  人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讨论着,话题变化的很快,但是都没有离开森林中的异动事件。

  在平时,贤者之森一直是封闭的,只有在每年的围猎活动时才开启,用做比赛场地。

  现在离围猎结束的时间,下午六点,已经过了近一个小时,森林却还是封闭的状态,确实不正常。

  蓝圈消失了,人群就安静了下来,把目光全部头投向那几位重要人物。

  当校长一行人向大英帝国的队伍走去时,人群又骚动起来,各种议论不断。

  “是大英帝国的人在搞鬼么?”

  “利物浦学院的院长可是出了名的仇恨法国人呐。”

  “别乱说话,小心引火烧身。”

  ……

  各种各样的议论层出不穷。

  但是那边的情况却没有那么复杂,校长只是走近,问了几个问题,然后拿出一瓶魔药。

  人群又开始骚动起来,因为有几个人认出了那瓶淡粉色的药水,是向冥王发誓的“真诚剂”,只要喝下此药的人在接下来的三个问题中撒谎,冥王哈迪斯马上就会来夺走他的灵魂。

  那位大英帝国的领队很不情愿地喝下了魔药,怒目圆睁,明显对校长的处置非常不满。

  “你们队伍中有人有异常么?”

  “据我所知,没有。”

  “你们中有人跟利物浦学院的校长有联系么?”

  “不知道,我没看到有人联系过校长大人。”

  “你知道贤者之森里发生了什么吗?”

  “不知道。”

  一连三个问题,却没有获得任何有用得信息,这令众人感到很是气馁,看来这个领队真的一无所知,这瓶珍贵的魔药,看来是浪费了。

  ……

  ……

  剩余的选手数:20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