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活动铠甲克夫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疾风骤雨 其十四 得道

活动铠甲克夫因 打字别带空格 4111 2019.07.17 11:28

  约翰逊整个人都完全不一样了,身后散发着光芒,就像一位在世间行走的神明一样。

  他看到了西奥多受伤的脸,于是把手一挥,没有刻意去使用治疗的咒语,但是西奥多的脸上的伤口却突然灼烧起来。

  西奥多口中发出惊呼,连忙撤下止血的内衬,他自己可能看不见,但是一边的加文却看得一清二楚。

  他的伤口,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在那些已经干掉的血迹下面,伤口中长出肉芽,将伤口连接在一起,很快就回复如初,只留下一道浅浅的白痕。

  “哈哈,约翰逊教习,这……这就是贤者之石么?”西奥多摸着回复如初的脸庞,兴奋地大喊大叫。

  “不知如此,传说中贤者之石能点石成金,能实现拥有者的任何愿望。”约翰逊缓缓地说到,然后他把右手举到眼前,盯着那颗血红色的宝石。

  “任何事情……”他有些失神,没想到梦寐以求的东西现在就握在自己的手里。

  他把手伸向天空,将强大的魔力向低沉的天空输送,往那个就快失效的封闭法阵内注入力量,继续维持着贤者之森的封闭。

  约翰逊做完这些以后,目光还在看着阴沉的天空,看着那些在云层中游动的雷电。

  他突然说了一句话:“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中文)

  约翰逊在英国利物浦学院主攻古魔法知识,对他受益最大的不是他那位高超的老师,而是他在图书馆旧书楼找到的一本书,一本来自神密东方的魔法师写就的典籍。

  因为这本典籍完全由中文写成,所以整个学院里无人会读,也无人理解其中的内容。

  一次机缘巧合之下,他结识了一位漂泊在英国的中国劳工头子,向对方苦学了三年中文,终于能读懂一些书里的词句。

  这一读,就让约翰逊受益匪浅,感叹与古老的东方魔法师组织——隐仙派,的伟大与神奇。

  欧洲魔法师称呼的魔力,与东方的道家的“炁”本质上是一种东西,而他也根据书上的练气法门,自学成了其上的一些粗浅功夫。

  但是,这本书里最吸引他的,还是书籍开篇的那两个字——长生。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长生不老,这四个字一直是欧洲古代魔法师们追求的伟大目标之一,与点石成金并列于所有魔法师与炼金术士研究的顶峰。

  可是,经过魔法革命以后,魔法学被魔法师们系统地研究和受到其它学科的启发,彻底否定了长生不老和点石成金这两个幻想。

  可是,现在约翰逊手里这本书,这本标题为《天启经》的珍贵书籍,明确说明了长生的方法。

  即通过“修炼”到达“圆满”的境界,再接受“天启”,就是“仙人抚顶”,即可“长生”。

  约翰逊对书中很多的词句与命名都一无所知,读起来十分困难。

  但是,约翰逊不是一个愚钝之人,他在魔法学上绝对是一个天才,历尽艰辛,才学会了书中的三个法术。

  对付妮娜审判光剑阵的“镜花水月”,击退彭佩一行人,击晕多米尼克的“元阳入体法”,和杀人的“引雷咒”。

  镜花水月能将一片区域隔离开,如同镜中花水中月一样,可望而不可及,但是只是能防御物理层面上的冲击,如果是较强的魔法攻击,阵法马上就回破碎,而且使用者也会重伤。

  而元阳入体法则简单粗暴,用咒法引出人体内的元阳真气,以达到刀枪不入,力大如牛的效果,但是对身体的负担较大。

  而引雷咒虽然强力,但是必须有天雷可引,才能成功释放,才疏学浅的约翰逊还达不到书中说的“晴空霹雳”的效果。

  与欧洲传统的以各种效果为主的魔法不同,东方的魔法更加专注于自身,通过各种手段来加强自身,来超凡脱俗的目的。

  其中最玄妙的部分就是关于“羽化”的部分,东方魔法在研究角度上与西方大有不同,所以其长久的历史中,居然没有人研究出变形术相关的魔法,却很向往能长出羽毛,化为飞鸟。

  但是约翰逊明白,道家的羽化与他们这里的变形术不同,道家的羽化是一种精神层次上的超脱,就像人变成神一样,而不是简单的变成一只鸟。

  还有书中关于召唤术的部分,有别与传统的西方召唤术,东方的召唤术如书中所说:“撒豆为兵,斩草为马。”而不是像西方是要绘制法阵,与神灵交谈,付出魔力来换区死物的生命或者召唤出精灵与恶魔。

  东方召唤更强调一种自我控制,召唤者是召唤物的统帅,不必与恶魔和精灵讨价还价。

  由于约翰逊只是知道一部分中文的念法和意思,所以那本书他还有很多不懂得地方,比如“丹田”“百会穴”“元神”等等概念,他都一概不知,也无人可以为他解惑。

  但是他根据自己学习的元阳入体法,深刻地感觉到只要有更多的魔力,就很能凝聚出更强的元阳之气,以达到更强的效果,如果能一直维持这种百毒不侵、刀枪不入的状态,就算不能长生不老,也一定可以延年益寿。

  当约翰逊沉醉与浩如烟海的魔法学典籍,想查阅一些增强魔力或者能与这本东方书籍相辅相成的魔法时,他的现任老师出现了,就是那个站在巨大法阵中央的白袍老者——大英帝国利物浦魔法学院的校长。

  这位博学多才的老师马上给予了约翰逊莫大的帮助,但是对于这些东方的神密道家典籍,博学如他老人家,也爱莫能助。

  这位校长给约翰逊讲了一个魔法界的秘闻——贤者之石,的故事,真是策划这次围猎中英国三人行动的幕后主谋,也是使贤者之森“封闭”的人。

  现在,目的已经达到,但是约翰逊却不急于离开。

  强大的力量唤醒了他心中的暴力与冷血,他现在想多验证一些贤者之石的性质,验证就需要实验,而现在贤者之森里有很多的试验品——那些选手们。

  一个个邪恶血腥的想法从约翰逊内心最黑暗的地方升腾而起,如果传送魔法只用一半会怎样?人会被拦腰截断么?到底用多强的力量可以击穿一般的硬化魔法?自然系的治疗魔法对死人无用,那如果用贤者之石的魔力支持呢?

  约翰逊想到了先贤弗朗西斯•培根,他是第一个抨击宗教并推崇“实验科学”的人,约翰逊作为一个工业革命时代的英国人,一位英国学者,深受其影响。

  现在机会宝贵,他一旦回国,必然会被由法国发起的追捕所束缚,虽然大英帝国会保他性命无虞,但是贤者之石必然会被其它位高权重之人夺走。

  他早就看透了人世间的胜败之缘由,不过是强大的力量倾轧弱小的力量。所以现在,约翰逊要再多了解一些,再多掌握一些贤者之石的力量,这样在凯旋归国以后,他亲自掌握贤者之石的概率就会大大上升。

  如同《天启经》中所说,虽然能超凡脱俗,化为仙人,却仍然要再面见“天子”时三跪九叩,连经文里纵横千里、飞山断海的神仙都要畏惧于世俗的强大力量,那仅仅是像他这样初入仙门的人,岂不是被世俗的力量玩弄于鼓掌?

  约翰逊看向那边的人群,而人群感受到他的目光,纷纷觉得恐惧从心中升腾而起,他们都或低头或回头,跟本不敢与其对视一秒。

  “懦夫,也只有做些我预想的死亡实验,才能实现你卑微人生的伟大价值。”约翰逊暗自言语。

  这些服从他暴力的人,让他十分厌恶。

  这很矛盾,约翰逊自己是一个相信弱肉强食规则的人,但是他作为一个强者,却总为那些弱者感到可惜,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教习,我们现在离开么?”加文恭敬地向约翰逊咨询下一步的事宜,贤者之石的力量之强大,他与西奥多和那边的人群是有目共睹的,所以现在他的计划与考虑就无关紧要了,这里的一切都掌握在约翰逊手中。

  “不急,贤者之石得之不易,其中倒底还有什么力量,我需要进一步的实验。”约翰逊冷冷地回答到。

  此时,西奥多也快步走了上来,问了一个不合时宜的问题:“我们现在离开么?”

  等来自然是两人的无视,西奥多有些太心急了,他懦弱悲观的性格在此时展现无疑,现在最危险的伤口和流血已经解决,他心中的头等大事就是赶快离开,很符合他的性格与作风。

  “贤者之石已经到手,你还在怕什么?就算贤者之森外强者众多,他们又进不来,不在乎这点时间,倒是对贤者之石的性质要多加探索才对。”加文把心情急切的西奥多拉到一边,想向他阐明其中的道理。

  约翰逊扔下一旁讨论的两人,向那边围坐的人群走去,他有了一个初步的想法,他想试试“点石成金”这个传说的真实性。

  “喂,你们,有谁会画炼金术的炼成法阵?”他扫视这些人。

  一开始还是沉默,但是总有人抱着一丝幻想。

  “我……我是奥斯曼帝国的选手,在学院辅修的就是炼金术。”一位相貌平平的选手回答到。

  “啪!”

  一声轻响,他身上的束缚咒就被解开。活动了一下双手,他就开始按照命令,用奥术粉笔在地上开始绘制炼成阵。

  没过多久,就绘制完成了。

  “你,站到炼成阵中央。”约翰逊马上又命令到。

  那名选手先是疑惑,后来便是不断地求饶了,他隐隐约约感觉到了约翰逊的意图,要把他这个活人用炼成阵来炼成。

  就算百般不愿,他还是在约翰逊越来越不耐烦的眼神中,站到了炼成阵中央。

  魔法师都与教会对立,都是不向上天祈祷的,但是现在,这位选手却开始低头祈祷起来,这让约翰逊感到很是好笑。

  原来,不管是魔法学中真正的神灵祝福,还是世俗宗教里虚无的真神赐福,都不过是工具,谁能有效果,他们这些无知之人就相信谁,根本没有所谓坚定的信仰一说。

  约翰逊笑着弯下腰,蹲在地上,把手中的贤者之石接触到炼成阵上,向其中注入如大海一样深不可测的魔力。

  “如果我要炼黄金的话,咒语或者操作是什么?”

  “什么……根本没有这样的咒语,炼金术不可能炼出黄金……那些成功……那些成功,不是化学上的变化,就是谣言。”对方紧张地回答到,同时惊讶恐惧于约翰逊准备做的事。

  “那那些旧书上提到的最广泛的炼出黄金的传说是什么?”约翰逊还是不依不饶。

  “这……大概是借由希腊火神的祝福,向其祈求最纯净的火元素,来净化物质中的杂质,之后留下黄金了。”那名选手虽然害怕,却还是把希望寄托于面前这人最后的理智。

  “不可能成功的,物质中的杂质无法被火神的火焰净化干净地。”他还是在尝试劝阻。

  “那是你们只能借来火焰,却不能请来火神本人。”地上的炼成阵突然发出强烈的白光,并且开始生长出新的部分,那些是约翰逊自己用“空绘”完成的法阵部分。

  强烈的热浪与火光从炼成阵中央冲天而起,甚至把周围几米的地面都瞬间烤干,连法阵中央的泥土都被融化,变成了流动的岩浆。

  那名奥斯曼帝国的选手被火焰迅速吞没,来不及发出任何声音,众人只能看到他疯狂地在火焰包裹中扭动了几下,就倒在了法阵中央,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过了好几分钟,火焰才渐渐熄灭,而面向这边的那些人,脸上都冒出了大颗大颗的汗珠,既有因为火焰的炎热流下的热汗,也有因为心中的恐惧流下的冷汗。

  然而痛下杀手的约翰逊却不以为然,只是说到:“能否炼成黄金与火焰的温度无关。”像是对这件残忍的事情在发表自己的看法,好像自己是个局外人,与己无关一样。

  约翰逊本来准备进一步实验,再试试其它魔法界的传说与秘闻,可是这时,他注意到了近处的树林里走来了几个人。

  ……

  剩余的选手数:20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