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活动铠甲克夫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疾风骤雨 其九 两强相争

活动铠甲克夫因 打字别带空格 1147 2019.07.12 22:24

  妮娜的法阵完成了,彭佩他们中没有精于法阵与铭文一道的人,都不知道这个法阵的作用,但是他们是一个团队,所以众人选择无理由的相信妮娜和她的法阵。

  发光的法阵从半空落下,烙印在了森林湿漉漉的地面上,竟放射出强烈的热量,让地面变得干燥起来。

  妮娜漂浮在半空中,从法阵中心爆发出的狂风托起了她曼妙的身躯,裙摆与长发一同飞舞,本就白皙的皮肤在法阵散发出的刺眼白光中仿佛变得晶莹剔透,好像一位身躯由水晶构成的女神降临在战场里。

  法阵中浮现出十二把散发着白光的“宝剑”,环绕在妮娜身边,蓄势待发。

  其实说是宝剑,并不确切,虽然强烈的光线使其形状模糊,可还是看得出来,那些是东正教的十字架形象。

  “是教会魔法。”彭佩意识到了什么,自中世纪以来,人民在教会引导下对欧洲各地的魔法师展开了极端的迫害,所以魔法师们一直视教会的人为死敌,而文艺复兴以来的反宗教运动,以让教会的力量不再强大,所以很少有人能学习到教会魔法。

  现在妮娜就在施展一个教会魔法,而且明显十分强大。

  为什么一个东正教修女会以俄国交换生的身份加入巴黎国立魔法学院,现在不是彭佩着急考虑的问题,他反而更想看到妮娜——这个相识一年多的朋友,击败敌人,之后再找机会询问个中缘由。

  妮娜伸出修长的手指,指向一直没有出手的约翰逊,一柄光剑破空而去,粉碎了路途上的一切,强大的压力,在距离两米的地面上压出一道凹陷。

  约翰逊把身体内的魔力调动到了极点,以全部的注意力施展了三层不同性质的魔法护盾,护在身前。他也拿不准教会魔法的性质,只有消耗大量魔力,来做多手准备。

  光剑轻而易举地击穿了三层护盾,却也承受不住冲击,破碎消散在了空气里。

  “不错,威力尚可,只是你对这个魔法的控制还不够熟练啊。”约翰逊对妮娜的魔法做出了如此评价。

  妮娜没有回应他,只是继续面无表情地放射出三柄光剑,分别指向加文等三人。既然约翰逊防御起来如此仓促,那么其他两个人约翰逊要怎么处理?

  光剑直接洞穿了三人的胸膛,吓得特蕾西亚闭上了眼睛,“成功了么?”尚一边尝试解开克夫因身上的锁链一面询问妮娜,而此时彭佩也关注着那边的动向。

  妮娜摇了摇头,说了一句奇怪的话:“没有击中的实感。”

  “嗯?什么?没有击中的实感是什么意思?”尚疑惑地问到。

  彭佩指了指对方三人的身后,那里的大树被拦腰切断,是光剑掠过后留下的毁灭般的痕迹。

  “是空间魔法,具体构造不清楚。”彭佩捡起一颗地上的石子朝约翰逊三人扔去,令人惊奇的事情发生了。

  石子穿过了三人的身体,落到了他们后面,而那三人身体上出现了像水波一样的皱纹。

  “审判光剑阵玩得不错,只是对付这种过时的魔法,早就有了万无一失的方法。”约翰逊嘲笑似的继续说到:“别忘了,我可是古魔法学院的学生。”

  “你们快跑!”妮娜突然大喊,而尚与彭佩没有过多的思考,之间快速向妮娜身后狂奔,带上了还一脸懵的特蕾西亚。

  这时,约翰逊双手交叠,开始不断变幻着手势,赫然就是来源于神密东方世界的结印手势。

  为何一个英国人会来源于东方的秘术?在场没有人知道,甚至除了约翰逊自己,没有一个人认得出这些奇妙的手势。

  “乾坤借法,元阳入体,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中文)

  语言拥有力量,这是一切咒文的基础,作为引导魔力起作用的咒语,不同的语言甚至在同个咒文上的作用大相径庭,有些语言无法发动某些魔法,而还有一些魔法则需要特定的语言来发动。

  妮娜从幼时起就学习了很多种语言和文字,俄语、英语、法语、西班牙语甚至精灵语等等,可是她听不懂约翰逊在说什么语言,不懂他念动的咒语要发动怎样的魔法,这让她很惊慌,每个人在面对未知时都会害怕,妮娜也不例外。

  约翰逊念完咒语,全身变得通红,看起来好像全身都燃烧了起来。

  而妮娜没有时间再去试探约翰逊这个奇怪魔法的效果,只见她操控法阵,让四柄光剑一同飞出,冲向来势汹汹的约翰逊。

  “铛——!铛——!”

  有两柄光剑先一步到达,直指约翰逊的胸膛,却被他用双手格挡开来,光剑与肉身撞击,居然响起了金铁撞击之声。

  而他的双手居然毫发无损,不减冲刺的势头,用身体迎向另外两柄光剑。

  又是两声巨响,让正在撤退的彭佩等人不由得回过头来,看向这边的战场。

  刀剑与盾的碰撞,会同时损耗两者的韧性,使盾牌凹陷,让刀剑为之折断。

  妮娜控制的光剑在猛烈撞击到约翰逊那怪异的身躯后,很快便开始不断颤抖,一道道裂纹爬上了这些由纯净光芒构成的宝剑,它们就这么漂浮在了半空,顺着刚才撞击的方向浮动,一接触到树木、枯枝、泥地或者灌木,就马上破碎消散了。

  约翰逊已然近在眼前,但是妮娜没有丝毫慌张,只是操控剩余的光剑冲向远处的加文与西奥多两人,之后法阵变得黯淡下来,消失在了林间。

  当那四柄光剑又从目标身上穿过时,宣告了妮娜的法阵——四人的绝招,彻底失败了。

  妮娜落了下来,目光直视眼前的约翰逊,眼神里没有逃避和躲闪。

  “你的眼神,是什么意思?”约翰逊口中吐出蒸汽,十分不满地审问面前的女士,他突然大吼:“手下败将就该有手下败将的样子,低头!跪下!”

  约翰逊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他把右手抬起,想按在妮娜头上,好把她压倒让她跪在地上。

  妮娜在释放完这个法术之后,已经没有余力去躲开攻击了,但是她还是用坚毅的眼神直视着到来的死亡,她没有准备赴死,因为她相信她的队。

  约翰逊的右手扑了个空,没有按到妮娜的头颅,只是在空气中挥舞,发出一阵破风声。

  “好险……”彭佩扶住了摇摇欲坠的妮娜,他在最后时刻用传送魔法转移了妮娜,这确实救了她一命。

  “蝼蚁,果然只会一味地逃跑。”约翰逊这次没有选择咄咄逼人的战术,他像散步一样慢慢走了过来,周围的空气因为他体表极高的温度而扭曲。

  现在,约翰逊就像一个魔王,降临人间。

  “你是恶魔么?还是说你在使用恶魔的法术?”彭佩说着,几人慢慢后退,而约翰逊还是不紧不慢地前进。

  一边是不可逾越的“大山”和两个正在恢复的高手,一边是三个魔力几近枯竭的魔法师和一个攻击性不强的尚。不用多言,高下已判,尚他们输了。

  “什么魔法?这与你无关。”约翰逊不紧不慢地说到。

  “你不是正常选手。”尚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话,然后他拿出口袋里的硬币,继续说到:“我们只要去通知森林外的教习与教授们,查你的档案,你就完了。”

  “哼哼,你是叫尚是吧?”约翰逊微微一笑,解除了身上的施加的魔法,并停下了向众人靠近的脚步。

  “你可以试试。”他暗中启动了那个“封闭”法阵。

  尚回头看了一眼妮娜他们,在特蕾西亚惊讶的眼神中,尚抛出了硬币,为了同伴的安全,他愿意放弃这次机会,这次登顶魔法界最高峰的机会。

  ……

  此时,英吉利海峡彼岸,在一个足球场般巨大的法阵中,站立着足有百位魔法师。

  他们站在海边,相互没有交流,只是都在静静地等待着什么。

  他们从中午起一直等到现在,夕阳西下,但是没有一个人离开。

  看着高耸悬崖边的海水从上午的平静到现在的汹涌。海浪冲击着悬崖壁,扬起白色的泡沫。

  在这着巨大法阵的中央,站着一位身着棕色长袍的老者,这名老者须发皆白,但是仍然精神矍铄,丝毫不见年老沧桑的表情。

  “来了。”他自言自语到,并把头抬起,看向高高的天空,没有过多言语,他只是举起藤杖,把魔力注入了脚下的法阵中。

  其他人马上跟上,也把自己的魔力注入了脚下的法阵之中。

  轻微的吟唱响起,似微风般穿过法阵中的众人,渐渐整齐,随着法阵中浮起的点点微光,飞向高高的天空。

  ……

  硬币落到泥地上,没有发出声音,尚还站在原地,而约翰逊还是站在原地一脸笑意地看着他,好像在看一个傻子。

  “现在!”约翰逊大声地宣告着尚他们的结局,“你们会死在贤者之森里!”

  彭佩他们都看见了,除了已经倒在地上混昏过去的妮娜之外,都看见了。

  硬币居然失效了!?

  在这样突然的时刻,尚总是能思考得飞快,他直接冲向几米之外的约翰逊,对身后发呆的彭佩大喊:“用传送!转移我们!”

  他从挎包中拿出一根晶莹剔透的魔法石结晶,把它扔给彭佩,然后一把抱住了近在咫尺的约翰逊。

  这是非常危险的行为,主动近身一个强大的魔法师,与自杀无异。

  约翰逊把魔力聚集在身前,转换成火元素,连咒语都不用,直接传输到尚的身上,让他的背部直接燃烧了起来。

  而彭佩听到尚痛苦的嚎叫,终于反应过来,他捡起掉在地上的魔法石结晶,开始发动传送魔法。

  这是他第一次这样使用传送魔法,因为传送魔法十分依赖于使用者对空间的感知,而只有源于体内的源生魔力才能有这样高的精度与控制力。

  看着手里这根魔法石结晶,彭佩突然想起了家族里那些藏书上的内容——借助这些粗劣的魔法石结晶是万万不行的,使用者和转移者可能会因为魔法石内魔力的粗糙,导致身体被拆散,落得一个身首异处的结局……

  但是,眼前危急的情况让彭佩来不及做更多的思考了,他紧握着魔法石结晶,从里面提取魔力,发动了传送魔法。

  “滋,滋,滋”

  这是魔力从结晶流向人体,穿过皮肤时产生阻滞,而导致皮肤被灼烧的现象,高温炽烤着彭佩的左手,让彭佩疼得想马上把手放开。

  可是他没有这样做,因为法阵已经起效,众人身上都泛起了传送法阵生效时标志性的白光。

  “原来,提取魔力这么疼么?”彭佩有些失神地想着,尚每次“切磋”都从克夫因内部提取着魔力,这个人的毅力超乎几人之前的想象。

  彭佩狠狠地咬紧了牙,汇集全部的注意力,想极力保持众人传送时的安全。

  至于地点,他没多余的精力去想了,只是把空间的扰动传递给了这片环绕他们的浓雾。

  ……

  森林外的教习们察觉到了贤者之森的异样,但是限于这个强大的“封闭”法阵,对眼前的情况无可奈何。

  围猎开始走向一个令人担忧的未来,而夕阳被吞没了最后一丝光亮,沉入地平线下。

  天上的乌云又聚集起来,沉闷的雷声阵阵,却被人群们大声地争论所掩盖。

  “范塞洛森!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贤者之森怎么会被封闭!”赛德斯宾教授抓住校长的衣领质问着,完全没在意什么身份高低。

  要刮大风下大雨了,疾风骤雨!

  ……

  ……

  剩余的选手数:22

  分数与名额已失去意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