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活动铠甲克夫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疾风骤雨 其十 溃败

活动铠甲克夫因 打字别带空格 1861 2019.07.13 22:12

  他们输了,还分散开了,魔法石晶体里蕴含的魔力虽然足够四个人加一套铠甲传送,但是魔力供给不如魔法师的本源魔力稳定,彭佩拼尽全力,才让众人传送的通道与贤者之森里的空间魔法衔接起来,不过这是非常不明智的。

  通过这种不稳定的传送,他们有可能出现在森林的任何地方,我是说,“任何地方”,包括直接传送到泥地里窒息,或者传送到高空跌落下来摔死。

  他们运气都不错,没有人因为这个魔法受到太大的伤害,妮娜摔在了一片草地上,仍然在昏迷,而彭佩一头撞到了树上,也晕了过去。

  情况最好的特蕾西亚从三米的空中跌落,只是扭伤了脚,而尚的背部撞到了从地面露出的岩石上,正在忍着剧痛,在地上打滚,即是为扑灭背上的火,也是为缓解背部的疼痛。

  活动铠甲克夫因,不知道传送去了哪里,尚的疼痛终于舒缓了一些,他躺在地上,哭了起来,尚一直是一个坚毅的人,却从来不是一个坚强的人。

  那副活动铠甲,他的克夫因自从那天开始,从他后面超过他以来,一直即是他的人生追求,也是他的精神支柱。

  克夫因,这副没有自我意识,完全由尚操控的铠甲,在于尚一起战斗时,让他有了一种未曾体会过的感受。

  铠甲在战场上挥舞大剑,横冲直撞,无所畏惧地挡在队友身前,让尚的灵魂与克夫因融为一体,好像尚就在那副铠甲里面,是一个正真的骑士。不管敌人是巨人、是恶龙还是亡灵的大军,他都义无反顾地冲锋,切开敌人的阵型、盔甲和血肉。

  尚不止一次地幻想,在那个阴暗冰冷的房间里幻想,幻想着自己载誉而归,享受人群的掌声、赞美与鲜花。

  他就那么站在椅子上,看着克夫因那光亮的胸甲,看着自己在胸甲中反射的影子,觉得骄傲无比。

  听着那些老鼠或者白蚁咬食书籍的声音入睡,好像自己藏在广场上聚集的人群里,听吟游诗人洋溢赞美之词,歌颂他的功勋。

  而现在,他鲁莽的计划出了问题,一个骑士如果犯了大错要怎么处置呢?

  这些尚在罗什爷爷的故事里听过,要交还领主赐予的宝剑脱下骑士的盔甲,被贩卖为奴隶。

  他们这不是失败,这是溃败,连有序撤退都做不到。

  尚的疼痛又减轻了一些,他用双手撑地,艰难地坐了起来。

  突然,数把宝剑伸过来,指着他,而这些宝剑的主人藏匿在阴影里,穿着全套盔甲,看不清面容。

  尚真的害怕了,他艰难地挪动双腿,跪在了这些阴影面前,眼泪止不住地流出,这些人是来审判他的,而他居然丢弃了一个骑士的尊严,开始磕头祈求原谅。

  可是这森林里哪里来得其它人?尚猛地抬头,发现并没有什么宝剑,也没有什么审判他的骑士,那些只有阴暗森林里婆娑的树影。

  他突然想起罗什爷爷说的骑士八大美德来,他止住了眼泪,开始反思。

  谦卑?他过高估计了与伙伴几人汇合后的力量,同时也提出了对战英国三人组的计划,过分蔑视了对手,身上毫无谦卑可言。

  荣誉?高声地自报家门,没有试探清楚对手的虚实就贸然行动,最后还逃跑,他毫无荣誉可言。

  英勇?没有英勇,现在看来那些行动只不过是鲁莽而已,谈何英勇?

  怜悯?对手没有给他怜悯的机会。

  诚实?他和他的克夫因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连之前保证的作用都没发挥到,他隐瞒了克夫因的真正实力,隐瞒了他们两个弱小的事实。

  公正?他夜以继日地占用两位信任他的教授的时间,对其他学生来说,他公正么?

  灵魂?他的灵魂属于谁?教会?还是自己?尚不知道,也不敢去多想。

  最后还有一个——牺牲。

  他还有牺牲精神么?有!

  尚的眼神变得坚毅起来,他还有牺牲精神!

  这个封闭贤者之森的魔法不会长久持续,一定有结束的时候,而现在所有选手都无法退出围猎,那么,还会有多少人受到约翰逊他们的围捕?他们会像尚这么幸运,能在危急时刻逃出生天么?

  豆大的雨滴开始从天空坠落,落到尚的背上,让他背部的疼痛减少了一些,落到尚的头上,让他的头脑清醒课一些。

  如果一定会有人命丧约翰逊他们手中,那么这个人,是自己就好了,不管他们有什么目的,自己至少能拖延时间,一分钟也好,一秒也好。

  浓雾在雨中散去,尚的神经跳动了一下,他感应到了克夫因的位置,离这里不远。

  尚强打精神,向克夫因所在的方位走去,每一步都伴随着背部那令人咬牙切齿的疼痛。

  ……

  雨下得很大,芙兰达也察觉到了贤者之森内发生的重大变化,她有点担心,但是只有一点,卡罗琳家族的自信让她无所畏惧。

  虽然因为魔力的消耗让她有些疲劳,但是她丝毫不在意,甚至为了不淋雨,她用魔力隔开了落在自己头顶的雨滴,还使用舞光术来照亮前进的道路。

  不管面对什么情况,芙兰达都是一副自信满满地样子,既然围猎没有结束,那么她很乐意继续,反正根本没有什么对手能击败她。

  除了那三个英国人之外,不过芙兰达还是有自信如果再遇上的话,自己一定会赢,“只需要迂回一下,只需要迂回一小下。”芙兰达这么想着,步伐还是那么轻快。

  前方的森林里亮起了一点亮光,与芙兰达法杖上的光点交相呼应,那是有人注意到了芙兰达舞光术的亮光。

  芙兰达小心翼翼地走近,当光亮照清楚那人的脸时,原来是认识的人。

  火红的头发,咖啡色的肌肤和脸上的雀斑,她是特蕾西亚,芙兰达与她见过几面,那是在阿卡林院长的私教课上,她是阿卡林院长的女儿。

  森林里的每个人都是芙兰达的敌人,她已经淘汰了两个同校的学生,丝毫没有心慈手软的意思。

  那根淡黄色的魔杖,指在了坐在地上的特蕾西亚脸上,而后者却没有任何反抗,只是自下而上地看着芙兰达。

  芙兰达这才注意到,特蕾西亚脸上挂着泪痕,她刚刚哭过。

  “芙兰达,我知道这可能没有意义,但是我想求你,求你帮帮我们。”特蕾西亚呜咽着说到。

  芙兰达收起了手中的魔杖,问到:“怎么了?”

  “来自英国的选手中,有个人不对劲。”特蕾西亚尽量用清晰的声音回应。

  “这又怎么样?不过是强了一点而已。”芙兰达与约翰逊遭遇过,片面的印象让她有些不以为然。

  “他击败了我们的四人小队,还想杀人,最后是彭佩拼尽全力才让我们得以逃脱。”特蕾西亚有些愤怒,她直视着芙兰达的双眼,认为芙兰达是在撒谎,是在嘲笑他们四个太弱。

  “尚呢?他怎么样了?”芙兰达对尚的这几个新朋友有所关注,他们四个合作,就算是自己也不敢托大,但是她最关心的还是那个矮矮的尚,一开口就是问他的消息。

  听到这里,特蕾西亚又抽泣起来:“我不知道,传送魔法出了问题,我们被分散开了。”

  停了一会,她继续说到:“我只看到尚传送前扑向那个英国选手,他的背上烧了起来。”

  “什么!”芙兰达有些惊讶,她一开始没想到情况这么严重,尚十之八九陷入了巨大的麻烦之中。

  “你们能在森林里汇合,一定借助了感应类魔法,你还能感应到他么?”芙兰达焦急地问到。不知为何,她总是有意无意地想去关注这个钟楼少年的事,明明根本没有见过几次。

  “我没有魔力了,不能再启动法阵。”特蕾西亚伸出左手,把那个法阵展现给芙兰达。

  温暖的触感从左手传来,芙兰达竟然直接用双手握住了特蕾西亚的左手,之后便开始缓缓向真实之眼法阵中注入魔力。

  芙兰达就这么跪在地上,连头顶挡雨的护盾也取消了,任凭雨水落在自己身上。

  过了莫约一刻钟,芙兰达抬起头来,紧锁的眉头终于宽松起来。

  “他没事,还有,我也感应到了彭佩和妮娜,他们也没事。”芙兰达站了起来,怕了拍身上的泥土,

  “你还能走么?”

  “恐怕不能,我的右脚脚踝好痛,完全不能走路。”

  “那你能照顾好自己么,我自己去找他们。”芙兰达信誓旦旦地说到。

  看到特蕾西亚点了点头,芙兰达就迅速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她撒谎了。

  确实,她通过那个法阵感应到了妮娜和彭佩,但是尚不一样,他的魔力在法阵的感知范围里像天上的星星一样,在闪烁,这说明尚的状态很不好,魔力严重透支,连维持这个消耗近乎无的法阵都很吃力。

  这次,没有遮挡雨水的屏障,没有照亮道路的光线,芙兰达只吟唱了“风语”,用最快的速度向刚才记住的方向跑去。

  ……

  “玛利亚,你看那是不是个人,躺在那里的草地上?”一道粗犷的男声询问到。

  “是,是有个人,伊凡,我们过去看看。”一道纤细的女声回答到。

  俄罗斯帝国的两名选手碰巧遇到了倒在草地上昏迷的妮娜。

  两人赶快赶了过去,看到了像睡美人一样躺在草地上的妮娜,她的胸口微微起伏,表明着这人还活着。

  雨滴从大树的缝隙间滴落,落在这个睡美人的脸上、衣服上和头发上,却没有把她惊醒,看来她昏迷的程度很深。

  伊凡一眼就看到了妮娜手上的三个分数标记,他们两人有两分,要是再拿到这三分,那么一定可以保证一个人获得名额。

  他正准备动手,却被玛利亚拦了下来,“她……她跟瓦莲莉娅殿下很相像,可是……可是却比殿下高一些。”

  “真的么?你见过瓦莲莉娅殿下?”伊凡停下了偷取标记的动作,回头想向玛利亚问个清楚。

  “我在弗拉基米尔公爵的宴会上见过殿下一面,不会错的。”玛利亚回答到,她思考了一会,补充到:“听说瓦莲莉娅殿下有个双胞胎姐姐,一直在教会里苦修,这不会是……她……”

  伊凡听到了这些,马上退开几步之外,他的家族可惹不起皇族之人。

  “我们怎么办?”伊凡试探性地询问玛利亚。

  “还能怎么办?我这里还有一些治疗用的魔药,不管她是谁,先把这位大人救醒再说。”玛利亚给出了一个中肯的建议。

  由伊凡望风,玛利亚马上忙活了起来。

  过了好一阵子,妮娜终于睁开了双眼。

  她看着眼前的两人,又看到两人胸前象征俄国的徽章,沉默着思考了一会现在的状况。

  之后,妮娜直接开口,用流利的俄语说到:“我是妮娜•阿列克谢耶芙娜•罗曼诺夫。”她停顿了一会,看向伊凡的背包,继续说到:“喂,那边那个,你包里有伏特加么?”

  ……

  ……

  剩余的选手数:22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