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活动铠甲克夫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前往加莱学院

活动铠甲克夫因 打字别带空格 1641 2019.07.26 23:27

  冬去春来,距离约定的入学时间还剩下一周。

  于寒假期间离校的学生们陆续返回一二,但是离正式开学却还有至少十天时间。

  安排进入加莱学院的学生在开学之前离开,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混乱,而历史上也确实出过乱子,有些优秀的高年级学生,偷偷跟随马车车队离开,找到了加莱学院的位置,但是由于确实罪不至死,又害怕其暴露学院的位置,确实使其成为了一个相当棘手的问题。

  于是新解决办法出现,让前往加莱学院的学生于开学前三天清晨出发,这样即能保证路途隐蔽性,也能防止其它人窥见魔法学最高的秘密。

  ……

  尚还躺在床上睡觉,就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他坐起来,揉了一下脸,把目光转向厚重的木门。

  那上面有一把锁,是用一些奥瑞金教授制造的多余零件制作的,一把可以用念力控制开关的锁。

  来人是赛德斯宾教授,他激动地拿着那个许诺的物品,那副支撑尚左腿的“外骨骼”。

  “尚,成功了,我和奥瑞金熬了个夜,终于解决了控制的问题,但是我想,由你来或许效果会更好。”赛德斯宾教授一进来,就像是把激动二字写在了脸上。

  他迫不及待地蹲下,把那副“外骨骼”装在了尚的左腿上。

  尚一时间被教授的行动弄得有些晕头转向,只是迷迷糊糊地问了一句:“什么成功了?”

  “来,走两步试试。”赛德斯宾教授一把把尚从床上拉了起来,让他没有经过拐杖地支撑,直接站立到地面上。

  尚还没有把魔力集中到左腿上,左腿伤骨传来疼痛,让他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他赶忙先抓住赛德斯宾教授的工作装,先把左腿抬起,尽量不接触地面。

  “怎么了?哦!对不起,我忘记给你讲原理了,法阵在装置底部,脚板上,你只要用魔力触发脚板上的法阵,就能让支撑架撑开了。”赛德斯宾教授连忙解释到。

  “等等,嗯,没问题了。”

  尚慢慢站了起来,虽然左腿还是隐隐约约传来阵痛,但是腿部对骨骼的压力已经完全传导到了支架上。

  他重新站了起来,虽然走起路来还是不顺利,但是,他要不是成为了巴黎魔法学院的学生,没有进入魔法学这个神秘的世界,他或许就永远是个瘸子了。

  “教授,谢谢,太谢谢您了,我……”尚一时激动地无以言表。

  赛德斯宾教授坐到了一旁,整理好的书籍堆上,摘了眼镜,抹了一把眼泪。

  “教授,您……怎么了?”尚看到了教授这一古怪的举动。

  “没什么,感动而已。”赛德斯宾教授开始讲解事情的原因。

  “我也是围猎生,哈哈,几乎是第一批通过围猎活动取得进入加莱学院的资格。”

  “当时,我刚从索邦大学辍学,被一位魔法界前贤发现在魔法学方面的天赋。”

  尚就那么站在那里听着,听赛德斯宾教授讲述自己的故事。

  “我的学习之路崎岖坎坷,我最初的想法遭到了很多魔法师的反对。”

  “将魔法与笨重暴力的机器结合,不仅仅是一种异想天开的想法,也是对古老而神秘的魔法的巨大亵渎。”

  “但是还好,我还有希望,那个时候,拿破仑三世刚刚推翻法兰西共和国,建立法兰西帝国。”

  “所有国家的大事小事都由皇帝决断,我预想的技术具有强大的力量,强大到能让人人都变成魔法师。”

  教授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思考古老的往事。

  “我获得了资助与皇帝陛下的支持,但是,万事来得容易去得也容易,皇帝陛下的帝国在普法战争中失利,帝国瓦解,我的研究也全部停止。”

  “然后,我就屈居在这个机械工程学院里,给那些贵族子弟盖个毕业的章子,然后研究一些无聊而无果的数学问题。”

  教授看向尚,突然站起来,伸出手抓住尚的双肩,继续说到:

  “还好,我遇见了你,还有那副会活动的铠甲。”

  “这副铠甲地出现,解决了我心中的郁结,我当时对工程与魔法的结合困顿于一些问题,我不知道如何让无魔力的普通人,去自如地发动魔法。”

  尚想到了什么,刚想提问,但是又不好意思打断教授的独白,而赛德斯宾教授也注意到了尚有话要说,他说到:

  “你想问什么?”

  “教授,您不是制作了一台全自动法阵发动机器么?”

  “啊,那个呀,那只不过是另辟蹊径地做法,没有从根本上解决普通人无法释放法术的问题,只是把缺少能量与启动结构的法阵,交给普通人来启动而已,在日常生活中根本无法实现。”教授细致地解释了原因,看来,那部机器最终消失,确实不是因为魔法师们的怒火,而是因为它确实有很大的问题。

  “这怎么会呢?教授的作品一定都是完美的,只是缺少时间进行进一步的修改和简化而已。”尚一直将赛德斯宾教授视为憧憬的对象。

  “过誉过誉,其实,当时我遇到了一些瓶颈,一直没有办法突破,还是要感谢你的活动铠甲,我才豁然开朗,可以让普通人借以简单的装备发动浮空术魔法,再以此来操控更加复杂庞大的魔法结构。”

  “教授,您也太谦虚了,您是一直在一条未知的道路上不断探索,而我只不过是瞎猫碰到死耗子罢了。”

  ……

  尚与赛德斯宾教授在房间里聊了一个早上,一直聊到日上三竿。

  这时,还是教授发话到:“好了,不聊了,去,去找你的朋友们吧。”

  “嗯!”尚答应到,随后一瘸一拐地走出了地牢,而赛德斯宾教授就跟在后面。

  他们一路有说有笑地,走到了餐厅。

  “你们终于来了,可让我好等啊。”

  传来的是奥瑞金教授粗犷的嗓音,他早就在公共用餐去坐定,也已经点好了餐,但是却迟迟没有开动,一边的妮娜、特蕾西亚和彭佩三人也是。

  “你们看,现在他们已经来了,那我就不客气咯。”奥瑞金教授原来是应三人的要求,在午餐前等等两人。

  “尚!你的腿!没事了么?”妮娜看见了尚左腿上的支架,也注意到他今天没有拄着拐杖前来,惊喜地大喊到。

  而这之后,特蕾西亚和彭佩两人才后知后觉的注意到尚的变化,便纷纷询问起其中的缘由来。

  “这个,要感谢赛德斯宾教授和奥瑞金教授,他们花了好多时间为我做了这副支架,真的,太感谢了!”尚连忙对两位教授道谢。

  赛德斯宾教授落座,而尚主动走去取餐,把两人份的午餐都带了回来。

  这时,往回走着的尚注意到了,餐厅门口出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是芙兰达还有安东尼院长,芙兰达这个寒假也未回家,而是留在学院里向教授请教防御魔法。

  “午安。”

  “午安。”

  由芙兰达先开口,几人打了个简单的招呼,安东尼院长正准备上楼,却突然改了主意。

  反正现在学院里没有什么人,午餐时间,餐厅里不过二十人,干脆一起用餐算了。

  “维京人喜欢在长桌上用餐,一个部族的人都聚在一起。”奥瑞金教授看到现在这里已经聚集了8人,于是想到了家乡的一些情景。

  “好主意!”安东尼院长也是北欧人士,他的外祖父就是维京人,对于长桌,他再熟悉不过了。

  “同学们,教习们,大家都过来吧!让我们一同用餐,为这个风和日丽的春日干杯!”他呼唤着餐厅里三三两两的人们。

  很快,人群们聚集了起来,围坐在一张长桌旁,这时奥瑞金教授从餐厅领餐处取来了更多的食物,飞来,落在了餐桌上。

  一场热闹的长桌聚餐开始了。

  虽然,围桌而坐的人都不是很熟识,但都是巴黎国立魔法学院的学生或者教习,用餐过程中简单地聊着天,互相递送餐具,传递浓汤或者食物,显得十分和谐。

  “让我们为即将踏上征程的勇士们干杯!”

  奥瑞金教授突然站起来,举起酒杯,开始给即将出发去往加莱学院的众人祝酒。

  气氛逐渐热烈了起来,众人都开始用魔法使酒壶悬浮起来,给自己倒酒,之后将酒杯聚集到长桌中央,一篮子面包的上空,进行碰杯。

  二十多只杯子,在桌子中心碰撞,为法兰西共和国的美好未来祈福。

  ……

  今天是出发的日子,尚早早做好了准备,收拾了一下他那为数不多的行李——主要是一些未完成的零件结构。

  克夫因交由两位教授在维修,估计两个月之内是解决不了问题了,尚身后突然失去了这么一个“知己”,让他的身影显得落寞了很多。

  他出发前往学院的前坪,那里是前往加莱学院的马车所处的地方。

  春寒料峭,即是现在已是春天,但天气还有有些寒冷,尚身穿黑色西装,白色衬里,下着黑色西装裤,头上没有带帽子。

  这套衣服,是赛德斯宾教授离开学院去购买材料时,特意请服装店定做的,尚这个低矮的身高,穿这身衣服正合适。

  左腿上的“外骨骼”他已经能很好的适应了,现在那副支架就支撑在他左腿西装裤外面,与他擦肩而过的学生们都好奇地回头,看向那副奇怪的装置。

  尚尽量不去在意这些目光,他走得不快,因为他和这个“新朋友”还在磨合,而这将是一位陪伴他一生的“朋友”。

  “尚?是你么?”

  他突然被叫住了,回头一看,是范塞洛森校长从他的办公室里探出头来,正在走廊上张望。

  “校长?有什么事么?”

  “哦,太好了,我正在收拾实验室,你来帮帮我吧。”

  尚看了一眼右手腕上的手表,时间还有剩余,应校长的要求,帮帮忙也好。

  但是,令尚想不到的是,整理范塞洛森校长的实验室竟然是那么麻烦的一件事情……

  “尚,帮我把这瓶原素调和剂倒在那个炼药锅里,小心,如果原素与水混合,就会燃烧起来的。”

  “嗯。”

  “还有这个,把这瓶溶液倒在滤网上,把龙泪过滤出来,我要带走,龙泪可是一种很珍贵的原材料,鉴于现在已经没有龙了,所以龙泪是用一滴,少一滴。”

  “好的,校长。”

  范塞洛森校长听到校长这个称呼,他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向尚的方向,说到:“我已经不是校长了,我也要回加莱学院去了。”

  “什么?校长,这是为什么?”

  “你现在可以叫我教授,我十几年前曾担任过国立魔法学院魔药学的教授。”范塞洛森教授停顿了一下,笑着向尚说明了原因。

  “贤者之森记得么?那片用于围猎活动的森林?”

  “记得。”尚突然呈现出凛然的表情来。

  “国会的有些议员们弹劾我,说我在这场事故发生时,身为校长,却无所作为,就要求我卸任,返回加莱学院。”

  “那实际情况是怎样的呢?”

  范塞洛森教授沉默了一下,好像在思考这个问题。

  “我……我确实无所作为,我的学识浅薄,什么也做不了。”

  这下轮到尚沉默了,他是围猎事件的亲历者,他知道森林被封闭的情况,也曾在结束后抱怨过增援来得太晚,但是,现在他才知道,这个封闭的魔法是如此强大,强大到校长都没办法破解。

  “啊,别浪费时间啦,我们时间紧迫,快,把架子上那些高度低于2公分的、没有标签的小瓶子递给我。”

  “知道吗?尚,如果你要保护一些珍贵的魔药,最好的方法,就是把它们的颜色改变,然后和那些危险的魔药放在一起,撕去标签,这样做,就没人能得到它们了。”

  “但是,你自己课一定要认清楚,哈哈哈。”范塞洛森教授接过那些小瓶子,小心翼翼地用丝布包好,放在了自己的旅行箱里。

  待他们整理完,时间已经接近中午了。

  “哦!对不起,你是要早晨七点启程吧,不过没事,你坐我的马车去吧。”

  他们二人赶到草坪,果然学生乘坐的马车都离开了,但是路边还停着一辆用红枫木制作而成的马车,二十米开外的路边,还站着一个人。

  妮娜居然没有离开,她早先告别了特蕾西亚和彭佩,之后就一直在路边等着,等了三个多小时,看到尚走来了,她马上迎了上去。

  “妮娜,你怎么没离开?”

  “等你。”妮娜简略地回复了两个字,好像丝毫不知道这两个字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妮娜为了等尚,竟然愿意主动放弃前往加莱学院的资格。

  不过还好,没出这么严重的事。

  “对不起。”尚主动道了个歉。

  而妮娜没有什么表示,只是看着他,尚知道,妮娜这是原谅他了。

  三人登上范塞洛森教授的马车,随后马不停蹄地离开了学院的草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