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活动铠甲克夫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疾风骤雨 其十七 冲锋

活动铠甲克夫因 打字别带空格 4170 2019.07.20 21:47

  为了能进到克夫因里面,尚聪铠甲的胸腔里拆除出很多的零件,以腾出足够的空间。

  但是效果还是不尽如人意,他脱掉外套,卷起裤腿,艰难地站在铠甲里,那些高速运行的齿轮与轮轴在不断地伤害他。

  尚的小腿挨着一片齿轮,所以他的小腿上被划出了一道血口,还有很多这样的伤痕,遍布他的身体。

  尚感觉小腹和后腰那里火辣辣的疼,因为克夫因的供能系统就在那里,魔法石结晶转化为铠甲运作的魔力时,会散发出巨大的热量,而这些热量,现在像烤肉一样炙烤着尚的皮肤。

  他很痛苦,痛苦到想死。

  但是,尚不想停下,他继续一步步地向森林中心走去,眼睛目视前方,尽量不去在意自己身上的痛苦。

  因为这是他最后的机会,这是一位骑士最后的战斗,最后的救赎。

  ……

  芙兰达一边用冰刺划开了加文仓促中施展的魔法护盾,一边侧目关注着另一边的战局。

  当她看到玛利亚他们的防线被轻而易举地突破时,她意识到了自己对局势判断的失误。

  现在的约翰逊不是那边的人能对付的,她的队友们需要她的支援。

  而被她压制的加文与西奥多,虽然狼狈,且身上留下了几道伤痕,但是他们已经渐渐稳定住了防御阵型,正在越来越适应芙兰达快速地攻击节奏。

  她现在理智的行为应该是继续压制二人,以为那边的队友减轻来自远程魔法的压力,但是她顾不了那么多了。

  芙兰达转身,冲向约翰逊视角的盲点,想借此偷袭他,而且她没有使用魔法护盾来防御后面,因为没有那么多的魔力可以浪费在防御上了,她做好了偷袭成功之后被魔法直击的心理准备。

  但是突然出现的情况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

  克夫因出现了,周围没有看到尚的身影。

  那副铠甲就出现在加文他们身后的矮坡下,从黑暗中冲出,冲上矮坡,把向前伸直的大剑刺向西奥多的后背。

  西奥多低头看着从腹部伸出的剑头,感受着生命不断离开自己的身体,他现在什么都做不了,他只是努力回过头,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杀死了自己。

  是那副铠甲,原本空洞的眼眶里闪烁着一双血红的眼睛,克夫因的双手紧握着大剑,而剑身没入他的背部,这副画面让西奥多害怕了,临死前他认为,刚才他与加文的暴力行为让尚死去了。

  而现在尚的灵魂附着在铠甲里,来索要他与加文的性命。

  西奥多紧绷的神经在这一刻崩溃,他无视身上的伤口,一边挣扎着想从大剑上脱离,一边大声喊叫起来,想从这个死神手中逃离。

  犹如饿鬼哭嚎,又像困兽发狂,西奥多疯狂的行为不仅让他自己死得更快,也让一边的加文被震撼到了。

  他是见识过克夫因的威力的,现在这副本该消失的铠甲又出现在他面前,就像死神回归人世,取走凡人的灵魂。

  西奥多自己从大剑上挣脱了出去,失去了生气,倒在了地上,面容扭曲,他死了。

  而后克夫因猛地转身,把大剑平挥向加文,而后者还呆呆地站在原地,直到大剑划过他的前胸,留下一道伤口,剧烈的疼痛,才把加文从失神中唤醒。

  “没有什么死而复生,那个矮子一定在附近!”加文心中定了定神,他敏锐的思维又开始运作起来,想找到藏在周围的尚。

  但是克夫因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铠甲加快脚步,举起大剑,向加文迎头砍去,却被魔法护盾挡了下来,克夫因使用海姆达尔大剑时一直是三招,奥瑞金教授教他的三招——自上而下劈砍、横向平挥、自下而上挑起,这三招平淡无奇,但是招招致命。

  大剑的刀刃从淡蓝色的魔法护盾上划过,迸射出橙色与蓝色混合的火花。

  才思敏捷的加文这时才发现了尚的位置,他看到铠甲腿部那里,那些铠甲片的缝隙之间,有鲜血渗出。

  加文抬头,直视克夫因的双眼,看到了西奥多方才看到的景象,那双布满血丝的双眼,被仇恨与怒火填满,正与加文对视。

  “哈哈,你原来在这里,我找到你了。”加文处于巨大的劣势之中,他双膝跪地,魔法护盾布满细密的裂纹,但是居然还能以调侃的态度与这个要取自己性命的人对话。

  尚现在失血过多,处在崩溃的边缘,内心强大的意志力在推着他前行。

  耳朵里只有机器运转发出的轰鸣,脑海里一片混沌,只有加文与约翰逊的脸,他们嘲笑着,把尚的朋友们一个个杀死,还有刚才已死的西奥多的脸,他那张扭曲的面容也在嘲笑他。

  加文感觉到压力渐渐小了,便一个翻滚离开克夫因的攻击范围,他的胸前,鲜血染红了白衬衣,额头上冷汗直流,现在,他的状态也很不好。

  “又是你?”约翰逊远远地站着。

  但是克夫因没有理他,只是把大剑插在地上,稳定了一下身形,继续猛烈地攻击加文。

  约翰逊反倒来了兴趣,他看出来了尚就在这副铠甲里,但是对这个对手顽强的精神所震撼。

  克夫因每走一步,都在泥地上流下一个血脚印,被冰枪术刺出的洞里,能看到尚那伤痕累累的身体。

  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在支撑他前行?

  “约翰逊教习!救我!”加文已无法阻挡克夫因的攻势,腿上又出现了一道伤口。

  但是约翰逊完全没有出手的意思,他们两个选手,只不过是他完成任务的工具,现在贤者之石已经到手,已经没有必要再管这两个“弱者”的死活。

  “我很感兴趣,尚先生,您那副奇怪的……哦!不对,是令人惊奇的铠甲,今天已经给我带来了太对惊喜。”约翰逊伸出双手,向那边的尚发出邀请:“今天,在这片贤者之森里,我们两个的战斗将是压大轴的一幕!”

  约翰逊远远地向那边的克夫因鞠躬行礼,然后露出一个轻松的微笑:“那么,就让我们为决斗清理出一片场地吧。”

  说完,约翰逊如猛虎出笼般扑出,直接一腿踢在阿尔伯特的小腹上,后者提前准备的魔法护盾直接灰飞烟灭,阿尔伯特飞行出约5米的距离,撞在一棵树上,晕了过去。

  彭佩的下场也是一样,刚准备出手用传送魔法救人,就被约翰逊一掌打到脸上,整个身体失去平衡,重重砸在地上,用双手捂着脸,可是他却没有发出一声哀嚎。

  芙兰达的冰刺终于来了,戳到约翰逊背部脊椎,若是常人,早已身受重伤,但是约翰逊现在依凭着身体表面的真气,竟然直接将魔力与寒冰混合的冰刺震碎,还将芙兰达反震出去几米。

  芙兰达从地上起身,用左手捏着魔杖尖端,继续用咒语凝聚新的冰刺,她一击不成,还准备继续攻击。

  “寒冰刺剑!”

  透明的冰晶在那根银白色的魔杖尖端凝聚,很快便生长到约60公分长度,然后空气中飘荡起白色的水雾,正真的寒冰又在冰刺上覆盖了一层。这就是芙兰达这柄寒冰刺剑危险的地方,魔力转化的冰元素与正真的冰融合,令对手防不胜防。

  “请您去一边好好歇着,然后欣赏一场骑士之间华美的决斗吧,芙兰达小姐。”约翰逊有些不耐烦了,这个卡罗琳家族的女孩,居然也是个喜欢死缠烂打的对手。

  他的拳头与芙兰达冰刺的尖端相遇,带起的拳风甚至吹散了芙兰达周身护体的“风语”魔法,拳头上凝聚的真气还冲散了芙兰达体内的魔力,让她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瘫倒在地上。

  然后约翰逊不紧不慢地走向还站在一旁观战的妮娜,把手轻轻地从她头上拂过,他发现了妮娜正处于醉酒的状态,于是开玩笑似地说到:“妮娜小姐,请站开一点,我正要于对面的那位尚先生决斗呢。”

  而妮娜仿佛如梦初醒似的,踮起脚看到了那边的克夫因,兴奋地大叫:“克夫因!你怎么在这里啊!你看到尚了么?”

  克夫因没办法说话,就算现在尚在里面,他没有听到妮娜的叫喊,更没有力气去回应。

  在砍伤了加文的腿以后,他就站着,与约翰逊面对面站着,谁都没有轻举妄动。

  “克夫因!你看到尚了么?”妮娜还在喊着。

  “如果你找到他了,就跟他说……”妮娜停顿了一下,集中了全身的力量,大喊到:

  “我!喜!欢!他!”

  那边的尚还是不为所动,他只是与约翰逊对视着。

  而这边的约翰逊却突然笑了起来,他把妮娜引向一边,颇为绅士地说到:“好的,妮娜小姐,我等会就去问问克夫因,尚在哪里,您的意思我会准确传达到的。”

  “嗯。”妮娜居然还答应了,她向那边的树下走去,居然还不忘回头祝福到:“这位好心的先生,主会保佑您的。”

  “谢谢您。”约翰逊把双手伸向天空,继续说到:“也感谢主的保佑!”

  他慢慢地走到克夫因的正对面,与尚面对面地站着。

  这是这场异常围猎的终结项链,这是贤者之森里最后的战斗,没有任何决战的意味,只是一场杀戮。

  加文看着这里,一边叹息着自己错误的选择,一边关注着这里的战局。

  芙兰达看着这里,她居然还天真地相信,尚有一线胜利的机会,她总是那么天真烂漫,甚至还盘算着付出“一点点”代价,再次召唤德洛莉丝。

  彭佩不敢看向这边,他也发现了克夫因正在滴血,也意识到了尚就在那里面,他不想看着自己的好朋友在自己面前死去,而自己却无可奈何。

  妮娜在树下看着这里,甚至还在为克夫因加油助威。

  伊凡艰难地爬到玛利亚旁边,没有关注这边的战局,只是握着玛利亚的手,在哭泣,而玛利亚还处在昏迷中。

  阿尔伯特背靠在树下,失去了意识。

  约翰逊上下打量了那边的铠甲一会,把目光移到了铠甲手中的大剑上。

  他开玩笑似地问到:“你那把大剑,好像还不错,可是……”他伸出左手在自己身前握拳,“离击穿我的护体真气,还差得太多了。”

  尚没有回应约翰逊。

  “要我帮帮你么?”约翰逊伸出右手,把那串项链给尚看了看,继续说到:“这是贤者之石,听说过么?能实现任何愿望的贤者之石啊……”

  “贤者之森里埋藏着贤者之石,这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魔法师告诉我的,也是我们此行的目的。”约翰逊看尚没有行动的迹象,他继续诉说着自己的计划,这种在对手面前和盘托出,而对方无可奈何的感觉真的太爽了。

  “但是!我不觉得这个东西应该叫贤者之石,它应该叫欲望之石!”约翰逊提高了声音,“要得到它,只需要强烈的欲望就行!求生的欲望!毁灭的欲望!都可以!”

  “哈哈哈哈!没想到,象征着梦想成真的贤者之石,居然由人类渺小而丑恶的欲望所吸引!”

  约翰逊把贤者之石往前伸了一点,石头中诱人的血红色光泽,在昏暗的森林里闪烁着,好像在应正约翰逊所说的话。

  而尚没有听到这些,他只是太累了,累得马上倒在地上也不奇怪,他只是拄着大剑在休息。

  尚见识过约翰逊那个奇怪的魔法,他知道硬拼赢不了,所以他要铤而走险。

  他想到了奥瑞金教授教他的魔法——姆乔尔尼尔。

  之前也尝试过去施展,但是就算借助克夫因内的魔力,他也无法使用。

  但是这次,他要试一试。

  他把大剑举过头顶,开始冲锋,用沙哑的声音大声念诵着咒语:

  “姆乔尔尼尔!”

  没有成功。

  约翰逊只是冷漠地看着这个前来送死的对手,把贤者之石收了起来,紧握在手中。

  “姆乔尔尼尔!”

  还是没有反应。

  “姆乔尔尼尔!”

  这时,天空中,乌云开始翻滚起来,雷电在云层里游动,却没有落下的迹象。

  约翰逊学习过引雷咒,他敏锐地察觉到了云层里雷电的变化,但是他却大笑起来。

  “对嘛!这才对!拼上你的一切!让我再享受一下!”约翰逊狂笑着出声。

  “轰隆——!”

  惊人的雷电从云层里落下,汇聚在尚拿着的海姆达尔大剑上!

  ……

  ……

  剩余的选手数:19

  (PS:玛利亚没死,至少现在还没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