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活动铠甲克夫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G教习的笔记

活动铠甲克夫因 打字别带空格 1995 2019.07.24 23:52

  “魔力由植物光合作用产生……”尚轻声念出一本旧书上的内容。

  他这些天一直在整理这些图书馆不收录或者清理出来的废旧书籍,他们中有些是因为观点过时,有些是因为论点完全就是天马行空的,不现实的。

  这也情有可原,魔法学从来都是一门神秘学,与元素精灵以及众神签订契约,你可能毫无保留,但是对方总是有所隐瞒。

  他们知道很多魔力的基本性质,但是他们半句话也不会告诉你,因为这可能是他们神性的来源,可能是立身之本。

  除了那本论述魔力是否来源于植物光合作用的书籍外,尚几乎每本书都翻了一下,纯粹是出于个人目的,他觉得自己就是这些书,是没有用的废物。

  怀揣着一点点希望,尚想从这些书里找到那么一两本有用的,算是通过这个方式,想证明自己的些许未发觉的价值。

  妮娜早上来过了,中午离开了,她答应了特蕾西亚要教他一些芭蕾舞,两个女孩估计现在都在学院的表演厅里练习。

  地牢的铁窗里时不时有雪花飘落进来,落在地上,熔化为一滩小水洼。

  窗外一直是大雪纷飞,看不出现在是上午还是下午。

  尚已经快完成一半的工作了,他继续念叨着手中旧书上的内容。

  “对于泛用型法阵的修改,以及方形、三角形法阵的探索。”

  “人工聚集大量魔力之可能性的探究。”

  “通过魔法石结晶具体测量魔力数值。”

  “人为向动植物内富集魔力,以制备魔药学原材料。”

  ……

  “嗯?”尚刚才好像略过去了一本特别的书籍。

  他从摆放在一边的书籍中寻找,找到了那本书——范塞洛森•让•德维尔。这不是校长写的书么?

  他重新审视了一遍书名——《实验记录》,看来这不是一本正式的书籍,而是一本记录实验数据的笔记本。

  尚吹去书籍上的灰尘,从第一页打开,完完整整地读了一遍,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沉浸在这本书籍中。

  看来,范塞洛森校长是个相当理性化的人,他二十年前想具体地通过魔法石结晶的魔力释放现象,测量出魔力的具体数值。

  但是魔力一直由魔法师们控制,而且这是相当唯心的内容,你只能知道自己魔力充沛还是枯竭,而无从知晓倒地还剩下多少。

  范塞洛森校长的这次实验,是一次相当伟大的尝试,他模仿那个时代的化学家们,把魔法石晶体放入盛满水的大瓮里,然后借助法阵启动魔法石内的魔力,来快速放出热量,想搞清楚一颗标准大小的魔法石,能放出多少焦耳的能量。

  但是他失败了,这些实验数据很明显地证明了这一点,多次实验中,放出的热量有明显的差别,更本不能遵循大量实验的原则,数据无法稳定在一个标准数据周围。

  看来尝试使用理性的思维与方法,去界定由魔法师的个人意识掌控的魔法,是有些困难。

  尚放下了这本书,不禁感慨万分,连校长这样的魔法界巨擘都有遭遇巨大失败的时候,那自己又有什么理由轻易放弃自己的梦想呢?

  尚突然被雄心壮志充满了内心,他甚至想站起来鼓舞自己一番,但是却被左腿的疼痛按到了椅子上。

  赛德斯宾教授与奥瑞金教授昨天来过了,给他看过了那个东西的图纸——左腿的支架。

  两位教授想尝试制作一副炼金金属支架,套在尚受伤的左腿上,卡在膝盖骨处,下端连接脚部,对骨骼断裂的小腿起到一些支撑作用,这样,尚说不定还能站起来行走。

  计划一经敲定,两位教授就拿出了十二分的精神去做这件事,比活动铠甲的设计更加投入。

  昨天赛德斯宾教授唾沫横飞地介绍着那副支架,信誓旦旦地说到:“模仿克夫因的构造,利用极其微量的魔力,使支架上的套管受力伸展,起到支撑从膝盖到脚踝的作用,从一定程度上代替受伤的小腿骨。”

  赛德斯宾教授还给这个“技术”起了个名字,叫他“外骨骼”,尚听完不禁莞尔,又从心底里感叹与赛德斯宾教授的创造力与天马行空的想象力。

  尚继续工作,随手拿起一本棕色封皮的书,看到了“Cahier”的书名,他直接翻开了这本书,因为这是一本笔记本。

  尚之前整理好的书籍中有好多这样的书,没有书名,只是简略地在书名一栏里填写上笔记本几个字,图书馆里有一片教习们放置私人书籍的区域,那里有很多这样的书籍,看来是哪次清理时从书架上剔除出来的。

  “听赛德斯宾教授说,最近的一次图书馆私人储藏区清理是十年前的事了……”尚吹了一下笔记本表面的灰尘,却被呛到了,咳了两声。

  对于这些书籍,他一般是按照作者的姓氏分类,这些各种各样的笔记本里,有些是未完成的实验,而有些是被遗忘的笔记,都不会有什么重要的内容。

  这些书籍在被清理出来之前,都由学院的图书馆管理员浏览过,其中包含有“斯里巴加湾誓言”所规定的屏蔽内容的,都已经打包送去了加莱学院图书馆保存。

  但是尚手中现在拿的这本有些不一样,这本笔记是从废旧书籍堆放的角落深处拿出来的,是不属于魔法学院的书籍,其中记载了一些相当“隐秘”的知识。

  这本笔记的历史要追溯到巴黎魔法学院建立初期,这个地牢还被用于关押犯人的时候,由看守地牢地牢的魔法师写成,至少有五十年的历史。

  而尚对此一无所知,逐渐走向了魔法界的黑暗之中。

  尚翻开书,发现整本书的每一页都严重地泛黄,还有些纸张粘在了一起,无法分开,笔记本的第一页上,由漂亮的法文字体,写着一个大大的字母G,没有其他记号。

  “某魔法师?G?是哪位以前的教习么?”他自言自语到。

  翻开下一页,便是令人震惊的内容。

  “活祭”“邪神”“死亡”“世界毁灭”等令人不安的用词,还有一副奇异的画。

  画中,一个身着西装的男人,手里拿着绳子,另一头系着一位少女,少女侧身躺在一个圆圈中央,那个圆圈好像是个法阵。

  周围点缀着些许景物,如住宅、树木和马车之类的东西。

  画面很粗糙,而且完全是手绘的,看来这位G教习,在绘画方面没有什么天赋。

  尚无法忍耐住内心的好奇,他从没有听说过这些内容,继续翻开下一页,在最醒目的地方写着“蠕虫之神”几个大字。

  看来,这应该是一本记载一个邪教的笔记,那个邪教的名称看来就是“蠕虫之神”。

  这些禁断的知识总能让人好奇与兴奋,在入学时那些教习们就经常念叨着那些魔法师宣言上的规矩,像什么不准活体魔法实验啦,不准杀戮不会魔法的普通人啦,不准利用仪式召唤邪神啦。

  尚控制不住自己的双手,他一页一页地翻下去,想再多看一些,再多看一些这些关于祭祀邪神“蠕虫之神”宗教内容。

  ……

  地牢的门突然被打开,是妮娜,她手中还端着一盘晚餐。

  妮娜一进来就把盘子往书堆上一放,站在尚身后,紧接着就是质问:“晚餐你怎么没来?”

  “啊?”这突然的变化把尚从沉迷的状态拉回了现实。

  他这才发现时间已经过了好久,而那本书,竟然诡异地只翻开了头几页。

  “妮娜,对不起,我……”他搞清楚了事态,首先想到的就是先道个歉。

  “没什么啦,不用道歉,话说,你整理这些书也太认真了些吧。”

  “这……啊,我看到了一些很有趣的内容,是关于那些以前关于魔力的错误研究的。”尚赶忙从手边拿起一本其它的书,佯装着翻开几页,展示给妮娜看。

  不知为何,对于已经确定关系的妮娜,他还是想要隐瞒这本笔记的内容,仿佛一种强烈的占有欲,占有了这本笔记,就连最亲密之人,也不可看去一词半句。

  尚放下书,开始用餐,而妮娜只是站在一旁看着,她没有插手帮忙整理书籍的意思,因为这是尚的工作,是他自己给自己安排的救赎。

  如风卷残云般,尚很快吃完了他的晚餐,之后妮娜走上前来,气愤地拿走餐盘,边走边说到:“下次就不会帮你带了哦,工作归工作,饭别忘了吃。”

  之后就是地牢门被紧紧关上的声音,妮娜只是来确认尚有好好用餐的。

  窗外风雪之声不绝于耳,如果从铁窗往外看,往森林那边看,却还能看见一抹橙光,那是奥瑞金教授的堡垒,里面的火炉一只没有熄灭的意思,终日散发着光亮。

  像着了魔似的,尚又拿起那本邪教笔记,开始研读起来,但这次他有所准备,尚读一句,就在心里默念一遍,又看一下右手的手表,尝试抗衡这本书籍的诡异作用。

  一个惊奇的世界开始展现在他眼前。

  这本书的作者G教习,在书中描述了一个血腥野蛮的魔法世界,魔法师不受任何力量管束,旅法师协会不过是一个松散的组织,注册在其中的魔法师们只是有个旅法师的称呼而已。

  他们仍然我行我素,甚至用魔法烧杀抢掠,而书中主要记载了一个神秘的宗教,G教习称其为“蠕虫之神”教。

  宗教的信徒们相信,他们的世界处在一条巨大蠕虫的腹中,是蠕虫之神体内的一个小世界,是神明的“牧场”,神明以魔力养育世界上的生物,并且会于固定时间收割“牧场”内的“牛马”,也就是生命。

  而各位信徒都是蠕虫之神的牧羊人,他们为神明服务,并于特定时间献上活祭,来喂养这位神明,活祭的法阵狠奇特,只有撩撩数笔,脸法阵上要求的核心、引导线、魔法结构、铭文这些构造都不存在,只是一副简单的漩涡图像。

  而根据书中的一些绘画,这个法阵就是活祭仪式的核心,将祭品放在法阵中央,之后祭品就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这就算是完成了一次活祭仪式。

  但是这位G教习明显对这个过程十分上心。

  这个宗教的一切都由诗歌记载记叙而成,而这些诗歌的角落里,时不时会有一些钢笔写就的笔记,写着诸如“未确定”“真实”“虚假”“不准确”的批注,看来,这位G教习还亲自去研究验证过诗歌中的内容。

  继续往后翻页,以红字写成的一句话引起了尚的注意。

  “我回来了!”

  我回来了?什么意思?从哪里回来?

  接下来的文字却记叙了一段令人匪夷所思的内容。

  “7月15日,我尝试启动了活祭法阵,这是一步巨大的成功。

  7月20日,尝试向神明献祭动物的仪式成功了。

  8月29日,花了不少时间,我回来了!通过蠕虫之神的腔体,或许能进行空间传送。”

  “空间传送”这几个字深深吸引住了尚的目光,从记录的上下文推断,这位G教习看来是启动了活祭仪式,然后自己走了进去,然后,他居然返回了?

  而且跨越了一段很远的距离,花了一个多月才返回学院地牢,写下8月29日的笔记。

  彭佩所处的内穆罗家族是魔法界中,对传送魔法研究得最透彻的家族,高效稳定的传送魔法几乎成了内穆罗家族的专属魔法。

  而这本笔记中,似乎记载了一种极为特殊的传送转移方法,通过活祭仪式,让自己被蠕虫之神“吃”进去,然后再让蠕虫之神把自己“吐”出来,通过这个未知神明的腔体,达到跨越千里的结果,简直是匪夷所思。

  尚一页一页地翻着,而这本书对于他精神的影响也开始渐渐加强,看来,这位神明,不仅仅是吞噬祭品的,所有了解其知识的人,都会在不知不觉间,被夺走一部分精神与注意力。

  夜还长,而烛火长明,陪伴尚在冬夜里度过这个惊奇难忘的夜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