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景福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断亲

景福 止默 2246 2019.11.27 09:00

  元锦易斜眼望去:“你有异议?”

  “大哥,我不服,您这明摆着偏袒元珉之那小崽子。”

  “你若真是要个公正,那我们就来个公正点的法子,金氏那嫁妆田……”

  元锦易不过是起了个话头,元锦宁就讪笑着退却了。

  他哪里不知道,金氏的嫁妆田他无权全部私吞,该有元珉之的一份,可人都有私心,他偏向自己的亲子也没有什么不对。

  他的不服气摆在脸上,元锦易又怎会看不出来?

  “金氏田产落到你手上,我们也不说什么,可珉之既然在你名下,按照梁律,分家时应当平分家产,你不能做到一碗水端平,已是触犯了律例,当初我就想为珉之出头,是他自己找到我,甘愿不要那一切,只是不想父子反目,兄弟阋墙,他的一片孝心,你又何尝知道?”

  族人闻言,纷纷大赞:“珉之以德报怨,真是孝子啊。”

  “父子争产实在难看,珉之有孝心啊。”

  “不错,不错……”

  元锦易话还没说完:“珉之这般为你打算,今日就不如好聚好散,将那银子给免了,日后也好再相见。”

  元锦宁哪里肯依?

  “一码归一码,这三十两银可是说好的。”

  元锦易闻言冷笑,笑元锦宁贪得无厌。

  族人之中也有人对他颇多不满:“你已得了三十亩田地,竟还想着银子?简直不知所谓。”

  这人是之前帮着元令辰说话的老者,在族中他的辈分最大,说的话连族长都要给三分薄面。

  “你即便是再不重视珉之,总也养了那么多年,婵儿也做了你八年孙女,你真的不怜惜一下她?真的狠心让她卖了自己,给别人当牛做马?”

  元锦宁还是不肯让步:“那也不是我强迫她卖的身,她要不愿意,还有人逼她不成,说不定她就是喜欢给人做奴婢呢,指不定想着哪一天飞上枝头做凤凰。”

  一边说,一边还对着几个族老使眼色,那些人拿人手软,怕元锦宁将他们收受贿赂的事揭发出来,只好硬着头皮给他说好话。

  “其实,锦宁说的也不无道理,三十两银子是早先沈氏母女自己说的,既是自愿,那我们也不好干涉对吧?”他说完,看着族人们意味不明的目光,干笑了两声,不说话了。

  “是啊是啊……”

  元锦宁得了人支持,那三十两银子,说什么都不肯松口。

  “田产是他们自己放弃的,三十两银子也是她们说的,说好的三十两就是三十两,人无信不立嘛。”

  元锦易被他的无耻行径气笑了:“好,你要三十两,可以,你立下文书来,从此和珉之一家一刀两断,不论何时都不能拿昔日养育之恩要挟,自今日起不得与他家人起任何冲突,否则,就将你一家逐出元氏。”

  以三十两银子买断一切,一旦珉之飞黄腾达,对他反而是好事。

  总归在族人眼里,不是珉之一家不孝顺,而是被元锦宁夫妻的无耻行径逼得离了心。

  至于银子,他总归不会眼睁睁看着婵儿被卖,实在没办法,他就是倾尽所有,也要保住珉之的妻儿。

  这是他曾经给珉之的承诺。

  元锦易的威胁让元锦宁心中一惊,但很快就定下心来。

  天大地大,银子最大,只要银子到手,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他就不信,族长真忍心为了那孤儿寡母将他们一家逐出家族。

  元锦宁并不知道,数年之后,元珉之会衣锦还乡,而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人家父慈子孝,那时的他真是悔恨交加,恨不得回到这一刻抽死现在的自己。

  这些自然是后话了。

  此时的祠堂里,元令辰的亲祖父终于开了口。

  “她们母女既然自愿回我名下,自然没有到要我孙女卖身的地步,那银子也合该由我家出了。”

  元锦安掏出一张陈旧的地契,接着道:“便由这地抵了吧。”

  “锦安,这可是你们家唯一一亩田地了,如今这世道,没了田地可没了安身立命的根本,你可要想好了?”

  “再多田地都换不来一个骨肉血亲……”

  话已到了这份上,自然也没人再劝,只他这样的选择,更衬得元锦宁一家冷血刻薄,族中人多有不耻。

  “我看不如这样,锦安家以田地作抵,另付二十两银钱给锦宁一家,银子何时付清,何时将田地归还,期间田地里收成都归锦宁一家所有。”

  族长想了想,提了一个折衷的法子,田地真卖出去了,要赎回可是不易。

  农户人家,田地可是命根子,多少人家,宁愿命不要都不肯卖了田产的。

  似元锦安这般为了孤儿寡母甘心送出田产的,整个家族都找不出几个。

  方才几个给元锦宁说话的族老大约也是觉得良心过不去,纷纷点头:“这法子可行。”

  元锦宁很不情愿:“大哥,你也太偏心了,明摆着偏心他们。”

  元锦易冷哼:“你既然这样想,以后也不用叫我大哥了,我可当不起。”

  元锦宁马上讪笑:“我就是说笑的,大哥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他在外面再是嚣张,面对族长还是有三分气短的。

  即便心里再不服,也不敢明着和族长对着干。

  而且,二十两银,也不知他们要还到何年何月?这田地实则不还是他的?

  这么一想,元锦宁也再无异议了,他乐得给族长卖个好,省得日后在族中不好做人。

  等这一切落实好,已近了正午。

  族长念着大家都有事要忙,直接让人散了。

  族人们陆陆续续从祠堂里出来,各家女眷一拥而上。

  七嘴八舌地询问着情况,有好事的绘声绘色地描述起里面发生的事。

  说到后来,不少人都厌恶地拧起眉:“竟是这般不要脸皮?”

  “连族老都给他们说话,族中也不是族长的一言堂……”

  “我看族长气得脸都青了……”

  “那几位族老怕是收了人好处……”

  “想也是了,不然也不会这般颠倒黑白……”

  世人总是同情弱者,沈氏母女的遭遇自是惹人同情。

  经此一事,元锦宁夫妇在族中名声算是彻底臭了。

  连带着王秀丽都不似从前那般被人另眼相待了。

  不过元氏族人也不是铁板一块,有心善的,自然也有心术不正的,元锦宁一家有田产三十亩,算是族中的富户,自是有人甘愿巴结他们。

  对沈氏母女极尽嘲讽。

  这些早被元令辰抛在了脑后。

  元令辰扶着沈氏回了家。

  没多久,阴氏就气势汹汹地带着儿子过来赶人。

  嘴里不干不净地骂着,很快就有人过来围观。

  多是些孩子,不过孩子嘴里藏不住话,从这里出去,阴氏的所作所为,就会被传遍整个上元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