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景福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景福

止默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11.20上架
  • 15.74

    连载(字)

4996位书友共同开启《景福》的古代言情之旅

执事怀若zp 弟子浩好昊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两个系统

景福 止默 2118 2019.11.20 11:17

  柳梢绿小,乍暖还寒。

  才开春的时节,尚有几分寒意。

  上元村外的野草刚冒了头,就有人踩着晨露上了地里田头。

  沈氏抚着高高耸起的肚子,吃力地蹲下身,捡起刚割下来的一株野菜,小心地放入篮中。

  此时,一道呼喊声远远传来,沈氏回身望去,便见不远处一个消瘦的孩童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她跑来。

  这是一个八岁大的女童,虽然瘦瘦小小,眉眼之间却长得极为精致。

  加上她那骨子里透出来的气质,清清淡淡,十分出众。

  沈氏嘴角含笑:“婵儿来了?”

  去岁冬日里,丈夫出门一去不回,只剩她们母女二人相依为命。

  沈氏身怀有孕,家中大半活计被女儿一人包揽。

  她心疼女儿,时常出来置办些野菜,充当平日里的口粮,好让女儿省些心思。

  只是她每次偷偷出来,女儿总能第一时间找到她。

  这次被抓包,她也没了从前那般心虚的样子,倒更像是意料之中的模样。

  只她不知,自家女儿耳边响起的那道傲娇的电子音:“有本系统的定位导航功能在,你就是跑到天涯海角,都能给你找出来。”

  这话直接被无视了个彻底。

  沈氏是听不到,元令辰是听到了却不理它。

  它自觉无趣,也闭了嘴不说话了。

  元令辰接过沈氏手中的篮筐:“回去吧。”

  “我这才刚出来。”沈氏有些不乐意。

  “你不想着自己,总该想一想肚子里的孩子。”元令辰声音还有些绵软,语气里却带着不容拒绝的威严。

  她并非杞人忧天,而是沈氏这一胎怀相不好,再不调养一番,极有可能要出了岔子。

  沈氏见她坚持,不由得泄了气,她这个女儿,自从大病了一场,就像变了个人,这通身的气势让人都不敢直视。

  不过也正是这样的女儿给了她难言的安全感。

  仿佛有女儿在,天塌下来都不用怕似的。

  她倒从没有怀疑过自家女儿的异常。

  只因女儿大病的那几天,她连续好几日做梦,梦到一个慈眉善目的仙人,告诉她自家女儿是天上星君转世历劫。

  与她有一世母女缘分。

  待这一场病之后就会觉醒一些记忆,让她万不能因此对她生了疏离之心。

  梦境太过真实,让素来笃信神佛的沈氏深信不疑。

  连带着对女儿的蜕变也当成了理所当然。

  对着才八岁的女儿,不说言听计从,也从未给她拖过后腿。

  这一切自是元令辰手中的系统为了将功折罪主动帮她做的。

  至于罪从何来?

  却是说来话长。

  前世的元令辰本是慕容太后身边最为得力的心腹女官。

  彼时慕容氏无所出,是她说服慕容氏将冷宫废妃所出的陆序记在名下。

  并扶持他登上帝位。

  万万想不到,她会因此而招惹上那个偏执的小皇帝。

  听系统说,前世她死后,陆序犹如发了疯一般清洗了前朝后宫。

  更有无数势力被连根拔起,因牵扯太广,甚至还动摇了国本,元令辰也隐隐有了红颜祸国的名声。

  系统就是这时候找上门来,说是要助她重生一世,挽回前世遗憾,并将一切拨乱反正。

  彼时她的确是有遗憾未能挽回,便同意了与它绑定。

  谁知在穿越过程中,突发了意外,另有一组数据强势入侵了系统,几乎让整个系统都崩溃了。

  系统无法解释到底遭遇了什么,她只知道,原本只需回到二十年前,却硬生生地被带到了六百年前。

  系统自带的许多功能都被直接归零,就剩下一个空壳子。

  它是自觉理亏,才费尽心思给沈氏入了梦。

  这缺心眼系统哪里知道,它千方百计选中的宿主被一个更强大更腹黑的家伙给盯上了。

  人家是跟它抢宿主来了,可怜它还后知后觉,浑然不知已有一把利剑高悬在了它的头顶。

  “咳,宿主,你考虑好了吗?”这就是另一个系统的声音。

  这个系统隐藏得更深,除了元令辰,那个和她先绑定的系统也不知道他的存在。

  “我有系统了。”

  “就那个傻白甜系统?那都是个即将被淘汰的系统,能帮你什么?我就不一样了,我是主脑最新上线的种植系统,最适合你现在的农女身份,凭着种田就能让你走上人生巅峰……”

  那系统提起自己的优势滔滔不绝:“在如今这个朝代啊,士农工商,士为贵,农为本,商为最末,商人要入贱籍,就算取得财富,也是无用……你一介女流,也当不了官,做个农女不是挺好,你只要绑定了我……”

  这系统的话元令辰并不认同。

  这些律例梁朝开国时的确曾有过,但到了末期,早已形同虚设。

  如今与西域通商日益频繁,商人早已不是从前那样没地位了。

  “所以你就算计我,让本该重生的我,成了六百年前的农女?”

  系统一时语塞,他没想到一时忘形,竟把底子给兜了出来。

  元令辰心中冷哼。

  “你算计了我,还想让我绑定你?”

  “良禽择木而栖,我能给你助力,就算算计你一次也无伤大雅,等以后我自会补偿你,你带着那个废材系统,不是平白将自己耽误了?”

  元令辰被气笑了,懒得跟他争辩。

  系统于她而言,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诚然有了系统行事会方便许多。

  但没有系统她同样有信心安然度过这一生。

  前世她能作为慕容太后最为信任的心腹之人,自然不是毫无用处的。

  除了学问上下过一番功夫,另一些宫中秘传的手艺她也会的不少。

  毕竟是为人奴婢的,会的越多,才越不会被人取代。

  一开始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思,千方百计打听宫中那些会独门手艺的老宫女,厚着脸皮去求教。

  吃了很多闭门羹,但也有的看她诚心,指点她一二。

  等到了后来,慕容氏得势,她也跟着水涨船高,都不用自己去拜访,有的是人捧着技艺来巴结。

  她的天资不错,学起来很快,又舍得下功夫。

  后来也是有一番成绩的。

  如今她人已换了身子,但那一身的技艺却还都在她脑子里。

  何苦要跟这么个明显有异心的系统绑定在一起?

  怕只怕得不到助力还被扯了后腿。

  她之所以还跟它虚与委蛇,不过是担心它目的达不成,又要打什么坏心思。

  只想着什么时候腾出了手,再慢慢对付它。

  元令辰心思深,系统竟是对她的想法毫无察觉。

  见暂时无法说服她,只能再次沉默下来。

  元令辰扶着沈氏,母女俩相携着回家。

  路上也能碰到三三两两下地的族人。

  身后隐隐传来一道议论声。

  “这娘俩也是可怜,家里塌了顶梁的,婆母又不待见,都快临盆了还得抱着肚子出来寻吃食。”

  有个年纪稍大的叹着气对身边的人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