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景福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救人一命

景福 止默 2088 2019.12.01 11:19

  吃过了夜食,元令辰看着元宝珠偷偷出了门。

  想了想,还是敲响了陈氏的房门。

  陈氏忙活了一天,正要歇下,这会见她敲门,颇有些惊讶。

  “婵儿,这么晚了,你找我可有事?”

  “祖母,方才我无意中听到大姐和小姑说话……今晚褚家郎君约了小姑见面。”

  这话说完,陈氏的眉心已皱的能夹死苍蝇。

  元令覃的算盘打得很好,元宝珠是去和人私会,必定不会主动和人说起出门的事。

  她找元宝珠的时候又是避开了人,所以除了她和元宝珠,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元宝珠是因为她说的话而出的门。

  而晚上这个时候,不会有人去外面游荡,农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更不提如今是农忙时候,忙活了一天,到了夜里睡觉还来不及,谁会那么闲往外面跑?

  这样元宝珠死在外面,那就是死无对证。

  当然,这些都只是她以为。

  元令辰带着陈氏悄悄在河边找人,元宝珠与人私会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要说出去可再没有名声可言了,所以都默契地没有发出声音。

  元令辰的行为自然让陈氏看在眼里,心中暗自点头。

  当初她同意用田地换回她们母女,更多的是看在自己下落不明的儿子面上。

  要说对她们母女有多少感情,那是没有的,就算有,那也有限。

  可这一天的相处,让陈氏有了些改观。

  她这个半路认回来的孙女,看着年纪小,人却很通透,也很懂事。

  这样的教养,沈氏功不可没。

  原先她还觉得沈氏来历不明,如今看来,这沈氏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

  陈氏一边找着人,一边在心中衡量着沈氏和元令辰。

  直到百步外传来一道尖叫声,还有重物落水的声音。

  陈氏心里咯噔了一下,大步跑了过去。

  “宝珠!”陈氏什么都来不及想,只脱了外面沉重的冬衣,跳入河中就要去救人。

  她扑腾着水游过去,被慌乱的元宝珠一把抱住,犹如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死活不肯松手。

  陈氏一连呛了好几口水,眼见两人要一起去沉下去。

  元令辰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就着月光四下张望了一下,隐隐看到一物,眼前不由得一亮。

  岸上晒着一些粗麻编制的渔网,距离元宝珠落水的地方不远。

  她疾步跑过去,伸手将渔网扯了下来。

  甩手将渔网撒出去,不偏不倚地落到了陈氏手边。

  陈氏挣出一只手,抓上了渔网,元令辰将渔网往肩上一扯,真将两个人拉出了水面。

  好在有系统相助,真不用她自己使力。

  元令辰一鼓作气将人拉了上来。

  元宝珠躺在地上,已没了声息。

  他们到之前,她已经呛了不少水,后来抱住了陈氏,两人一起呛了水,陈氏倒还好,识些水性,在沉下去时屏住了呼吸。

  元宝珠却没那么好运。

  陈氏抓起放在一旁的衣服,往她身上一披,拍拍她的脸:“宝珠,宝珠……”

  拍打了好一会,都不见她有反应,陈氏心中一沉,已知道是不行了。

  话里带了哭音:“宝珠,你醒醒,宝珠……”

  陈氏关心则乱,早已六神无主,元令辰却镇定许多:“祖母,让我试试?”

  元令辰蹲下身,探了探脉。

  查看了元宝珠口中的异物,将她口中的水草清理掉。

  双手抬起她的下颌,弯下腰以口渡气。

  并用双手按压胸前。

  元令辰反复做着之前的动作,不知过了多久。

  元宝珠渐渐缓过了气。

  还是陈氏先发现了元宝珠的情况,她喜极而泣:“宝珠,宝珠……”

  “祖母,天气寒凉,还需早些回去。”人虽是救回来了,却远不能高枕无忧。

  这是一个风寒能要人命的朝代。

  陈氏是太着急,以至于失了章法,有元令辰提醒,她马上反应过来:“对,对,要赶紧回去。”

  陈氏年近六十,却做惯了农活,背着个人虽有些吃力,但还算受得住。

  只埋头一口气将元宝珠背回了家。

  元锦安自陈氏出门就一直在等他们回来,屋里的油灯发着微弱的光,一闪一闪。

  见她们回来,大惊:“宝珠她怎么了?落水了?”

  陈氏点了点头,来不及多说:“你去烧些热水,我帮宝珠换洗一下,去去寒气。”

  “好好好,我这就去。”元锦安也不敢耽搁,埋头进了庖房。

  外面的动静惊动了沈氏,一听元宝珠落了水,哪里还有心思睡觉。

  也爬了起来帮忙。

  一家人折腾到很晚,到了半夜,元宝珠还是烧了起来。

  一场风寒来势汹汹。

  元锦安又连夜将族中的疾医元锦春请了过来。

  开了药,还是压制不住。

  待到了天明,再次诊脉,就只有摇头。

  “除非是要京中大医出手,否则怕是……”

  “京中大医?”元锦安叹口气:“我们不过是一介庶民,哪里请得起京中的大医?”

  “那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虽是这么说,看在同族的份上,多少留了点药下来。

  元令辰进宫之前,曾跟着她祖父行医。

  进宫之后跟了慕容氏,一步步成为慕容氏最离不开的心腹。

  直到慕容氏当上皇后。

  她又暗中跟着太医院院正学了许久。

  医术上不说妙手回春,比起普通的医者还是要精通几分的。

  元锦春的药,不论是炮制手法还是储存方法都有些问题,这会大大影响到药效。

  不过这也怪不得他。

  如今的医者大多敝扫自珍,有些良方宁愿带进坟墓也不愿传授出去。

  导致很多乡野之地一医难求,即便有医,也只能治些粗浅的病症,如这般来势汹汹的,也不敢胡乱用猛药,就怕一剂药下去反而将人治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