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景福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爆发的陈氏

景福 止默 2073 2019.11.28 09:44

  沈氏一言不发地收拾东西。

  被阴氏一藤条抽到了手上,很快显出一道血印子,阴氏已一把夺过沈氏手里的东西。

  “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璨儿的,你们拿他的东西就是盗窃……”

  这意思是连身衣服都不给她们了。

  元令辰握着沈氏的手细细查看了起来,见没有大碍,拉着她的手出了门。

  家中积蓄她早让系统收起来了,除了明面上不好动的大件,很多东西都已经在阴氏不注意的时候被收进了系统空间里。

  虽然不值什么钱,但也能给自己一些方便。

  她们空着手出来,围观的孩子一哄而散。

  刚出了院门,见不远处走来一群人。

  打头的是她亲祖父亲祖母。

  “沈氏,婵儿,跟我们回家。”

  元令辰曾经和这祖父也有过几面之缘,是个老实的性子。

  话也不多。

  如今喊她们回家的话却是喊得掷地有声。

  沈氏拉着元令辰上前。

  身后的阴氏见这般场景忍不住冷笑:“不过是我们丢在臭水沟里的东西,还要捡去当个宝,贱。”

  说完还往地上吐了口唾沫。

  “呸!你个满口嚼蛆的恶妇,活该被千刀万剐下十八层地狱的东西,你们那地方才是臭水沟,乌烟瘴气人没有个人样,畜牲都没有个畜牲的样,能从你们那出来,那是她们跳出了火坑,自有好日子等着他们,至于你们?我且看着你们报应临身的那天。”

  陈氏撸起袖子,骂的比阴氏还狠。

  这些年她是压抑坏了,顾念着儿子在阴氏手下日子不好过,才事事忍让三分。

  憋得她整个人都寡言了不少。

  但这不代表她是好欺负的。

  如今儿子一家也回来了,她再也不用受阴氏的恶气了。

  想想就解气。

  陈氏气势汹汹,饶是阴氏这么泼辣的人,竟都不是她的对手。

  只看着陈氏意气风发地带着人走了。

  而在队伍的最后面,有一道窈窕的身影渐渐脱离了人群。

  往一处僻静的地方去了。

  那里有个人等在那里,正是王秀丽。

  而她对面的人,面容却颇有些稚嫩,才刚到及笄之龄。

  她显然有些不安:“族叔母。”

  “覃儿,族叔母平日里待你可不薄,如今族叔母遇上了难事,你可愿助我一臂之力?”

  元令覃垂下头:“族叔母有事尽管吩咐就是了,覃儿的命是您给的……”

  她家中三个姐妹,一个幼弟,她娘偏疼儿子,对女儿却是非打即骂。

  元令覃小小年纪就承担了家中所有的活计,还时常吃不饱饭。

  王秀丽暗中接济过她几回,她就将王秀丽视作恩人。

  只要不是伤天害理之事,她从未有过推脱,这些年,她的手里也不干净。

  “沈氏那对母女,原来就时常与我过不去,今日之事我是丢尽了脸面……”

  “族叔母放心,覃儿一定帮您教训她们。”

  王秀丽却连眼皮子都不抬:“光是教训还不够……”

  “那依您的意思?”

  “听说元宝珠在家中颇为得宠?在你祖母的心目中,元宝珠和元令辰孰轻孰重?”

  元宝珠是陈氏老来女,本名元贞之,小名宝珠。

  只因为宝珠叫着顺口,时间长了,族人也大多喊她元宝珠。

  “如今祖母对元令辰不过是愧疚之心居多,若真要比起来自然是元宝珠份量更重些。”

  王秀丽听到元令覃直呼元宝珠之名,笑意更重:“你说若是她们一回去元宝珠就出了意外会如何?”

  ……

  此时的元令辰正在去新家的路上,系统就是在此时冒了出来。

  “对付元宝珠?”

  “是啊,元宝珠和她无冤无仇,为何她要这样做……”人类的复杂情感让系统始终无法深刻理解。

  元令辰拧了拧眉:“此计看似是在对付元宝珠,矛头却是指向了我和娘,我们刚回了家,就有人横死,你觉得族人会怎么看?”

  元宝珠也许只是一个开始,之后家中若再有个不顺,她和沈氏就很难有容身之地了。

  “可为什么是元宝珠?”

  “许是她最好对付吧。”王秀丽今日在她们这里吃了一大亏,怕是也知道他们这块骨头不好啃。

  换个目标,同样能达到对付她们的目的。

  “动辄就要人性命,也不知她是怎么想的?”

  “你忘了原主是怎么没的?她的毒辣,是连阴氏都及不上的。”

  阴氏的毒是放在明面上,而王秀丽,就像是一条藏在阴暗处伺机而动的毒蛇,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要置人于死地。

  “我还是有些不明白,若论起动机,现在田地也到了她们手上,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这也是我没有想明白的地方,王秀丽好似对我娘有很深的敌意,一开始我以为是为了田产,如今看来,又不像……”

  元令辰已到了新家,系统适时地沉寂下去。

  这个院子比不上阴氏住的那间,却比她们曾经住的要大上不少。

  元令辰有四个伯父,一个小姑。

  伯父们都成了家分了出去,小姑元宝珠年仅十六,还未出嫁。

  朝廷虽然倡导分家,但同样鼓励晚辈尽孝。

  如她祖父母这般,是可以选择和其中一个儿子共居,受他们照顾的,其他儿子只需按时给一定的供养就可以。

  但他们大约是怕元宝珠受了委屈,只带着她住在这个院落,并不与任何一个儿子同住。

  她们的到来,许是让元宝珠感受到了威胁,对她们并不热络,甚至还有些冷淡。

  元令辰也不在意,她们也没打算长住,迟早是要搬出去的。

  元宝珠好相处自然最好,若是不好相处,那就维持了面上的情,过得去就行了。

  陈氏带着沈氏和元令辰到了元宝珠隔壁的房门外:“家中只有这一间空置的屋子,你们母女俩挤一挤,凑合着住着,以后再想办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