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景福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阴氏算计

景福 止默 2055 2019.11.23 00:07

  阴氏早将元锦宁的家产视为囊中物,自然不甘心那两亩田地落到他们手中。

  毕竟不是她肚子里爬出来的,在她眼里怎么磋磨都不过分。

  现在元珉之也不在了,她不止一次提出将田产收回去,可族人都怜悯沈氏孤儿寡母太可怜,不忍将她们往死路上逼。

  加上白日里发生的那事,族中也是颇有微词。

  王秀丽就献计,让沈氏众目睽睽丢一回脸,给她头上按上个不孝不悌的帽子。

  到那时她们怎么磋磨沈氏都是她自找的。

  族中也不好再说什么,她们再找机会提出将田产收回,再将她们赶出去,任她们自生自灭去。

  如今地贵命贱,那两亩薄田虽是贫瘠了些,卖出去也能卖个三四十两,有那银钱都够买两个丫鬟的,不比沈氏母女两个中用多了?

  元令辰听完系统的话,面不改色。

  她重新躺了下来,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翌日晨起,元令辰正要带着沈氏出门,迎面遇上了王秀丽。

  沈氏不动声色地将她护在身后:“弟妹回来了?”

  王秀丽自回来之后,还没在她们那里露过面,沈氏也只当做不知。

  这回面对面遇上了,也只当她是刚回来,不去争那个长短。

  王秀丽笑了笑:“若不是为了嫂子,我也不会那么快回来呢。”

  “嫂子可要知道是什么事?”

  沈氏并不想搭理她,拉着元令辰就想走。

  却被王秀丽拦住了去路。

  “嫂子可知,我娘家有个鳏夫,看上了你,要典了你去做妻呢。”说到这里,她竟还咯咯的笑了。

  沈氏的脸却蓦然沉了下来:“你说什么?”

  典妻和娶妻是不同的,娶妻是明媒正娶,典妻却是将人当货物一样租出去,给别人生孩子,期限到了再回夫家。

  有些人家穷得揭不开锅才会这么做,阴氏手握二十多亩田地,显然不至于如此。

  “嫂子不用急,娘已经答应了,待你生完孩子,就让人将你领走,五年时间,你若能生了儿子,就放你回来。”

  沈氏脸色铁青:“你休想,我就是死,都不会让你们如愿。”

  “大哥已经不在了,嫂子又何必这般固执,你不为自己想,也该为了孩子着想。”

  “你拿孩子威胁我?”

  王秀丽凑到她耳边:“你以为这就结束了吗?娘能将你典一次,就能将你典五次十次,这一辈子就做别人生孩子的工具……”

  沈氏气到浑身发抖:“你们休想如愿。”

  她咬紧牙关,已是怒到了极致,她知道,以阴氏和王秀丽的阴毒,她们不是做不出来。

  “你若是交出那两亩地,我倒是可以去娘那求求情……”

  王秀丽还在笑着,沈氏挥手就想将她推开。

  却被元令辰死死拉住:“娘,不可冲动。”

  王秀丽怀孕了,只是怀相不好,这次回去就是去求医的,可银钱花了不少,胎却是保不住了。

  她就和阴氏盘算着,给沈氏扣上一个谋害怀孕弟媳的污名。

  提起典妻,不过是要激怒她们,她不信阴氏真的敢将她娘典出去给别人做妻,这在宗族之中,都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涉及到族中名声,族老那边是不好交待的。

  阴氏若一意孤行,在族中也讨不了好。

  这个缘由沈氏未必不清楚,只是不知道王秀丽怀孕的内情,一时没有转过弯来,因而大怒。

  而王秀丽要的就是她大怒。

  她心中一喜,正要有所动作,却见元令辰先变了脸色。

  她双膝跪地,双眼含泪:“叔母,求您了,不要将我母亲卖了,我会很听话的,以后您打我,我再也不躲了。”

  一大早阴氏就带着米粮出了门,贿赂了族中某些族老,让他们过来做个见证,说沈氏欺压怀孕了的弟媳。

  只是她们没想到,沈氏欺压弟妹的画面没见到,倒是看到弟妹欺压嫂子。

  在场的人除了几个族老是被阴氏请来的,后面浩浩荡荡的一群人,却大多数是自发来看热闹的。

  这会见元令辰跪在地上,不少人都神情微妙。

  但元令辰的话还没有完:“为了两亩薄田,您就要卖了我娘,可我娘并没有做错什么啊,求叔母开恩,饶了我们吧。”

  王秀丽的婆婆惦记着沈氏手里两亩水田的事不是秘密,族中之人也是颇有微词。

  可一边是婆婆,占着一个孝字,族中倒是不好直接插手。

  王秀丽没想到元令辰会突然发难,将她的来意指向那两亩薄田。

  虽说她婆婆想要回那两亩薄田的事几乎已闹得人尽皆知,但这般直接指出来,还将矛头对准了她,让她顿时陷入了被动。

  “你住口,我没有……”王秀丽急切地摇头,原先设想的情节被全盘打乱,她的脑子有些乱,说话也语无伦次起来。

  元令辰又怎会给她解释的机会?

  “我知叔母都是听祖母之命行事,那田地,您就拿去吧,只求您给祖母好好说说,饶了我娘亲……”

  “婵儿,你说什么糊涂话?没了田地,今岁的岁赋我们便只能拿命去抵了。”

  元令辰这一番唱念做打,沈氏也不是个傻的,很快就回过了味来,也顺着她的话哭诉起来。

  这时天色尚早,越来越多的族人出了门,正要去下地,看到这边的动静,不约而同地围了过来。

  加上原先就跟过来的人,外面已是里三层外三层地挤满了人。

  沈氏母女的话更是让他们颇多感概。

  梁朝立国之初,庶民只需缴纳地税户税,另需按时服了兵役徭役,便可以了。

  后来,却是各种巧立名目的苛捐杂税,庶民们的日子越发不好过了。

  沈氏一提起岁赋,自是勾起了大家的伤心事,也成功地引发了大家的同情。

  都是被逼得没法了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