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景福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吕氏

景福 止默 2226 2019.12.07 14:06

  “听说五家为保,这样将人放跑,不会连坐?”

  “整个朝廷,从上到下,早烂完了,上面的只求长生,下面的卖官鬻爵,底层的鱼肉百姓……只要我们不告,他们哪里会来多事?”

  “这样的乱世,独自跑出去,还真不如痛快点去死了……”

  这话元令辰也是赞同的,她既然是逃跑,必定不敢在附近城池停留,

  离开上元村百里之外进城需要路引,元令覃必定是没有的,就只能当做流民。

  或者往战乱之地去,这一路盗贼遍地,她一个女子很难独善其身。

  要么依附于旁人,苟且偷生,要么横死在外,曝尸荒野。

  不论哪一种,都不是好下场……

  却说元致之到了元易之家中,先和元易之妻室吕氏打了招呼。

  吕氏有些奇怪:“方才娘过来喊了易之过去,怎么你没去?”

  “娘让我过来叫覃儿,有一些事要问。”

  “她在里面,我去喊她。”

  里间的元令覃早在人敲门的时候就如惊弓之鸟般躲在门后窃听起来,这会听到元致之的话,心猛地一紧。

  满脑子都是他们已经知道了,该怎么办……

  她很急很慌乱。

  同一屋子的两个妹妹觉得她的反应奇怪。

  忍不住问道:“大姐,你很热吗?头上都冒了汗。”这是年纪小一些的元令月,她和元令辰同岁,生辰要大些。

  她年纪小,不大看得清楚状况。

  年纪稍大些的元令芨却是难掩忧色:“大姐,发生什么事了?你脸色这般难看?”

  她们的问话元令覃都没有理。

  但元令芨只比元令覃小两岁,有些事即便不说,她也能看出些端倪。

  四叔一来,她大姐就这样了。

  联想到祖母家昨日发生的事,元令芨的心底涌现一个可怕的想法,她忍不住伸手环住年幼的元令月,将她带到床上休息。

  “月儿,天晚了,你快些睡吧。”

  元令芨心里的想法太过荒唐,她不敢深想,甚至觉得只要往那方面想了就是种罪过。

  可她心里知道,她大姐看似和小姑交好,实则心里是恨着小姑的。

  有褚墉横在中间,她要做点什么,不是没有可能。

  可是褚墉是小姑的未婚夫,是早订了亲的,她姐姐觊觎未来姑父,本已是违背了伦常。

  又如何能因此记恨上小姑?

  元令芨的心里乱糟糟的。

  她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门外的对话还在继续,元令覃却是越听越害怕。

  “宝珠她可有好一些?”

  吕氏打心眼里对元宝珠是不喜的,明明只是个女孩,却备受宠爱,不仅她爹娘,就连几个兄弟都对她颇为忍让。

  可想法归想法,面上对元宝珠还是和气的,并不敢明面上和她起冲突。

  元致之有些了解吕氏的想法,说话就有些敷衍:“已是好多了。”

  吕氏眸光一闪:“哦,那就好。”

  说话间已是到了元令覃的房门外,吕氏没有多问,拍了拍门:“覃儿,你祖母找你,你过去一趟吧。”

  吕氏对女儿态度很冷淡,很明显地透露出不喜。

  里面元令覃弱弱的声音传出来:“娘,我头晕,要不明天去吧?”

  她犯的是死罪,这当头她哪里敢往祖母家去?白日里她就想找王秀丽商量对策,可连门都没进去,就听说她见了红小产了。

  人自然是没见到。

  “你祖母喊你,你爬也得给我爬过去,起来。”

  元令覃又急又怕,心里还觉得委屈,可她知道,不出去是不行的,只好收拾停当出去开门。

  她明显瑟缩的表现让吕氏狐疑地眯起眼:“你这死丫头,莫不是做了见不得人的事,要这般畏畏缩缩?”

  元令覃忙摇了摇头:“没,没有。”

  吕氏冷哼:“最好是没有,若是被我知道,看我不揭了你的皮。”

  “好了,二嫂,人我带走了。”

  元致之也不多话,带着元令覃走了。

  吕氏越想越不对头,就算是叫人,也应该是易之自己来叫。

  为何要叫四叔过来?

  其中莫非真有什么事?

  这时候,元令芨也从屋里走了出来:“娘,大姐她攒了私房,刚出去的时候,看她摸了铜钱藏在了怀里。”

  吕氏闻言就咬了牙:“这死丫头,果然是存了歹心。”

  若只是去祖母家,为何要带上银钱?

  她怕是存心要跑。

  若非做了亏心事,她又为何要跑?

  她骂归骂,到底是自己女儿,做不到视而不见,她将手中东西一放:“娘出去看看,你在家看好门户,照顾好弟弟妹妹……”

  吕氏交待一番就出了门。

  平日里,她对着三个女儿非打即骂,很是严厉,就是要她们能做个能干人,日后到了婆家样样拿得出手,才能不被人嫌弃。

  若是在娘家被宠着惯着,日后去了婆家是要吃苦头的。

  她那大女儿自小是长了反骨的。

  故而对她最严厉,但那是她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她又怎么会不心疼。

  眼看着她就要走了不归路,吕氏再也坐不住,顶着夜色,暗暗跟在了他们后面。

  走到半路,元令覃捂着肚子:“四叔,我肚子好疼,能不能先让我歇一歇?”

  元致之笑得和煦:“再走几步就到了,只是问几句话,很快就好。”

  话是这么说,但他还是停了下来,没有催促。

  元令覃僵硬地笑笑:“四叔,您知道祖母找我什么事吗?”

  “就是宝珠落水的事。”

  元令覃心里咯噔一下:“小姑她落水,为何要问我?莫不是怀疑我不成?”她的声音拔高了几度,仿佛是受了莫大冤屈。

  她不知道,自己的话是带着颤音的,元致之早看穿了她。

  “你啊先别忙着叫屈,娘她那里有个仙人赐的神物,最是嫉恶如仇,谁要是说谎,他都能分辨出来……听说做了大恶之人还会被生生吃了……”

  这话自然夸大的,元致之就是为了吓吓她。

  元令覃果然被吓得脸色飒白:“四,四叔,您,诓,诓我呢?”

  元致之却看着她笑,那笑让元令覃更加惊惧。

  莫非是真的?

  “举头三尺有神明,四叔可不敢说假话。”

  “是真,真的啊?”

  “是真是假,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四叔,我突然想起来家中还有东西没拿……”

  “是吗?”这个一眼就能看穿的小把戏自然瞒不过元致之,他似笑非笑地看了眼元令覃:“那你就去吧……”

  元令覃转头,正要走,却见一脸凝重的吕氏迎面走来。

  “你不用再回去了,你现在就跟我去你祖母家里,去给我认错。”

  “娘,我不懂你的意思。”

  “你给我过来。”吕氏扯起元令覃的手,一把拉着她往前走。

  元令覃挣扎不掉,踉踉跄跄地跟在她后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