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相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8

相别 雅思轩辰 542 2019.02.22 09:53

  “这样啊,就只有张队一人生一个女孩。啊,这样张家岂不绝后了。”

  “可不是嘛。张大爷常常说,他宁愿张队在家里种田,给他生个男孙,好继承张家的香火。没有男孙,清明、重阳坟墓没人打理。逢年过节、初一十五没儿孙上香祭拜、奉上供品,自己将来在阴间要挨饿,做人已经苦了一辈子,不想做鬼还要过苦日子。而且,在下面无脸去见列祖列宗,自己无人供奉就算了,还连累祖先也没儿孙上香、没人供奉。”

  “那张队一定十分非常想再要一个男孩。”

  “当然了,可条件根本不允许。张大爷总是骂他不孝,没有延续张家的香火。张队特别苦恼,一方面国家政策不允许,另一方面张队又特别热爱自己的工作,真是左右为难啊。这不就是人们常说的——忠孝两难全吗!”沈不凡惋惜地说。

  “咦,不凡哥,你查到那个杀害王奶奶的歹徒那五万元的来源了吗?”

  “还没。”

  “哦……谢谢你了,不凡哥,再见!”话到嘴边,我又吞了回去,我怎么敢叫沈不凡去查他敬爱的张队的帐号?或者,拿陈大姐流产胎儿的DNA跟张队的DNA作一下比较?

  挂了电话,我思绪万千,心情无法平静,书根本看不进去,我干脆躺了下来。我不就是一个中学生吗?我更应该去好好学习,哪怕去写小说,也不应该去做侦探,力量太小了。我只有推测,根本没有证据,就像天花板怪声事件,明明知道了,也无法阻止事情的发生。但愿王奶奶的死是这件悲剧的一个句号。我觉得很累,眼皮很重,迷迷糊糊中,我睡着了。

  “天啊!”一声凄厉的尖叫把我惊醒。我下意识地看了一下时间,十二点〇五分。声音好像是从王奶奶的灵棚传来的,糟了。我顾不上换衣服,只穿着睡衣就直奔灵棚。

  来到灵棚的门前,看到老师站在门口,目不转睛地盯着灵堂,王奶奶的灵前赫然地吊着陈大姐!我走进了灵棚,看到陈大姐正对王奶奶的遗像上吊。她双眼凸出,脸色泛紫,已经没救了。她脚下除了一把弄翻的椅子,还有一张纸条。我拿起纸条,上面写着:“我对不起王家,连王家的骨肉都保不住,而且以后都不能给王家生小孩了,我没有脸在这个家呆下去了。”

  “老师,快报警呀。”我对还在发呆的王老师说。

  老师哭丧着脸打电话报警,然后对我说,“小陈说她守上半夜,让我守下半夜,十二点来替她。我吃完饭,洗完澡就去睡觉了。等到闹钟把我闹醒,来到这里见到门关着。叫了几声没人应,觉得不妥,我撞开了门,就见到小陈她……”

  “你在外面打不开门,也就是说,门是从里面锁上的!”我说。

  “应该是。灵棚的这个门只有在门里侧有一个十分简易的门闩,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锁了。我撞开门时把门闩撞断了。”王老师说。

  这是一个密室!

  “我没有脸在这个家呆下去了”就非要自杀吗?不能远走高飞?这究竟是为什么?怎么悲剧还在继续上演?我苦苦思索着。

  我把纸条拿给老师看,他却只有一脸疑惑不解而完全没有悲痛欲绝的样子。他嘴里还喃喃地说,“这是小陈的笔迹啊!奇怪了,奇怪了。”

  正在这时,张队突然出现在我们后面说,“我接到报案,就马上赶过来了,小陈为什么要上吊自杀?”

  “我根本不明白这究竟是为了什么?”老师递给张队那张纸条。

  “这的确是小陈的笔迹,我认得。”张队说。

  “可没有理由啊。”老师抓着头皮说,“小陈哪里……”

  张队向老师使了一个眼色,老师就不说了。

  5

  星期五早上,沈胖来我唤一同去上学。

  “你眼圈怎么那么黑呀,跟熊猫似的,昨晚干啥去了?”

  “一夜没睡,想事情。”我打着哈欠说。

  “想啥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