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墨染倾城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杏仁糖

墨染倾城意 暴躁的小鱿鱼 1256 2020.07.10 11:05

  陆少卿踱步上前,放下身上的药箱,颔首低眉对着慕倾城,伸出了修长而又骨节分明的手。

  慕倾城秀眉微皱,这陆少卿可不是个善茬,这几年,脱颖而出成为父皇的专用御医。

  只为父皇一人诊治……

  自己被苏逸打伤那会,他都未曾给自己诊治。

  今天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公主,请将手伸出来。”陆少卿见慕倾城迟迟不动,沉声提醒道。

  慕倾城不语,但是还是将手伸了过去。

  陆少卿坐在床榻前的凳子上。微凉的指尖搭上慕倾城的皓腕。

  少女手露出一截凝白细腕,指纤纤如嫩荑,触感之下皮肤白皙如凝脂,软若无骨,细腻光滑。

  手腕上戴者一条的红绳,缀着一颗价值不菲的芙蓉镂花描金如意铃铛。

  让人有种爱不释手的错觉。

  慕倾城也是在偷偷打量着眼前男子,男子侧颜白皙俊美,温文尔雅。

  如要和江二狗比,也是不输分毫的。

  两个各有千秋……但是在靖安城最受欢迎是陆少卿,陆少卿好比一块暖玉,而江湛就是个大冰块。

  难怪前世那些世家小姐都要求着嫁给陆院使,也是情有可原的。

  陆少卿察觉到眼前少女的打量,眉峰微拢,随即毫不掩饰的任由她打量。

  “陆院使,公主如何?”如玉姑姑在一旁见陆少卿久久不语,眉心微皱,不会是公主有什么问题吧。

  “公主这是寒邪入体,太阳病未解,脉阴阳俱停,必先振栗汗出而解,现下脉象尚可。”陆少卿收回手缓缓道,“阴胜寒积,乃是风寒之症,姑姑按照我的方子每日两次,不出两日公主便可痊愈。”

  “好好,多谢陆院使。”如玉姑姑笑逐颜开,松了口气。

  阿箬拿着托盘端着一碗黑漆漆的碗进去殿内:“姑姑,药熬好了。”

  看着已苏醒靠坐在床榻上的慕倾城,急急慌慌上前。

  “公主,你可算醒了……呜呜呜。”阿箬红着眼睛小声嘟囔。

  慕倾城嘴角莞尔:“你就是个爱哭包了,到外面可别说是我身边的人。”

  “公主……”阿箬收了收垂垂欲落的泪花,吸了吸鼻子。

  “公主,来把这碗药喝了。”如玉姑姑从托盘中端起药碗。

  慕倾城闻着这难闻的中药味,琼鼻一皱,秀眉紧锁。

  最怕的就是喝这种又黑又苦的中药了。

  但陆少卿还在又不好意思说。

  “姑姑,太烫了,先放一边吧,我等会再喝。”慕倾城撅了撅红唇,娇俏道。

  “公主,良药苦口利于病。”如玉姑姑是知道慕倾城怕喝药的,小时候生病让她喝药和打仗一样。

  “不烫不烫,公主,这药温热适中,刚刚好。”阿箬眼巴巴的出声说道,公主喝了病就好了。

  慕倾城嘴角抽了抽,这小妮子就不能不说话吗?这陆少卿也是。你没事可以走了,还傻站着。

  扯了扯如玉姑姑的衣袖,轻轻摇晃,糯糯撒娇:“姑姑……”

  “不行,不喝怎么会药到病除。”如玉姑姑端着药碗神色没有一丝退步。

  你就是要喝的。

  慕倾城颤颤巍巍的端起药碗,小脸扭成苦瓜脸。

  “咦……”黑漆漆的一看就是很苦的样子。

  陆少卿看着少女明明就是不喜喝药,却又因自己在场,又做出不得不喝的样子,感到十分有趣。

  放置一侧的手不动声色的捻了捻,好似那细腻娇嫩的触感还在。

  慕倾城在这几双眼睛目不转睛的注视之下,英勇就义的闭上眼睛,端着药碗一饮而尽。

  唔……一如既往的那么难喝。

  睁开双眸,刚想让阿箬去端杯茶漱漱口。

  就看到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掌中躺着一块淡粉色精致糖纸包裹的杏仁糖 。

  “公主如若不嫌弃,微臣这里有一块杏仁糖,可缓解口上苦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