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特工不好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Episode 5(2)

特工不好混 季风琥珀 2902 2019.04.11 20:57

  当晚些时候安泊尔到达指定的海岸,若琳已经在那里等着她了。两个女孩互相紧紧拥抱以后,若琳便帮她将装备一一装好在身上,然后大致讲了一下实行方案。

  “所以这次任务才非你莫属啊。”

  跳上准备好的小游艇,若琳似有感慨,“潜水几公里这可不是轻松的活儿,至少我就办不到。”

  “嘻,能重新站在阳光下就ok了。”安泊尔不好意思地抓抓头,“至于是不是能有用,我也不知道了。”

  若琳对她的话愣了一下,然后很温柔地捏捏她的脸,“你当然有用啦,我的命就是你救的啊。”即使是现在,若琳还是在心里对安泊尔的行为感到后怕,但是同时她也知道,如果这事发生在安泊尔身上,自己怕是会做得更过火吧。

  咸腥的海风把安泊尔的刘海带过她微微发红的脸颊。

  “嗯,咱们先不说这种话吧。”

  “是呢,不然有人又要难为情了。”

  “若琳,我哪有……”

  小艇驶离岸口后将一段段白色海浪线抛到身后,女孩们的声音随着远去的马达声飘散而去。

  ~~~~~~~~~~~~~~~~~~~~~~~~~~~~~~~~~~~~

  同时,在十几公里外的那艘目标货船上。

  “该死,那大小姐又发癫了。”水手甲低声抱怨道,满身湿淋淋的海水趴在船舷边。

  “怎么,又让你去干捉鱼的把戏?”水手乙走过来关心道。

  “哎,算了,有钱能使鬼推磨,况且我们还是个大活人呢。”见状,水手丙劝慰道,“这一趟钱不少,而且雇主又是个大美人。”

  “阿呸~~”水手甲唾道,“我对个性比鲨鱼还恶劣的女人不感兴趣。”

  这时,水手丁从底仓扛着一大箱沙丁鱼肉走上来。“嘿,伙计们,天气那么好,干嘛要浪费时间闲聊呢,来玩点有趣的!”

  大伙儿瞧了瞧那箱快要腐烂的鱼肉,又看一下碧波荡漾的海面。

  “真是的,又玩这个,腻不腻啊。”

  水手们说着,手却很诚实地开始摸向箱子,找各自的饵料。

  “对啊,大白天钓鲨鱼,这才是有质量的休闲乐事。”

  ~~~~~~~~~~~~~~~~~~~~~~~~~~~~~~~~~~~~

  两小时的航程过后,若琳在定位系统和雷达装置确定好以后关停了马达,让小艇在海里自由漂浮着。她用望远镜捕捉到了那个小黑点一样的目标,又测了测风向。“我觉得这个位置没问题。”

  安泊尔已脱去身上衣物,在若琳协助下将紧身潜水服穿好,备好氧气瓶,耳塞通讯器,匕首,脚上的挂绳,戴好面罩和脚蹼。最后,检验了一下氧气罩的通气情况。

  “遇到问题一定要按下这个。”若琳握着安泊尔的潜水服手腕上的一个手表状的讯号发射器,强调道,“这样我就可以马上收线,把你拉回来。”

  安泊尔对她做了个“OK”手型,接着从船舷边向后一倒,扑通一声消失在海水里。

  即使带着长长的锂线潜游,安泊尔也没觉得有多大阻力,用嘴慢慢调整着呼吸强度,她知道自己是可以赶在氧气消耗过半之前返回的。改良过的宽潜水镜视野很好,她在朝目标靠近的过程中还透过镜片领略到了深蓝海域的异世界。

  在水里,风完全静止,也感觉不到水浪,目光所及是一片五光十色。热带鱼群,珊瑚和奇形怪状的虾蟹在身边时隐时现。她的呼吸很清晰地回荡在耳畔,仿佛其间唯一的响动,其余则是一个静谧的世界。

  接下来的潜行都很正常,安泊尔只需放松前身,双腿用力拍水,前方就是那渐渐明朗现身的黑色船体。手腕那个手表状的仪器不仅可以通知若琳拉绳,也能导航,让她不怎么费劲就找到了方位。

  终于,那巨大的船底触手可及了。安泊尔小心地停下来,转着头寻找着一个合适的放置点。这艘船吨位不是特别大,炸在哪里都能让它一个小时内沉没,但若琳说了最好炸它的动力系统,这样最保险……好的,她又围着船潜了一会儿,找到了一个靠近浆的部位,从腰包里取出粘土用来装微型炸弹。炸弹是遥控的,只要她游回去,若琳就会引爆它。

  装好后她开了炸弹上的发射装置,准备立即返程,这时一个黑影忽然从她后面不到半米的距离掠过。急流的水让她向前晃动有些失去平衡。

  什么东西?

  安泊尔转过头,正面对上了那个生物。

  在距她十来米处,有一只身长三米左右,白色肚子,深深的腮道,深灰色背鳍的怪物正在咧着满嘴尖牙瞪着她。这个玩意有个挺吓人的学名,但是安泊尔已经没空去想了,也不愿想起来。如果一个人在如此近的距离被一只鲨鱼锁定,首先在想起它学名的之前会吓昏过去。

  凶兆般凝固的寂静,它死气沉沉的鲨鱼眼盯住了她。

  不用说,她完全被吓懵了,心脏不由自主在胸腔里狂跳起来,在耳膜里听起来就像她自己脑子里发出的恐惧尖叫声——与之相反的是她的身体,虚软无力地僵硬着,像被海水冻住了。

  那巨兽对她圆睁着漆黑的眼珠,以一种非常慢但危险的速度在她周围绕着圈子。

  安泊尔绝望中祈祷着它吃过了午饭才来的。

  显然还没有吃。只见那怪物停止了转悠,嗖地朝食物扑来。安泊尔惊叫了一下,呛了一口海水,但还是在一瞬间做出了闪避动作。她能在这个过程里近距离看到那放大了数十倍的巨型黑眼和电锯一样锋利的齿间,以及那股子死亡腐臭味儿。鱼鳍堪堪擦过她的手臂,却几乎把她整个掀起来,抛向身后的船底,海水里传来了一声撞击闷响。

  太好了,没等我们炸了这船,就会先暴露行动。就算如此,情况也不会比被一只鲨鱼攻击更糟了。

  她被鲨鱼刮到的那只手臂的一侧传来一阵剧痛,手腕上的信号装置已经碎了,破损的地方渗出一缕鲜红,正向上方漂动。

  还有比这更能激起鲨鱼猎杀欲望的情况吗?

  安泊尔意识到刚刚那一下只不过是试探,现在它知道她是新鲜血肉大餐了,也许几分钟后它还有其他闻着血腥味聚集而来的同类会争着把自己的身体撕碎分食一顿。子弹和匕首根本派不上用场,与那能扯碎世界上所有东西的齿锋相比,这些武器实在小得可怜,顶多给了她一点点心理安慰。

  想到了一件事,安泊尔拔出匕首,迅速割断了身上的锂线,几乎与她动作同时,鲨鱼猛烈发动第二次袭击。在逃无可逃的情况下,她做了一个连自己都想不到的反应,腾身一跃,左手抓住了冲来鲨鱼的顶鳍,腿部避开那张着的无底大口,顺势一转骑到了它身上。很险的一个晃动过后,她设法挥起右手紧握的匕首,朝它背上刺下去。没想到它左右扑腾,试图甩开背上的人时,她手上的刀锋正好插进它的眼睛里。

  顿时一片血红在安泊尔眼前蔓延开来,她感到自己已经彻底把这海中一霸给惹恼了。鲨鱼一个扭腰把她从背上抛起,她头朝下看见它那受伤喷血的眼睛正恐怖地瞪着自己。

  忽然,感到脚上被什么东西勾住了,她整个人被倒挂着往上拉起,以一种有节奏的速度。

  整个过程安泊尔都睁大双眼,震惊到无法思考。被拉出海面那一刻,暴露在温暖阳光下的时候,她才明白过来自己是被钓上来了。

  差一点就来不及!瞎了一只眼的鲨鱼带着满身仇恨追着她破水而出,紧贴着她的发丝咬过,尾鳍砸在船身的噪音大到任何人听了都忍不住瑟缩一下。

  看到鲨鱼落回海中,安泊尔还来不及庆幸逃过大劫就听见了头上传来的欢快人声。

  “这么快就钓上一条了?”

  “啊……挺轻的,可能是头小鲨鱼。”

  “哇,那有口福了,白蒸的幼鲨是极品啊!”

  “不对啊,用焦糖煎才是正确食用方式……”

  “等等!快看!”

  安泊尔想发出求救声,被倒吊着脑充血让她喘不上气,潜水镜中的视线渐感模糊。

  这都是什么情况啊?

  忽然,一只粗糙的大手抓住了她的肩膀,接着另一只手也扶住了她无力的腰身,把她的姿势扭转成正常水平。

  “你们还愣着干嘛,快来救人!”

  那个扶着她的男人急切地喊道,接着,她被许多只手一齐拉了上来。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