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特工不好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Episode   4(1)

特工不好混 季风琥珀 3654 2019.04.11 17:46

  当副总脸色铁青地出现在眼前时,安泊尔花了好一会儿才缓和了被泪水蜇得生疼的眼睛。跟着走进地下会议厅的一段路,她根本想不起是怎么经历的。

  “里克,你最好先看看这个。”副总冷冷地开口。这是她第一次和真人副总这么近的面对面说话,但麻木的神经除了沉甸甸的恐慌以外,她无法有更多感想。

  “这是?”

  副总那深色的眼珠一动不动,“刚刚收到的录影,我觉得你应该猜得出是什么。”

  安泊尔脉搏陡然一跳。

  “你最好先坐下。”他打开电脑,安泊尔哪能坐得住,目光直直地投向大屏幕。

  图像闪烁了一下,然后她就看到了——死去的上尉。

  安泊尔吓得不能发声,一股恶心的酸胆味直冲喉咙。

  上尉似乎被人用绳子系住喉咙,双手反绑于身后,身体悬挂在一间无窗的空房子里,捆绑在一起的脚上还吊着一个沉重的哑铃,轻轻晃动着。

  虽然房间光线昏暗,但那充血爆突的眼睛、半吐的舌头以及尿湿的裤子,都像是明晃晃在恶意炫耀着对方的胜利。

  紧接着,画面亮了点,是另一个房间。

  若琳坐在同样空荡荡的房间中央的椅子上,手脚都捆在椅子后,身上的衣衫有几处撕裂,露出的划痕不知是落海时弄的还是遭了刑所致,只见她低垂着头,眼睛微闭,安泊尔无法从影像上判断她是否清醒着。

  突然一个画外音出现了,阴测测的。

  “你们的小伙伴暂时在这里很安全,如果想她继续安好,天亮之前把研究所的芯片交给我们,换她一条性命。”

  没有多余废话,荧幕又恢复一片黑暗。

  在大厅里,安泊尔紧紧扶着椅子,不让自己又晕过去。刚才的声音并不是那个救起她的男人的,但在证实了若琳被OFL抓住以后,她感到无法呼吸。

  “我们怎么行动?”她缓过一口气后战战兢兢地问副总,“先按照他们说的拿芯片换回若琳?”

  “芯片上不可能给他们的,只能让他们见鬼。”副总平静地回道,安泊尔则很想跳起来打爆他的头。只见他不知从什么地方甩出一份文件夹,“你先看下这个。”

  此时,安泊尔脑子里塞满了若琳悲惨的前景,根本没心情看别的东西,也许是芯片的什么资料。她盯着副总,没有去接文件。

  似乎看出了她执拗的坚持,副总便自己播报文件内容,“雷诺·琼斯,职业拳击手,实质上是OFL在本地的上尉。”他再次递出文件,并不由分说直接塞到她手里。“这是可以换回周若琳的筹码。”

  疑惑地看了一眼文件,安泊尔只觉得时间在一点点被这荒谬的决定浪费掉。“我要怎么做?”

  副总无动于衷地说,“你自己去想。”

  那一刻,安泊尔生平第一次感到心中产生的一股杀意,如果她是内利,现在已经在手撕那张平静无波的扑克脸了,她极力按耐下这种欲望,表情变得非常漠然。

  “这人现在在哪儿?”

  副总道,“他在本市的海边别墅,详细地址在文件里。”

  安泊尔咬着牙嗯了一声。

  “这人是特种部队出身,曾参加过战争。他任何时候包括睡觉时都备有上膛的枪械,警惕性极高,甚至会对在视野范围内的所有事物发动攻击。”

  最后,副总目光紧盯着她嘱咐道,“这次行动只能成功,不然我这里可再没有谁会去救你们了。”

  ~~~~~~~~~~~~~~~~~~~~~~~~~~~~~~~~~~~~

  已经十二点多了,凌晨的轻风有些凉意,一点也不像白天时的炎热,只不过形色匆匆的安泊尔无意欣赏,只想快些回到住所。

  回到熟悉的林荫道,蛋糕店近在眼前,只是她眼神空白地在重复同一个问题:我究竟该怎么办?我究竟该怎么办?我究竟该怎么办?

  过于出神的她甚至没注意到在店门旁蹲着等她的内利,以至于一被人拍了拍就吓得挥出拳头。

  “嘿!你今天吃了火药吗?”内利捂着鼻子向后跳了几步。

  “啊,内利……抱歉,我还以为是小偷什么的。”

  内利甩甩鼻血,定睛一看发现她带着一身伤回来,不禁关切地询问,“你怎么了,被人揍了?也不像啊,若琳呢?”

  “嗯……她还有别的事……”安泊尔犹豫了一下,含糊其辞道,装作若无其事把受伤的手插入裤袋,“我还有别的工作,你不用专门等我们的。”

  内利对这个反应大感不满,“不是吧,哪有那么密集的任务安排啊?你们这回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爱德华学长怎么会那样?”

  “你见到学长了?”安泊尔猛地抬头。

  “是啊,奇怪的不是这个了。”疑惑地看了一下她瞪得大大的眼睛,内利回答道,“我当时正在往这边来,没想到被沙滩上的一只海龟挡住了路,结果一看,学长正在龟背上呢,这太shock了!他身上受了伤,又昏迷着,我不敢怠慢把他送去医院了,这才从那边过来哦。”

  安泊尔一阵眩晕,脚下有些发软,蹲了下来,“谢天谢地,还好他没事!”

  内利疑惑更甚,正想好好问她事情经过时,忽觉脚下一沉,“呜啊?”他向后倒去,跌在软土与沙子混合的地面上。

  “内利,你没事吧?”

  对正要过来的安泊尔摇手示意,内利低头一看,“可恶,这里怎么会有一个坑?”

  “坑?”

  内利跳出来以后两人蹲下来端详着那个小小的塌陷,却发觉这是一个小洞,更奇妙的是,现在这个沙洞正在轻微地震动着,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内部刨动沙土。

  “安泊尔,你在院子里养鼹鼠吗?”

  哗啦地一下洞口的表层终于全面塌陷,钻出了一个棕色皮肤的小家伙来,准确的说,是一个小女孩,年龄不会超过十岁。她爬出洞口,发现自己正被两个大一点的少年少女围观,于是首先打了个招呼。

  “非常抱歉,打扰了。”那孩子用清脆的嗓音道,“我不知道这边是有人住的。”虽然是道歉的字眼,但看神情怎么也不像是有歉意。

  “你在这个洞里干什么,小朋友?”内利奇道,“这个洞是做什么用的啊?”

  “同一个问题还要问两次啊,大哥哥。”小女孩捋了一下光亮的长发,哼了一声,“和笨蛋讲话果然超麻烦。”

  “什么话,你这小鬼……”

  安泊尔急忙把他推开免得发作,然后蹲下身和小女孩平视,温和地问道,“我们没有别的意思,只想问小妹妹,你一个人这么晚在这里做什么,家里人不会担心吗?”

  小女孩打量了一会儿安泊尔,显然对她的态度还是很受用的,于是干脆一股脑告诉她道,“我的海龟朋友不见了,所以出来找它。哼,如果你一定要问,告诉你也行。本小姐叫阿娜依·阿古-阿拉,家里人已经早就在天堂了,所以我什么时候出来都不会有人管。”

  安泊尔觉得信息量有点大,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喂,小鬼,你弄错了吧,在别人店门前挖洞还那么嚣张,你不知道这样做很危险吗?”

  阿娜依的眼睛快要翻上天了,不屑地怼内利道,“女孩子说话你一个臭烘烘的男生插什么嘴?我抱歉也是说给这位可爱的小姐姐听的,不用你多事。”

  “……你该庆幸自己是女孩子,我不和你计较。”内利被呛得嘴角抽搐,“小小年纪就那么不可爱。”

  小女孩切了一声,“这个世界就是因为有太多你这样不用脑的粗鲁家伙,犯罪率才降不下来。”说着转身就跑开了,还不忘抛给内利一个补刀,“对女孩这样没风度,你这辈子也别想有女朋友了!”

  “小鬼你说什么,别逃!”

  “内利,你适可而止吧,现在还有要紧事!”安泊尔用力扯着他衣领的时候,草草包扎的手心伤口滲出血来。

  内利发觉以后反手抓住她的手道,“一定是任务出了问题对不对?”接上刚才被打断的思路,他双手按住安泊尔的肩膀,盯着她脸上阴晴不定的表情,眼睛闪着火光,“别骗我,若琳呢?”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下定了决心。其实在总统府地下室里听到副总那番计划后,她就在考虑了,只是没有帮助的话不可能实行。

  “内利,我问你,你是不是为了若琳愿意做任何事。”

  他没料到她会这样问,但这凝重紧急的气氛已经足够让他警铃大作,任何迟疑仿佛都会酿下大祸,于是他点点头。

  “包括不利于总部的事?”

  对于这个问题他终于露出了怀疑的神色,但安泊尔以绝对认真的眼神直直地盯着他。

  内利再度点头。

  “我需要你去国家研究院把受NYG保护的那个芯片偷出来,然后马上带到这个地址去。”安泊尔简短地说,把资料的一页给他看,“马上背下来。”

  虽然内利很想再问个清楚,但还是遵从了。

  “事不宜迟。”她说道,“在两个小时内必须送到……”

  “一个半小时。”他用确凿的语气承诺,快步离开。

  “好,再来就是我的份了。”安泊尔自语道,尽量迅速地回到了店内,咚咚地走下地下室的楼梯,来到刚清理出空间摆放她们武器的小房间里。

  “绑架任务——麻醉子弹,狙击枪,侦察苍蝇……”一一将要用到的武器从橱柜中取出,装备到身上,安泊尔原本想立即冲出去的,可脑海中马上浮现出若琳看见她这个样子的表情,摇头叹息:冷静,安,你这幅火急火燎的模样出去不到两分钟就会被路人发觉并报警,以未成年人非法持枪的罪名请进少管所。

  “笨蛋。”她拍了拍脑门咒骂自己,重新将狙击枪从背上拿下来用装高尔夫球棒的长背包裹好,把腰间子弹取下,一同放在包里。还有一件她必须想清楚的事:副总提及的那个拳击手上尉的危险程度。

  “视野范围内的东西都能命中么……”

  她思量着:如果只带着麻醉子弹和这人正面刚,那就太蠢了。万一不成功,非但救不了若琳,自己还会先搭进去一条命。

  安泊尔的目光焦急地游弋于各个可以使用的武器间,最后落在了一个不起眼的物件上——飞去来器。如果不能在他视野内动作的话,那就在看不见的地方好了。飞去来器是一种多功能的辅助武器,可以在击中目标时释放毒气或麻醉气体,她想不出更合理的方法了。虽然看上去有些孤注一掷,不过她也不可能一个人带上所有武器。

  “但愿你可以正中那家伙的鼻子。”她低声对那个L型飞镖说道,小心翼翼地塞进背包里。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