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特工不好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Episode 10(4)

特工不好混 季风琥珀 3656 2019.04.11 21:52

  市中心的XX电子商城二楼里,伊丝克拉坐在顾客试用区的一台新台式电脑前,她自己带着的平板电脑正放在一旁和台式电脑连着线。

  安泊尔则在她身边警惕地瞧着来往的人们,身上也带着一台平板电脑。这电脑也在发射着木马程序。

  现在伊丝克拉已经成功拉开卫星传输器,把原来电脑中的数据程序分离,代入新机子,从而可以在不被攻击指令程序追踪的情况下继续使用电脑来进行股市交易控制。而原来被追查的机子则像三个伙伴身上带的联网电脑一样重复发出木马病毒。

  本来安泊尔想可以等到伊丝克拉把四台机子的假地址传输出去的,但她偶然间向正在报时的商场挂钟看去时,透过下面的玻璃窗,注意到外面人行道上有一股小小的波动——有一个人在朝大楼飞奔过来,撞倒了一个推着超市购物车的妇女而没有停下来道歉。

  一种本能嗅到了危险的气味,她快步走回伊丝克拉坐着的地方。

  “好了吗?”她急急问道,在银发女孩点头后立马抄起那两台平板电脑。在伊丝克拉来得及反应前,她就行动了。

  “待在这儿!”

  说完,安泊尔把装电脑的背包往身上一甩,飞快跑向二楼的送货电梯。她知道如果敌方人员追来的话,肯定能迅速追踪到她的IP信号,要逃趁早!

  送货电梯直达的是地下一层的停车场。

  安泊尔发现电梯前方就是一个货车专属停车区,它直通着南边出口。货车一般只在此停留十来分钟,工作人员将货物卸下后就会驾车离开。

  她来到一个用红色油漆涂着“比尔软件”的白色小货车后,听着那两个卸货人员说,“两分钟就下来了,不用熄火。”

  “走了。”

  安泊尔躲在后面看着那两人咚咚咚把箱子推上货运手推车,往她刚才出来的电梯推去。

  “对不起二位了,我用完马上归还。”时间不等人,她火速钻入那辆还敞开车门的货车。

  ~~~~~~~~~~~~~~~~~~~~~~~~~~~~~~~~~~~~

  “Shit!”八字胡男人从电子商城一楼跑下来,将手枪放回衣兜,“两个IP在一起快速朝南移动!”

  “追上它们!有必要就射杀持有者!”青木上尉冰冷的命令传到耳朵里。

  “是,长官!”

  他走上主街道四下张望,看到一辆空计程车慢慢行驶过来,于是飞快打了个手势。

  “嗨,先生您去哪儿?”司机探出头殷勤地招呼道,不想还未看清客人的模样就被一把拽出了驾驶室。

  八字胡男人一声不吭地坐上车,“嘎”地掉头踩油门扬长而去。

  “混蛋!”司机在路边爬起来骂道。“我要报警!”

  ~~~~~~~~~~~~~~~~~~~~~~~~~~~~~~~~~~~~

  某个地方的警车有鸣笛,安泊尔把别在方向盘上的市内地图丢开不再需要它的向导。现在她往前走就是去通海隧道,尽头是城市西区——重工业厂区。她知道警察迟早要追上这辆车的,所以过了隧道她就得弃车另做打算。

  “若琳、内利,你们关闭电脑信号传输了?”

  “对,我们跑到郊区了。”

  “好,我待会儿再关。伊丝克拉还需要些时间。”

  她挂上三档,踩下油门,向隧道开去,超过了一辆轿车。还好,路上车辆并不多。

  公路尽头有一个岔路口,一边通往市区,一边通往隧道。她还没完全拐到隧道这条道,车尾就被一辆从市区入口飞驰出来的车给撞了一下。

  安泊尔的身子被惯性甩向一边的同时车子也转了个圈,这花了她很大气力去扳正方向盘,借助刹车力才避免后面的车子再度追尾。

  她回头张望,一辆大油罐车正好行驶在路中央,遮住了视线,只勉强看到一抹黄色,但直觉告诉她这里危险,不能停下。于是她换挡加油门,紧贴着油罐车驶入了隧道。

  不过,后视镜里出现的那辆黄色的出租车也在加速尾随。安泊尔看着它从身后的油罐车后边闪出,狠狠撞开了一辆挡道的微型车,将那小车像个旋转玩具一样抛在后边。一阵巨大的撞击声和金属玻璃碎裂声在几近封闭的隧道里回响。

  很快的,黄色计程车追上了安泊尔的小货车,并向隧道内壁挤压过来,连带着小货车旁最靠壁的一辆旅行车也遭殃,三辆车挤在了一块儿,安泊尔的车被夹在中间。

  在她要减速摆脱的时候,出租车里的男人已经伸出枪口。

  安泊尔几乎与枪响同步低下头,子弹从货车车窗飞过,即刻令对面的旅行车驾驶员毙命。旅行车也因此掉速,不受控制向后漂移,随后又是一连串惨烈的撞击和爆炸。

  剩下的两车还紧挨着隧道壁向前冲去,出租车的枪手还在朝安泊尔射击。

  除了嘭嘭嘭的枪耳膜里充斥着铁皮与石壁相摩擦的尖锐噪音。无路可逃了。

  她咬紧牙,竭力踩下油门,将小货车从内侧超出,再奋力把车头往外转。由于小货车的转动较快,使得它在转身时恰好晃过了出租车车头的冲撞,在对方面前完成了一个有惊无险的掉头,形成了一个奇怪的姿势:倒着行驶并把出租车反压在了里面。

  这时轮到安泊尔反击了,她拔枪击中了出租车的左前轮。

  出租车立即在左方倾斜中失掉了方向和速度,车身旋转起来。安泊尔见状换挡踩油门,让小货车直接撞上出租车的横面,像顶着一只四肢无法抓地的乌龟一样朝回头路推去。后面更多的车迎面像他们的车冲来。

  安泊尔最后用手臂往安全带上紧紧绞了几圈,在方向盘下缩紧了上半身。八字胡男人转脸来看她,他经历过一番凶狠追杀的脸在另一侧的车灯下显得十分愤怒绝望,然后他转过头看向来车时,已经晚了。

  一辆大卡车的车头轰的插进了出租车侧面,几乎是一瞬间就把它夹成一堆废铁。

  挡风玻璃碎裂的可怕声音里,她被巨大的逆向冲击力拉扯得几乎要飞出驾驶座,身体被安全带固定的部位仿佛要将她五脏六腑勒出来。她大脑中闪过一个念头:这也会杀了我的!

  最终当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一些时,她才从一两分钟的恍惚中回过神来,连滚带爬钻出车头严重破损的小货车后,发觉自己除了上身的一些挫伤,最痛的地方就是右脚踝了。那辆出租车被紧紧地压缩在了高大的卡车引擎下,这时卡车司机已经跳下车在后方布置着紧急路障。

  她忍痛拖着脚提枪走近它。往扭曲的驾驶室里看去的第一眼,她面露疑惑不确定自己看到了什么,等她再次看清楚时不禁倒吸一口气,后退一步差点跌倒。

  在她干呕着往回走时,远处第一辆警车驶进了隧道,发出呜呜的警报声。

  一辆毫不起眼的家用旅行车不知何时停在了她旁边,副驾驶车门打开了。

  “上来吧,孩子。”里面驾驶座的男人一见到她就露出了一个亲切的笑容。

  安泊尔从未见过他,完全搞不清状况了。“你是?”

  “我可以在警察来之前向你解释清楚。”

  她回头看了一眼警车增加的数量,又看了看自己浑身青紫的伤痕。

  “来吧,我绝对是来帮你的。”

  安泊尔想至少完成了任务,疲惫地点点头。

  ~~~~~~~~~~~~~~~~~~~~~~~~~~~~~~~~~~~~

  青木等着下属把所有数据计算出来,期间他给自己的上级打了个电话。

  “最终的利润还没出来,但大概能得到预期的1/3左右上校……”

  “你原来给我递的计划书里可没有那么低的预期啊,青木?”上校毫不客气地打断,语气已经很不善了。

  “……是的,抱歉,长官。”青木捂着胸口,低声赔罪。

  沉默。

  “好吧。”上校似乎也不想多做纠缠,“等你们最后的利润出来再向我作详细报告。”

  电话啪的挂断,青木脸色僵冷地放下手机。

  这将会是一次只有惩罚的结果。

  可回头一想,他也不得不承认这次他是彻底的失败。就算他计划良久发动了那么多人力物力,却被对方好像不费吹灰之力按倒的感觉。

  在NYG内部,无论是哪个部门,哪个人,在这次短时间行动里都发挥了想象不到的作用。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重新部署,吹响复仇号角。

  ~~~~~~~~~~~~~~~~~~~~~~~~~~~~~~~~~~~~

  同一天的下午收市时段,诺马市的人们仍然做着他们平时在做的事。股市在急跌了近千点后止住了颓势,开始回升。这天被众多经济学家记入了历史,当作一个周期升降规律的论据。无论如何,对真正经历了事件的人来说,已经不重要。

  “就不能算了吗,伊丝克拉~~!”内利回到病房后是第十二次拖着可怜巴巴的眼神问道,“我的股票亏了一大半!我真不敢相信你还要收我电脑使用费,那台电脑不是后来给安泊尔烧了了吗?”

  坐在一旁刚被护士处理好脚踝伤处的安泊尔一个眼刀飞来,对他做了个割喉动作。

  “那是任务内的消耗。”伊丝克拉连眼睛都没抬,冰山依旧,注意力只在自己的新电脑上,“你使用的目的是私事。”

  “怎么能这样啊!难道我搜索股市信息也和任务无关吗?”

  “我有计算任务形成时间。”银发女孩说完站起身,下了最后通牒,“你再来狡辩再扣你50元。”

  “你放心,她对谁都是一视同仁。”目送伊丝克拉走出病房,爱德华拍拍内利耷拉着的肩膀,安慰道。

  若琳一边削着苹果一边看着安泊尔道,“很难想象那时会有人帮你逃脱,一般人在那种情况下会认为你是车祸肇事者。他一路上没问你什么问题吗,安?”

  “没有。”安泊尔回忆了一下,“他只说他是去接老婆路过而已,奇怪的人。”

  “你应该把他请到总部来,”爱德华说,“我觉得这人可能是哪位知情人士。”

  “抱歉,当时我脑袋里乱得很。”安泊尔声音低了下去,“我看到那个杀手的样子简直……”她停下来,发现大家都面有忧色地围拢过来,马上又作出轻松的样子,“没事,我很好。”

  “别太放在心上,安。”内利哼道,“那个混蛋可是要置你于死地,我只想说活该吧。”

  若琳则是说,“我觉得可以趁这段时间修养一下,看看心理医生。”

  安泊尔笑了笑,“别那么夸张啦,我会习惯的。”

  “我想你快点度过这个时期。”若琳弯下腰抱住她。

  “我会的。”安泊尔悄声说,在若琳听不到地方的小声说道,“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不是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