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特工不好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Episode 18(3)

特工不好混 季风琥珀 3840 2019.04.12 12:46

  列车从北港驶出后朝南行进了十分钟,只要过了前方的跨海大桥,市区就近在咫尺了。

  这座跨海大桥架通的是港口与内陆中间一段新月形的裂谷,跨度有六百来米。由于负担着南北两个港口码头的列车货运任务,桥体被设计成四轨两个方向平行的宽阔路面,分别联通着市区的南北方向。

  此刻,这趟列车以极快的速度碾过大桥。

  站在列车长室内的青木面前的控制台里的电脑跳出了两个选择。

  他很快用手指点向“北”这一栏。

  列车一出桥头遍往北转向,同时速度减缓。

  这一情况很快被警局的空中俯瞰器捕捉到了,并向地上的警车通讯系统发出警报。

  须臾,前往南港与正在支援北港的警车都改变了路线,往列车所在位置开来。

  青木在椅子上坐下,手指弹了一下耳机,“辛西娅,行动吧。”

  与列车相距几十公里的北港列车站随后驶出了第二列火车。

  ~~~~~~~~~~~~~~~~~~~~~~~~~~~~~~~~~~~~

  同时,焦头烂额的警局缉毒科又发现了一个新情况:一艘毫无标示的白色游艇向跨海大桥匀速驶来,距离已缩减到了十来公里,七八分钟后就会到达桥下。

  那就是OFL的计划!

  得知这一情况的维帕丝牙关紧咬,没想到自己真的被忽悠了。

  “内利,该你了。在第二趟列车过桥前吧轨道炸掉!”若琳当机立断道。

  “没问题!”

  早就准备好的内利此刻正小心的用攀岩锁沿着光滑的水泥桥墩往上爬,他的腰上别着一个手机形状的控制板。当上到距离桥墩顶部三十米左右时,攀岩锁卡在了一个凹槽里,他整个人被定在一处,动弹不得。

  “不是吧,这可是NYG出品的,难不成还差过路边卖的?”他扯下系在身上的攀岩锁,有点不知所措地维持着庇护状扒在水泥墩面上。

  这时腰间的控制板嘟地尖叫了一声。

  “真是的,这叫什么事!”内利看了看上面剩余的高度,强迫自己下决定,“就当是徒手攀岩吧。”

  ~~~~~~~~~~~~~~~~~~~~~~~~~~~~~~~~~~~~

  自安泊尔离开那趟列车以后,吉娜心想自己今后肯定是进不了J·S蛋糕店的大门了,简直不要太糟糕。她郁闷地吐了一口气,坐在列车长室里的椅子上,用通讯器对另外两个忙着工作的同伴问道,“你们那边怎么样?”

  耳机里传来的是辛西娅不太耐烦的声音,“我这边没情况,是你该向我们汇报吧。”

  吉娜懒得理她,“青木?”

  “警察的反应符合预期,你现在可以开始了。”青木的口气像是对自己部署的一切目前为止很满意,他强调道,“事情成不成就看你我接下来的配合了。”

  吉娜有点不情愿的撇撇嘴,“我说,能把警方玩弄到这个份上,你的计划确实了得。”

  耳机里传来一声轻笑,可以想象到那一头的青木是怎样不以为意。

  “别出岔子,否则……”

  “是~~~”吉娜拖长语调回道,她切换通讯线路,对列车上的下属命令,“伙计们,该干活了。”

  “是,长官!”

  列车上一道联通前后车厢的阀门立即被打开了,一个男人踏上车厢连接处,用安装在一边的绞车绳器卡住两节车厢的大钢扣。“咔”一声巨响,钢扣从他所在的前一节车厢处勾回,两车厢被断开了。

  “好了,长官。”完成后,他跑回车厢。

  “很好。”吉娜又对另一个人道,“后面的伙计听着,到时变道。”

  很快,从中间断开的两节车厢距离越来越大,吉娜所在的前节动力车头继续高速往北开去,直接上了跨海大桥,而后一截则在列车上的她的手下控制着,依照惯性驶向南港铁路,缓慢向北开去。

  见事情都办妥了,在列车控制室内的吉娜便提速,以450公里/小时的速度在往北边的铁轨上消失。

  ~~~~~~~~~~~~~~~~~~~~~~~~~~~~~~~~~~~~

  青木在自己那列出了跨海大桥向北行进的列车上驾驶着,他渐渐把原来的速度降下来,直到低于200公里/小时。经过精心策划的几周,这一切行动在此时才得以顺利明朗。他记得早先与斯诺讨论时的情景:由于这小子极力反对,他只好同意在行动中不对警方采取更激烈的对抗计划。真是妇人之仁,他想。

  他边在心里嘀咕边计算时间。时钟显示才降速了两分钟,他这列车的尾部与被吉娜丢下那后半截车厢撞到了一起。

  这一撞把两列车变成了一个典型的追尾事故现场。两车的刹车系统迅速启动,而车内的人早就做好撞车准备,都待在离撞击车厢最远的地方,身上缠着安全带,头戴安全帽。

  连着青木那列车追尾滑行了百来米后,吉娜丢下的那截车厢在桥北停下,孤零零地被留在长长地轨道上。

  青木的列车依旧在原来的路线上行驶,只是速度更慢了,车上只剩下他一人,他在行到一处芦苇地时从车门里跃出。

  被耍了两大圈的警察这时才追过来,好几辆车开始跟上了仍在运行的列车,他们认为毒品就在这列车上了。

  躲在芦苇下的青木目送着警车追着列车而去。

  “愚蠢的警察,上面确实有准备给你们的礼物。”他轻蔑一笑,按动手里的遥控。

  两个扒在列车上准备拉开车门的警员连喊都没喊出一声就被瞬间炸飞了。

  伴随刺耳巨响,列车周身腾起一团烈焰,飞散出的几百枚碎片有不少还落到来不及闪避的警车上。转眼间,前面追逐的几辆警车也燃起了大火。

  青木在确定没有警员再追上来后,泰然自若地走出芦苇丛,“没麻烦了,可以过桥。”

  “收到。”辛西娅在耳机里回道。

  ~~~~~~~~~~~~~~~~~~~~~~~~~~~~~~~~~~~~

  徒手爬剩下的三十米高度比想象的要更困难,内利大口喘气,吃力移动着四肢去攀那条不规则的凹槽。带着手套仍然让他手指胳得生疼,嘴里不禁骂起来,“劣质工程!”

  好不容易到达了桥墩根部,他双腿用力一蹬,伸手抓住了桥面底部伸出的梯子尾端,吭呲吭呲地爬上去。不一会儿,他摸到了桥墩的石梁。

  这时头顶上的铁轨微微震动着,预示着有一列火车将要碾过。内利赶紧把裹在腰上的微型炸药取下,用粘土固定在石梁上。

  现在剩下的事就是启动爆炸装置。之前他已经预设了一分钟的引爆时限,因此启动后他必须立即滑下来。但是现在他没了攀岩锁,从这么高的地方入水危险性太高,于是他考虑了一下,取消设定改用遥控,自己也不从原路返回而是继续往上爬上了桥。

  这只是能把桥面炸出个几米宽洞洞小炸药,他在桥上也会无恙。

  当内利从交错的钢筋骨架间钻上来,站在铁轨边眺望那远远驶来的列车时,丝毫没有发现距桥几百米处的岸边有一艘大货船,上面有人正瞄准着自己。

  ~~~~~~~~~~~~~~~~~~~~~~~~~~~~~~~~~~~~

  斯诺在那艘名为“哈珀”号的货船甲板开阔的瞭望台上,独自一人伏在栏杆上。他手中的狙击枪瞄准镜正追着那桥上少年的一举一动,但下一秒注意力就被转移了。

  ~~~~~~~~~~~~~~~~~~~~~~~~~~~~~~~~~~~~

  安泊尔在获知若琳的计划后,也沿着铁路赶往跨海大桥,想看看内利这边需不需要帮忙。当她快步来到桥边时,远远看见内利迎面走来。以他脸上紧张的神情可以看出他这次行动并不怎么顺利。

  “嘿,这边!”她停下脚步,在桥边对内利挥手。

  看到同伴,内利脸上露出了嬉笑,他开始往她那里跑去,“走吧!不然咱们的屁股就要被炸飞了!”

  一颗冷弹滑过干燥的空气,打在了在毫无的内利的臀部。他立时大叫一声,身体失去平衡,倒向桥的边缘。安泊尔也惊了一下,不过条件反射地迈出几步冲上去,伸出一只手拉住了已经往桥外掉落的内利。

  “稳住!”惯性下,安泊尔的身子也被拉出了桥面,但她迅速趴倒在钢架上,双腿紧紧夹住一条支架,暂时缓住了两人滑落的势头。

  “他妈的OFL混蛋!”被她单手拉着的内利脸部因为疼痛扭曲。

  “嘿,别慌,”安泊尔吃力安慰道,“我马上弄你上去……”

  “来不及了,看!”内利一边嘶哑地对她大喊,一边用另一只手指了指她来的方向。

  扭头一看,列车大头赫然出现,在刚才他们那阵忙乱间它已经轰隆隆地靠近了。随着列车进入大桥,钢架结构开始受力摇晃,她趴着支架的双腿和一只手不由自主的随着颤抖、下滑。

  “内利,引爆炸药!”即将支持不住的安泊尔喊道,可是当内利在自己腰间一摸后,脸色更惨白了,“不,我掉了!”

  “什么!?”

  “在桥上!”

  安泊尔抬起头,目光焦急搜寻着,果然看见一个黑色的手机状的小东西躺在她身后几米的铁轨间。她得马上作出决断!

  ~~~~~~~~~~~~~~~~~~~~~~~~~~~~~~~~~~~~

  同一时刻,百米外的货船上,斯诺在望远镜里关注着两人的动作。只见一阵晃动以后,那中枪的少年直直地坠向海面,而桥上的少女随后在驶来的列车前一滚,消失在车轮下。

  斯诺倒抽一口气,直起身来想看清楚些。这时视野里突然冒出橙黄色火花——爆炸发生了。不是很大,而是中间的一个桥墩下,这一处的爆炸使得上面的桥面塌陷,而辛西娅那列车最后一截车厢被炸成两段,后一截还留在凹陷处,另一截拖在前面行进的列车上,被熊熊烈火笼罩着。

  “啊,还是损失掉了一只货箱吗。”望着那列尾部着火的列车,他不禁悻悻地笑了,而后专心检查着一片狼籍的桥面上的动静。

  等待了好一会儿,这才终于看到那女孩儿摇摇晃晃的从那堆残骸后走出来。也许划破了几个口子,但没有大碍。

  斯诺轻轻吁了一声,放下望远镜。他觉得自己的心终于回到了胸膛里。如果现在有OFL的同伴在他面前,会怀疑他是不是也是个内奸了。“

  ~~~~~~~~~~~~~~~~~~~~~~~~~~~~~~~~~~~~

  爆炸蒸发出的一股呛鼻的气味慢慢随风消散,安泊尔在桥上看了看那面海岸的泊船,她感觉到对方的视线,也直觉猜想到了是某个人,否则刚才内利和她的麻烦就不止如此了。

  她开始沿着桥往下面的桥墩爬下去,“若琳吗,我们刚才炸掉了一截货品,其余的还是被运走了。”

  “明白了,你没事吧?”若琳在耳机里问。

  “我没事,只是内利需要救护车。”她伸头往下看,能够辨认出在身上的救生装置撑开后,内利昏迷着仰面漂浮在水面的样子,“我先下去救他了。”

  ~~~~~~~~~~~~~~~~~~~~~~~~~~~~~~~~~~~~

  当天晚上,新闻频道就第一时间播出了列车相撞、爆炸的场面以及被火吞噬的警车。不过被播放最多的还是跨海大桥被炸的镜头。

  “……警方对于毒品走向仍在全力搜索,还没有迹象证明毒品流入黑市……”

  女主播字正腔圆的声音随着电视啪一声关闭消音。

  若琳放下遥控器,蛋糕店的大厅内顿时一片寂静。

  “还好,任务虽然失败但至少还没造成太严重后果。”

  若琳的表情让坐在对面的安泊尔瑟缩了一下,然后才挤出一个欢快的笑脸,“可不是,我打赌内利醒过来会大发雷霆,他最讨厌医院的食物了。”

  可是若琳一点儿都不笑,而是保持刚才的姿势凝视着她,目光清亮又严厉。

  “还有一个问题我没想明白。”若琳缓缓对坐立不安的安泊尔道,“今天在列车上你是怎么和OFL的人有联系的?你可以骗过学姐,但是别忘了你在我这里隐藏不了什么。”

  其实若琳大约已经猜出所有事,但她更希望让安泊尔自己吐露并且能认识到问题所在。

  但安泊尔只是抿着嘴沉默。

  “难道是你认识的人?”若琳在那张阴晴不定的脸上搜寻着,在脑海中迅速排查起可疑人物,“除了我们的人和阿娜依,就是一些店里的熟客了。”她转动眼珠,“不会是吉娜·马林或者是她身边那个男的吧。”

  安泊尔咬着嘴唇,避开她的视线。

  “那就是默认了?到底怎么回事?”见状,若琳把双手放到她肩上。

  “你这是在审问我吗?”

  “你知道我不是!”很少见地,若琳被安泊尔激得发出一声挫败的叹息,“我只是要确认你不是处于被欺骗的危险境地。”

  “我……我也不知道。”安泊尔挣脱了她的束缚,“我想自己先弄清楚,再回答你。”

  简直不敢相信会听到这种傻话,若琳上前一步再次抓住了安泊尔的肩膀,“安!他们是敌人!这有什么好确认的?况且如果他们知道了我们的身份,这意味着什么你难道不清楚吗?”

  安泊尔被若琳爆发的怒火震得呆愣了一会儿,既困惑又疲惫,不过她心里有个声音告诉她现在并不是好时机,即使她有很多想不明白的地方倾向于对若琳寻求帮助。吉娜的态度和OFL的身份让她受到冲击的同时疑惑更深。深吸一口气,她拉下若琳放在肩上的手反握了一下,认真道,“给我点时间好吗,我把事情搞清楚后会和你谈谈这事的,但现在不行。”

  看着她飞也似的逃开,若琳感到刚刚心中升起的那股愤怒变成了透心凉的恐惧感。她从没有像现在那么气安泊尔自以为是的执拗和轻率。不过更重要的是气自己竟然对那么多将会造成可怕后果的迹象毫无察觉。她已经认定安泊尔被那些人蒙骗了。

  那些畜生竟然利用安泊尔性格里易于相信他人的特质来摆弄她!这让若琳感到非常害怕,不得不安慰自己,安泊尔天赋异禀是可以在任何不利环境下生存下来的。然而一个不怀好意的声音从她脑海深处传来:真的吗?你真的相信你那点可怜的小聪明能保护她?维帕丝和她搭档的前车之鉴或许会让你清醒一点。

  若琳不安地抱着双臂,在秋季夜晚的一丝寒意中微微发抖。

  可问题是安泊尔不愿意听她的了,那你到底该怎么办?难道眼睁睁看着巨大的危险不确定悬在头上吗?

  她的脚步声在一楼大厅回荡,秀丽绝伦的脸上挂着凝重的思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