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特工不好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Episode 1(3)

特工不好混 季风琥珀 2922 2019.04.11 16:15

  爱德华在考试地点面无表情独自等待,表上的时间已经过了入场限时,他开始头疼接下来该怎么给这两个笨蛋争取补考机会。

  “还没有联系上吗?”一位穿着标着考官字号马甲的一男一女从旁边走过来,领头的女士问道。

  无奈地点点头,爱德华脸上阴云密布。

  女人拍拍他肩膀,“怎么样,我们两个可是放弃了难得的假期来帮你忙哦,我们的大餐指望你了。”

  “这你放心,我会订个好餐厅。”

  “从来不担心你的信用,库尔。”她双手环胸,“问个题外话,你为啥最近接了历史剧,你之前不是只拍爱情剧嘛?”

  爱德华叹了一口气,颇有些感慨,“大概是年纪大了,不到处面临转型吗?能当一辈子流量小鲜肉?到哪儿都是新人辈出压力山大啊。”

  听他这样说,其他两人也都很能理解地默默颔首。

  ~~~~~~~~~~~~~~~~~~~~~~~~~~~~~~~~~~~~

  “那里好像还有个水库。”用折叠望远镜观察了一番仓库周围的地理情况,内利说道,“正前方是个人工湖,剩下的人应该都在仓库里。”

  安泊尔在旁边歪了歪脑袋,他转过脸看着她,刚才的惊险让两人都警醒了许多。他严肃道,“尽可能把剩下的人分散开来对付。既然科目难度升级,这回咱们不能大意了。”

  “明白。”

  两人合计了一会儿后,各自把简易防烟雾面具戴上,朝彼此竖起ok的手势。

  几颗催泪手榴弹一个个丢出去,不一会儿就把破旧仓库方圆十米内弄得烟雾滚滚,这时,阳光也渐沉,白烟在微风吹拂下像迷雾一般四散开来。

  在几乎摸近仓库正门时,安泊尔耳尖听到里边一个女声正在大声咒骂。

  透过雾气,她发现对方脸上正戴着大大的运动眼镜和鼻夹,前凸后翘的红发的身影很突出。

  是个女考官。

  安泊尔在面具后瞪大双眼观察着,仿佛对她视线有所感应,那个女人也转头过来望向她的方向。

  “这里就交给你了,”忽然内利撞了撞安泊尔,做了个手势,“我去后面。”见她点头,内利马上飞快消失着浓雾里。

  “教官,”安泊尔随即现身做好格斗姿势,“你的对手是我。”

  “……你是来救人的?”红发女子愣愣地等着安泊尔,虽然看不见这少女面具后的脸,但怎么看都像是一只小绵羊而已嘛,瞧那手枪挂在竹笋般细弱的身上很滑稽好吗。

  安泊尔没注意对方投来的目光,她视线落在红发女脚边的烟雾弹残骸上,感到略带委屈地不解道,“教官,按照考试大纲的规定,这么近的距离被炸,你应该算被放倒了,放我进下一关……”

  “你没事吧,说什么胡话呢?”红发女子不耐烦道,她摘下背上背着的长狙击枪对准安泊尔的心脏,“好了,小朋友,不管你要干嘛,把武器丢掉,双手抱头慢慢走过来……”

  虚晃一个翻滚,安泊尔一抬手射出一颗橡皮子弹,正正击中红发女的左胸。惊痛之下,对方也立即开枪,狙击枪一声爆响,安泊尔赶忙往后跳去,她原来站的地面立刻飞起好几块被击碎的水泥。

  伸手按了按自己被打中的胸口,红发女羞怒交加,可是看到橡皮子弹又疑惑不解。

  “喂,被击中就出局了啊!您这是要谋杀学生吗?”安泊尔简直快被这种大威力狙击子弹吓哭了,就算是训练她摸到这种枪的机会也不多,要不是她闪得快已经没命出声抗议这种不合理且残暴的考试了。

  “哼,竟敢向我的……身体开枪,如果你是男人,我刚才一定会杀掉你!”红发女恨恨地将狙击枪往地上一支,“虽然你小小年纪脑子就坏了,不过看在你没用真枪的份上,我会公平一点。”她手一松,狙击枪稳稳地向旁边倒去,“就当练练拳脚,”双手互击,“放马过来!”

  安泊尔迟疑了一下,但还是遵从礼节,双手握拳道,“请教官指教……”

  “少废话!”

  安泊尔退后半步,手肘格挡住了红发女朝她右肋踢出的一脚,立马又遭到对方一记劲道十足的右勾拳,她险险避过,暗忖:好快的动作,我必须要攻击了……

  果然红发女越来越快,力道也丝毫不减,安泊尔虽尽数挡开,却也只能节节后退。

  “守得不错嘛。”红发女撤步,再次飞起一脚。

  “破绽!”安泊尔低身闪过,顺势向对方下盘扫出一腿。红发女见此只得借力侧翻腾空,避开这一逆袭,她喘了口气盯着安泊尔,脸上的轻慢之意褪去。

  “不愧是NYG的考官,招式很难趁虚而入。”安泊尔接下来被红发女全力进攻,渐渐有点招架不住,只听咯哒的一声,她脸上一阵刺痛,手指触到裂开的面具,“流血了!”原来方才是红发女一踢的鞋尖所致。

  “看我好好教训你!”红发女又要攻击,但安泊尔只是站在原地硬生生用手接下的拳头,她怔住了,只见安泊尔紧紧捏着她的那只手,饱含怒意的声音从破损面具后传来,“教官,即使是重要的考试,让人脸上挂彩也太过分了吧,我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这家伙,气势和刚才不一样了……”惊愕间,安泊尔已经挥拳欺身上前,红发女只觉得锁骨剧痛,整个人被弹出去好几步,她深吸几口气,想缓解疼痛,但眼前的少女不给这个机会,红发女只好双臂抵御连击。和刚才不同的是,两人都多少了解了对手的套路,近身格斗讲究的是技巧和胆识,现在红发女自知要吃亏了,她忽然想起:不好,另一个男的……

  觉察到她的失神,安泊尔虚晃一招,一下子便绕到她身后,一手抓住她右臂,一手捏住她后颈,用力一摁,将她面朝下掼到地上。

  这下子两人形成一上一下的压制状态,红发女惊骇之余恼羞成怒,她使劲挣扎了一会儿,却被安泊尔坐在背上反剪住双臂,动弹不得。“可恶!我怎么可能被这莫名其妙的小鬼给打败!好歹我也是个人物!”

  灵机一动,红发女假意放弃挣扎,发出痛苦呻吟,果然安泊尔放松了一点对她的钳制,趁这个空隙她采用了一个自己也觉得非常别扭生疼的反击姿势,用脚后跟用力踢向无防备的金发女孩的后背,这才把自己从困境中脱离。

  “好痛……”被那尖锐的鞋跟直击脊柱的巨大痛感让安泊尔扑倒,浑身颤抖地缩在地上,她两眼冒星模糊地看到红发的身影对自己伸出手。

  “功夫不错,不过现在到此为止了。”红发女毫不费力地提起安泊尔,余怒未消。

  惨了,安泊尔视线逐渐黑暗起来。

  ~~~~~~~~~~~~~~~~~~~~~~~~~~~~~~~~~~~

  另一边,内利也一脸无奈地对付着“打不死”的考官们。

  “为什么这次考试设定那么高的难度啊,直接说内定淘汰我们不就行了。”

  他面前的五个人身后,就是关着人质的集装箱,在这不怎么透光的室内,他也不能判断还有没有别的人,自言自语道,“不过你们把模拟环境弄的很真实啊,三流黑帮电影就是这样的场景。”

  “从刚才就一直疯言疯语的家伙,知道自己惹的是谁吗?”其中一个凶神恶煞道,“现在投降的话我们也许可以留你一命。”

  内利不耐道,“奇怪的是你们啊,分明是滥用职权为难后辈,怕我们成为同事风头压过你们这些老东西吗?”

  那几人面面相觑,眼神更像是在看神经病了,“要不干脆把这孤儿宰了,在树林随便找个地方埋了得了。”

  看着几人冷冷的表情和黑洞洞的枪口齐齐指向自己,内利心里也开始打鼓:莫非真有什么蹊跷?我是在学校得罪过这些前辈吗?

  “好了好了,我投降!”心生一计,内利把枪放在地上跪在地上举起双手,如他所愿那几人慢慢向他靠近,为首的一人正要抓住他放在后脑的手时,下巴便被他的肘部狠狠击中,仰面倒到后面人的身上去。

  “这小子……”其他两人想向内利射击,但他们的动作对内利来说还是太慢了,结局是一一被撂倒。

  他去了一声,“这就是NYG的水平?”话音未落,一只狙击枪抵住了他后脑,一个冷酷的女声刺入耳朵,“游戏到此结束了,不想你同伴有事的话乖乖放下枪。”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