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特工不好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Episode 21(2)

特工不好混 季风琥珀 5147 2019.04.12 14:47

  “嘀铃铃~~~”

  安泊尔睁开眼睛,头上的窗户已经射进高亮的阳光了。她往旁边瞄一眼电子钟10点15分。床的半边被一个红发身影占据着,她慢慢想起了凌晨时候的谈话。电话还在响着,吉娜咕哝了一下,翻身向里。为了不吵醒她,安泊尔将手机拿起往房间外走去。

  “喂,安泊尔吗,是我。”

  一听到这个声音,她在走廊上停住了,想要把电话挂了,可是在要按下忽略的瞬间还是决定接起来。

  “什么事。”她低声回应,下楼时望见了停在店门外的那辆黑色轿车。

  斯诺开了车门出来,微笑地对她挥挥手。

  “你倒是轻松,是诚心上门找茬吗?”想起上次的事,安泊尔怒视他一眼,站在人行通道上双臂交叉在胸前并不走近。

  斯诺对她的态度习以为常,自己走了过去,“没办法。我觉得登门道歉应该比电话里要有诚意。”

  “走开。”安泊尔还是不想理他。

  “好歹对来告别的人态度好一点吧。”

  “告别?”她这才回头看他,“你去哪儿?”

  “我今天要回贝吉塔了。”斯诺从衣袋里抽出一张机票,“12点50的飞机。”

  安泊尔奇怪地看着他,没说话。

  他脸上仍带着浅笑。“怎么了,不舍得?”

  “……没有,你现在走了也好。爱鲁特的情况不太好,我不想再和你兵戎相见了。”安泊尔接着道。

  他安静地凝视了她一会儿,才有些小心地开口,“其实……如果我说,有一个方法可以让我们两人一劳永逸,你说怎么样?”

  闻言,她感到更奇怪了,“什么?”

  话才落,他已经握住了她的手,提起勇气道,“和我去贝吉塔,把这两个组织所有的一切抛到脑后。”他还很少见地做了个滑稽的手势,“和麻烦永别了~~”

  安泊尔眯起眼睛,用一种不太像她平时模样的冷静神情注视着面前的男子。

  这让斯诺心里升起了点希望,“像恋人一样,远走高飞。”

  这成功让安泊尔脸上破功,她大笑起来,充满了愉悦。他的脸皱了起来。

  安泊尔挣开了他的手,用手指擦去了眼角的泪水,“我有爱的人,但绝不是你。还有,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

  他将被甩掉的手放到大衣兜,面色一下子暗沉下来,“谁?是你那个帅哥明星学长吗,你喜欢他?”

  “喜欢的人?”这个提及让爱德华的形象出现了一下,可很快在她脑海里的影像就变成了另一个人,她不禁嘴边泛起一点笑意,“温柔、聪慧、可爱的一个人。”

  沉浸在自己忽然发现的心事里,安泊尔自然是没有瞧见斯诺如遇重击而煞白的脸色,她在心底默念了一下那个名字,没来得及迸发出欢乐就被现实的不安打回原地。

  一时间,两人的气氛又达到了一个不相融合的低点。

  当安泊尔终于调整好自己转阴的情绪,见一向冷淡的斯诺竟然如此沮丧失望,便挤出一个微笑,作出大大咧咧的样子上去拍拍他的肩,“反正我们有一段渊源虽然可能我记忆不深,不过既然你要回国了,我送送你好了。刚才说的几点飞机?”

  “……也好吧。”他嘴角挂上一丝痛苦的笑意,退了一步,为她打开了车门。

  黑色轿车结束等待,缓慢从静林街开走。

  过了一会儿,J·S蛋糕店二楼的窗户开了,吉娜从窗边探出身子,看着这辆车穿过远处树荫重重的小街。她脸上的表情五味杂陈。

  ~~~~~~~~~~~~~~~~~~~~~~~~~~~~~~~~~~~~

  11点正,爱鲁特国际机场。

  斯诺推着自己的行李车,身边跟着安泊尔。这一路两人都显得很沉闷。尤其是斯诺,车子经过今天被警方封锁的暴乱现场时,他本就冷峻忧虑的眼底就更深了一层。而来到机场大厅,看到外国航班的检票口排起的长龙,脸色更阴郁了。

  “对了,你还没吃东西吧,那边有个不错的快餐。”安泊尔见他一直面色不佳,以为他饿了,加上自己从昨天回来一直没吃饭已经饥肠辘辘了。

  “去吧。”斯诺刚一回答,她就先去点餐了。他跟在后面,不留神和后面上来的一个人碰了一下。

  “啊,抱歉……”这时他注意到那人手里还拿着一叠文书,和自己撞到时散了一地,就蹲下来帮忙拾起。文书的封面标题吸引住了他的视线——“揭秘军部篡权阴谋”。

  那个看起来像商务人员的男人见状,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先生,有兴趣了解的话就拿一份去看吧,反正这都是迟早要公布于众的。”他递给斯诺一份,“只是记得,看完烧掉。”

  斯诺一言不发地看着那人抱起文件匆匆走开了。

  在餐馆里,安泊尔专心地吃着自己那份,她快吃完时发现斯诺只顾看手里的文件,自己那份猪排饭动也不动,“那是什么呀?看那么入神。”

  斯诺不语。

  “真那么重要?”她想到了有可能是敌方的信息,不禁要伸头去看,可是他已经把文书收起来了。

  “怎么了?”

  他抬眼看她,那平淡无波的神情无端让她发毛。

  “我想我该走了。”

  腕表上的时间来到了11点50,她放下勺子,“那就走吧。”

  来来往往的行李车在光滑的地板上发出类似冰刀划过冰面的噪音,安泊尔听得心情更加烦躁。入机口就在前面,一个面带笑容的机场人员在给一位位乘客检票。她感到身边的斯诺忽然靠近了,几乎都能闻到他衣领上清洁剂的气味。

  “斯诺?”她话音一颤,背部已经感觉到被枪顶住了,他的声音在耳边低低响起,“继续往前走。”

  安泊尔费劲地扭动着脖子,可是因为两人贴的太近,她看不到斯诺的脸。他们这样亲昵的姿势,加上斯诺宽大的风衣几乎将她包住了,旁人都只当作是去旅行的情侣。

  “你别开玩笑了,到底要做什么!?”安泊尔被轻松地圈在他怀里,又被他大衣口袋里的手枪威胁着,只好低声质问。

  “从爱鲁特到贝吉塔要飞很久。”斯诺则用愉快的声调回答,“我们路上再说。”

  “你别糊弄我了,我不可能和你去!”安泊尔自然是不会屈服的,她手臂上暗暗使劲挣脱。

  “你别再死脑筋了。”他按住她,带有些恨意低声道,“与其回去一天到晚为你担心,还不如在这里一枪打死了。”

  喘着气,安泊尔考虑要不要张嘴求救,正要说话时,耳边却炸起了检票员的尖叫。

  “不好。”斯诺抓起她的胳膊,又重新圈住她。

  安泊尔被他这样架着动弹不得,不过在电光火石间还是看到了发生的情况。

  一个目光森冷的少女踩着平稳的步子朝她和斯诺走来,每一下都像是踩在她砰砰乱跳的心上。几十名黑衣随从在少女身后V字排开,每人都手持自动步枪,一脸的杀气。这片区域的乘客无不吓得纷纷避让,在场的机务人员也急忙报警。

  “若琳!!”

  为首的女孩对安泊尔的呼喊置若罔闻,只是阴冷地盯着斯诺。

  斯诺对这个发展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把怀里的安泊尔搂得更紧了。

  “算来算去还是没有青木的情报快哪。”他瞥了一眼正从检票台爬走的工作人员,有点无奈,“怎么他不亲自来抓人?”

  “杀一个叛徒没必要大费周章。”话落,若琳和随从们刷刷地举起手里的武器,毫不客气的对两人狂轰滥炸。安泊尔的耳朵里顿时呜呜作响,她和斯诺跑到飞机通道里。一阵枪声过后旁边对着大厅的墙面上弹痕累累。呵,足以整成一个恐袭事件了!

  虽然她很想去接近若琳,但是眼下只能先速度逃命去了,毕竟那几十号枪口不是好玩的。

  两人往机场通道里跑,由于里边很难找对出口,身后的子弹又追个不停,斯诺干脆敲碎玻璃窗,对安泊尔喊道,“快来!”

  安泊尔和他一起跳出去,下面就是高度约6米的机场地面了。

  “去运输车那里!”

  当然,这两人在旷阔的机场上跑动,是不可能不被当成活靶子的。若琳一行人立即在后面动用大武器。好几枚火箭弹招呼了过去,不但把几辆运输车给炸上了天,连附近的跑道都凿出了几个坑来。

  一时间,他们离最惨烈的死亡只有一线之隔。

  “轰隆~~~~”

  不想第二轮炮火却是打在了OFL那边,把好几个黑衣随从震了下来。安泊尔赶紧回头看,居然是从远远的一辆越野车上发射的。这时,这辆车上副驾驶座窗边的火箭筒旁伸出个脑袋,对着还愣着的两人喊道,“安泊尔!”

  定睛一看,她惊呼一声,“伊森!?”

  “快走!“还是斯诺反应过来,推着她往那边去,心下感叹NYG的救援时机及时。

  “截住他们!”若琳这边调来了更多的火箭筒,从管道裂口往这两个目标继续攻击。

  “轰~~~”

  两边同时开火,伊森的越野车发出的炮弹是从忽然滑开的车前挡板里射出的,生生把OFL那排火箭炮的一大半拦截在半路,剩下的几枚全落到后面去了。这样一火拼不要紧,连停在机场上的一架客机都成了火球,周围温度陡然升高。

  安泊尔和斯诺好不容易从炮弹和碎片中跑到了越野车里,一刻也不耽搁,车子立即转向开离战场。不多时,机场四面涌来了许多车辆,正是来支援NYG的。

  从后视镜看着满目疮痍的机场,斯诺吹了一声轻轻的口哨,“这样一来,想坐飞机回国都不行了。”

  安泊尔回头盯着后面的情况,听到他这句,忍俊不禁,然后转向前座的同僚。

  “伊森,我还以为你已经……”

  伊森回头对她笑了笑,头上的擦伤挫伤还是很显眼,“我当时也以为难逃一劫了,这待会再说。”他对驾驶者道,“文森特学长,我们先开去和副总会合。”他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斯诺。

  “文森特学长是?”安泊尔困惑地看向驾驶座的中年男人。印象里并没听过这位前辈啊,难道是别的部门的?

  文森特微微侧脸,对她微笑了一下。这带着点雅痞的笑容让她觉得自己之前一定在哪里见过,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他们的越野车出了机场在一个不显眼的小道上停下来,安泊尔一边揪着脑袋冥思苦想,最后在停车时时记起来了,“对了!你就是上次在隧道撞车后给我搭顺风车的那位先生,原来是文森特学长。”想起那一幕,她感激之情溢于言表。伊森也笑道,“这次救我的也是学长,他驾车正好路过。”

  这时,一辆黑色厢车从对面街道开了过来,停在了他们越野车的一侧,落下的车窗后出现了一张线条冷硬的脸。

  “副总,您来了。”伊森对他行了个礼,“我们……”

  “你一向做事谨慎,霍克。怎么今天不等大部队来齐就贸然出手。”副总打断他,“如果没事了,也应该早点回到总部复命。”

  伊森赶紧解释,“是,我确实是鲁莽了,可是当时情况紧急……”

  “什么情况紧急,你把它从头到尾写好报告给我。”

  不再多说什么,伊森颔首,“是。”

  “哼~~都什么时候了,还摆那么大谱,老秃鹫。”这一声嗤笑不亚于平地惊雷,六月飞雪,除了副总外,所有人都惊得呆住了,包括事不关己的斯诺。

  文森特浑然不觉,继续对副总道,“霍克这小子被我捡回来的时候,除了脸全身差不多都开花了,还昏迷不醒,你让他从哪个太空给你传消息啊。”伊森一听脸都红了,伸出手拉了一下他,“前辈……”

  不料反被他拍头,“还有,幸好我的车有几次能偶遇你受伤的队员,不然等你们后援慢吞吞地到达,小姑娘早就化成焦炭了。这也要写进报告?”

  副总沉默地将目光转向了文森特,伊森干脆一副听天由命的叹息状。安泊尔吓白了小脸,眼睛一个劲地在两人身上溜。斯诺抱着手脸上开始有点兴致了。

  安泊尔简直是带着点崇拜看着这位胆大包天的前辈,心想这世界上居然还有不怕和副总打嘴炮打人。她猜想,大概是文森特前辈和副总年纪差不大才敢这么说的吧。

  “老样子啊,文森特。”更可怕的是副总居然露出了一点微笑,不过看见的人都不会觉得那是令人高兴的事,“我本来还以为你在NYG的时候才会这样。”

  “彼此彼此。”文森特摸了一把脸上的胡渣,眼神是淡淡的嘲弄,但他接着话锋一转,“我虽说不想和你这个官腔打交道,但是要是碰上这些小鬼被当炮灰的话,我可不会只是开车路过。”

  此话一出,安泊尔对这位前辈更佩服了,她不禁看向副总,想瞧瞧这嚣张挑衅的言辞会对万年大冰山有什么影响。

  只见副总眯起闪着寒光的眼睛,但不再去接话。在安泊尔看来算是一种忍耐的无视。他将目光投向斯诺,好像是早就知道了他的存在。

  “海曼先生,介意过来这边谈一下吗?”

  斯诺看了一眼安泊尔,“乐意至极。”

  他下了车进到副总的黑厢车里,谈话内容隔着车门什么也听不到。

  “我看,你们先自保比较实际。”文森特低沉而懒洋洋的声音从车前传来,他对两个少年人很帅气地敬了个军礼,笑容可掬道,“孩子们,今天我的任务也完成了,该回去接老婆大人了,回见。”

  安泊尔和伊森也对他相视而笑,从他车上下来,挥手道别,“再见了,前辈。”

  文森特挥挥手,开着还带着弹痕的越野车眨眼就消失了,留下两人在副总的黑厢车前等候。

  “伊森,你的伤真的没事吗?”见他除了头上脖子也缠着纱布,她不禁担心道。

  “没事,都是轻伤。”他摸摸脖子,忽然脸上神色就凝重起来,“那现在其他人怎么样了?伊丝克拉呢?”

  “……他们都还好,伊丝克拉道伤虽然重,但抢救过来脱离危险了,应该在恢复中。”见他愁容不展,安泊尔拍拍他安慰道,“你很快就能去医院陪护她了。”

  伊森得到最关心的人的信息,露出点笑容,“是啊……”

  黑厢车的门这时忽的打开了,副总露出脸来,“里克,你一起上来。”又对伊森道,“霍克,你先自己找车回去。”

  “是。”两人马上各就各位。安泊尔在斯诺所在的后排位置坐下,用眼神询问地看着他。而斯诺显得泰然自若,没有透露出任何信息。

  副总等她上了车关门,并不急于马上让驾驶座的下属开车,而是对她沉声道,“待会儿海曼先生去见总统时,你到我办公室来,把一些问题报告清楚。”

  安泊尔有点紧张地回答“是”,她又偷偷瞄了一下斯诺,后者还是老神在在的模样。她不禁开始了脑内风暴——斯诺到底是什么人物,总统是随便能见的吗?话说我们NYG里的人除了副总绝大部分人没踏入过总统办公室一步过,他难道是有非常重要的情报要……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