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特工不好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Episode 19(1)

特工不好混 季风琥珀 3958 2019.04.12 12:52

  十一月末,下午15时40分。爱鲁特海军南海航母泊靠港口。

  一架军用直升机缓慢在一碧如洗的海面上滑行,航母甲板上的地勤人员挥动着手中的绿色旗帜。

  在航母戒备森严的会议厅里,一群身穿海军、陆军和空军军服的人围在一张椭圆形长桌边静静聆听一位留着八字胡的中年男人报告。

  “……总而言之,新型航母的研发不仅需要技术顶级,要价也会颇高。”

  “这我们早已知道,问题是……”一位海军军官在他话闭后开口,“我们现在可调用的资金有多少,能支撑这一计划吗?”

  “绝对没有问题。”

  一个声音突然加入进来,在场的人都略微吃惊地望过去。

  “青木,看来你带来了好消息。”见到踏入会议室的是位穿黑色长风衣的年轻男子,其中一名海军军官脸上露出原来是你的表情。

  “不好意思打扰各位了,但我从诺马市乘飞机赶来确实是有急事汇报。”青木的目光转向那位军衔最高的男人,语气恭敬地道,“上次任务的毒品已完成交货,所得款项完全可以填补资金空缺。”

  先前笼罩在这些军官头上有些低沉的气压顿时换成了惊喜,“那可真是个好消息,比起贩售军火,毒品就隐秘多了。这次听说是你全权策划实行,干得太棒了,难怪上校经常夸奖你。”

  “谬赞了。”青木对站在一边的中年男人点头致意,后者则目光复杂地看着他。

  余光在扫过一圈后,青木的注意力又回到了圆桌中心位置上的那位军人。

  这时,那人发话了,声音是一贯的冰冷刻板。

  “能为组织赚钱当然好,只是我更关心你们怎么守紧钱袋。”

  厅内好不容易驱散的冷凝气氛又重新聚合,军官们又开始沉默起来,他们的目光都盯着青木和之前做汇报的上校。

  上校转身对青木咧嘴一笑,那样子仿佛在说:仍然是你要解决的问题,老弟。

  “这当然也是必须考虑的。”青木目不斜视地与那军人对视着,“碍事的杂碎一次性剪除后,我们组织的财产不会受到任何损害。”

  那人在高背椅上坐得更直了,似乎是非常欣慰,“听起来,你已经有了一个实施计划了,年轻人。”

  青木微笑摇头,“不,长官,我已经在等待实施结果了。”

  ~~~~~~~~~~~~~~~~~~~~~~~~~~~~~~~~~~~~

  在位于诺马市郊区的一座电影城里,今天特别热闹,一队摄影组正在热火朝天地给这个同比例建造的市中心大街布置背景。

  两辆卡车在往街上倾倒碎石和大型沥青块。戴着施工手套的工作人员围在车旁身边,把石块重新组合堆砌,让它们从平面上看起来像是个被炸开的大坑。这时,地上轨道车中的摄像机也对着这些“坑”进行拍摄调试。

  “往右边再近几公分。”

  一身嬉皮士行头的导演用塑料话筒指挥着摄影师,等到镜头位置满意,便拿出扩音器对坐在远处荫凉区的演员们吼道,“奴隶们,开工咯!”

  “遵命,主人~~~”坐在自己的帆布折叠椅上聊天的男男女女们打着哈哈,开始聚集到镜头前。而他们身后被一直无视的各个粉丝团则愈加激烈地讨论着自己偶像的话题:

  “快看,爱德华这次穿的是警察的夹克,好酷啊,像是量身定做的!”

  “废话!这次的剧集可是大制作,请来的不单是当红明星,道具投入也很大,像这种戏服当然是定做的啦!”

  “待会儿的戏因为有爆破,我们会被隔开,看不到啦,呜呜~~”

  “那我们再喊一下他!”

  “爱德华小亲亲!爱德华小亲亲,加油!”

  被工作人员推搡出去的女粉丝们再次齐声高喊口号,俨然一副职业啦啦队的阵势,人手一份高举的闪光标语牌,好不显眼。

  这些尖叫和闪光物件让爱德华眼皮微跳,他尽量不回头看。

  身边一个长发少女演员立即调笑他,“天啊,等下你演和我亲密的戏码她们一定会对我扔鸡蛋的。”

  “如果是这样,我会尽量站在你身边的。”爱德华无奈笑笑,衬托着他高大俊俏的外表显得格外有趣,女孩儿红着脸咯咯地娇笑起来,“那被砸死也值了。”

  “各就各位了!”导演坐在摄影机前,对着扩音器喊道,他紧盯着演员的走位和场务的工作,“外景二组,听到了吗?爆破车准备好了没?”

  对讲机里传出断断续续的忙音,导演正感奇怪之际信号似乎又恢复了运行,“是的,准备好了。”

  “很好,听我指示出动。”

  在开拍前的几分钟,爱德华和其他演员已经就位,他和刚才的女演员待在警车里对了对台词。

  “对于你家人的遭遇,我很遗憾。”

  “遗憾?我恨不得他们早点——”

  他们在车里的对话很快被后面传来的声音打断,“嘿!那边怎么了!?”

  爱德华把头伸出车窗往后看,正好瞧见一架剧组卡车驶进了拍摄区,沿着街心冲过来。有场务人员想上去阻拦,可这车压根不理会,呼啸而过差点将他们撞飞。

  “喂!停下!”眼见混乱将要扩大,坐在摄像机前的导演跳起来用扩音器暴躁大吼,“该死的,谁在开着车!”

  霎地,一颗子弹封住了他的声音。

  “导演?”从爱德华车边的视角,导演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跌回到椅子上再碰地四仰八叉弹到地上。子弹凿出的口子很快涌出大量的血来,形成一个红色的小水泊。

  “呀啊~~~~!!”有女演员叫起来,爱德华的神经绷紧了,他回头对旁边的女孩喊,“快从车里出来!”

  “天啊,怎么回事?”被他扯出车子的少女除了尖叫总算吐出了完整句子。

  爱德华将她和其他人推入布景的水泥建筑内,随后转身面对那辆飞驰而来的卡车。

  看着那从车窗边伸出的枪口,他暗暗吞了一口唾沫。

  是他们!敢在这么多目击者面前行凶除了他们还有谁!?

  意识到这个,爱德华迅速跳回车子,发动。

  警车在他的驾驶下以极快速度逃离,而那辆卡车如他所料紧追不舍。

  被隔离在场外的粉丝们惊慌地看着那辆卡车轰鸣着撞开几个布景冰激凌车离开了电影城。

  爱德华的警车性能要更好一点,在进入宽敞的国道后甩开了一段距离。

  他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去兜里拿手机。拨通号码后,忽然听见后边传来一声爆炸,一道火光从后视镜中蹦出,直冲过来。

  等他反应过来这是枚火箭弹时,车子已经被掀起来了。车内转瞬间上下调转左右晃动,冒出奇热无比的火焰,而他在爆裂的碎玻璃和金属中被颠得头破血流,最后车落地那一下胸口狠狠撞到了方向盘上,他一口气被撞出去接不回来,立马失去了知觉。

  在一个碎成几块的手机残骸上,道具卡车缓缓驶过,发出“咯吱”的碾压声。驾驶者扭着头从翻倒在路边仍在燃烧的警车里瞥了一眼那个一动不动的人影后,一踩油门,驱车离开了现场。

  ~~~~~~~~~~~~~~~~~~~~~~~~~~~~~~~~~~~~

  新世纪医院——

  伊丝克拉站在办公室的窗边,冷眼瞧这外面刮起的冷风,精致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在她身边的电脑上显示着一张白色版面的病历。

  “西伯利亚护士长,病人来登记了。”

  对敲门通告的护士点了个头,她回到电脑前将病历打印出来。

  不一会儿,病人进来了。

  “姓名。”

  “XXXX”

  “性别。”

  “男。”

  “年龄。”

  “三十一。”

  “社保号。”

  “XXXXXXXXXXXXXX。”

  伊丝克拉一边询问一边低头核对打印出来的病历信息,坐在对面胳膊吊着绷带的男人一直抱着受伤的手。

  “有保险吗?”以为对方没听见,她又重复了一遍问题,一抬眼却发现那人正朝自己冷笑。她警觉地放下病历,要去按动警报,就在这时,对面的男人呼啦一下从包扎得严严实实的手臂里抽出一吧匕首。

  伊丝克拉的小卫星立即启动了防御系统,悬浮起来“叽”地发出一声尖叫,在对方的刀锋刺来之际发射出两道金光。

  行凶的男人刹不住车被金光击中,向后跌去,捂着脸痛苦嚎叫起来。

  屋子里顿时充满了烧焦的气味。

  “妈的!”脸被毁容的男人怨毒地爬起来不顾一切地扑向女孩,手臂直接撞开了挡在前面的两颗小卫星。他手里的刀无声地划过空气。

  “噗”,鲜红的血溅到了遗落在桌上的病历。伊丝克拉微微皱起眉,看着眼前面目狰狞的男人露出快意的笑容。

  胸口剧痛袭来,她下意识反抗。

  “死吧!”那人吼着抽回匕首,再次往她腹部捅去。

  除了剧烈喘息,伊丝克拉没吭一声,但双腿无力地软了下去,她倒下去的瞬间奋力对电脑发出一道电波。

  下一秒,警报在整个医院大响。

  她的办公室外立即传来了脚步声,见此情形,原本还不罢休的刺杀者只得撞开窗户,从二楼跳下去。

  在医院同事呼叫和救治的手下,伊丝克拉的意识渐渐失焦,她闭上眼,气息微弱地昏了过去。

  ~~~~~~~~~~~~~~~~~~~~~~~~~~~~~~~~~~~~

  “出什么事了?”在骚动中心的上一层楼道里,内利从自己的单人病房驻着拐杖探出身。楼下传来了嘈闹的声音,警报器也在不停响着。

  “着火了?”他四处张望,只见到几个病人和自己一样伸着脑袋,“护士都去了哪儿?”

  正当内利打算乘电梯下去看看时,终于有一个护士走了过来。

  “法塔罗先生?”她是位二十多岁的年轻护士,手里拿着一只医院里常见的空气喷雾器。内利在这一层没有见过她,也许是从下面楼层来的。

  这位护士面色平和,嘴边带着一丝职业笑容,在周遭有些混乱的气氛格格不入。

  内利正要询问却听她道,“西伯利亚护士长要您过去她那里。”

  “她找我?”内利有点惊讶,不过他马上联想到这肯定和警报有关,“那她现在在办公室?二楼那个?”

  “是的,本来护士长想打电话的,可这一层的电子线路出了问题,现在电梯也不能用了,只能走楼梯下去。”

  “我刚才怎么没发现。”内利苦着脸望向楼梯,那位护士则手脚麻利地搀扶着他一瘸一拐地走过去。

  “警报是怎么回事?”

  “是误报,马上就会停止的。”

  “真是太糟了,医院的管理系统这么差的吗。”

  他们慢腾腾地从走道尽头下到空荡荡的楼梯间,内利的拐杖费力地在瓷砖上戳出咚咚的声音。

  “好了,接下来您就不必走得那么辛苦了。”下到二楼楼梯出口前,护士突然放开了手,内利差点就跌到了,“喂,你干嘛……”

  那女护士忽然举起一直拿在另一只手的喷雾器朝他脸上一喷。

  “哇!!”

  双眼即刻被迷住了,一股乙醚的气味侵入口鼻。内利暗道不好,咬着牙挥动起手里的拐杖,想打倒偷袭他的人,但是力量很快如被针扎破的气球一般流失了。他的拐杖在空气中没有方向地舞动了几下后,终于甩了去去,咣当砸到了楼梯扶手上。

  半晕半醒间,内利还能感觉到自己似乎被架起来放到了轮椅上,被推到了楼下。一辆白色的救护车打开了门,他被塞了进去。在彻底失去知觉前,他依稀看到一个满脸灼伤的怪物在怒气冲冲地瞪着自己。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