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特工不好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Episode 22(1)

特工不好混 季风琥珀 3434 2019.04.12 14:49

  夜深,秋露凝霜,寒意袭人。漆黑天幕上吊着晦暗不明的一弯玄月。

  在一个宁静的公园里,哗哗地发出流水声的喷泉旁,有一条人影已经等候多时。此时,另一个身影闪出,借着月光,约莫能辨出是位女性。她与先前那个人影并排,隔着一段距离在喷泉前坐下了。

  有一段时间,公园里只回荡着流水声。

  “你到底还是来赴约了,是想通了吗,青木先生。”第一个开口的是女人圆润柔和的嗓音,语调里还有几分得色。

  青木终于转过脸,从风衣后显出脸上的轮廓,“凯瑟琳·沃特,你选择劝降的时机真叫人不解,按说现在OFL这边才是手握王牌的那一方呢。”

  “呵,你以为抓了总统就拿到王牌了?”凯瑟琳讥笑道,声音变得有点尖锐。青木听了不动声色地皱了下眉。

  “难道事实不是如此?”他突然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对着有点惊诧地女人,“说吧,还有什么后手。”

  凯瑟琳抬头看着那双深幽的黑眸,那是属于一个缺少七情六欲的人的眼睛,偏偏这眼睛又异常的锋利清亮,给人说不出的怪异感,连带着那张白皙俊秀的脸都罩上了一股诡异之气。

  秋风轻轻吹起,让凯瑟琳不觉打了个冷战,但她仍然强笑道,“哼,正是因为你们抓了他,才惹了最大的麻烦。NYG迟早搜到你们的老巢,与其等那时成为阶下囚,不如早点弃暗投明。”

  青木笑了,不是那种微笑,而是大笑。当凯瑟琳以为自己要成功时,他敛下神情,却比刚才等模样更让人害怕了,她看得很清楚——那是杀意。

  “命靠权保障,权靠力维系。这对总统,对将军,都是一样的道理。”

  凯瑟琳此时仿佛被定住般,瞪大眼睛看着他如同鬼魅般的动作。

  现在,她已后悔以这种方式与他见面。

  青木的手枪抵住了她的胸口。

  “上路吧。”

  消声器发出“噗”的响声后,喷泉传来重物落水的声响。

  收起武器,青木看了一眼倒在水池里的女人,她那泛着死光的眼睛也透过水波回望着他。

  头上的深邃天空出现一轮苍白的月光,这幽灵一样的月亮,一直追着他的脚步。

  ~~~~~~~~~~~~~~~~~~~~~~~~~~~~~~~~~~~~

  不久以后,天未明,青木回到了OFL总部。他将之前发生的事和自己的上级汇报了。然后,他看到将军和上校责难而又无可奈何的目光。

  “算了,这也不能怪你,你不知道她的真正身份。”

  青木低下头,脸上似有懊悔之情,几句话后就走出了办公室。

  ~~~~~~~~~~~~~~~~~~~~~~~~~~~~~~~~~~~~

  与此同时,总统府地上地下都灯火通明,好像一夜间所有人都聚集起来了。调动几乎所有的定位系统都誓要把总统从每一寸土地上翻出来。副总办公室的呼叫器更是从来没停过。

  “总统的车在出事地点被回收,车上没有明显的嫌疑人指纹。”

  “当时拍摄事发地的公共摄像头已经整理好,正在查询相关信息……”

  “已将所有外勤人员部署到各个地段,随时候命。”

  在这些汇报声中,副总沉稳地回应着部下们,不过他那严峻的表情始终不曾放松过。

  没有收到任何有利的消息,他又打了个电话,“接沃特秘书。”

  “沃特出去了还没回来。”另一个在总统办公室的助理回道。

  “她去了哪儿?不是让所有人候命吗?”

  “是,她说只是回家去取一些文件,马上回来。”

  “去了多久?”

  “有……有两个小时了。”

  “马上去找她过来。”

  ~~~~~~~~~~~~~~~~~~~~~~~~~~~~~~~~~~~~

  看着别人忙得脚不沾地,安泊尔待在会客厅想心平气和是不可能的。她在房间里站起来又坐回去,就是没有人进来知会她一声。总统、OFL、若琳统统没有任何消息。

  她的心揪得有些紧。

  “都那么久了,我们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

  “别激动,大概事情真的没有进展。”等她好不容易又坐下了,斯诺才开口。

  经过了好一阵子的思想斗争,她忽然一瞬不瞬地望向他。

  “我们偷溜出去,到OFL那里救若琳出来,好不好?”

  斯诺叹了一口气,早有所料。

  “行不行,反正你已经是OFL的叛徒了,帮我这个忙以后我会帮你在这边求情的。”

  “那你想过OFL总部有多少人没有?”他问道,“周若琳在不在那里还两说,如果见到她还要打起来,你有什么办法抓住她?”

  安泊尔一时语塞,她从机场回来以后一闲下来就满脑子都是若琳。她一想到吉娜说道那些就止不住的心疼,喃喃道,“可是不去又怎么会知道呢?我无法忍受她在那个地方多待一秒……”

  斯诺见她明明眼圈红了却要装着没事,只是把脸别到一旁,咬着嘴唇。她这个样子要是他不答应,待会儿怕是要自己偷偷溜出去单干的。

  “……OFL那边我是熟,不过这里,你可要负责带路了。”

  闻言安泊尔立马破泣为笑,“没问题。”

  斯诺无奈地扯了一抹微笑回应。

  之后,两人走出了会客厅,按照斯诺的点子,手里拿着水杯模样轻松地走过那一间间人影绰绰的办公间,里边的同事偶尔看过来,也只当他们是路过拿水。

  电梯里常常会有熟脸的同事上上下下,所以安泊尔带着斯诺走安全通道。而这NYG地下总部的大小出口都布有人员和机器把守,直接上去肯定会被发现,于是她决定从最下层的垃圾处理站出去。

  听到垃圾处理站时,斯诺嘴角抽搐了一下,安泊尔见他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只好道,“除了这样,没别的路了。”

  “没关系,有路总比没路好。”

  几分钟他们下到了最底层的负六楼。这一层与上面五层的办公区很不一样,只有隧道和行车道,除了从各楼层自动降下来的垃圾车沿着轨道自动去往处理站,没有工作人员在下面走动。

  这时,左手边传来了噶啦噶啦的声音。

  “车来了,快躲开!”安泊尔和斯诺缩回他们进来时的玄关。一辆已经从处理站打包封好的垃圾运输车缓缓开来,当安泊尔正发愁怎么混入处理站时,斯诺有主意了。

  “跟着我。”

  十分钟后,这辆垃圾运输车便又慢吞吞地开出了总统府,向市中心的垃圾处理站行去。司机像平时一样从金色园外拐过,却突然听见车顶碰的一声像有东西落下来,接着路边的草丛也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他从后视镜前后左右看,并没有发现什么。过了总统府区就是公路了,司机觉得自己可能是幻听,就不再理会。

  两个人影这时才从草丛后走出来,看着车子远去,安泊尔终于出了长长一口气,“在门口进行电磁检查时外都快吓掉魂了,还是你聪明。”

  斯诺不客气道,“照你原先的想法,我们都得先变成垃圾才能出去了。”

  ~~~~~~~~~~~~~~~~~~~~~~~~~~~~~~~~~~~~

  阳光渐渐暗下去,他们在附近街道叫了辆计程车回静林街的蛋糕店,一路上,安泊尔在给打了个电话给内利以后将吉娜借住在那里的事告诉了斯诺。

  “吉娜出来的时候没联系过你吗?”

  “她倒是在电话里劝过我也离开OFL,所以现在我和她一样了。”

  一进到静林街,两人老远就看到有一辆色彩鲜艳的跑车停在J·S蛋糕店门前,安泊尔心中一喜,“是克里斯!”

  阿娜依也在,两个孩子显然刚到店里正在和一脸睡意到吉娜斗嘴呢。

  “你还没告诉我,你为啥会出现在这里,安泊尔呢?她怎么会让你睡她房间?”阿娜依气势汹汹地逼问打着哈欠的红发女人,她接着又有点惊恐地自我猜想,“难道若琳姐姐走以后,她觉得生活无望,于是自甘堕落随便去找了个女的回来慰藉……”

  克里斯咳嗽一声,打断她这种狗血泡沫剧脑洞,比较实际地问吉娜道,“是因为无法经营下去才转手给你的吧。”

  “你们两个小鬼……”吉娜被他们烦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正不耐烦地要走出店内,一转眼就看见安泊尔推门进来,她目光在随后的那个高个子身上定了一下。

  “安泊尔!!”阿娜依在后面大喊一声,跳起来直接扑上去。胸口被撞的生疼,安泊尔只好拍拍小女孩的脑袋,开玩笑道,“怎么才几天我就被打成了自甘堕落?”

  “因为……你最近精神都不怎么好,担心嘛。”阿娜依像小猫咪一样贴着安泊尔,眼睛咕噜一转,注意到了身后的斯诺,她忽的又弹起来,用不可思议的声音指着他道,“你——你不是那天和她约会的对象吗?”

  安泊尔愣了一下,不知道这从何说起,等反应过来以后脸红了一下,接着若无其事地否认道,“没有什么约会,小孩子不要瞎说。”

  吉娜看了一眼斯诺不太好的表情,脸上也是青白了一阵,冷声道,“你们这一大票人聚在这儿,不是为了叙旧的吧。如果没别的事,我先上楼了。”

  见她要走,安泊尔急忙拉住她,“吉娜,我想请你帮我忙。”

  “帮忙?”吉娜自然是知道这是什么忙,虽然今天一天她都在经历接二连三的打击,连对某人的爱慕之意还没生根就湮灭了,但是她想到和两个女孩的点点滴滴,终究还是无法袖手旁观,她任由安泊尔将自己拉到座位上。

  “安泊尔,你们是不是也是从总统府过来的?我爸……凯勒总统还没有消息?”

  安泊尔对克里斯点点头,后者沮丧地坐了下来。

  阿娜依同情地看着他,想活跃一下气氛,“怕什么,我们那么多人一定想办法救总统出来。”

  “没错。难得听到你说一次人话。”门外又传来一个声音,原来是内利也到了。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