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魔武大唐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造反

魔武大唐 迷失的北斗 2921 2005.07.26 22:23

    

  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在我的嘴里缓缓吐出:“总管看我的林家军比之江淮军任何?”虽然对象是杜伏威,但是我眼神所注视的却是远方无尽的地平线,神态轻蔑已极。而且我刻意将我林家军与江淮军对比起来,以示我林家军绝对不和你江淮军是一个系统。其实我根本不需要答案,在原江淮军将官李靖的眼中看来,林家军无论在军备,士气,粮饷和训练方面的差距已经不是一星半点,现在这样的问题只是要求一个继续发难的理由而已。

  杜伏威看着脚下的红蓝两军,复杂而伤感的喃喃自语:“林家军治军严谨,装备精良,更兼三军用命,令行禁止,这江淮大地,纯以战斗力而言,无疑是林家军当数第一。”哦,我还以为这黑道枭雄怎么也会死要面子硬撑段时间,但是现在这样子怎么有种穷途末路,意志消沉的味道。这绝对不是杜伏威的作风啊,难道他看出身在死地?确实在今天的阅兵台上已经是一个火yao库,在阅兵台的下方夹层中已经隐蔽了100名精锐狙击手,而在杜伏威一伙的饮茶之中也已经下了强烈的迷药,更加厉害的当然还是在桌椅的下方和台板的夹层中也埋设的火yao。我的作风就是如此,也是受了毛主席的启示,集中优势兵力,分散敌人兵力,各个击破。要么一下子把人拍死,永远也不给对手以翻身的机会,可以说如果条件适宜或者时机恰当,在我身上高炮打蚊子绝对会发生。因为面对敌人的反击将是致命和久经计算的。

  看着杜伏威继续的低语:“虽然这些军士骁勇非凡,在两军对垒,胜负难分之时一经压上,绝对能起到左右战局的作用,惜乎就是数量太少,若全军尽如这精锐之师,这天下必将是你林克的天下。”哦,原来没有觉察出来啊,我想也是,迷药的成分将会持续一段时间才发作,现在肯定还没到时候。不过真是高手啊!一针见血,这狙击等三营确实每队仅千人,还不能大规模的投入战争,制约编制规模扩大的最终原因就是装备的匮乏,诸葛连弩我从来不怕被敌人仿制,弩身和张弦器采用精钢制作,就是用别的材料制成一模一样的张弦器或者弩身用不了一次就将报废,这我已经试验无数回了,而特种部队陷阵营的许多装备也同样的受到材料的制约,这基础材料的制约绝对不是复杂的工艺可以填补的,我若要扩充规模面对的也是原材料的制约,没铁矿啊。郁闷那。

  突然,杜伏威长身而起,趴到点将台围栏边“那黑军呢?刚才阅兵的开始还见到他们,现在呢?林将军是否还有别的节目啊?”哈哈哈,我仰天狂笑,怎么现在才想到,那是否已经太晚了。长笑声中,我周身烟尘慢慢盘旋,身上衣衫无风自动,风中的冰刀徐徐成形,在摇曳的风中由于碰撞的原因叮当作响,微微的细风夹杂着好似风铃的轻音恰似情人间的缱绻温柔和两情相悦时的旖ni风情。而在这刻骨的温柔背后却是那无边的阴谋和杀机。这便是江淮诸将闻风丧胆,心惊胆战的风阵。今日在这大时刻,大阴谋之下还是动用了,只是这次对付的人多了许多,但是我希望恐吓大于实效,因为我的牌还没有出完。

  “林克,你要干什么?想造反吗?怎么敢对总管无理,还不快快下跪赔礼道歉!”杜伏威义子王雄涎大声咆哮着。忽然,旁边的一个杜氏文官开始慢慢的滑下了椅子,而大多数人的脸上也已经出现了那种昏昏欲睡,慵懒无力的眼神,而只有杜伏威和他的义子强自硬撑着继续与我的迷药对抗着。

  我淡淡一笑,目注杜伏威“说到造反,想来总管不至于忘记当年海陵赵破阵吧,说起造反,你杜伏威还是我的长辈吧。而我从你那里学来的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在杜伏威的势力还很弱小的时候,江淮大地还有很多反王,赵的实力强过杜,派人到杜处招降,杜假意同意,只带了十几人去赵处投诚并献上礼物,赵一向轻视杜伏威,认为他必然投降,因此毫无防备,结果被杜当场刺杀,辅公佑同时率领大队人马前来接应,赵部群龙无首,当场全部归降。实力大增后,杜伏威自称将军,纵横淮南,江淮杜伏威的名字逐渐传扬开去。“再者胜者王侯败者贼,这江淮大地虽然经你经营多年,但是你看这敌人越打越多,越打越强。原先纵横江淮的大军被李子通,沈法兴和林士宏牢牢的钉在了这弹丸之地,而连年争战,家破人亡,赤地千里,民不聊生,哀鸿遍野。自北方我征召流民,谁知这最大的流民人流却来自于我左近的‘强邻’,这就是你所谓的韬光养晦政策出台的最终原因吧,你不是不想打,而是已经打不起了。对不对啊?杜总管。”

  看着在我的倾诉时紧紧攥动着拳头,我就知道今天应该不能善了,怕什么,我占了这么多的筹码,而杜伏威几乎已经被我打蒙了头,看你还有什么办法。

  “林克,好深沉,好智谋,在我第一次见到你时你就那么的豪情万丈,不可一世。我早就看出你决非池中之物,必然有一天会一飞冲天,早知道这江淮军我杜伏威只是你的垫脚石,但是我没有想到你会这么快,其实我早就应该有所防范,但是看着你故意泄露给我假情报以及你这根据地的超常发展,我还是太大意了,等到今天见到你的军队我才发现已经晚了。现在这点将台上应该是处处杀机,机关重重,而李靖的黑军应该也在不远的山脚下埋伏着吧。”杜伏威虽然已经明察秋毫怎么还是那么的有恃无恐啊,难道还有什么强横的实力可以让他脱逃吗?不可能的,我这么缜密的布局可是我和寇李盘算一晚上的结果,什么都算进去了。绝对不会再有什么破绽。我确信。

  杜伏威脸上的表情却好似闲庭信步,微微一笑好整以暇的缓缓说道:“现在我们已经全数中了迷药,总算还不是见血封喉或者生不如死的穿肠毒药,看来我们还有可用之处,把我们留下已经不费吹灰之力,但是你林克想过没有,我还有十万死士,他们姓杜而不姓林,如果我不在明天回返,你这弹丸小地,区区百千士卒,如何挡我十万大军?”原来是这样,原来我们三人都将眼光放在了今天的演习和杜伏威的扣留上了,这之后的结局倒确实没有考虑,但是这不是我们没有考虑,而是这个问题根本不用考虑。如果杜伏威最后的王牌仅仅只是如此的话,那我可以说杜伏威已经是黔驴技穷,穷途末路了。

  我深深目注这一代枭雄,他的朝代也应该结束了。我缓缓从衣袖中掏出一张书简,在强风中帮助下迅即的飘向杜伏威的方向,当他看完这书简的时候,我看出了在他原本神采奕奕目光如炬的眼神已经透出了那掩饰不住的苍凉和落寞,那原先生机勃勃声势磅礴的无边霸气也好像全盘被抽离身体,无力的双手再也无法拿捏住这原本轻如片叶,薄如蝉翼的书简,好似这信纸有万钧之重,沉沉的凋落在点将台上,上面的标题赫然是《江淮中下层军官效忠名单》。

  这便是我在这半年内政治工作的主要内容,我的情报机构在得到我大量资金注入的情况下采取了收买,威胁,邀请参观等一系列的活动,在活生生的例子和双方实际实力的眼见为实之下,两军的优劣已经高下立判,一边是死气沉沉,希望渺茫。而另一边却是生机勃勃,机会处处。而人往高处走是每个人的人之常情。当兵就是赌博压宝,压对的话就飞黄腾达,光宗耀祖。若是压错的话那就家破人亡,身败名裂。所以我收买了这江淮军当中中下层中间的绝大多数的将官,而对于军队中也许人们认为应该去收买权倾一方的将军元帅之流,但是我告诉你,在军队中中下层的尉官才是和士兵面对面交流的最亲近的小官,一俟在战争中如果收买了这帮人的话完全可以架空主将的权力而且可以轻而易举的掀起一场兵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