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魔武大唐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从军

魔武大唐 迷失的北斗 3891 2005.06.29 00:32

    从此在我的游历行医的途中,多了两个跟班的。虽然有老有少,但是正好掩人耳目。我们辗转于江淮一带,而尉迟恭也没有继续他的老本行打铁,而是负责沙僧的活,那就是背我的药箱,当然是一头背药箱,另一头吗?当然是这个孝子最重要的财富。他的哑巴老娘。

  在行医的途中,我们赠医施药,那当然是对那些穷苦无依的贫民,对于那些富家仁翁我们也收取足够的诊金,但是对那些为富不仁的人,好玩的来了。所有的病情在我去之后会加重,任何的药石都是不灵的,但是稍微的针灸又是那么的立竿见影,只是治标不治本。还是要复发。呵呵,吃好的喝好的,纵容得尉迟恭一个劲埋怨当初怎么会让14个包子就把自己给卖了。悔不当初啊。我嘿嘿一笑,施施然说道:“那我就让我的病人在江湖上流传尉迟敬德背主无义,卖主求荣,利用自己的哑巴妈妈博取林神医的同情,在骗走神医所有钱财的时候裹钱而逃,导致神医没钱买药从而导致一百个,呃,不,两百个贫苦的病人在病痛中与世长辞,当然这些话我会让他们到你老家和你老娘面前大肆宣扬。”跟我玩,门都没有。我不知道他心里面怎么想的,但是我知道以后的尉迟敬德见了我像极了见了猫的老鼠,跟我说话都是低眉顺眼,巴结,谄媚无所不用其极。我要的效果就是这样。抓住弱点穷追不舍,一击致命。

  在辗转于江苏无锡的时候我用钱买了房子和奴婢将他老娘安置了。而我和尉迟继续我们的游历。相对来说,我对尉迟还是很满意的,而对他来说这好像很享受这份工作。但是每当看到隋军的暴行以及义军的凯旋,他的表现是那样的愤慨和向往。我明白了,他是一个天生为这个乱世而生的战争机器,从来我为他做的就没有磨砺他体内的战斗激情,哪怕是一星半点。我不能再耽误他了,我也应该实施我的计划了。

  在游历的过程中,纵观天下大势,自我将宇文化及击伤以后,并没有影响他的弑君计划,而扬州现在还是李子通的地盘。而在隋末各路农民起义中,势力最大的有三家,第一是瓦岗翟让、李密,第二是河北窦建德, 第三就是江淮杜伏威了。杜伏威是齐郡章丘县人,杜伏威与辅公轘在家乡聚众起事。时杜伏威年仅16岁,因作战勇敢,被推举为首领。大业九年(613年),杜伏威、辅公轘率军进入长白山(今章丘、邹平交界处),投靠左君行起义军。不久,二人又率军转战至江淮一带,杜伏威自称将军。为对付隋军的镇压,辅公轘来到下邳(今江苏邳县东),对当地的起义军首领苗海潮言明联合抗隋大义,苗海潮欣然率军归附,起义军声势日壮。不久,隋江都(今江苏扬州)留守派校尉宋颢领兵前来镇压,杜伏威用计将隋军引入芦苇荡中,放火将其步兵、骑兵全部烧死。尔后,又与赵破阵领导的海陵(今江苏泰州)起义军合并,力量进一步壮大,并以六合(今江苏六合)为根据地,不断扩展武装,逐渐成为江淮地区三大起义军之一。

  而我的目标就是当年寇仲弃之如同蔽履的江淮军,江淮大地。历来民风比较彪悍,在后世的淝水之战,东晋八万江淮将士将七十万前秦士兵打的风声鹤戾,草木皆兵。证明这江淮军只要好好磨砺,未尝不是一支可用之兵,而且江淮大地,海运畅通。在南方的宋阀崛起的时候,江淮反而将成为现实意义上的中原。南方水网密布,丘陵纵横。你李世民的三千玄甲铁骑,可以在中原纵横跋扈,在我的南方水道必将大大限制他的机动性,而我的秘密武器还没有祭出。呵呵,打掉你的玄甲铁骑,你的败亡就指日可待。

  选择江淮军,还有我的一些私人的原因。我们读历史,会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在历来的战争中,北方往往占着主动,而且往往最终胜利。南方在军事上,则总是处于劣势,差不多老是被动挨打。不少人将这个现象归因于北方战略地位比之南方相对重要,我认为是不太恰当的。——北方也好,南方也罢,哪里没有可资建立霸业的战略要地?南方从东晋以来就很富庶了,而且关山之险固,并不差于北方,甚至比北方更有利:进则平川万里,掠地便宜,退有长江可守,天堑难越。可是他们为什么竟就连一次雄霸的事业也未曾做出来过?所以我总认为,关键在于人和制度。这是我的个人认为。在历史上,常见的是北方对南方的攻掠,鲜见的是南方对北方的征伐,很少的那么几次南打北,也大多是蚀本生意,得不偿失。不仅是中国如此,世界史亦然。比如马其顿之征服希腊,古罗马之征服迦太基,东北部蛮族对西罗马的冲击与分割,孔雀王朝之统一印度,大月氏南侵之建立贵霜帝国,萨伏依王朝之统一意大利,普鲁士之统一德意志,北越之统一越南,等等等等,无非北方对南方的武功胜利。而南方对北方的征伐,我想了好半天,除了迦太基国的汉尼拨对罗马的反攻与中国汉武帝时对匈奴的讨伐比较好看外,竟再没有什么光彩的了。

  而让我最终选择江淮军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慈航静斋的天下预见。他们就是基于上述的原因。既然如此,我就逆天改命。天要我亡我就灭天。将敌人成竹在胸的预见撕扯的支离破碎和不堪忍睹确实让人感到万分快意。

  在江淮军再次强行征兵的时候,我们顺理成章的进入了军队。在一众的考核中我们脱颍而出,尉迟敬德的武勇简直将军中的猛士吓破了胆。把和自己对练的兵勇当手撕童子甲鱼一样。已经是第六个家伙被他抓住双脚撕成两半了。估计我是真的将他压抑了很久。呵呵,也好,他的表现将我掩盖住也行,至少让我很轻松。

  我的表现就简单多了,面对比我强壮的敌人我就以流水术游走,然后就是发射自己的小水弹,当然是指向脚部的。水系和冰系的转换现在简直就像呼吸一样自如般就让他们的脚趾冻成冰坨了。推金山,倒玉柱的倒在台上。然后我接下来的做的就让观众目瞪口呆了。我把他们像扔草捆一样扔到台下,当然是抓的是脚踝。他们的手可是还有用的。胜利。

  在万众瞩目中我们受到了我心目中的目标的接见,呵呵,不去找你你倒找我来了。一个头顶高冠.年约五十,脸容古拙,有点死板板味道的人出现在我的视野。杜伏威,我的瞳孔开始收缩。你不要让我失望啊。

  爽朗的笑声震荡着整个大帐:“两位小兄弟年少有为,特别是这位黑脸兄弟尤其勇冠三军,若不是我年老体衰,看见你的表现真的想跟你过两招啊。真想年轻二十岁啊。而这位兄弟的暗器也是非常不错。不过还是你那飘忽不定的身法真的很有效。”有眼光,受到这样的称赞还是赚来了尉迟恭那嘿嘿的几声憨厚的傻笑。哼,有点眼光,但是说自己年老体衰,这雄浑爽朗的声音所透出的内力我起码还要五年才能达到这个基础。

  我整整衣冠,躬身一揖:“多谢总管夸奖,不知道杜总管让我们担任什么军务,若不满意,河北窦建德致书让我去担当元帅我很中意,请不吝放人。”

  狂气冲天的话语,睥睨天下的豪气,以及对自己军队的轻蔑和不屑让江淮军的至杜伏威以下大大小小的将官脑筋短期内彻底迷糊。窦建德,这可是天下三大义军中于翟让,杜伏威不遑多让的义军头领,元帅,军队中最高的职务,而且是擅于识人的窦建德。

  看着杜伏威那看破一切的眼光试图将我看破,哼,长生诀和魔法力的天然融合的魔武力纵贯全身。脚下不丁不八,身周各处无一破绽。收敛的气劲让我在杜伏威的心目中如果他闭上眼睛的话将再也无法感觉到我。

  “先生既有过人之语,必有过人之能,可否让我们大家见识见识?”杜伏威的话语显得既郑重又小心,好吗?已经从兄弟到先生,好,既然如此我就让你们见识见识。我目不转睛的注目我的目标,嘴中缓缓说道:“请杜总管挑选一位将军,不,最好是大家齐上,三招之内我如果输了,在下死生由总管处置。十招之内,如果在下不赢,也任由总管处置。”

  嚣张的让人吐血的话让一众将官差点怀疑我是神经病,但是那不屑和轻蔑也让那些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官员热血澎湃。

  “总管,请让我对付这个猖狂的臭小子,省得他视我江淮军无人。”对我的嚣张尉迟恭也是瞠目结舌。我的谎只怕也说翻天了吧。但是他还是对我创造一个个奇迹也见怪不怪了。行医的时候死人也可以医活。也许我又将创造奇迹了。

  出来的小子叫李显阳,中垒军校尉。残暴不仁,视人命如草芥。我的好多病人就是他害的,害的我也累的够呛。今天杀了你,可以活多少人,哦,还有一个家伙叫周白法的,也是一路货,今天就让你们两个一命呜呼。我出言请战还没有付诸实施,姓周的就跳出来了。好,想送死也一起,还真是狐朋狗友啊。

  看着局面的发展,杜伏威也知道,如果不答应的话江淮军的气势就弱了对方,最主要的是自己手下肯定不会放过自己。而他也想看看我的实力究竟如何。

  三人站定,他们虎视眈眈的看着我,恨不得将我一口吞下。我呢,好整以暇,两眼望天。嘴角的那轻蔑是人都看得出来。看着他们气得龇牙咧嘴的神情我也好笑。两人打一个眼色,一个腾空而起,爪气纵横,遍袭我上半身,爪未及体,但是这强横的气劲将我的头发都有点散乱了。另一个贴地而行,脚影如林,剪刀似的欲将我的双腿绞断。

  不杀两人不足以平民愤,不快点杀不足以立威,不杀得气势磅礴不足以威慑三军。看着劲力及体,流水术让我轻轻脱离他们的攻击范围,看着他们站在一起,错遏之际。我双脚站定不动如山,双手抱定太极轮印,轻轻一搓,一股小型龙卷风离体发出,一脱离马上变成丈二的大龙卷风,就这么完了怎么可能,我再次发出一道龙卷风,但是风速和刚才的是逆向而行,还没完呢,在风中我加进了我的水元素,千万把冰刀在风系龙卷风的催动下狂猛的切割和穿刺。惨叫声和呼喝声立即传遍大帐,两股不同方向的风在互相的运转中终于在强蛮的冲撞中爆炸开来。大帐中所有的东西已经是不可能保持原先的状态了,而所有的将官也逃得惶惶如丧家之犬了。而大帐也全部被毁掉了。

  剩余的几根木头孤零零的竖在风中。

  何去何从,就看江淮军的表现了。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