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魔武大唐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湖边

魔武大唐 迷失的北斗 2995 2005.07.14 00:13

    现在的根据地百业兴旺,蒸蒸日上。在一个烟雨蒙蒙,寒风阵阵的日子,我和素素手拉手共游太湖。在达到无锡以后,我和素素的感情慢慢的稳步发展,我不是个激情澎湃,热情似火的人,我崇尚那慢慢的情愫积累和淡淡的感情叠加,也许是我在飞天大陆的平民身份和皇家魔法学院的贵族气息,我对自己的感情从来都是不外露的,因为那任何感情的外放迎面而来的将是耻笑讥讽或者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最好解释。所以我很自卑和自闭,当然只是在感情方面。面对感情,就好比面对一条不知深浅的泥潭,小心翼翼的伸出一只脚试探一下深浅,面对那将要吞没我的时候就用另外的脚将自己拉出来,从来不敢也不愿直接表白,因为残余的自尊经不起任何的打击或者消耗。所以说女孩子的矜持和欲拒还迎反而会让我彻底的放弃继续的死缠滥打。因为我真的不知道她们是喜欢还是拒绝。很简单,我不了解女人。

  但是素素不一样,那含羞带怯的深情,那情深似海的凝视。倚门翘首的守望,以及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让我从来不需要去怀疑他对我那海样深厚的感情。我所能做的就是拥她入怀,细语呢喃。说着那永远都不会厌烦的漂亮的废话。在这个淫雨霏霏的清晨,淡淡的寒意让素素打了个冷战,我急忙把我的外衣套在她的身上,将他紧紧的搂在身边徐徐前行,同时火系内力运遍周身。那暖融融的感觉让素素舒服的不禁“嘤咛”一声靠得更紧。

  我喜欢这醉人的早春,阳光明媚确实让人家的心情开朗,但是我却独独喜欢这烟雨迷蒙,寒风习习的天气,不知道什么原因,难道天生的就是自己的思想和身体与这天气天人合一。那淡淡的哀伤,徐徐的凄凉,浓浓的乡愁和杳不可知的苍茫。都是那样的醉人。整个身体简直就直欲乘风归去,那逍遥空灵的意境直把我勾挠的思绪翻飞,纷繁杂沓。各种想法和方案纷至沓来。不管对错与否,那放任思绪飞扬的感觉确实让我感到无上的激动和快意。难道每个人都有契合自己的自然环境会让自己这样的投入和陶醉?也许我的身体的频率就是这哀伤,一碰到这个烟雨的频段就分外的投入。

  不知不觉,我和素素已经到达这太湖之边的鼋头渚,后世曾有“太湖绝佳处,毕竟在鼋头”的佳句,可见这边风景独好。我和素素坐在湖边大石之上,怕这石头的冰冷刺骨以及素素一向爱净,我将他抱起横陈怀中,又开始我们的轻声慢语,蜜蜜情话。看着怀中玉人的温度越来越高,脸上的云霞越来越绯红。星眸微闭,檀口微张,那娇艳翕张的红唇散发的滔天爱意和任君采撷的迷离风情。我怎么忍受得了,“嘤咛”一声,双唇已然黏合在一起,但是思绪却轻舞飞扬。一股奇异的感觉洪水般在我们两人身体来回激荡,桥梁就是我俩黏合的唇。那是一种没有可能作任何形容的感觉,若要勉强说出来,就像能淹没宇宙的无穷爱意在澎湃激荡,那并非纯是男女****之爱——虽然那亦被包含在内——而是对一树一石、一草一叶,以至乎宇宙每一样事物的深情痴爱。对以往、现在、将来每一个经验、每一个时刻的热恋。这生命中的挚爱,我一生都难以离开她了。

  唇分,我又找回了自己,看着素素还陶醉在那种意境,我不由又怀念那刚才她对我的深深依恋和痴痴守候。是啊,应该给她个名分了。但是……

  看着这莽莽苍苍,横无际涯的太湖,虽然无边无际,但是就是这偏安一隅的太湖周边也有我除之而后快的强横对手,沈法兴。更遑论别的更加厉害的军阀了。我的眉头又皱起来了。

  素素的柔荑缠上了我的脖子,胸前的丰满压迫着我的肌肤:“大哥,是不是又在为根据地烦恼?”我长叹一声:“是啊,这根据地处于这四战之地,强敌环伺,鹰视狼顾。更兼我们的富裕让他们垂涎欲滴,而我和总管的关系现在也是隐晦不明。难啊。”前几天一些没有得到传销分额或者一开始因为思想的保守没有得到茶叶销售好处的将官和士卒时不时在我的耳边聒噪。要我想点办法,看着他们的可怜样,妈的,你们还跟我装可怜,发的薪水养活一家三口都没有问题,但是呵呵,我早就等着你们这么说了。马上横眉怒目,暴跳如雷的表演:“你们以为要给你就给你啊,这苏锡常就这么丁点大的地方,被那些先下手的家伙都刨了几遍了,现在估计叫花子都被他们骗得喝茶了,哪有别的途径,谁让我们的地盘就这么点。”我估计傻瓜都知道我的意思,也都知道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了,好嘛,第二天我收到的请战书我估计当厕纸用的话能用到过年。

  这战争激情已经无须自己再去点燃了,但是战争毕竟是国之大事,和谁打,怎么打,战后的重建和发展都是一堆的问题。算了,回去和我的兄弟商量商量再说,今天就是来轻松的,好久没有这么空闲下来了,估计我的武功都要退步了。

  是啊,说到武功,我便又回忆起三天前的府中比武,我和寇仲,李靖的比武,不管是单打独斗还是他们并肩子齐上,也不管是“血战十式”还是“弈剑术”,凭借风阵的攻防的超强威力,我还是很轻松的赢得了比武的胜利,但是不知道是否寇仲生性不服输的脾气还是李靖的刻意授意,在我转身回府的时候,寇仲突然暴起发难。而所用的武学赫然是学自屠叔方的擒拿截脉手。突如其来的骤然袭击,方寸之间的闪展腾挪,天风海雨的进攻招数,毫无留手的舍命相搏。这些都让我手忙脚乱,自顾不暇。在这样暴风骤雨,绵密不决,无穷无尽,变化万千的近身肉搏战中,想逃;身周四处已经是漫天爪影,欲战;连绵不断的雨点攻击让我的嘴都张不开,更遑论念什么魔咒了。结果就可想而知了,我被寇仲结结实实的打了个饱,想着刚才自己的狼狈和无奈少帅可解气了。妈的,我这人肉沙包当定了,抬眼看李靖,嘿,这****的已经躺在地上揉肚子了。我的形象,当时估计比猪头好不了多少。不,我觉得比猪头还不如。

  更凄凉的是,这还是对近身肉搏不是很擅长的寇仲啊,要是徐子陵来,我估计还是先投降得了。那要是近战的祖宗石之轩来,那我还不如自尽比较慷慨悲歌点。

  想及此处,我不由得一阵郁闷和感慨,自学习长生诀以来,我的目标就是魔武双xiu,但是到现在为止,我还是不自觉的大半甚至是全部运用魔法,导致现在这样的尴尬局面,我的敌人可不管我会不会摆好姿势,积蓄魔法,甚至鞠躬致礼说开始,战争之道无所不用其极。暗杀,投毒,刺杀,偷袭那在战争中简直像呼吸吃饭一样自然正常,但是就这么一试我的原形就毕露了。那就是群战和远战的王者,逃命的专家,近战的白痴。看来以后要好好的研习武学了。

  独立大石,临湖听波。风势开始慢慢加强,这湖面洪波也徐徐长大,看着这波浪层层叠叠,前赴后继,前浪复回,后浪又至。确实可以说无穷无尽,不死不休,但是这岸边巨石,任你巨浪浊空,我自岿然不动,但是水滴石尚穿,看来这水能刚能柔,实在是天下至强之物。这前浪回返之时,这后浪就减弱三分,对了。我心中忽有所悟。以水制水?当一样东西没有天敌的时候,天敌可能就是自身。后世中潜艇的最大敌人就是敌人的潜艇。而我这长生诀武学出自天然,出自形意,何为形意?形意者,乃天地生化万物之形,五行生克之意也。形意乃阴阳之理,养生之术,运动之道,动静之功。人生于天地之间,为万物之一,故人体须合于天地之体,合于天地运化之自然。人体可与天地相配应,故人有小天地之称。人生须潜心修养,揽阴阳而夺造化,使人体生命运动如同天地之生生不息,运化无穷,此即形意之大旨,也是人生须臾不可离者也!原来这么的简单,哈哈哈哈……

  我仰天长笑,这声长笑,昭示着天下间又出一强横高手,这声长笑,预示着又一旷古绝今的武学横空出世。那就是我的……流水波纹功。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