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侠义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欲何往?

侠义叹 华灯丿 2178 2019.02.23 13:22

  柳无心第二天一大早就起来了,出房门的时候发现地上扔着一块竹板,上面写着几个字。

  “厨房有菜,去做饭。”

  “…”

  柳无心总感觉自己有一种进了贼窝的感觉,让自己一大早起来就为了给他做饭。

  “算了,反正也要吃,做就做吧。”

  飞鱼山上上下下只有柳青云自己不会做饭,从小就是大师兄做饭给他们吃。

  但是柳无戒只会炒各种各样的青菜,一点油水也没有。至于柳青云因为有一次大师兄倒是也做过两次,只不过后来二师兄和自己还有小师弟三个人拉了整整三天的肚子。

  所以后来二师兄一咬牙就带着柳无心开始自己研究做菜,后来二师兄下山了以后就是自己带着小师弟做饭。

  “现在应该是小师弟每天在做饭吧,也不知道那只飞猫怎么样了。”柳无心又没来由的想到了身穿红衣一脸倔强的女子。

  等到柳无心做好饭以后,云初阳才慢悠悠的从屋里出来。

  “嗯,没想到你这个小子做饭还挺好吃的,快赶上我了。”

  “…”

  柳无心心里的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厨房里到处都是灰尘,除了菜还是新鲜的,一看就很长时间没有做过饭了。

  “前辈,您看昨天的说的?”

  等到云初阳吃饱喝足了以后柳无心又想起来自己真正的目的。

  “哦哦,你说那个啊。行,看在你这顿饭的份上我就教教你。”

  云初阳一本正经的带着柳无心走到了水池边。

  “上去。”

  云初阳指了指水面。

  “嗯?!”

  柳无心回想起昨天冰冷的池水,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放心吧,上去。”

  云初阳表情认真,不像是开玩笑。

  柳无心心里斗争了一下。

  “算了!大不了就是落水!”

  熟悉的感觉,熟悉的冰冷,熟悉的微风拂面。

  柳无心又掉下去了。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的德行比那老头子好不到哪去!”

  柳无心简直气的跳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可不怪我,你啊杂念太多!”

  云初阳一边笑一边摇头。

  “走吧,跟我到村里去一趟。”

  云初阳稍稍一侧头,示意柳无心跟上自己。

  柳无心本来不想跟着去,但是想了想还是起身跟了上去。

  “古之学者必有师。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无惑?”

  村子最中间有一座竹屋,云初阳就在这里教学。

  柳无心不得不承认,虽然这个人给自己的感觉很不靠谱。但是他站在那里教书的样子真的是有周木给柳无心形容的,那种出尘,学识渊博的气质,不是随便就可以装出来的。

  朗朗的读书声,小鸟们窃窃的情话,温暖的阳光,柳枝微摆的细风。柳无心不知什么时候就靠在柱子上睡着了。

  柳无心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具体是什么自己不清楚了,只是本来很欢乐的梦却慢慢变得灰暗起来。

  “师弟,你忘了我了吗?”

  一个满是鲜血的脸庞出现在自己面前,眼里充满了不甘和怨恨。

  “不是的师兄!”

  柳无心一下惊醒过来。

  读书声在,鸟儿在,阳光在,微风也在。

  明明是冬天,柳无心的汗珠却不停的往下掉。

  正在教书的云初阳不易察觉的的抬头看了一眼窗外的柳无心,就继续教了下去。

  “惑而不从师,其为惑也,终不解矣。”

  是夜,皓月当空,池面如镜。

  柳无心背起行囊,看了一眼云初阳的房间就要向外走去。

  “欲何往?”

  柳无心迈出去的步子停在了半空中,不可思议的看向池面上,他确信自己出来的时候池水上面甚至整个院子都是空无一人的。

  “我问你上哪去,你看我干什么,说话!”

  云初阳走到院子里的石桌旁坐了下来。

  “和你没关系。”

  柳无心并不想回答他,抬脚就要走。

  “你是要为了一个人去复仇吧。”

  柳无心又僵在了原地。

  “父母?爱人?还是兄弟?”

  柳无心霍然转头看向云初阳。

  “说中了。”

  柳无心紧了紧自己的拳头,又松开了。

  “别随便揭开别人的伤疤。”

  柳无心的话语冷到了一个极点。

  “揭伤疤?你眼里的仇恨都要冒出火来了,真是可惜了这等景色。”

  “那你又何必管我。”

  “水上行走的功夫不想学了?”

  云初阳突然话题一转,让柳无心一愣。

  “不学了。”

  柳无心已经开始有些不耐烦了。

  “报了仇之后去哪?干什么?”

  柳无心从来没想过报了仇以后干什么,回山?混江湖?还是随便找个地方就过一辈子?

  “我不知道,但是我管不了这么多了。”

  “仇家很强吧。”

  云初阳一句话让柳无心突然感到一阵无力。

  “你为什么会知道?”

  柳无心的语气稍稍缓和了一些。

  “呵,世间多的是你这样的人,你以为你很特殊吗?我见过的像你这样的人,多的数都数不过来。”

  “仇恨能让你变得锋利,但是也会让你变得愚钝,更会伤害到不相干的人。”

  柳无心沉默着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和那些完全被仇恨蒙蔽的人不一样,不然老叶也不会让你来找我。回去吧,明天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非要走的话也不差这两天。”

  云初阳摆了摆手,就回屋去了。

  柳无心站在原地纠结了许久,叹了口气,还是转身回了屋子。

  柳无心躺在床上怎么都睡不着,自己出来已经半年多了,一事无成。

  不仅没有报仇,武功长进也少,更没有做成什么让人满意的事情。

  特别是白天做了那个梦以后,柳无心真的感觉到一股深深的挫败感向自己袭来,手足无措。

  第二天,柳无心还是早早的起来,做好了早饭等着云初阳。

  出乎意料的是云初阳今天换上了一套很体面的长衫,胡子也刮了,头发也束的很紧实。

  “走吧!”

  简单的吃了饭,云初阳就带着柳无心往着村子反方向的山上走了过去。

  柳无心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跟着云初阳走着走着一扭头,就再也看不见身后的村子了。

  “灰雀村是我研究过以后,在周围布下了障眼阵法的,没有人带的话很难走进去的。你可要跟紧了,不然一会走丢了你也不知道。”

  云初阳提醒道。

  柳无心紧紧的又跟了两步,直到走到了一处道路旁两个人才停了下来。

  “等一下不管你看到什么,都不要出手。”

  云初阳看了一眼柳无心,柳无心也不知道要发生什么,只好点了点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