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朕真不是大英雄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3 风雨欲来

朕真不是大英雄 莫欺少年熊 2487 2020.03.14 15:42

  城南福庆大街基本上全都是公益性质的店铺,就像现在苏护所在地的左手边便是一家诊所,名字有些怪,‘救死不扶伤诊所’,叫这名字苏护很好奇真的有人会来这里看病?

  而右手边凑巧也是一家武馆,名字是‘周大庆武馆’,看样子这家武馆的馆主应该叫周大庆,真是朴实无华的取名方式。

  苏护的武馆恰巧就在这‘周大庆武馆’旁边,来到自家店门前,苏护第一件是事就是将牌匾挂上去,这块雕着‘大秦武馆’四字的牌匾是苏护特意找人做的,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看着很有气势。

  “哟,外来的土包子也学人开武馆啊?”

  “可不,两家伙瘦得跟两猴子一般,还能教人习武,当真稀奇。”

  苏护瞥了眼隔壁,原来一个精壮中年汉子带着徒弟刚刚操练回来,见苏护他们挂牌便调侃起来,同行是冤家,这话放哪都是对的。

  苏护懒得搭理,今天他心情极好,不想因为这点破事坏了心情。

  见苏护没反应,那些人也颇觉无趣,骂了几句也都回了屋内。

  这一片的房屋都带有一个不大的院子,苏护的这个院子,一看就是很久没人打理的模样,地上铺满了枯枝烂叶,还有纵横交错,肆意生长的杂草。

  确实是荒凉了点,不过苏护却不以为意,狗还不嫌家贫呢,是自己的地盘,怎么着都是好的。

  推开院门,苏护、白起拎着大包小包的物资踩着嘎吱作响的枯叶直奔屋内。

  踏进门槛,苏护四周环顾了一圈,最里面有两间小隔间,外面整个是一个大厅,房子的格局非常简单,许是因为公益用房,才让大厅与隔间的比例如此不协调。饶是如此,苏护依然非常满意。

  白起扛着一座小山一样的物资跟在身后问道:“这些东西就放在这大厅里吗?”

  挥手驱散四周浓浓的霉味,苏护指着左手的房间:“这些食物是咱们在这地界安身立命的本钱,可不能随便放在这么显眼的地方,还是放里屋吧,至少安全一些。”

  白起点头,扛着大堆东西进了里屋。

  很快小小的隔间就塞满了各种物资,苏护看着俨然变成仓库的小隔间,内心喜悦又充实,怎么感觉自己像是一只屯粮过冬仓鼠呢,想到这里,他不自觉的笑了笑。

  正在这时,家具店的老板也陆续派人送来了一些简单的桌椅板凳。除了食物与家具,苏护还买了三套衣物,一套给白起,从城外到现在他一直穿着不合身的衣裤,一套粉白的长裙给小白缨,小丫头爱美,肯定会喜欢的,最后一套留给自己,从前的衣服都已经很破旧了,如今要在城内筹谋,总不能太叫人瞧不起了。

  收拾、打扫、丢掉一些原本屋子里的废弃物,二人忙到半夜十点,整个屋子才算初步整理完毕。

  拉开凳子,苏护将两罐牛肉罐头放在桌上,这样的纯肉食罐头可非常少见,每一罐都价值不菲,苏护今天也是咬着牙考虑很久才下定决心买了三罐。毕竟第一次搬进新家,生活还是要有些仪式感。

  不仅有肉罐头,苏护还拿了瓶酒出来,酒瓶上的标签早被磨得光秃一片,不过瓶口的密封条却完好无损。

  酒水在末日中更是稀罕物,虽说酒水的酿造技术并未失传,可末日后粮食向来紧缺,一般人绝不会拿珍贵的粮食用来酿酒,市面上流通的酒水大多都是末日前的产物,经过近百年的发酵,每一瓶都是不可多得的佳酿,最受城内权贵喜爱。

  苏护买下这瓶酒水所花的钱,几乎够他一年的伙食。

  不过还是那句话,生活要有仪式感,有些钱能省就省,可有些钱该花还是得花,而且苏护从来都是对自己省,对身边的人大方。

  拿出两只碗来,苏护给白起倒上了满满一碗,然后给自己倒了些许:“酒这玩意我喝不惯,你多喝点,今天辛苦了,不,应该是说最近都辛苦你了。”

  苏护买酒是背着白起买的,所以白起并不清楚这酒的价值,来现世这么多天他还是第一次喝到酒。

  拎起碗白起就往嘴里灌去,没多大功夫整碗的酒水就被他一饮而尽。

  白起这般豪饮看得苏护眼皮直跳,这一碗下去几乎抵得上苏护一个月的伙食费,不过他最终还是没说什么,只是小口嘬着自己碗中的酒,细细品尝。

  “真是好酒啊,竟香醇到这种地步,一碗下去现在都还唇齿留香。”

  见白起还盯着桌上的酒瓶,苏护笑了笑将酒瓶递到白起手中:“你喝吧,我这些就够了,不过你喝慢点,就这一瓶,喝完可就没了。”

  白起也不推辞,便又给自己倒了一碗:“主上,心情不错啊!”

  苏护当然心情不错,身处末日这么多年,每一天都是单纯的为了活着而活,说是行尸走肉、苟延残喘也不为过,直到今天他才有了一处属于自己的房子,身边又再次有了能以性命相托的两个朋友,不用担心被异鬼分尸,屋内还屯了大量的物资,哪怕每天光吃啥也不干也能满足他们一年的消耗。

  末日下,没有比这再美妙的事情。

  白起端碗与苏护碰了一下:“主上,你不用说什么谢谢与辛苦之类的话,这便是我的职责也是我存在于现世的意义,我只恨实力被限不能给予主上更大的帮助。”

  以白起目前实力来看,他其实与解锁二级基因锁的季晚相差无几,他比季晚强在体魄之力,体魄之力强大便具备持续作战的能力,对上皮糙肉厚的异鬼,能占据非常大的优势,所以白起如果与异鬼单对单厮杀,几乎能全程压制异鬼,而季晚对上异鬼在一轮爆发之后就只能憋屈倒下。

  可若论季晚颠覆爆发时的战斗力,跟白起其实是在伯仲之间。

  苏护沉默片刻:“你实力被限错不在你,正如徐老头所说,你实力的上限完全取决于我对你的信任,只能怪我……”

  现在的苏护想要全心全意信任白起,他也迫切的希望提高白起的战斗力,可是白起实力并没有明显的增长,这事怪他,因为在内心深处他还保留着对白起的恐惧!

  当初,白起一只手洞穿了苏护的心脏,让苏护死在他手上一次,那种痛楚,恐惧仿佛扎在了心底一般,轻易不能磨灭。

  恐惧已起,那还谈何信任!

  白起似乎不愿意多谈这个,抓起一大块牛肉塞进嘴里,然后又灌了一口酒。

  “来日方长,咱们又不急于一时,来,干了杯中酒!”

  苏护笑了笑继续与白起碰了一下:“是碗中酒才对!”

  这晚,二人都喝得很尽兴,虽然只有一瓶酒,不过酒水不够谈资来凑,苏护跟白起说了很多现世的所见所闻,白起也跟苏护聊了当年春秋时期他统兵征战的战局往事。

  吃饱喝足,苏护起身给房门上锁,大大小小的锁苏护买了足足六把,在城外待久了总会缺少安全感。

  苏护让白起先去睡下,他来收拾桌上的残局。因为明天白起要早早出城,接小白缨的事情苏护已经拜托给白起了。

  只让白起去苏护也没办法,现在家中这么多物资,要是没人看守的话,苏护寝食难安。

  这一夜,苏护是在床上睡着的,他特意定做了三张床,这么多年能睡在床上的日子屈指可数,他很珍惜这样的日子,刚挨着床不一会就进入了梦乡。

  ……

  第二日清晨,苏护陪着白起来到了城门口。

  “主上,你先回去吧,最多两日我就会带着小白缨来见你。”

  苏护笑着点头:“知道啦,包裹中给你准备了两人份足够吃四天的吃食,不过你还是要悠着点,别到时候把小白缨的那份也吃了。”

  白起哈哈大笑,洒脱的对苏护挥了挥手,便转身离去。

  看着一头赤发,言行举止都透露着桀骜的白起渐行渐远,苏护莫名的有些失落,这么多天相处下来,白起在他身边总让他莫名的心安,这样的感觉在之前可是从来没有过的。

  自从当年的伙伴死后,苏护一直都是独狼般的存活在城外,想不到现在竟然会因为旁人的离去感到失落,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

  白起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路的尽头,苏护站着发了许久的呆,然后自顾自的笑了笑,就准备回去。

  这时,远处突然出现大片轰鸣声,漫天尘土滚滚而来……

  苏护凝目远眺后,眉头紧紧皱起,远处一片钢铁洪流径直而来,排头是一辆高大的越野吉普车,车身插着的旗帜苏护认识,上面画着一只灰黑的猎鹰,代表的是天权守备司——讨伐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