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朕真不是大英雄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5 进阶

朕真不是大英雄 莫欺少年熊 2476 2020.03.25 22:03

  “乖!”

  眼前的一幕让袁渠颇为兴奋,曾经的恋人为了活命决裂,袁渠等了这么久,就等着人性中最丑陋的一面暴露出来,它爱看这个。

  每每看到这类场景,他都为当初放弃做人这个抉择感到自豪。

  不经意间瞥了眼跪倒在地,一直被它当座椅使用的那具高大鬼傀,袁渠冷哼一声,心中的愉悦也不自觉减少了几分。

  “明德,我……不想死。我,不能死的。”

  女人低垂着头颅,不敢与身前的男人对视。

  “我知道。”

  胸腔被完全洞穿,林明德看着身侧的女子,笑了笑。

  大口的鲜血喷涌而出,林明德全身气旋散去,身子也缓缓软倒,靠着半边身子搭在女子身上才堪堪站住。

  林明德生命气息逐渐消散,张琢两颊的泪水瞬间流下,这个将人格、尊严都狠狠抛弃,哪怕屈辱到给袁渠当狗都未曾哭过的女子,这一刻终究落泪了。

  “不……要!”

  濒临死亡的林明德突然身子一震,微弱的声音叫得声嘶力竭!

  张琢想回身望去,可还未及转身,娇小的身躯瞬间一僵。

  呆呆的看着胸前穿出的黑色骨尾,张琢难以置信,一边喷吐着大口鲜血,一边僵硬地扭动脖子回头……

  “你……答应了,我……可以……活的。”

  不知何时已经站在张琢身后的袁渠抚摸着自己的骨尾,漆黑的骨尾绷的笔直,如最锋锐的标枪将林明德与张琢一同洞穿。

  袁渠砸吧了下嘴巴,露出戏谑的笑容:“答应了,可以反悔,毕竟我可是使魔啊。要是言出必行,我这恶魔当得可是会被人笑话的!”

  “你……怎么能……这样,你……”

  张琢眼神灰败,她只是想活下去,哪怕卑微如尘埃,哪怕亲手了结了最爱的人,她也想活下去,她明明很努力了……

  “我不要死。”

  “琢儿。”

  我……不能死的。”

  “琢儿,别……怕。”

  眼见张琢面若死灰,娇俏的容颜像老了十岁。林明德面色变得有些潮红,轻声呼唤着曾经的爱人。

  看着眼前依旧用温柔目光看着自己的林明德,张琢苍白的嘴唇微颤:“明德……疼。”

  林明德感受到体内重新焕发的一丝力量,他明白,他现在已经到了回光返照的时刻了。

  抬手摸了摸张琢的脑袋,笑道:“我知道,别怕,我陪你。”

  林明德的手还是这么的温暖,眼神还是这么的温柔,一如初见,这个高大的男孩不管何时都能带给她安定的力量。

  将脑袋靠在林明德肩上,张琢微微抽泣:“明德,我……很努力了,我真的很努力了,抱歉,还是没能带着咱们的孩子活下去。”

  听着张琢的话,林明德猛的一震,泪水瞬间打湿了眼眶。

  他,终于明白……

  疼惜的用尽最后力气将身前的女孩紧紧抱住:“琢儿,你做得很好了。”

  在林明德怀中,张琢轻抚微微鼓起的小腹,眼神中尽是不舍与悲痛!

  再等六个月小家伙就能出生了。

  用尽力气却还是抓不住最后一丝希望。

  是什么时候开始,这个世界变得这般绝望的?

  是七十年前鬼灾来临的那一刻,还是当初她与林明德被赶出天权城的那一刻?

  亦或是……她怀上小家伙的那一刻?

  思绪飘忽,止不住的泪水如雨般洒落。

  “真是令人感动呐!”

  袁渠看着紧紧相拥的二人,高大的身影缓缓走了过来。

  “不过,我倒是要感谢你们。”

  袁渠走到二人身边,将脑袋凑到林明德与张琢身边,一对黑瞳眯成一条细线,笑得极为诡异:“感谢你们让我多了一道饭后甜点。”

  原本已不打算理会袁渠,想静静依偎等待死亡来临的二人同时瞪大瞳仁。

  “你这个魔鬼!!!”

  “休想!!!”

  可不等二人有任何动作,一道黑影快如闪电般破体而出。

  漆黑骨尾带着大蓬鲜血抽出,再数十次穿入,将二人扎得血肉模糊。

  同时一时间,二人瞳孔骤然放大……

  这一刻,林明德与张琢终于离开了这个让他们既留恋又厌恶的世界,二人的尸体相拥着缓缓倒下。

  “开饭咯。”

  舔着嘴角,袁渠两手抓住二人的头发,没费多大劲,两颗年轻的头颅就被它拎在手中。

  “先吃谁呢?”

  左右看了看,最终,袁渠张开大口,将两颗带血的脑袋同时扔进了嘴里。

  刺耳的骨骼崩裂声在公园中响起……

  将口中碎骨吐出后,袁渠一把抓起张琢的无头尸体,对着仍带着温热的尸体腹部一掏。

  看着拎在手中的小团血肉,袁渠眼睛眯成了弯月:“甜点来了!”

  ……

  远在高楼中的苏护、楚云音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震惊。

  虽然因为距离远,他们听不到公园中的谈话,但具体情况却也猜了个七七八八,将人性玩弄至这般地步,那怪物当真该死!

  房间内气氛冰至极点。

  苏护尚且不提,楚云音是女人,对于那个娇小女子所经历的一切更能感同身受。此刻楚云音浑身颤抖,恐惧与愤怒的情绪让她压抑到极点。

  苏护叹了口气:“别多想了,要是咱们被那怪物发现,下场比那些人也好不到哪里去!”

  楚云音瞪了苏护一眼:“不会说话就闭嘴,没人把你当哑巴!”

  苏护摇了摇头,继续朝公园看去:“实话实话罢了。”

  “那畜生又要干嘛?”

  见苏护语带惊疑,楚云音连忙望去。

  只见公园中央的袁渠行为怪异,手舞足蹈,不知在干些什么。

  数分钟后,突然火光一现。

  苏护眼睛猛的睁大,满脸的难以置信:“这!??”

  楚云音只觉得浑身发寒:“它……在进化!”

  公园中央,袁渠体外包裹着身体的白骨寸寸崩裂,体型像吹了气一般,撑大了一圈,现在看来足足高达四米。

  原本狰狞锋锐的双角也变长了一截,两角之上闪烁着银白的光辉。

  而之前纯黑的双瞳现在也有了变化,瞳孔中心多了一道白色光点,其中闪烁着动人心魄的魔性光辉。

  骨尾一甩,猛烈的破空声后,一朵熊熊烈焰就在尾尖骤然亮起。

  袁渠长长的吐出口气,之前也吃了不少异人,加上今天这几个,终于让它再次进阶。

  袁渠仰天长啸,浑身爆炸性的力量让它振奋无比。

  从今天起,它便是二阶使魔,终于不再是天权四使魔中垫底的存在了。

  “哈,差点忘了,还有两只小虫子没收拾。”

  说完,袁渠的目光在周遭大楼间扫视。

  “在哪呢?”

  感觉到袁渠深渊般的目光,苏护与楚云音将身子缩回房间。

  房内的二人丝毫不敢动弹,这怪物带来的压力实在太大了,之前丧生在它手底下的那五名异人,任何一人的实力都不在楚云音之下,可还是被那怪物杀鸡屠狗般吞了个干净。

  苏护真的没骗她,那怪物遇之既死!

  明明屋内气温极低,可冷汗还是不停冒出,顺着苏护与楚云音的脸颊流下。

  见窗外始终没有动静,提着心的苏护,小心翼翼的露出半只眼睛,向窗外探视过去……

  “找到你们了!”

  窗外,一对漆黑的眸子与苏护探出的视线对了个正着。

  满身血腥气的袁渠带着戏谑的笑容,在两道气旋的包裹下,静静浮在空中。

  黑暗中,恐怖大嘴中的六排利齿,熠熠生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