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朕真不是大英雄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1 痛击我腰!(冰天雪地求推荐票)

朕真不是大英雄 莫欺少年熊 2581 2020.03.23 20:26

  不过好在楚云音并没打算把苏护给吸成人干,仅握住几秒后,她便放开了手。

  与对方手掌肌肤分离后,苏护才缓了过来,渐渐恢复了身体的控制权,不过原本红润的皮肤却变得有些苍白。

  反观楚云音,与苏护‘亲密接触’后,呼吸悠长、面色潮红,肩处伤痕竟重新长起了血肉,一层淡淡的血色薄膜将伤口覆盖,使其不再流血。

  苏护咧了咧嘴,对方能好得这么快,可见那几秒钟从他身上抽的血不在少数。不过从楚云音没把他抽成人干来看,他们这个‘互坑’联盟至少算有了最初的信任。

  眼见先前三只被苏护打退的鬼傀又再度爬了起来,苏护骂道:“这都不死,真是难缠!”

  看着被他爆头的那只鬼傀脑中大大的空洞,苏护不禁有些无奈,明明是致死的伤势,这鬼傀却好似没事一般。

  楚云音摆开架势:“这几只鬼傀要真这么容易对付,我还会这般狼狈?”

  被鬼傀缠住,除非将鬼傀整个脑袋砍了,或者把它大卸八块,砍得支离破碎,否则面对这种不死生物,几乎是不死不休的结局。

  “别在这浪费时间了,跟我走,再待这我们必死无疑!”

  楚云音皱眉,她刚刚补充了血液,其实并非没有一战之力,不过见苏护神情极为严肃,她还是点了点头。

  苏护从地上捡起一个铁锅照着当先冲过来的鬼傀猛的拍去。

  “哐当!”

  明明拍的是脸,可苏护只觉得像是敲击在石头上一般,反震力道震得他虎口生疼。

  趁着那只鬼傀被拍倒在地的间隙。

  “走!”

  大喝一声,苏护便领着楚云音向一楼跑去。

  而身后除了刚刚被拍倒在地,脸上被砸的面目全非的鬼傀慢了一步外,其余两只鬼傀,全都状若疯癫的朝二人追去。

  “为什么不朝地铁口跑?”

  楚云音见苏护逃跑的方向与他们来时的地铁口背道而驰,不由得疑惑道。

  苏护听到地铁口三字,浑身莫名颤了一颤,只觉得颈脖间一阵不适。

  想了片刻,苏护对楚云音吐露实情:“地铁口守着一只怪物,对方是咱们无法匹敌的存在!”

  “咱们?”

  苏护苦笑:“你别以为我是没见过世面的土鳖,哪怕三级基因突破者我也见过,可是与那怪物相比,却不值一提。”

  这下轮到楚云音讶异了。

  刚想说些什么,却看见苏护一个加速,突然冲出了商场。

  还以为苏护又要搞什么鬼,楚云音也立马跟上,可当她刚出门,身侧便传来一阵腥臭的劲风。

  楚云音双眸凝起,就要反击。

  “别冲动,是我!”

  一个肘击瞬间便将苏护打得弓下了腰。

  “打的就是你!”

  紧紧捂住不停抽痛的腰子,苏护暗骂这娘们真记仇。

  不过好歹楚云音没有挣扎,任由苏护用他身上那件破皮袄裹着,二人迅速躲进大门边上的小巷口。

  好在皮袄颇大,堪堪裹住了苏护与楚云音二人。

  “你确定这样能甩开它们?”

  被腥臭的皮袄罩住全身,尤其是还要忍受与上半身果着的苏护紧贴在一起,楚云音忍着强烈的不适,皱眉问道。

  苏护也眉头紧皱,楚云音胸前这两玩意太大了,两人贴在一起几乎将苏护给挤了出去。

  他摇了摇头,低声道:“我也不清楚,不过当年教我拾荒的老人提过,鬼傀似乎不是通过眼睛来攻击目标,而是通过嗅觉。”

  说罢,苏护想了想,继续道:“你注意到刚才被我铁锅糊脸那只鬼傀吗,脑袋中间被开了那么大一个洞,两只眼珠早就报废了,可它还是能精确准找到我们的位置。”

  听苏护这么一提,楚云音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嘘!”

  见鬼傀追出,苏护连忙朝楚云音比了个噤声的动作。

  二人全身紧绷,观察这几只鬼傀的动向。

  不知为何,楚云音总觉得苏护身上有种不同寻常的紧张感,似乎在不自觉地害怕着什么,按理来说眼前三只鬼傀虽然有些难缠,也不至于带给他这么大的压力吧。

  先前被异鼠追杀也是险死还生,可苏护还是能头脑敏锐的应付种种危机。

  楚云音细细回想,似乎是从苏护方才独自偷跑之后产生的这种感觉,等再见到对方时,她就明显察觉苏护与之前变得不太一样了。

  哪怕这家伙掩饰得很好,却还是瞒不过她,女人的第六感向来准得没道理。

  楚云音想到苏护刚才提起地铁口有极为恐怖的存在,很有可能便是那东西让一贯理智的苏护丧失了冷静……

  他到底遇见了什么?

  苏护哪里知道他在盯着鬼傀的时候,楚云音还有心情探究他。

  不过楚云音猜的很对,他确实怕极了!

  心头压着无尽的焦虑感,快要让他窒息。

  苏护不相信,他跟楚云音在商场这般大的动静,袁渠会没感应到。

  可如果对方感应到了,却不来找他们,那么原因或许只有一个……

  从之前与袁渠的谈话中可以看出,对方似乎极为鄙视异鬼,甚至称异鬼为残次品。苏护当时没有时间细想,现在想来似乎从中理出了一些信息。

  如果异鬼是残次品,那么袁渠又是什么呢,他是以什么身份来鄙视异鬼这样的残次品呢?

  合格品!

  没错,袁渠的这一类物种应该是合格产物。

  当时对方的话语中还提到了‘进阶’,如果把这些都串联起来,说不定袁渠与异鬼其实是相同的物种,只不过袁渠进阶成功,转变成为现在这般模样,而进阶失败的下场便是成为……残次品(异鬼)。

  这就说得通了,正因为袁渠认为自己是进阶后的高阶物种,才会那般鄙夷异鬼的存在。

  如此一来,说不定袁渠也与异鬼一样,有着不喜阳光的习性。这才导致他一直待在地铁口任由苏护二人在商场搅得天翻地覆。

  如果苏护猜得没错,真是阳光限制住了袁渠行动的话……

  苏护抬头看了看已经大半进入地平线后面的太阳,至多半小时,太阳就要完全下山,夜幕即将来临。

  想通了这些,便由不得苏护不紧张了,他已经死过一次,如果再度死去会发生什么谁都不知道。

  他的这份祖龙天赋——不死回档!

  看似强得逆天,实际一想,却十分鸡肋,因为不了解天赋的真正特性,苏护一直不敢把祖龙天赋当底牌用。

  有无使用时间间隔?

  每日的使用次数是否有限制?

  每次死亡回档的时间会不会因为死的次数多了而缩短?

  ……

  诸如此类的问题实在太多,说不定死着死着,某一天他就真死了呢?

  “你……怎么了?”

  似乎感受到苏护身上的恐惧感逐渐失控,连呼吸都变沉重了许多,楚云音犹豫了一下,轻声询问。

  苏护重重的呼出一口浊气,他现在思虑太重,不能再想了,再想下去真要把自己逼疯了。

  看着商场门前三只鬼傀如无头苍蝇一般乱转,苏护强行静下心神:“我们必须躲起来,熬得过今晚就能活,要不然,死路一条!”

  不知为何,看到苏护此刻的神情如此凝重,楚云音心中也为之一沉。

  说罢,苏护笑了笑:“吓你的,走吧,这座城市这么大,对方也不一定找得到咱们,说不定咱俩稀里糊涂睡上一觉,第二天就来了呢!”

  似乎感受到楚云音眸中神光突然莫名的凌冽,苏护腰部同样的位置又再度挨了一肘。

  “咱俩?”

  “嘶!我……不是……那个意思。”

  楚云音:“我知道。”

  “那你还打,我警告你,再痛击我的大腰子,跟你没完!”

  说罢,苏护捂着腰,弓着身子,跟楚云音悄然二人消失在小巷的阴影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