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谲诈之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4章 洛基

谲诈之徒 以睡证道 2866 2021.01.17 20:15

  没有了日出日落作为参照,奥斯汀几乎无法判断在这个灵界中已经过去了多少时间,厄莱文与长发男子是否还能跟诡秘强大的玫瑰主祭周旋。

  当柯尔特与老哈里斯费劲周折,终于将那又一大串巨型傩特文构成的复杂序列刻画完毕时,奥斯汀简直哭笑不得,倒不是因为这道序列看起来有多么晦涩高深,而是太大了点。

  “用得着把傩特文写这么大吗?”奥斯汀心底默默说道。

  面前这座直径几乎达到六米的圆形序列,其中的傩特文数量倒不是特别多,奥斯汀粗略的计算了一下,也就比“序列:静默”多上了一倍,但没有到达让奥斯汀一看就头疼的地步,也就是说这很有可能是一个二级序列。

  “抱歉,先生,由于我并不是很有信心,只能将其等比例放大,细致地刻画每一个分支。”柯尔特看到奥斯汀伪装的黑斗篷先生,看着自己和老哈里斯刻画的序列久久不语,连忙开口解释道。

  “先生,请您相信,这是我一生中刻画得最为复杂的序列之一了!”老哈里斯也觉得到情况有些尴尬,也急切的解释道。

  好吧,我相信,以哈里斯爷爷你序列学徒的水准,要刻画一级以上的序列确实有些难度,更何况你是被柯尔特先生临时拉来凑数的,已经相当棒了!但是柯尔特先生,以你的能力刻画两级序列应该不算太难吧?这最终效果有失水准啊!

  “难道是因为我的原因,导致柯尔特先生太紧张了?”奥斯汀无声自语道,而在柯尔特与老哈里斯看来,这位强大神秘的黑斗篷先生显然对自己的结果不太满意。

  “咳,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您,先生?”柯尔特略显紧张的问道。

  该怎么称呼我?既然他们还有发现,我就没有必要点破自己,要知道解释也是非常耗费精力的事情,看来我有必要弄个新马甲……不,新身份啊。

  奥斯汀决定将这个谎言进行到底,便迅速在记忆中搜索着,看看有没有更神秘、强大等词语所关联的名字——灭霸、伏地魔、汉尼拔、竖锯,不行,这些听起来感觉像是大反派,不适合我。

  “洛基。”奥斯汀缓缓吐出了一个单词,不需要考虑到语言互通,由于灵界的奇妙,柯尔特与老哈里斯的意识都自动接收到了这个信息。

  “尊敬的洛基先生,让我们开始吧。”柯尔特转身面向那个安静漂浮的女性灵体,深吸了一口气,右手指向巨大的圆形序列。

  灵界不应该是一个有助于解放天性和本能的地方吗?为什么怨灵到了这里反而安静得可怕,就好像,在等待着我们去对付她一样……

  没等奥斯汀多想,圆形序列缓缓上升,压缩变形,化成了一道仅供单人通过的光门,光门的一面瞬间在女性灵体的额头投射出了一个白色光点,随后另一面涌出了刺眼的亮光,将奥斯汀三人包裹进去。

  这是一间简单的卧室,棕漆木的家具有些陈旧但显得非常干净,显然是经常性地被打扫,透过淡黄色窗帘,夕阳的余光照射在双人床上,床面上铺满了凌乱的衣物和一些纸质钱币,床下放着两个大号行李箱,一个穿着淡黄色连衣裙的中年女性正坐在床边,神色忧虑地收拾着。

  “亚妮丝,听我说,我们没有时间了,必须得在他们找上门之前赶紧出发。”一个满脸焦虑的中年男子拎着个皮箱,推门而入,长筒白袜、小牛皮靴,配合着那一身洁白的衬衫和深褐色小马甲,都说明他曾经有过相当体面的生活。

  奥斯汀、柯尔特、老哈里斯三人站在房间一角,怪异的装束与整个场景格格不入,而这对夫妻显然并没有注意到三人的存在。

  “我们目前位于那个怨灵生前执念最深的几段记忆当中,在触发其中最关键的节点之前——还有可能是某个物件、某句话、某个动作亦或是某个行为,总之在触发之前,我们只是单纯的看客,无法影响到整个过程。”

  看到老哈里斯满脸的疑惑,柯尔特耐心地解释道,随后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奥斯汀,眼中露出钦佩的目光,这才是真正的非凡者!

  注意到柯尔特热切的目光,心虚的奥斯汀不着痕迹地将身子侧了一下,别再盯着我看了,柯尔特先生,你不知道一直将目光聚焦在某个人身上是一件非常失礼的行为吗?

  亚妮丝看了看窗外夕阳的余晖,又回头望向自己的丈夫:“拉克尔,我们的孩子好不容易才考上了当地的学院,今天是他入学的第一天,可是我们现在却要离开这个城市……”

  拉克尔扶正了头顶那歪斜的米色假发,大步上前,将手提箱放在床边,随手把床上的衣物塞进了地上的行李箱,说道:

  “亲爱的亚妮丝,放心吧,他们只是为了要债,不会对我们的孩子怎么样的,更何况当我们离开,他就能顺理成章成为孤儿,进入福利机构,到时候一样能健康快乐地生活下去!”

  “拉克尔,你在说什么?”亚妮丝放下了手中叠到一半的中款西服,满脸错愕地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拉克尔头也不抬,收拾着行礼,一边自顾自地说着:“你放心,我早就查过了,西海岸那边的物价相当便宜,居住的环境要比这座充满烟尘和铜臭味的城市好太多了,我手头上还有一笔钱,等到了西海岸我们就开个小酒馆,保准能舒舒服服地度过下半生。”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拉克尔捂着微微有些红肿的脸颊,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妻子。

  “拉克尔,收回你刚才所说的话,我可以将一切都当做没有发生过。”亚妮丝胸口微微起伏着,喘着气,这可能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打别人的耳光,更别说,这个对象还是自己的丈夫。

  拉克尔捂着脸颊,眼神一变再变,从焦急转为愤怒,猛地站了起来,抓住亚妮丝的双肩,厉声吼道:

  “蠢货,你这个彻头彻尾的蠢货!你知道带上他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吗?不仅仅要在路程上多花费将近10000华令!在到达西海岸之后,我们还不得不为他的成长买单,这又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华令还在不断贬值,我们没有足够的金钱负担起一个三人家庭,笨女人!你根本什么都不懂!”

  亚妮丝涨红了脸,突然感觉眼前的这个男人前所未有的陌生,一旁的奥斯汀三人闻言也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头。

  真是个人渣啊……

  “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带上你母亲留给你的遗产跟我走,到了西海岸你我还是以夫妻的名义生活;第二,留下来跟那个小家伙一起面对那些要命的讨债鬼!”

  亚妮丝痛苦地捂着嘴,眼中难以控制地噙着泪水:“我母亲的遗产……是不是没有所谓的遗产,你今天压根就不会通知我,而是选择独自一个人悄悄离开?”

  拉克尔愤愤起身,一把抓过亚妮丝的手腕,咬牙切齿道:“你以为呢?如果不是你那该死的父母还算有点资产,我会看得上你!”

  刹那间,亚妮丝面如死灰,仍由拉克尔在自己的手腕上抓出了一道红印,这一刻,亚妮丝感觉心中的某个承载物彻底崩塌了。

  拉克尔放开了亚妮丝,随后在卧室里粗暴地翻找了一遍,两个装着整理完毕的衣物的大行李箱,也被愤怒的拉克尔给一脚踢翻。

  “别找了,拉克尔……你口中所谓的财产,在你欠下第一笔巨额债务的时候,就已经我被拿去抵押给债方了。”亚妮丝静静地坐在床沿边,面无表情地说道。

  “该死的,你觉得我会相信吗?”发狂的拉克尔一脚将身旁的棕木柜子踢翻,“算了,那些破钱就留着给你和那个小家伙度过晚年吧,我得赶紧走了!”

  说罢,拉克尔提起床边的手提箱破门而出,只留下一个心灰意冷的淡黄色连衣裙身影,满地的狼藉,以及一个破碎的家庭。

  紧接着,拉克尔离开的那扇门,陡然间光芒大盛。

  “洛基先生,那里就是下一段记忆节点,我们要不要进去看看?”柯尔特正大光明地看着奥斯汀,征询着问道,黑色斗篷掩盖之下,奥斯汀露在外面的半截面孔毫无变化,看不出深浅,柯尔特与老哈里斯此时也不敢随意走动。

  “可以。”神秘莫测的洛基先生——奥斯汀点了点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