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谲诈之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 黑雾之上

谲诈之徒 以睡证道 2617 2021.01.07 12:30

  在后半段路程中,奥斯汀就因为体力的透支而感到乏力,以至于,奥斯汀几乎都忘记了自己是怎么回到村子的。

  也好,否则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将真实的情况告诉哈里斯爷爷,奥斯汀感觉心头沉甸甸的,给了自己一个逃避的理由,强撑着回到住处,合上了眼。

  出乎意料的是,奥斯汀发觉自己再次陷入了诡异的梦境。

  梦境中,奥斯汀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幽灵,无力地漂浮在虚空中。

  依然是那位于浓密黑雾之上,冰冷阴暗且伟岸的宫殿,然而这一次,宫殿更加地清晰,缭绕其上的黑雾似乎散去了几分,奥斯汀依稀能够看到,宫殿采用了一种自己前所未见的建筑风格。

  每一个结构都处于一个扭曲的状态,但组合在一起,却又成为了一个稳固的整体;在宫殿表墙上铭刻着圆形的图案,似乎和诺特文有几分相似。

  宫殿正中,一扇大到惊人的巨门,正缓缓打开,露出了一丝其中的神秘。

  奥斯汀努力凑近,那缝隙之中,宫殿极深处,似乎有一团莫名的影子在蠕动。

  “这是……”奥斯汀仔细辨认间,那个影子中忽然张开了六道深红色的缝隙,奥斯汀瞬间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犹如被锁定了一般,不管怎么漂浮移动,那六道缝隙似乎始终对准了自己。

  “阿迪库斯……九十六……”一阵莫名的呢喃传来,奥斯汀只能依稀分辨出两个单词。

  紧接着,黑雾翻涌,朝着自己这边扑来,一双双苍白森冷的手臂从黑雾中伸出,抓住了奥斯汀的手腕,缠住了小臂,扑向了脸部。

  “留下……”

  “不!”奥斯汀尖叫了一声,惊恐地从干草上坐起,发现自己已经从噩梦中清醒了过来,浑身上下都被冷汗浸湿。

  看到墙壁的缝隙之间有明亮的光线钻入,奥斯汀心有余悸地喘着气,不由自主地看向了自己的双臂。

  “这……”奥斯汀猛地坐直了身体,大颗大颗的冷汗再次从额头,背部沁出,一股寒冷到极点的感觉从尾椎骨一路上升,直冲到了头顶。

  奥斯汀赫然看到,双臂上布满了好几双暗红色的手印!

  披上了破布毯子,正好遮掩住了手臂,奥斯汀缓缓推开门走出,屋子里并没有看到老莫兰特的身影,也不知道那位警员先生的同事有没有找到被自己藏起来的老莫兰特。

  清晨的空气很凉,奥斯汀还记得自己是在后半夜回到村子的,也就是说,自己最多也就睡了三个半小时。

  “好吧,打起精神来,比起做噩梦,我选择做一点更有意义的事情。”

  奥斯汀想了想,选择先去哈里斯爷爷的住处看一看,如果还没有起床,就再去别的地方转转,实在不行,就只能乖乖回到屋子里,看看还能不能睡得着。

  “哈里斯爷爷,您起这么早?”奥斯汀走了几步,来到一处石屋前,却发现木门大开着,三个身影在其中忙碌着。

  身影之一转了过来,露出了老哈里斯疲惫的面孔,看到是奥斯汀,老哈里斯连忙整理了一下情绪,在悲伤之中,挤出了一丝微笑。

  “哈,小奥斯汀,你来得正好,小福特被吓坏了,你把昨天发生的情况跟我说一下吧。”老哈里斯起身擦了擦双手,连忙走了出来。

  奥斯汀只来得及辨认出来,另外两个忙碌的身影是警员先生和他的同事,老哈里斯就顺手带上了门。

  又回到了奥斯汀的住处,看着老哈里斯虚弱无力的表情,奥斯汀有些不忍。

  “说吧,孩子,作为村长,有些东西我能够承受。”老哈里斯拍了拍奥斯汀的肩膀,想要传递一些信心给这个年仅十四岁的孩子。

  奥斯汀咬了咬牙,最终还是决定将事情原原本本地讲述了一遍,从出发的路途中学习通用语,到众人抵达目的地,与加里等人发生冲突,莫兰特爷爷带着自己和福特逃了出来,再到最后于荒原之中遇到了红毛生物,被警员先生解救。

  当然,照顾到哈里斯爷爷的情绪,奥斯汀选择在一些细节上撒了谎,比如将两个村民背叛的起因,修改成了加里等人在无意中发现了自己这边有人使用序列,而起了歹意。

  比如,之后和警员先生的那一番对话,奥斯汀也选择隐瞒了下来,不管他们俩到村子里有什么企图,但至少现在看来,他们是对村子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唉,我就知道,在太阳落山之前你们还没有返回,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只能请求两位警员先生帮忙出手,幸好救下了你们。”老哈里斯身子弯了下去,缓缓靠在石壁上,整个人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

  “哈里斯爷爷,还有人逃出来了吗?”奥斯汀心中有一些期许,刚才在关门前,奥斯汀看到两位警员似乎正在进行着某种治疗工作,这可能意味着也有人跟自己一样,活着逃出来了。

  老哈里斯无力地摇了摇头,说道:“并没有,除了你、小福特,还有莫兰特,在沿途我们并没有发现任何人。”

  奥斯汀心头一沉,一个骇人的想法从脑海中闪过。

  “是那第九个人做的?”奥斯汀尝试着问道。

  老哈里斯点了点头,但不再多说,但是脸上悲伤到极致的表情,微红的眼眶,让奥斯汀相信,这个年迈的村长此刻内心一定非常痛苦。

  直到老哈里斯离开,奥斯汀还处于迷茫当中。

  该怎么办?接二连三地遭遇到噩梦一般的状况,这个村子已经被折磨到几近崩溃了,不管接下来情况如何,之前那些平静的日子注定是再也回不来了。

  奥斯汀又是感到一阵虚弱,背后的伤口还没有痊愈,昨天经历的一切,令奥斯汀到现在还感到浑身酸痛乏力,只能选择再次睡去。

  这一觉,奥斯汀睡得很沉,不再有荒谬的梦境,感受到气温渐渐变得有些燥热难耐,再睁开,已经是正午了。

  整理了一下记忆和情绪,奥斯汀觉得去警员那边寻找自己想要的答案,至少这是当下,奥斯汀唯一觉得自己能够做的事情了。

  再次来到原本属于老哈里斯的住处,正好碰见满头大汗的年轻警员走出。

  “你也是来治疗的?”年轻警员拍了一下脑门,“哦,我忘记了,你们有些人只会方言。”

  随手,年轻警员微微弯腰,微笑着做了个朝里走的示意,随后整了整领口,快步走开,显然是正进行着某种忙碌的工作。

  此刻住处里面,除了坐在角落抽着烟卷的厄莱文之外,空无一人。

  奥斯汀默默地走到了厄莱文的旁边,坐了下来,然而刺鼻的烟味让奥斯汀不由自主地呛了几口,只能又将两人的距离拉开了一点。

  厄莱文略带歉意地微笑了一下,将烟卷掐灭,小心翼翼地放入了左手的铁盒中,收入了毛呢马甲的内衬。

  “来得正好,我刚刚才将你们最后一批人给处理完,唉,可惜我当初学习的不是医疗途径,要不然现在肯定会轻松很多。”说着,厄莱文随意画了个序列。

  随后,奥斯汀就感觉一股温和的风从角落升起,一根根干草在空中跳起了舞,身上披着的破布毯子也被吹到了一旁,这股莫名的风在老哈里斯的住处中环绕了一圈,形成了一个无形的屏障,将内外的声音隔了开来。

  正打算继续说点什么,厄莱文看到奥斯汀暴露的双臂,瞳孔猛地一缩,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怎么可能?你快失控了!”厄莱文猛地喝道,一把抓过奥斯汀的双臂。

  奥斯汀略微低头,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自己的双臂上,原本印着那些掌印的地方,此刻已经完全发黑,长满了一层层细密的深红色鳞片!

  

举报

作者感言

以睡证道

以睡证道

为了更好的阅读体验,可以将发现的bug提出来哦~

2021-01-07 12: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