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谲诈之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2章 芝麻开门

谲诈之徒 以睡证道 2640 2021.01.15 20:48

  越往交战中心处,各种诡异莫测的陷阱就越来越密集,奥斯汀估算着也就走出了不到二十米,长发男子就已经骂骂咧咧地拆除了七八个。

  “厄莱文,你死了没?我走不动了!”连续地追寻战斗痕迹,让长发男子失去了耐心,直接停下脚步,高声喊道。

  “这家伙,骂人的时候居然能这么精神……”奥斯汀活动了一下双臂,刚才那一路过来,长发男子表现得非常虚弱的样子,几乎是将身体大半的重心放在了自己身上,几十公斤的体重那可不是说着玩的。

  轰隆一声,与几块碎裂的岩石一起,满身血污的厄莱文摔落在两人面前,狼狈不堪。

  “如果当时你选择做一位歌唱家而不是警员的话,或许你已经成为了一名不错的男高音歌手。”厄莱文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可惜你将自己的天赋用在了骂人上。”

  “瞧你这狼狈的样子,我真是为你那一身衣服而感到惋惜,小家伙,你说对吧?”长发男子冷笑一声,拨弄了一下脸颊两侧的头发,朝一旁的奥斯汀投来了征询的目光。

  别看我,我一句都听不懂……奥斯汀选择保持沉默。

  “赶紧来搭把手……不然我们都要死在这里!”厄莱文咳嗽几声,满脸痛苦地捂着腹部两侧,鲜血止不住地从指缝间渗出。

  一滩深红色的液体从天而降,瘫软地砸在了地上,飞溅起深红的液滴,随后所有液体快速聚拢,整合成为了一个深红色斗篷的形象。

  “果然是玫瑰主祭,你的胆子真是太大了,居然敢对这种级别的人出手!”长发男子轻轻一推,将奥斯汀送到了一边,随手双臂伸展,划动,快得只留下一道道残影。

  “看来你的胆子更大……”披着深红色斗篷的玫瑰主祭,整个面部都呈现着一种诡异的模糊状,令奥斯汀无法辨别他真实的样貌。

  玫瑰主祭对准奥斯汀三人这边抬起右手,纤长惨白的五指张开,左手放于右手手背之后,轻轻握拳,下一刻,密集的细线从四面八方的角落中窜出,长发男子嚣张的身影瞬间便被分割成了一堆碎片。

  轰的一声,奥斯汀只觉得热流扑面而来,无数块长发男子的身体组织犹如被瞬间点燃了一般,化为了一堵常人高的厚厚火墙,浑身赤裸的长发男子从火墙后跳出。

  看着这白花花的背影,奥斯汀下意识抬手遮挡了一下视线。

  “奥斯汀过来!”厄莱文恶狠狠地瞪了一眼长发男子,后者正用手使劲抓挠着暴露在外的臀部。

  “听着奥斯汀,我快坚持不住了,哪怕是加上那个暴露狂,我们也不是那家伙的对手。”厄莱文快速地说道,一边再次使用序列,创造出风墙将腹部的伤口给堵住。

  奥斯汀看到厄莱文眼皮子耸拉着,脸色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而变得十分苍白,连厄莱文先生这样的非凡者都没有办法对付的敌人,我能参与进去吗?

  “带上它,去柯尔特那里,将怨灵带到灵界去解决!”说着,厄莱文迅速在奥斯汀的额头刻画了一道序列,随后将左手无名指的银戒摘了下来,塞进了奥斯汀的手中。

  “怎么将怨灵带去灵界?”奥斯汀点了点头,将银戒握在了手中,只是自己毕竟刚接触非凡知识不久,对于如何将其他事物带去灵界更是一无所知。

  “到时候你就喊‘芝麻,芝麻,请开门’就可以了!”厄莱文没有再给奥斯汀提问的时间,低吼了一声,朝着那个被玫瑰主祭打得抱头鼠窜的光屁股男人跑去。

  为什么这句口令这么熟悉,难道这也是你提前安排好的?奥斯汀愣了大概一秒钟,随后拼尽全力朝村外跑去,现在时间就是生命!

  “这就是你的帮手吗?真是令我很失望啊。”面目模糊的玫瑰主祭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双手十指开合间,肉眼难辨的细线几乎遍布了整个路段,在地面上切割出密密麻麻的口子。

  “你也令我很失望,一路上的陷阱几乎没有给我造成什么困扰,嘿嘿。”史蒂文左右移动着躲避细线,一头长发此时已经被削短了不少。

  厄莱文露出诧异的神色,划动序列的双手也停了下来:“你的意思是,他在跟我交手的过程中,还顺手布置了不少陷阱?”

  “嘿嘿,你以为就凭你一个序列导师能跟玫瑰主祭这种级别的存在纠缠这么久?防水罢了。”厄莱文目瞪口呆的神情让史蒂文暗爽不已。

  “你的目的是什么?”厄莱文紧咬牙根,左右手两道序列几乎同时成型,随后两枚空气炮弹飙射而出,结果还没触及到玫瑰主祭,就被凭空出现的细线给割裂开来。

  史蒂文不停地使用着各异的火焰序列,企图突破细线的封锁,结果事实证明只是徒劳,双方在实力上的差距,几乎已经无法用技巧来弥补了,随着细线不断地收拢,厄莱文与史蒂文可以移动的范围也在飞快地缩小。

  “以你的手段,完全可以轻易杀了我们。”厄莱文冷声道,“或者说,捉弄对手是你的爱好?”

  “你们根本就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我在等的那个人还藏着不肯出来呢。”神秘的玫瑰主祭咯咯怪笑着,手指跳动间,史蒂文的四肢已经被细线缠绕,犹如一个提线木偶一般被肆意玩弄。

  “啊啊啊!我要杀了你!”史蒂文疯狂地大叫着。

  ……

  老哈里斯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序列学徒的水平对于当下所能够提供的帮助实在是非常有限,每一次刻画序列都只能在两秒钟内,让小福特的动作稍稍减缓。

  好在,柯尔特作为优秀的警校毕业生,搏斗方面的技巧还是相当过硬的,勉强算是跟小福特缠斗在一起。

  “哈里斯先生,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没有时间布置净化仪式!”柯尔特怒喝一声,一记摆拳将差点扑到脸上的小福特给格挡开。

  老哈里斯张了张嘴,可惜巨大的体力消耗令他几乎喘不上一口来回答,更何况,在灵性枯竭本就是一种非常危险的状况,极有可能引起失控,老哈里斯感觉自己大脑一片昏沉,耳边甚至传来了莫名的低语声。

  “芝麻开门!”一个瘦弱的身影高声喊着,从村子的方向奔来。

  “没有效果,不会要用通用语吧?或者是距离还不够?”奥斯汀狂奔着,将银戒套在了自己的大拇指上,高声喊着厄莱文交代的暗语。

  “奥……奥斯汀……”小福特的红绿双眸中投射出了奥斯汀映着血月的身影,脖子一歪,嘴巴以一个极快的频率开合着,发出了密集的牙齿碰撞声。

  看到奥斯汀朝着自己这边跑来,柯尔特不禁皱起了眉头,缓缓将身体挡在了小福特与奥斯汀之间。

  “除了哈里斯先生,现在还多了一个孩子,不知道我能不能撑住……”柯尔特思索了一下,捏紧了拳头,浅蓝色的灵性包裹层已经比最开始的时候要暗淡了不少。

  随着奥斯汀的身影逐渐清晰,小福特的双目微微一偏,死死盯着奥斯汀拇指尖的银戒,紧接着,整个身子仿佛被上了发条一般,全身肢体都在朝着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偏移着,趴在地上犹如一只巨大的蜘蛛,口中发出了刺耳的尖啸。

  “芝!麻!开!门!”当距离不过十米的时候,奥斯汀再次大喊。

  厄莱文先生,要么你就是一个充满恶趣味的人,要么就是你的太太给你灌输了太多不好的东西……奥斯汀不住腹诽着。

  仿佛某个机关被彻底打开了一般,指上银戒迸发出了强烈的银白色光束,一个复杂精细的序列图案从奥斯汀的额头投射出来,映在地面之上,形成了一个闪耀着淡金色光芒的圆形法阵。

  下一刻,那种光怪陆离,不可描述的奇异景象再次出现在了奥斯汀的眼前,奥斯汀知道自己已经通过厄莱文提前设置好的某种方式,进入了灵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