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谲诈之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7章 阿蒂库斯

谲诈之徒 以睡证道 3021 2021.01.20 20:37

  伴随着西边最后一丝红光被混沌吞噬,遥远的东方海天交际线,一层朦胧的微光点点地从浓云的缝隙中透出,又一个漫长的夜晚结束了。

  到处都是散落的石块,这方圆五十米以内,几乎找不到任何一座完整的石屋,唯独在这废墟的中央,几堆熄灭了的焦黑木炭,还在顽强地证明在这里,曾经是一处人类栖息的区域。

  “二十二,拉塞尔·卡莱……”

  “二十三,杰伦·毛雷尔……”

  随着村长老哈里斯念诵着姓名,一具又一具的尸体被抬起,缓缓放置在预先堆垒好的木柴上,奥斯汀默默地站立在老莫兰特的身旁,每一听到一个名字,心底就莫名地沉重一分。

  厄莱文站在边缘,神色落寞地看着眼前站立的七个幸存的村民,伸手从马甲内衬中取出一个铁盒,轻轻摇晃了一下,感受到其中的空荡感,忍不住自嘲地笑了笑。

  “长官,我认为这不是你的错误。”柯尔特看着落寞的厄莱文,实在无法将其与之前胸有成竹的那个男人联系在一起,曾几何时,这可是以序列导师的身份,敢于面对高出自己整整一级的荒芜行者的男人。

  “我个人非常厌恶在结果已经产生的情况下,去论证经过的错与对,然而现在,看着这些挣扎在饥饿与贫困边缘,流落于放逐之地的可怜人,我要给昨晚判断的正确性打一个问号。”厄莱文感受到人群中投来的一些目光,与自己对视之后又马上移开。

  “这本来仅仅只是一片荒原,官方为了节约经费,为了面对那些所谓‘和平人士’的群体,为了议会在民众心目中的地位,硬生生将这里变成了罪犯们的流放地,为了尊重那些手染鲜血的,毫无人性之人的生命权,久而久之,这里逐渐演变成为了一块法外之地,据说在这放逐之地的中央,还存在着一处罪恶的天堂——血腥之都。”

  柯尔特轻轻拉了拉厄莱文的衣角,作为一名警员,肆意地评判官方和社会是严重的渎职行为,厄莱文没有在意,自顾自地讲述着。

  “每年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了逃避税金,为了躲避仇家,为了摆脱官方的追捕,或是遇上了猖獗的人贩组织,被迫来到了这片荒原,在这里对他们而言,就连活下去都是一种奢望;看看那几个村民吧,就连与我对视都不敢,哪怕是一丝责怪与愤怒的情绪都不敢与我表达,只因为我腰间的这个玩意儿。”

  厄莱文翻起马甲的下摆,从腰带上摘下一枚金灿灿的圆底上印六芒星的徽章,放在了眼前,想要在这昏暗的环境中,将上面烙印的棕榈叶与盾牌图案看清楚。

  “长官……”柯尔特不知道为什么,脑海中忽然闪过了亚妮丝记忆中看到的一幕幕场景,眼眶微微有些泛红,在刚刚成为警员,面对着院校大门那面巨大旗帜的时候,自己曾在心中立下誓言,将躲藏在这个世界每一处角落的罪恶都清扫干净,尤其是那一片被充斥着罪犯的放逐之地。

  而今,当自己真正踏上这片荒原,见证了这一幕幕,心中那个长久以来支撑自己不断努力工作的价值观,几乎被颠覆了。

  厄莱文紧紧攥住了手中的金色徽章,随后摆臂一扔,将其丢向了远方。

  “长官!”柯尔特惊呼一声,就要上前去接住徽章,厄莱文面无表情地划动手指,几道无形的风刃将空中的金色徽章切得粉碎。

  “哦吼?厄莱文先生,你这个举动是想要跟我一样,彻底脱离体系了吗?”不远处瘫坐着被捆绑得连手指都无法动弹的长发男子史蒂文,兴奋地呼喊道。

  幸存的众人停了下来,纷纷回头,只不过是将视线聚焦在史蒂文的身边,那个大半边身体完全呈现着诡异黑色,并长满了密密麻麻深红色指甲的,处于昏迷状态的小福特。

  老哈里斯望着自己的孙子,眼中露出了复杂的神色,老莫兰特走到这个老伙计的身边,叹息着拍了拍后者的肩膀。

  “福特……”奥斯汀望着那爬满了小福特身体的深红色指甲,想起了当时濒临失控的自己。

  “各位,我知道目前不太适合说这些,但正如你们所看到的,这个孩子已经处在了失控的边缘,几乎无法挽回了,至于是就地将其清除,还是尽快将幸存者转移,仍由其失控,选择权交给你们。”厄莱文清了清嗓子,大声道。

  老哈里斯痛苦地抱着脑袋,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就要跌坐在地上,幸好一旁的老莫兰特及时将其稳稳扶住。

  “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老哈里斯低头说道,声音从未有过的苍老与失落。

  厄莱文思索了几秒钟,说道:“还有一种选择,给我充分的休息时间恢复体力和灵性,如果那时候这孩子能够坚持住,我可以试试,不过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

  众人沉默了,漫长的几分钟,奥斯汀甚至听到了啜泣的声音,那些大人的脸上情绪复杂,这可能是唯一一种能够解救福特的方法,但代价可能是让本就不多的人数彻底归零,随着沉默的延长,有几人的情绪彻底崩溃了。

  “我真的受不了了,哈里斯先生,我选择退出……”

  “我也一样,这几天离去的人太多了,我无法确保自己不会是下一个……”

  “为什么不能诚实一点?我就直说吧,我不信任你们几个!”

  “我也一样,据说昨天那个诡异的高阶非凡者是因为惧怕我们中的某个人才离去的,到底是谁?为什么都到这个时候了还不站出来?”

  奥斯汀眉头紧皱,那枚种在人群之中,不断发酵的种子彻底爆发了。

  这片荒原上不仅仅有着杀人如麻的凶徒,更有着被流放的非凡者失控后变成的怪物,就如同奥斯汀那晚遇到的红毛怪物;这样一个不存在高阶非凡者,仅有老哈里斯勉强算是序列学徒的村庄,凭什么能在荒原上安然度过十几年?至少在奥斯汀记事起就没有发生过印象深刻的伤亡情况。

  在这样一个朝不保夕的地方,到处都有饿死之人尸骨的地方,这个将近五十人规模的小村庄凭什么能够保存下来?

  如果说之前是因为平稳的生活,而让所有人都信任是神的眷顾,运气的成分,那么当那天艾西里女士化成一滩粘稠黑液的时候,最后的信任就完全丢失了,谁也不知道,在众人之中藏匿着的下一个会是谁?还有没有更多?

  “你们……走吧,看看废墟之中还有没有幸存的物资,尽可能带上吧……”老哈里斯在老莫兰特的搀扶下,缓缓坐在了地上,脸部深深地埋在了指缝之中。

  在奥斯汀等几人的注视下,几个村民缓缓离去,童话结束了。

  奥斯汀有些愤慨,但又有些无奈,他完全能够理解选择离开之人的想法,面对荒原上恶劣的天气,或者是穷凶极恶的凶徒,至少还是在常人所能理解的范围之内,毕竟现在存活了下来的,至少也算半个非凡者,凭借着目前掌握的一两个序列,说不定还能碰碰运气。

  “所有的真相,马上就要浮出水面了。”厄莱文轻声自语道。

  ……

  厚重的滚轮压过嵌在灰石砖中的金属轨道,随着车身前端竖立的巨大管道喷出一道巨大的灼热蒸汽,笨重的公共蒸汽汽车缓缓停了下来。

  一位身着黑色双排扣大衣,头戴高礼帽,外表得体的中年男子拉开车门走了下来,手中握持着银链怀表,穿过了熙熙攘攘的街道,走到了对面的建筑前。

  看到大门顶部墙面上挂着的铜镀棕榈叶与盾牌图案的徽章,点了点头,随后迈入。

  黄褐相间的地砖在午后日光的照耀下显得舒适,然而大厅却空空荡荡,显得格外地冷清,除了趴在前台那位几乎都要瞌睡的面容娇好的年轻女士,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来。

  中年男子翻开怀表看了一下时间,随后走到前台,微笑着敲了敲,年轻女士慌忙抬头,整理了一下制服的领口。

  在填写了两份登记表后,年轻女士收下了一份,给手中捏着登记表的中年男子指了指右侧的走廊,中年男子微笑着脱下高礼帽示意。

  厚实的靴底在地砖上敲击出了清脆的响声,中年男子一直来到了走廊最里端,望着右侧门边的标牌——厄莱文·德拉蒙德,扣响了门。

  在得到简单的回应后,中年男子推门而入,映入眼帘的是杂乱的办公桌后,一位身披棕色毛呢大衣,顶着鸟窝一般乱糟糟的头发,显然是刚刚睡醒的中年警员先生。

  “你好,厄莱文·德拉蒙德。”厄莱文连忙推开办公桌上的杂乱文件,理出了一个还算整洁的桌面,随后起身向中年男子伸出右手。

  “阿蒂库斯。”中年男子摘下高礼帽,并将登记表交予左手,微笑着与厄莱文握了握手。

举报

作者感言

以睡证道

以睡证道

第二卷的舞台会放在蒸汽朋克都市,奥斯汀先生成为一名光荣的打工仔~

2021-01-20 20:3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