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谲诈之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6章 血腥的痕迹

谲诈之徒 以睡证道 2688 2021.01.11 12:42

  奥斯汀坐在属于自己的石屋中,面对着摊在眼前,写满了密密麻麻文字的“试卷”,不禁感到头皮发麻,这种久违了的感觉,奥斯汀不知道是该感到欣喜还是痛苦,可能后者的成分会更多一点。

  这几天,老莫兰特一直忙于外出交易物资,这给予了奥斯汀充分的时间去进行学习,要不然在掩饰方面,奥斯汀相信一定会消耗掉自己大半的精力,压缩掉学习的时间,毕竟让奥斯汀选择欺骗老莫兰特,在心理上是非常过意不去的,尤其是后者将自己当作孙子看待。

  幸好有充足的时间,所以,莫兰特爷爷,不是我有意要欺骗你,而是你根本就没有就这件事来问我,不然我肯定会如实回答的……

  “在序列方面,厄莱文先生给出题目还不算太难,大体上都是一些讲述过的内容,只有少部分需要深入探究并自行发挥。”奥斯汀翻动着旧布做成的试卷。

  在开始做题之前,大致浏览一下试卷的每一道题目是一个非常好且有必要的习惯,有助于自己对难易程度不同的题目进行排序和甄别,合理分配时间和精力。

  当看到正面最后一道大题的时候,奥斯汀嘴角控制不住地抽了一下。

  “以下若干个傩特文中,包含着两个序列所需的傩特文,分别为——序列:静默,序列:加速,请自行组合实验并给出正确答案。”

  “注:并不会用到所有的傩特文,请酌情从中挑选;选择错误的傩特文或者傩特文的书写顺序不当,都有可能造成不良反应(包含但不限于眩晕、呕吐、吐血、灵性枯竭等),请在组合实验时做好必要的安全措施。”

  奥斯汀顿时感到,额头似乎挂了几条肉眼不可见的黑线,由于自己已经接触过序列:静默,因而可以凭借着记忆,将其中的一些傩特文给排除掉,这道大题的除了考察自己是否真正地掌握了序列:静默。

  真正的难点在于,要在实验过程中不断地承受不良反应,将近两位数的傩特文,可能有几十万种排列组合的可能,当然,由于每个傩特文都有确定指向的含义,真实实验的次数不会那么多,但也存在着相当但风险。

  想到自己一边做着试题,一边干呕、吐血、昏迷,奥斯汀就感到一阵恶寒。

  “厄莱文先生,这是你的恶趣味吗?”

  而真正令奥斯汀感到崩溃的是另外一面,通用语方面自己也只是接触了两天,掌握的词汇量非常有限,在试题中,奥斯汀甚至发现了好几个自己根本看不懂的单词,还有一部分奥斯汀也只是感觉到十分熟悉,必须联合语境和上下文进行判断。

  尤其是最后的大题:利用通用文字书写一篇不少于八十个单词的文章,差点让奥斯汀当场愣住,奥斯汀相信,最后出来的成品一定惨不忍睹。

  “厄莱文先生,这肯定是你的恶趣味!”奥斯汀愤愤地将手中的木炭敲碎,从中挑选了较为细长的一根用作书写。

  “加油吧奥斯汀!知识就是力量!”奥斯汀在心中默默为自己鼓气。

  ……

  村子南侧,两个男子缓缓走出,今天的天气显然不是那么友好,当头的太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卖力地释放着热量,整个大地被炙烤得发烫。

  “长官,我已经安排村民替我们看护伤员了。”柯尔特调整了一下帽檐的角度,尽量避免眼部位置被毒辣的阳光照射到。

  厄莱文点了点头,瞥了一眼柯尔特的警帽,随后用一条脏兮兮的旧布裹住头顶,用以隔绝紫外线和热量。

  “从我们出发到现在,过去多久了?”厄莱文一边行走着,一边随口问道。

  “大约快一周了,长官。”柯尔特从制服的撕裂处扯下了一根线头,“我想这一次,你大概只能拿到一个中肯的评分了。”

  厄莱文轻轻地绕过一处耸拉着枝叶的荒原植物,说道:“哦,是吗?那可真是太令人遗憾了,看来我的准检察官名头还需要再挂一段时间。”

  柯尔特思索了一会儿,说道:“长官,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可以先带着犯人回去述职,我可以一个人留在这里,等事情解决。”

  厄莱文轻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你一个人?我知道你是一个充满朝气,富有同情心且正直的年轻人,不是我否认你,但这里的事情不是你能够独自面对的。”

  伸展了一下手臂的肌肉,柯尔特点了点头:“确实,如果按那些村民所说,至少拥有十名以上的凶徒,在缺乏助力的情况下,我一个人应付起来不会很轻松。”

  厄莱文愣了一下,不由得扭头看了柯尔特两眼。

  “对不起,长官,或许我应该更自信一点,但我确实无法保证在村民不受伤害但前提下,轻松解决那伙人。”柯尔特挠了挠脸颊,显得有些羞愧。

  年轻人啊,你根本不知道将要面对的是什么!那些伤员的疯狂行为,那个一看就知道是提前觉醒了记忆的孩子,以及他遭遇的污染,还有那个诡异的,连我都找不到存在痕迹的人影,这些迹象都说明,这块地方存在着极为恐怖的东西啊!

  厄莱文眼神复杂,脑中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最终还是将一肚子的话卡在了喉咙里。

  “怎么了,长官?”柯尔特看到厄莱文停在原地,便问道。

  厄莱文摇了摇头,整理了一下表情,说道:“没什么,只是我不太习惯你一直以‘长官’称呼我,或许你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我不会介意的。”

  “好的,长官!”柯尔特像收到命令一般,连忙立正,向厄莱文行了个警礼。

  “……”厄莱文咂巴咂巴了一下嘴唇,忍不住想点一根烟卷,可惜那是最后一根了。

  “为什么我们要来这里,长官?”看到厄莱文自顾自地向前走去,柯尔特连忙放下双手,跟了上去。

  “为了验证我的一个猜想。”

  两人的身体都还算不错,花费了大约十分钟,两人来到了位于村子南侧一公里的位置,这里有一个半环形的高耸土丘,正好可以将来自村子那边视线给拦截住。

  刚一接近,一股腐臭的气味扑面而来,厄莱文默默地将旧布头巾的下摆往上提,遮住了口鼻,大步上前,站到了土丘之上。

  柯尔特稍稍用手挡住鼻子,紧随而上,当看到土丘之下的景象,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显然,这里曾经发生了相当血腥的事件,一滩滩干涸的深红色血迹印在地面上,到处都是被阳光晒得发干的残肢断臂,以及大肠、胃囊、肾脏等器官,旁边散落着细小的碎肉。

  柯尔特越看越是惊悚,这些断肢并不是从关节处截断的,而是被外力硬生生从中扯断的,在断裂处能够看到挂着一条条长短不一的肌肉和破碎的皮肤,再仔细点,还能看到其中破碎的骨骼。

  “这是个手段相当残忍的罪犯!”柯尔特脸色有些苍白,连忙用另一只手捂住嘴巴,防止自己当场吐出来。

  纵然是警员经验丰富的厄莱文,脸色也不是特别好看,眉头紧缩地走到土丘之下,脚下仿佛踩到了什么,身体差点失衡。

  厄莱文抬起脚看了看,是半块长满了浓密毛发,沾染着黄白混合物的头皮,而一旁的柯尔特见到这个景象,终于忍不住,将身体背了过去,颤抖着弓下腰,开始呕吐起来。

  细细观察着,厄莱文不断地用脚翻动着地上的肢体和器官,仿佛在寻找着什么,表面暗淡的皮鞋不可避免地沾上了污秽,显得更加廉价。

  在翻过第六个被扯断的手臂后,厄莱文敏锐地察觉到,这只断手的掌中攥着什么,用旧布紧紧盖住口鼻,蹲下身,将其摊开。

  厄莱文神情一变,从断手手掌中取出几根细长的红毛,缓缓站起。

  “事情,似乎越来越有趣了……”厄莱文揉搓着红毛,脸上露出了玩味的表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