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谲诈之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章 代沟

谲诈之徒 以睡证道 2442 2021.01.11 20:26

  传说在遥远的过去,神灵的足迹遍布大陆的每一个角落,祂们创造着光与火,生与死,掌控着日出日落,掌控着每一次的潮涨潮起,祂们向大地播撒生命的种子,祂们创立宗教,传播文明,将人类带上了食物链的顶端。

  直到某一天,神灵们忽然消失了,整个世界上再无祂们的踪迹,只留下能够撬动非凡力量的各种途径,以及数量颇为可观的,狂热的信徒。

  厄莱文缓缓站了起来,饶有兴趣地把玩着手中的红毛。

  “长官,这是?”面色苍白的柯尔特擦拭着嘴角,凑了过来。

  “失控生物。”厄莱文将红毛举过头顶,在阳光的直射下,红毛闪动着夺目的光泽。

  柯尔特露出了疑惑的神情:“长官,我记得你说过,那天夜晚,你亲手解决掉的那只失控生物,就长着红毛。”

  “我听过一位教授的讲座,他讲述了一些失控方面的知识,其中一点是,最终导向失控的形态与自身的记忆、情绪、状态、灵体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也就是说,这个世界上不存在两只一模一样的失控生物。”说着,柯尔特看了看厄莱文的侧脸。

  厄莱文对着手中的红毛吹了口气,仍由其飘飞在空中,说道:

  “没有错,就是因为每个人都是与众不同的,因而导向的失控形态也是各异的,而我又确认当时亲手解决了那只生物,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它复活了!”柯尔特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惊呼道。

  带有理智的人类,在拥有执念或者强大灵性的前提下,是有可能携带着某些印记弥留在这个世界上的,也即是所谓的亡灵。

  而失控生物不同,它们本就是意外的产物,由强烈的情绪矛盾体混合而成,当其死亡,意志体也会因为失去了承载物的制约,而相互碰撞导致消亡,如果能有一种方式复活失控生物,那整个世界的非凡体系都将会被颠覆。

  厄莱文摸了摸额头的冷汗,不知道该对身边这个满脸错愕的年轻人说些什么,你都想到哪里去了!

  “是我的表述有问题吗?还是说,我跟现在的年轻人有代沟了?”厄莱文感到一阵头疼,不由得抚了抚额头。

  柯尔特看到厄莱文痛苦扶额的动作,感觉对方默认了自己的猜错,整颗心脏都被提到了嗓子眼,连忙抬起左手看向手表,说道:

  “长官,事态可能相当严重了,如果真的有存在可以复活它们,那我认为有必要马上返回,向总部报告,派遣高等级非凡者来处理这件事。”

  厄莱文赶忙将双手放在胸口下压,好消息是这位想法简单的年轻人终于体会到了一丝危机感,坏消息是,如果再不解释一下的话,他可能会越想越离谱。

  “可能是我没有说清楚,好吧,我的错。”厄莱文拍了拍柯尔特的肩膀,示意其冷静下来,“我的意思是,如果这里存在着不只一个红毛怪,那说明它们在这之前,必定保持着高度的状态统一,比如精神、思想、情绪等。”

  “你是说,非凡生物产生了族群意识?那真是太糟糕了!”柯尔特愤愤地朝着空气砸了一下拳头,“那也是一件相当棘手的事情,要知道失控生物就是因为无法与其他同类在一定距离内共存,才迟迟没有引来官方高层的注意!”

  “……”

  厄莱文抬起手揪了一下柯尔特的警帽,决定不再给这个年轻人自由发挥的机会了。

  “你看这些痕迹,如此的集中,说明这些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被杀死的,就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这表示他们遭遇的失控生物很有可能不只一头,并且很有可能类型都极为接近,你再看那里,那里,还有那里。”说着,厄莱文指向一些角落。

  柯尔特疑惑地望去,发现厄莱文所指的地方,都残留着少许的红毛。

  “这说明,它们在失控前都保持着高度的一致性,能在放逐之地造成这个结果的,只有宗教!”说完,厄莱文抬了抬右手,示意柯尔特可以发言了。

  柯尔特摩挲了一下下巴,随后说道:“长官,你的意思是,他们是一群宗教的信徒,随后集体发生了失控?!”

  厄莱文长出了一口气,总算是将柯尔特的思维带到同一条线上了,看来官方的应试教育还不算特别糟糕,以至于让其中的学院都丧失了基本的判断能力。

  “没错,他们生前很有可能都信仰着同一个存在,然后因为不知名的原因遭遇了污染,变成了这个鬼样子,如果是外部力量还好,但如果是内部力量所导致的话,就耐人寻味了。”厄莱文说道。

  柯尔特点了点头:“如果是内部导致,这很有可能导向某个邪神或者隐秘存在,那他们是在借助这片土地密谋着什么。”

  厄莱文欣喜地打了个响指,笑道:“答对了,年轻人!这就是接下来我们所要探究的方向了,在这个事件发酵之前阻止它,并且我猜测,这很可能跟村子中的诡异现象有所关联。”

  “长官,请问你是依据什么来判断的?”柯尔特想了想,无法在两者之间进行有效的关联。

  厄莱文翻了个白眼,再次怀疑起官方的教育体系。

  “邪神与邪神之间,是无法共存的。”厄莱文头也不回地向前方走去,进一步探查痕迹。

  柯尔特挠了挠后耳根,露出了一丝羞愧,小声说道:“对不起,长官,这些我在教科书上没有学到过。”

  “我说过,你可以直接称呼我的名字,没有关系。”

  “好的,长官!”

  厄莱文决定不再说话了,没有意义的沟通只会影响自己的效率,还有很多的疑点需要自己去一一验证。

  ……

  奥斯汀感觉后脑勺的头发一定脱落了不少,经过了半天的努力,总算是将接近百分之五十的题目给填满了,当然仅仅只是序列知识那一部分的。

  “做题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合理分配脑力。”奥斯汀决定先做最后的大题,当灵性损耗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再回头去做前面较为简单的题目。

  当然,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奥斯汀不想承担连续失败带来的后果,那一定是非常作死的行为。

  “这几个都是‘序列:静默’中的傩特文,将其排除掉,就能将甄选的范围缩小很多了。”奥斯汀将其中的傩特文排除掉。

  “序列与序列之间所应用的傩特文能相互覆盖吗?”奥斯汀忽然冒出了一个想法,如果两者之间不会相互覆盖的话,那就意味着序列的数量是有上限的,这显然是不正确的。

  奥斯汀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不知道还应不应该继续将“序列:静默”所使用的傩特文甄别出来,如果这其中真的存在相互覆盖的傩特文,那岂不是说自己不管怎么试验都是错的?

  “厄莱文老师,我相信你一定是个非常好的人!”奥斯汀咬了咬牙,继续坚持之前的想法,并将这其中有可能组成“序列:加速”的傩特文,用手指刻画在地上。

  两分钟后,奥斯汀痛苦地瘫倒在地上,强忍着呕吐的欲望,将排列在地上的第一条组合给用力地抹去。

  “下……下一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