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贼人休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联系上下文可以发现一个小设定哦

贼人休走 非玩家角色 2074 2019.08.18 08:00

  终于,一盏烛火前,像是书生一样的锦衣男子开口了。

  他摇了摇自己手里地扇子,温声说道。

  “穆楼主,多日不见,风采依旧啊。”

  黑衣男子依旧冷着脸,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缘故,这房间里的空气,都显得有些冷。

  “废话就不必说了,今天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穆楼主你何必装傻呢?”锦衣男子用扇子遮住了自己的嘴巴,狭长的眼睛像是狐狸一般的眯着。

  “我这时来找你,自然,是为了那盗圣李驷一事了。”

  黑衣男子还是没有半点表情地坐着,半响,才将自己的剑放在了身边半指远的地方。

  “你们要捉人,找我们杀人的血衣楼干什么?”

  江湖上的人都知道,血衣楼从不留活口,如果你想要谁的命,随时可以找他们,但是如果你想捉人,那应该是找错地方了。

  锦衣男子倒像是不意外地听着黑衣男子的回答,听完之后,轻笑着点了点头。

  “这个我当然知道,所以我不是来找你们血衣楼的。”

  说着,他收起了自己的扇子,缓缓地抬起了一根手指,指着黑衣男子说道。

  “我是来找你的。”

  “你找我干什么?”黑衣男子抬起了眼睛,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带着震慑人心的精光。

  锦衣男子没有一点惧意地与之对视着:“帮我捉拿李驷。”

  “凭什么?”

  “凭一万两金子,还有一个消息。”

  “什么消息?”

  “一个,关于你的发妻和你的孩子的消息。”

  ······

  房间里静默了一瞬。

  随后,一片剑光亮起。

  一声清冷至极的剑鸣声响彻。

  剑鸣过后,剑光暗去,房间里的景象才逐渐重新变得清晰了起来。

  黑衣男子手里握着出鞘的剑,剑刃抵着锦衣男子的喉咙。

  “告诉我。”

  他说着,声音平静,却带着不容回绝的寒意:“然后我会帮你捉住李驷。”

  锦衣男子眯着眼睛笑着,丝毫没有在意自己的喉咙已经被剑锋抵得泛出了血滴。

  “你先帮我捉住李驷,然后我告诉你消息。”

  两个人都没有要退让的意思,四下一片死寂,和窗外传来的人声熙攘比起来,仿佛是两个世界。

  昏黄的烛火摇晃着。

  片刻之后,黑衣男子收起了自己的剑,冷着脸,重新坐在锦衣男子的身前。

  “不要忘记你今天说过的话,否则,天涯海角,血衣楼都会找到你。”

  “放心吧。”锦衣男子的笑容显得更加温和了,他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一张手帕,擦了擦自己脖子上的血迹。

  “我们风雨楼做生意,讲究诚信。”

  说完,他站起了身子,向着门外走去。

  脚步声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回响着,当他走到门边的时候,黑衣男子突然叫住了他。

  “你抓李驷是为了什么?”

  风雨楼不缺钱,也不需要去见那皇上,他们都是做黑道生意的,没有投靠皇家的可能。

  那这风雨楼楼主要抓李驷的目的就显得很奇怪了。

  锦衣男子的笑容沉下去了一些,他在门口站了一会,最后轻声答道。

  “我要让李驷帮我找一个人,一个只有他能找到的人。”

  “谁?”黑袍男子言简意赅地问道。

  锦衣男子抬了一下眉头,脸上重新带起了一个笑容,回头看了一眼。

  “风雨楼的消息,有一些也是不卖的。”

  说罢,他便离开了。

  走廊里,透过窗户的阳光一片一片地照在锦衣男子的身上。

  他缓缓地走着,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地散去。

  ······

  于此同时,闽江黑市上,一个身背七把铁剑的青衣少年,走到了一个没有什么生意的摊子前。

  他看着摊主,静默了片刻,以只有两个人听得见的声音说道。

  “长帆照月里。”

  摊主正抽着一杆旱烟,听到了少年的话,他吐着烟雾,皱着眉头抬起了头来。

  “孤舟江上行,小兄弟,要些什么啊?”

  “盗圣李驷的消息。”青衣少年看起来很干练,开门见山的说道。

  “成,十两银子。”摊主摊开了一只脏兮兮的手掌,面上还结着没有擦干净的泥垢。

  青衣少年皱了一下眉头,他知道这个价格绝对是贵了,但是他还是从自己怀里拿出一锭银子递给了摊贩,说道。

  “他现在在哪?”

  摊贩笑着接过了银子,放在手里掂了掂,举着旱烟对着一个方向努了努下巴。

  “杭州。”

  “好。”青衣少年平静地应了一声,转身向着西边走去。

  他背上的那七把铁剑在人群中显得很是扎眼。

  路上,几个江湖打扮的人无意间看到了他,都面露惊异地慌张躲开。

  至于原因,是因为这七把铁剑象征这一个身份,一个绝对不该招惹的身份。

  ······

  要说这江湖近百年来最为惊世骇俗的天才,那无论你问谁,估计都只能听到一个名字。

  铁剑门少主,铁慕衣。

  李驷不算,因为大多数的人都认为他是一个老怪物,活了起码有几百年的那种。

  而这铁慕衣,却是江湖人亲眼看着成长起来的一代天骄。

  十年前,铁剑门的上一代当家,成名高手铁慕山病死。

  铁剑门虽然有不少的家业,但是家门一系向来一脉单传。

  铁慕山的突然病逝,使得偌大一个铁剑门只剩下了当时年仅一十二岁的铁慕衣,和他并不会多少武功的母亲。

  那时几乎所有人都以为铁剑门完了,仆臣散尽,家业一缩再缩,在江湖上的地位更是低得连三流门派都不如。

  但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

  铁慕衣只用了十年时间,就从一个初入三流水平的黄毛小子,变成了一个超过一流高手的成名剑客,功力之深厚,甚至超过了当年的铁慕山。

  近一年,他又接连挑战江湖上的四方名家,几乎没有败绩。

  一手七生七死剑,使得毫无破绽。

  甚至有人传言,他在剑之一道上,有着媲美当今江湖第一剑客的趋势。

  所以没有人想要主动招惹铁慕衣,他背上的那七把剑,很可能会成为下一个江湖传说。

  听说这一次,朝廷的盗圣通缉令一传入江湖,铁慕衣就下了山门。

  曾有人问他,他要去做什么。

  而他只答了两个字。

  报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