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看机会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上网札记第十二卷

看机会 峰水静流 2197 2019.01.12 11:11

  2018年、4、21、周末、晴

  吴彤彤被厂方毫无声息的开除了。

  她像往常一样,表现的静气自然。还是那辆小鸟牌子的电动车,一枚黑色的仿真皮的挂包。出了厂大门,到了宽宽的水泥路面,她一溜烟的南去了。

  她在座驾上,边跑边想些什么。好好的一份工作,一夜间就没了。虽然不富有,但几千元钱的工资足以补贴家中的零花钱。现在,又要重新物色一份工作。一个只有初中生文化的中年女人,在现实社会里除了出一份苦力,除了,扫街,抹桌凳、洗碗还能做些什么呢!总不能让老公一个人在外拼打,他没白没夜的开车已经够苦的了。总不能让为她带孩子的辛苦的婆婆一天三餐回家吃饭。这儿的活,说累不累、说轻也不轻,干净无毒,和姐妹们在一起熟悉了,就向生活在一个大家庭,有时候真的是很开心。如今怎么说走就走了呢!,是啊!哪里是自己辞职的啊!分明是被领导人开除的,没有不透风的强,别人知道了会怎么看我!说我不正干、不正经。家人知道了会怎样看我、、、、、、要怪就怪那个唯爱世家,是他说话不严肃,是挑逗还是我真的如他所夸奖的一样我是个好女人,我是真的为他动心了吗?我的灵魂缺爱吗?我的生理机制很脆弱吗?

  吴彤彤一下子想了这么多,顿觉身体不能力行。她感觉到就在此时此刻,再也不能前行,身体是那样的乏力,甚至像棉絮一样马上就会瘫软在地上。她猛的的一下握紧车把,环顾一下四周,回过头三十米拐弯的地方是一条窄窄的无人小径,四面是麦田,麦子渐渐黄了的时节。

  那辆小鸟牌的自行车还是那样的干净清新。吴彤彤哭了,她环视着无尽的麦地,双手捂在脸上,大声的哭着。

  哭,有用吗?那一夜,你怎么了?你就那么累而又困吗?好在只是食物中毒,没有酿出人命,这是多么的万幸!否则,你和厂方将会是什么样的后果你知道吗?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吴彤彤抬起头,一脸的泪水。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不做。这么简单的感悟难道你不知道?吴彤彤明知我是带着怒气。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对不起,让你为我一个这么大的人操心!吴彤彤一边擦眼泪,一边说,哭的很伤心的样子。

  那就如实的说吧!到底什么原因造成你工作上的疏忽大意!

  就是那个唯爱是家,他和我整整聊天了一夜。吴彤彤说话怎是这样用词。

  你们是网友吗?什么时候加的?

  是昨天他刚加的我。吴彤彤继续擦眼泪,脸上的表情有些茫然。

  你们都聊了些什么?你就那么容易被他吸引!你是不是太幼稚了。

  我也不知道。吴彤彤这时候停住了哭泣。

  下一步的生活怎么打算的。

  等房子装修好,回这边再说,其余的,我也不知道!

  遇事总要面对,该回家就回家,等搬家时别忘了通知我一声。另外,我告诉你一条也许不该告诉你的消息,五一假,全厂工人有可能要去泰山旅游。

  小雨去学校了吗?出水痘也该好了吧?

  好了,谢谢你对小雨的关心!

  太阳又升高了。回来的路上,我的两条腿也像是灌了铅。心里涌出一股酸楚的味道。不可能!不可能!我鼓起勇气,打开了手机、、、、、、

  暮春的早晨,太阳像一个巨大的即将要燃烧的火球,光焰照亮了半个天空。这一夜,我翻来覆去都没有睡意。

  唯爱是家两天前就把我拉黑了。系统却留下了聊天框。期初,他一如既往的发来了一些问候语,包括对小雨的关心。后来,就是责备的口气,说我傲慢、不过如此等等,甚至有些言辞简直就是谩骂!,一开始,我不肖一顾,慢慢的有些怏怏不快。我感到人性的复杂,感到有被玩弄的委屈。甚至,我也有过冲动,想去找他理喻。然而,最终我还是平静了。我觉得不值得,但有时的想法又是弃而不舍。最后,我也没有向他解释这些天来我是多么的忙碌,根本没有心思看什么信息之类的东西。是的,就在我也删除了唯爱是家的所有信息时,我想:不就是拉黑吗?想成为朋友,再从黑名单里提出来就是了。不是什么大事,我忙了。

  闺蜜来了。她说她要在五一前回上海。那边在催。

  我正准备五一黄金假请你闲游呢!我们又在了沂河柳阴下。

  不了,到了上海,方便的话我约你。她说话的声音有些沉重。表现出一脸的不悦又很庄重的模样。

  看你像是不高兴,有什么事吗?

  你看出来了?不亏是我的闺蜜。的确有点小事想对你诉说,否则就是个堵。

  什么事,你只管说,看看我是否能帮你。

  不能的,我自己的那点小事。我和那个男人拜了。

  是那个吃火锅的那人吗?

  世道,前天我们在一家市区的宾馆里,他留了。

  你们是爱情关系吗?

  别提爱情这两个字,会玷污的。闺蜜瞪了我一眼,她的两只手一直风衣口袋里。一边说话,一边平静的注视着前方

  。拜就拜呗,我在心里想,既然不是爱情,也不是朋友,分手有何足兮的,虽然我曾经也嫉妒过哪些有着情人的女人,甚至向往过。现在又像是在庆幸。

  这时,对面来了一男一女,年龄像是相差很大,我和闺蜜还没来得及仔细审视,就一阵风似的擦肩而去了。

  贱男女,差点撞到了老娘。闺蜜愤愤的转过身:呸!偷鸡盗狗吧了,弄不好,一阵厮打,皮开肉绽,不卑微到红尘里去才怪呢!

  哈哈!人家只不过是走路的,平白的遭你侮辱。

  哪里是侮辱!你没看那贱货的一颦一笑,狐狸精也要逊色的多。

  算了吧,反正是她先辜负了你。能安心平静就好。

  又说浑话,什么叫他先辜负我!是我根本就是和他在玩游戏——”物质与金钱的交易。”是他败落,颓废的先退场了。窝囊废,人渣。

  你恨吗?

  不恨!是讨厌这样的游戏了。腻了。该下岗了,也许这样的游戏是年轻人的事了,我们老了。

  年轻人才不做那样的游戏呢!他们肩上的担子更不轻,照顾教育孩子——享受年轻的夫妻感情世界。

  嘿嘿!算你聪明。闺蜜终于笑了。

  中午的阳光火辣辣的照耀着大地。城市的大钟一阵阵的传来。午饭的时刻又到了!

  2019年、1、12、峰水静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